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杜拉拉升职记 > 52、如何处置这样的“三期”员工

52、如何处置这样的“三期”员工

作者:李可 发表时间:2018-12-19 22:51:04 更新时间:2022-08-08 04:02:14
  童家明这边去没有搞定伊萨贝拉。

  当初事情一发,岱西就请伊萨贝拉在梅龙镇一家有名的馆子吃饭,席间岱西点了“佛跳墙”给伊萨贝拉补补身子兼鼓舞士气,有订立攻守同盟道:她自己反正是赖不过去的,不如一并应承了下来,绝对不会供出伊萨贝拉来的,他们没有证据,总之奈何不了伊萨贝拉。

  岱西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岱西或者缺乏很多东西,但向来不缺乏凶悍和斗志,基于岱西的执著,伊萨贝拉对自己的安全还是有信心的。

  伊萨贝拉对岱西的义气投桃报李,低声告诉岱西说,自己怀孕了。

  岱西不关心这个,只敷衍战友道:“侬啥辰光有小宁啦?(你啥时候怀孕的呀?)”

  伊萨贝拉说:“计划外的。还没想好要不要。你不要和任何人提起,我要在最需要的时候拿出来作武器。”

  岱西恍然大悟道:“这办法好,小孩来的正是时候!”

  那场谈话中,伊萨贝拉一直很低调,细声细气地说话,斯文地消化“佛跳墙”,这物件对她单薄的肠胃来说,太肥腻了些。

  岱西则牛B哄哄道:“DB这帮人不要惹我不高兴了,我手中可是保管着不少‘好东西’的。我跟李斯特就讲,要是我哪天心情不好,不小心从口袋里把‘好东西’掉到地上给工商局捡走,我就对DB不好意思了哦。”

  伊萨贝拉斯文地问了一句:“你的‘好东西’是哪里来的?”

  岱西察觉自己说多了,胡乱应一声道:“我在DB这么久了,那个部门没有和我要好的?”

  和岱西确立统一战线后,伊萨布莱对付童家明的策略很明确,不管童家明说什么,她软硬不吃,一口咬死自己在保管报销凭证上确有失误,但其他一概不知,大有练就刀枪不入的金刚不坏之身的意思。面对她柔中带刚的临危不惧,童家明很是挠头,只怕这样下去最后反要拿钱打发伊萨贝拉了。

  及至岱西到处发MIAL,她那边成了风暴中心,伊萨贝拉索性托病不出,以便从容观望局势,她打定主意,假若岱西能拿到八十万,她伊萨贝拉也要趋势拿到二十万。

  不料王伟和邱杰克很快离开公司,情势急转直下,岱西的事情有了定论,眼看着公司不再追讨20万,岱西也没有捞到一个子儿,伊萨贝拉感到要靠自己了。

  她病歪歪地坐在童家明对面,细声细气地提出:发生了这没多事情,她无法继续在DB工作下去了:她的名誉受损,公司应该要给她赔礼道歉;这段时间公司给她的精神压力太大,导致胎儿流产了,公司应该给予赔偿,她要求的金额是税后二十万,一口价,不降价。

  童家明向来不知道她有孕在身,当下吃了一惊,看着伊萨贝拉给他的医院开具的流产证明,知道这下棘手了。

  童家明和蔼道:“不知道你这二十万的根据是什么?”

  伊萨贝拉说:“劳动法对‘三期’(指孕期、产期、哺乳期)内的女员工是绝对保护的!假若孩子还在,DB要终止合同,总归要我本人同意才行,不然公司就的养着我到哺乳期结束,也就是说,得等孩子一周岁。我在DB的前十二个月的平均现金收入是八千多元,你们HR自己算一算,加上我的各项福利费用,是不是要二十万才够养我到那时候?”

  童家明抖着手中的医院的证明,说了句蠢话道:“现在孩子没有了呀。”

  伊萨贝拉满面怒容质问道:“孩子是怎么没有的?我快三十岁了,老公都三十五岁了,两边的老人天天盼着有孩子,好不容易怀上了,就是你童家明!三番五次找我谈话,逼我承认我没有干过多事情,我压力太大,才导致孩子流产的。那名目要是承认了,我不是就要进局子里去了?你还有脸说‘现在孩子没有了!’”

  童家明一听这帽子大,赶紧往外摘自己道:“我从来没有逼你承认什么呀,我只是根据我的职责和你的职责,循例向你了解情况。伊萨贝拉,你要理解一下,任何人处在我这个位置,都需要做这些事情的。”

  伊萨贝拉冷笑一声道:“童家明,你怎么说就没意思了,你的那些话是循例了解情况吗?你还当我是员工吗?你根本就是拿我当疑犯!你又不是公安局的,你有什么权力对我这么说话?我告诉你,你和我的谈话我都做了录音的。”

  她说着说着就娇喘吁吁起来,跺着脚,像‘白毛女’里的喜儿控诉黄世仁那样,食指中指并拢指着对方,怒目道:“你和DB,都跑不了!二十万,我还不愿意要了呢,你们赔我孩子!杀人凶手!”

  她一面控诉,一面涕泪滂沱,直哭的披头散发,上气不接下气,扶着桌子,呈几欲晕厥状。

  “黄世仁”虽然不信她危言耸听,但是直到老外都害怕这样的事情。他自己不便上前扶她,又怕影响不好,又不敢叫别的女员工进来圆场,只得又端水又递纸巾,口中连连好言相劝道:“你不要着急呀,你有什么要求先提出来,我们可以慢慢商量嘛。”

  “喜儿”用去半盒纸巾,觉得脸蛋儿给擦拭得生疼了,就停下来说:“我头疼的利害,先回家休息,你和你们李斯特商量商量,尽快给我个回音。”

  临走又和“黄世仁”说,家属对DB的HR不断给她施加压力,导致孩子流产非常愤怒,准备上告。她好歹在公司服务三年,不希望最后以这种发式收场。

  童家明郁闷的把脸拉得有驴脸那么长,左思右想,不敢隐瞒,带着医院流产证明去找李斯特报告。

  老李闻听,哭笑不得道:“岂有此理!”

  他来回踱了一会,交代童家明道:“这种事情要小心处理,不然会有麻烦。要不,让拉拉协助你一起喝伊萨贝拉谈,怎么样?女经理总归方便点。”

  童家明正巴不得。

  拉拉站在走道上朝王伟曾经的办公室这里望过去,他的门口是伊萨贝拉的座位,一支摄像枪的镜头从走道的中间扫过来,如果有熟悉的人出入伊萨贝拉的座位,能在录像上大致上辨认出其身形。

  拉拉站了好一会儿,转身要找麦琪,想了想没有叫,自己走去机房,等入门禁管理系统,先查出岱西和伊萨贝拉的门卡号码。调出两人半年内的非正常工作时间同时出入办公室的记录。她把明细打印出来看过后,仔细标注出其中发生在月中、月末各部门将报销凭证送交财务期间的出入记录。

  第二天,门禁系统的维护商如约派了工程师登门,和拉拉一起看了前几沓月指定时间段的监控录像,拉拉果然看到录像里岱西和伊萨贝拉一起在电脑前晃动的身形,心都要从喉咙口跳出来了。她让工程师把这段录像复制了一份,自己收好。

  拉拉把录像给李斯特和童家明看过,童家明说:“录像上看不清楚她们具体在那张单据上做什么动作,还是不能为证据呀。”

  拉拉说:“确实。但是毕竟做贼心虚,她们俩每次总是在王伟签过名后、凭证送财务部之前这段时间里,选择下班后碰在一起,在一堆报销凭证上动作,她就算能解释过去,应该也吓得够呛了。”

  李斯特想,HR这样代表公司去问员工是有风险的;若不用这个办法呢,则只有报案了;那就只必要扯出岱西,而公司是和她有些已的,不好再去找岱西的麻烦,给伊萨贝拉二十万,当然就没有这些问题了,但那太荒谬,问都不用去找齐浩天问,无谓给曲络绎笑他李斯特老糊涂。

  李斯特最终让两个经理小心,客客气气地和伊萨贝拉谈录像的事情。

  没等拉拉、童家明找伊萨贝拉请回来,保险公司的业务员打电话给拉拉,提供了一个新情况,经核查,原来伊萨贝拉流产不全行流产术是真的,然而,流产不全乃是流产药物所致,也就是说,是她自己先服药流产,流产不全后,在上医院行人工流产的。

  拉拉马上告诉李斯特和童家明这个消息,大家都觉得是个利好,尤其是童家明,放心不少。

  伊萨贝拉毕竟反侦查技巧不够专业,看了录像上标着的日期和小时,她和岱西在一起忙活的镜头,就冒冷汗了。

  等放了一半,拉拉停下录像,说暂时看到这里,问她有什么解释。

  伊萨贝拉虚弱无力地解释了几句,拉拉打断她说:“伊萨贝拉,这件事情你至少屡次有严重失职。孩子的事情,公司也很难过,毕竟之前公司对此毫不知情,公司对你绝无恶意,否则,公司报案的权利还是有的吧?我们不是一直在内部处理吗,童经理已经耐心地和你谈了两个月了吧?”

  伊萨贝拉失神地点点头。

  拉拉和童家明交换了一下眼神又说:“你上次和童经理提出,你不愿意再DB继续工作了,我觉得你现在刚流产,养养身体也好--考虑到你在DB服务了三年多,现在公司根据劳动法,统次性给予你一笔补偿金,相当于你过去十二个月的平均月收入的四倍,外加相当于你目前一个月基本月薪的通知金,DB和你马上签署终止劳动合同协议书,协议书并规定,你和公司之间,在签署该协议书后,互相用不诉讼--你看是否接受?”

  伊萨贝拉动了动身子,嘴里喃喃地发出几个没有实质内容的音符。

  拉拉和蔼道:“要不这样,协议书的草稿我先打印一份给你,你带回家和家里人商量商量,请在三天内给公司一个答复。”

  她又和颜悦色却立场强硬地补充道:“如果三天内没有收到你的答复,这份协议就作废。你再仔细想想,公司是希望善意的解决问题,但这只是公司的一厢情愿,你要是不愿意,那公司的美意就只能落空了。”

  伊萨贝拉试图救补偿金额作出最后的抵抗,重提传中接代的千秋大计。

  拉拉见童家明不发言,就一副认真负责的态度说:“关于流产的事情,公司给全体员工买有补充商业医疗保险,如果你坚持的话,我们可以请承保的保险公司去核实医院的证明,向医院了解详情。”

  拉拉说到这里,有意停顿了一下,才接着说:“流产的原因也有多种多样,有时候如果孕妇怀孕过程中吃了不该吃的药,或者孕妇自身条件问题比如习惯性流产,都可能是流产的原因。假如保险公司和医院核实后证明,你的情况确属精神压力导致的流产的话,你可以申请从公司的集体紧急救助金中获得适当补偿--要不你回去和家里人商量商量,需要的话,就提交一份书面申请给HR吧。”

  拉拉的一番话说得伊萨贝拉心乱如麻,不敢正面作答。

  童家明接受教训,在一旁基本没有发言,乐得让拉拉说话。

  过了两天,伊萨贝拉回公司签了劳动合同终止协议书,没有再提流产补偿的事情。

  事后李斯特和曲络绎都表扬拉拉处置得体,和平解决了伊萨贝拉事件。童家明虽然妒忌,终究觉得拉拉至少是帮他解决了一个棘手的麻烦事,就在会上也跟着客气了两句。

  拉拉完成任务,准备离开上海回广州。在走的前一天,李斯特请她吃晚饭。饭后,李斯特邀请拉拉一起散散步,他告诉拉拉,他正式退休了,下个月就要离开上海回美国。

  拉拉感到很突然,愣在那里

  李斯特接着说:“我告诉曲络绎,虽然你做HR时间不长,但在专业上进步很快,同时,你是个很有潜力的经理,尤其你有优秀的品格,是个值得信赖的人--曲络绎告诉我,通过过去大半年对你的观察,他完全认同我对你的评价。”

  李斯特说罢,张开双手,拉拉踮起脚尖,和李斯特深深地拥抱,李斯特拍着拉拉的背慈祥地说:“拉拉,我希望你和王伟幸福。工作毕竟只是工作。”

  王伟离开DB后,他的手机一直是关机状态。开始,拉拉猜想,也许他心情不好希望清静一段时间,便不去打搅他。过了两周,还是关机,拉拉觉得不对劲了,赶紧去了一趟王伟的住处,结果发现他已经把房子给卖了。

  王伟从此在拉拉的生活里像水蒸气一样挥发消失。拉拉时常想起来都不敢相信,在听到王伟和她说:“我错了”也听不到她说:“我们去世纪公园看房子”了。

  拉拉出差的时候好几次出现幻觉,王伟突然打电话给她说:“我就在楼下大堂,我喝多了,让我上来吧。”她当时正在沐浴,恍惚间听到电话铃响,慌忙湿漉漉地就一脚踏出浴缸,却发现房间里什么动静都没有,原来是自己的幻觉。

  拉拉终于恐惧地想到,王伟是觉得没意思了,是自己的矫情让他觉得没有意思了。

  头几个月,不肯死心的拉拉经常会尝试拨打王伟的手机,号码一直是有效的,但是永远在冰冷的关机状态中。渐渐的,拉拉就尽量不打他手机了,实在不能自我解脱的时候,她才偶尔发条短信给他,却一直没有任何回音。

  事实如此,当人在你眼前的时候,你和他亲昵,你责怪他,甚至有意冷落他、折磨他,他总跟你应和,或快乐或痛苦,哪怕他不理睬你了,也是一种与你有关的他的态度;当他消失了,你所有的亲昵和冷落,忽然就都失去了着落,从此你的思念或者后悔,他都无从知道了。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杜拉拉升职记】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