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舞者(冰卷) > 第二十五章 浊(下)

第二十五章 浊(下)

作者:海岩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9-10-30 22:04:03 更新时间:2022-08-08 09:06:38

  金葵在后溪医院同样没有查到高纯死亡证明的底档,负责医疗档案的工作人员查都没查就答复金葵,后溪医院肯定没有收治过这个病人,因为医院这一两个月来,没有一例死亡的病症,所以你肯定搞错了地方。

  金葵把公安抬了出来:"这个病人的家属在办理户口注销的手续时,派出所核查过他的死亡证明,那份证明就是从你们这里开出去的,派出所都有记录,不然这么远的地方我怎么会找到这来?"

  这事看来有点大了,金葵言之凿凿,工作人员不敢疏忽,带她去见了一位领导。领导昕她讲了来龙去脉病人没死,还在北京活着,可忽然有人拿了后溪医院开具的死亡证明去注销户口、办房产过户……领导昕完,先是表示这死亡证明不可能是从后溪医院开出来的,没在我们医院治疗的病人,我们是不可能开任何证明的,后又表示他可以再查一查,等查清楚了会给金葵一个答复。

  此行似乎无功而返,从后溪回城的路上,金葵有些沮丧。山区的公共汽车速度很慢,在崎岖的山路上缓缓蠕动。窗外空有山林落日的辉煌壮丽,金葵却一路低头苦思冥想。

  根据公安派出所的记录,死亡证明的开具单位就是后溪医院,而后溪医院却查元此事查无此人……这不由让金葵猛省,就凭查无此事的本身,她似乎就可以向警方报案了。

  于是金葵回城后没有回家,尽管天已经黑了,但她还是直接去了早上去过的那家派出所,正式提出报案。派出所记下了她对整个事件前因后果的叙述,并且再次当着她的面核对了高纯户口注销时的有关记录,记录上死亡证明的开具单位,确实是云朗后溪医院元误。金葵也被允许看了那份记录,撞入眼帘的并不是后溪医院这几个当然的字眼,而是下角潦草书写的一个陌生人名:莫风云--就是开具死亡证明的那个医生。

  公安做了笔录,表示将予调查,让金葵回家去等,想起什么新的情况可以及时联系,及时补充……但金葵不走,她说这事我真的不能再等,你们打算怎么调查,查清这事要等多久?公安当然搞不懂金葵为什么不能再等,公事公办地解释说:北京市公安局今天也来电话问情况了,这事下一步怎么查,是由我们立案还是由北京方面立案,还要再协调一下。这种事表面看很简单,真要查实可不是一日之功。你急、也没用。

  金葵怎能不急,但警察说的没错,她急也没用。她只能快快离开,只能回家去等。她知道,这事对公安局来说,是小案子,伪造公文印章罪以刑法论及,并非十恶不赦。公安不可能投入太多警力,日以继夜替她找出那个冒名顶替的女人,这种事调查个三月五月,也是正常的。但从派出所回到家的这一夜,金葵还是夜不能寐,她想她不能这样等下去,高纯一天被假相蒙蔽,她就一天痛不欲生。

  所以,第二天清晨起床,她又独自去了后溪。后溪的那份山清水秀,在她眼里却是藏污纳垢。她这次没有去找医院的头头,也没看去找管理档案的机构,她直接去门诊指名道姓,说有事要找莫风云医生。先在过道上问了两个护士,都说莫医生不在,后又问了门口的一个传达,才知道莫医生是急诊室的,是上夜班的。金葵给家里打了电话,告诉母亲她在后溪办事呢,今天可能回不去了。然后就在后溪等到天黑,等到急诊室夜班的大夫都来了,才进去要找莫医生。急诊室这天值班的大夫是个男的,答复金葵莫医生不在,你找莫医生有什么事吗?金葵说我是莫医生朋友的朋友,莫医生的朋友托我找莫医生问个事情。男医生这才说道:莫医生回老家了,她休产假生小孩去了。金葵有点傻眼:那她老家在什么地方?男医生居然说得相当周详:她回她爱人家去了,她爱人是铜源市的,在铜源市的李塘村,挺远的呢。

  当夜,在后溪医院附近的一家小旅店里,金葵一夜噩梦。梦见高纯和她一起跳舞,梦见高纯摔断了胳膊,梦见高纯坐在李师傅的富康车里睡死过去,一辆呼啸而来的十轮大卡将富康撞得粉身碎骨……她醒后余悸不止,直到天亮起来还不断庆幸--梦是假的,梦是反的。

  一早,她没回云朗,而是乘长途汽车去了铜源。铜源距后溪百多公里,铜源的李塘村又离铜源市区有半日的路程,金葵一整天在途中辗转,半程平原半程山路。李塘村藏在铜源背后的牛饮山里,离开公路徒步登山也要一个时辰,金葵进村时已是日落黄昏,好在李塘村村廓不大,橡瓦相接鸡犬相闻,打听莫风云的老公逢人便知。

  莫风云的夫家住在山坡的转折处,房橡半露暮蔼葱笼。金葵进院先看到一位年过花甲的老迈村妇,看模样应是莫风云的婆婆。昕金葵开口询问莫医生在吗?只当是儿媳在城里的朋友,连声说在在在进屋坐吧,你是谁呀?金葵还未应答,人已进屋,屋里很暗,她还没看清从里间移出的那张面孔,就先看见了下面凸起的肚子。

  "莫医生吗?"她问。

  面孔进入了门前的半米夕阳,眉目依然虚幻不清,口中的话语听得出是铜源市里的口音:"是啊,请问你是哪儿的?"金葵在省城学舞多年,又一直工作于首都北京,普通话已经可以说得字正腔圆,早听不出云朗本地的方言调调。"我是北京来的,来找您打昕一件事情。"莫医生显然有些奇怪,显然想不到她在北京那边,会牵连什么事情。

  "北京来的?找我打听什么事情?"

  她上下打量着金葵,金葵身形完美,容貌出众,在这偏僻一隅的山区,从来见不到这样标致的女孩。而莫风云此时的身形体态,看上去已距临盆不久。

  金葵不敢过多耽搁,渐渐暗下来的天色让她不得不有话直说:"莫医生,您前不久是不是给一个叫高纯的人开过一份死亡证明?我是高纯的妹妹,我来找您是想打昕一下有关的情况。"

  "高纯?"莫医生做回忆状,但很快,点头给予确认:"啊,好像有,你是他妹妹?"

  金葵把话题迅速深入:"据我知道,我哥哥好像并不是你们后溪医院的病人,不是你们的病人,死亡证明怎么由你们给出呢?"

  莫医生大概听出话中的质疑,回答也就不甚热情:"啊,这事是医院领导交待下来的,是医院领导交给我的。"

  "您是一个医生,你们医生给患者开死亡证明,总得有根有据吧?"金葵话虽质疑,但态度和蔼,语气放松,尽量不使对方产生敌意,但她下面的话还是把莫凤云带人惊恐:"而且我哥哥并没有死,他还活着,他现在人在北京,还好好的活着。"

  "什么,你哥哥还活着?"莫凤云的惊讶显然不像装出来的,但她很快想到的是对自身的保护:"这我就不清楚了,这事是院里交办下来的,你去找我们院里问一下吧。"

  "我去问了,院里说证明是您开的。我只想问问您,来找您开这张证明的,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个人您认识吗?"

  "我不认识,证明是医院叫开的,来的人是患者的爱人,给我们看了患者在北京的病历,还有他们的结婚证、身份证,证件都有的,领导叫开我们就开了。"

  "不是你们的病人你们也能开死亡证明吗?"

  "那要看什么情况,这个病人在北京病了很久了,已经不行了,病历上看得出来的。他是云朗人,去世前要回老家看看,落叶归根嘛,死也要死在自己家里,这情况肯定有的。结果他从北京一回云朗就去世了。听说他爱人和市里卫生局的一个领导比较熟吧,所以就找到我们那里开证明。具体情况你还是去问问医院的领导吧,我只是办办手续,情况我不是很了解的。"

  "他爱人叫什么名字?来办死亡证明的这个人,叫什么名字?""好像,叫什么葵吧,我记得名字里好像有个葵花的葵。"金葵对面前这位重身待产的女人,几乎有种切齿的痛恨。但她把追问的矛头,还是牢牢指向另一个女人:"他爱人……这个叫什么葵的长得什么样子,和结婚证里的是一个人吗?"

  "应该是一个人吧,我没有太注意看。"

  "那个人多高,她脸上身上都有什么特征,她多大岁数,你检查她身份证了吗?她身份证上写的什么?"

  金葵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激动,她的问题咄咄逼人密不透风,莫医生步步后退,意图往里屋避:"这我不记得了,你去问领导吧,我不记得了。"

  莫风云的婆婆听到声音不对,跑进屋里来看究竟。她听不懂儿媳与这位不速之客在说些什么,但看得出她们面目僵持,言语不睦。这位村妇当然责无旁贷地站在了儿媳和她腹中的孙儿一边,马上拦住金葵大喊大叫:"咦,你干什么?你是哪里来的,人家都怀了小孩子啦你不要烦啦,快走快走!"莫风云已经避进里屋,关门息声,金葵还在外屋徒劳地高声追问:"她到底是个什么人,你们不查清楚就判我哥死刑你们想干什么!你出来你要跟我说清楚,那个女的认识你们哪个领导,她到底认识你们哪个领导!你们是不是收了她的钱啦,高纯没死你们凭什么证明他死了,你们凭什么!"

  金葵显然已经不是在询问调查,而是在发泄愤意!这一纸死亡证明让她受尽折磨,痛不欲生;这一纸死亡证明让所有人都名正言顺地与她为敌,并且名正言顺地致死了她的爱情!屋里没有回答,没有声音。金葵被老婆婆推出门外,又推出院子,老婆婆的喊声高亢响亮,在气势上把身心交瘁的金葵,完全压住。

  "你喊,你喊,我叫你喊,你把她肚子里的小孩吓到了我跟你拼命!你出去出去出去!你是哪里来的狐狸精跑到我们这里来撒疯。

  院子门口已经聚集了一群邻人,连大人带小孩全都探头探脑。金葵被老婆婆推出院门,院门随即咣当一声牢牢关住。金葵后退一步,泪水盈目,喘息难平。四周被陌生的面孔团团包围,大眼小眼上下打量,只有好奇,没有同情,也没有人上前探问究竟。

  太阳彻底看不见了,山路朦胧,金葵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出了这个半山的小村。这个时辰的城市里,华彩缤纷的路灯已经燃亮。

  路灯燃亮的时辰,石泳与君君在一起吃了晚饭,在这家还算有点情调的餐厅里,话题当然离不开对"美丽天使"的回顾与展望。

  石泳说:"看评委不能光看表面,能当上评委的人,那道得多深呀!真骂你损你的评委未必私底下不帮你,越想帮你表面上越得严格挑剔你,做给人看嘛。反正你爸给我的钱我是一分没贪污全都用上了。其实我知道别的选手也有不少在活动的,可他们跟真正能起作用的人搭不上,托着关系一层一层往上送钱,那还能不层层剥皮吗?钱在中间环节就都消耗掉了。所以你爸得清楚,他后来拿的那个数,换了别人未准能让你进十强!"君君很幸福地看着石泳,感觉自己已被石泳的精明强干彻底征服,她撒娇地露出白牙做了个假装不屑的鬼脸,说我知道!石泳也就假装无所谓的样子予以回应:"进十强就可以了,见好就收吧,至少回学校见了同学不丢人了吧。再把你往全国总决赛送我也太累。再说就算我为了你吃苦受累都不怕,我也不想再求你爸出血掏钱了,我犯不着让你爸把我恨上。"

  君君这回不假装了,很认真地说道:"那我跟我爸去说,让我爸再跟蔡小姐去耍。我爸说那蔡小姐现在也有事求着他呢。"

  他们彼此碰杯,杯中酒也是假装的,全是饮料。但君君的心情很好,这一点绝对不假。窗外灿烂的霓虹,象征着未来的前景。整个城市流光溢彩,热闹纷呈,在这里生活习惯的人都不会想象远处山里的夜幕,究竟黑得多么沉重。

  金葵在黑下来的山路上独行了很久,她出了小村就已经迷路,迷路并未让她有丝毫恐慌,她的心已被激愤和对高纯的思念占满,恐惧、困乏、危险甚或死亡,再没有任何东西能让她心有旁顾!她在山上走走停停,让眼泪在孤独中流得悲壮。天蒙蒙亮时她看到了汽车移动的灯光,灯光指示出了公路的方向,在太阳升起之前她看到了那条康庄大道,她知道那条大道的左面连着铜源,右面通向云朗。

  而金葵要去的地方,却是北京。

  父亲和母亲坐在客厅正中的方桌两旁,接受了女儿的磕拜辞行。金葵的额头碰在父母的脚下,她知道当她站起身后双亲就要膝下荒凉。她的眼泪因此泪汩流淌,因为感激,因为愧疚,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父母变得格外慈祥。父亲把自己那只带照相功能的手机拿出来了,把不知是不是最后一笔积蓄也拿出来了,母亲把钱和手机放进金葵的行囊,除此不再多余半句叮咛,半句忧伤。

  金葵谢绝了父母的送行独自出门,去火车站的公共汽车从云朗艺校的门前经过,牵挂着她依恋的目光。这不是她的母校,却是她冥冥中的归宿,却是她未来的理想。

  她回到北京的当天先去了房屋权属登记大厅,像每个来办手续的顾客那样,站在了大厅的柜台前面。

  "对不起同志,我是仁里胡同三号院的房主,我前阵来你们这里办过过户手续的,我有点事想找当时帮我办手续的人问问,我记不得是谁给我办的了。我是仁里胡同三号院的!"

  营业员是个年轻女子,一听是仁里胡同三号院的,脸色随即隐隐一变,"啊?仁里胡同……仁里胡同三号院?"虽然刻意掩饰,但金葵还是察觉到了,她不动声色看着那年轻营业员起身走进一扇门去:"噢,那你稍等啊,我给你找那个人去。"没一会儿一个年老的营业员从门里出来,一边走一边往脸上戴着眼镜。她戴上眼镜走近柜台,声音比那年轻的洪亮许多:"谁是仁里胡同三号院的,谁是仁里胡同…

  金葵迎了她的目光,应声答道:"我是!"年老的营业员瞪着她,看得眼都不眨。金葵反问于她:"您看是我吗?"

  年老的营业员一时犹豫,答不上话。金葵咄咄再问:"您看清楚一点,以前来办三号院转户手续的,是我吗?那个人是我吗?"

  登记处的几个工作人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围上来欲听究竟,周围的顾客也纷纷侧目,都以为顾客与工作人员发生了纠纷,或是这个强硬质问的女孩,不知何事发了神经。

  从这一天开始,金葵就像当初高纯一样,干起了秘密跟踪的行当。她跟踪的对象也是女人,她跟踪的工具也是出租汽车,仿佛一切都如高纯的从前,证明历史总是螺旋式地向前循环往复。

  她租了这辆出租车在百科公司所在的东方大厦等了将近一天,黄昏时终于等到蔡东萍现身门前。蔡东萍乘坐的就是陆子强以前乘坐的黑色奔驰,金葵跟着这辆奔驰去了一家酒楼,等蔡东萍吃饱喝足又跟她去了一座不知名的大厦,她看到蔡东萍下车走进楼内,便付了车费下车朝楼门走去。她在大楼门口徘徊良久,抬手看表,时间刚刚晚上八点半钟。

  晚上八点半钟,石泳为君君摆的庆功宴还未结束。这顿饭名义是祝贺君君十六进十,主角却是君君的父亲李师傅。李师傅是提前安排好妻子的晚饭赶过来的,来之前并不知道今晚石泳与君君要唱的,竟是一出鸿门宴的双簧。

  君君冲出赛区复赛,冲进北方十强,当然值得祝贺。而李师傅对这场来之不易的胜利,却不知是喜是忧。喜的是女儿终于开怀大笑,此前的一切努力,都没有付诸东流。忧的是胜了以后该怎么样呢?胜了以后当然要继续参赛,参赛又怎么样呢?李师傅所能想得到的,还是一个钱宇!钱,他已经没有了,没有钱女儿又要哭闹。而且,在这个贺喜的饭局上,石泳当着君君的面已经把话说得很明:叔叔你把女儿养这么大不就是希望她过得更好?男孩子能光宗耀祖,女孩子一样也能。超女也是女的,不一样发财出名!君君现在进了北方十强,一旦再胜就能昂首阔步进入全国决赛,离最后胜利就剩下最后这一哆嗦,千山万水就只等闲了,所以咱们必须让君君再接再厉,绝对不能就此止步,绝对不能轻易言输!

  李师傅是实在人,他一生的经历让他最敏感的就是"钱"字,所以他的话也就问得直截了当,省略了许多遮掩委婉假眉三道:君君再接再厉还需要花钱吗?这当然才是问题的关键!石泳没说还要不要花钱,但花钱的意义再说几遍也不怕重复:李叔叔你得明白,这不是花钱,这是存钱,这是高息存款啊,这是投资啊!您现在花的每一分钱,将来都可能有十倍百倍的超额回报!可李师傅说:就算有干倍万倍的回报我现在也没钱再投了。君君能进北方区十强,我已经心满意足。我让君君参加比赛,也就是让她锻炼锻炼,这目的达到了,也就行了,咱们见好就收。石泳转脸去看君君,君君直瞪瞪地去看父亲,父亲则回避与女儿的对视,做出视而不见的模样。石泳说:这事我也是看着瞎着急,具体怎么办,李叔叔您再和君君自己商量,实在拿不出钱也没办法。只是可惜君君一路走来,有多少欢乐与悲伤……石泳口中的词有点像大赛评委的点评,挺煽情的,李师傅不由点头,喝了口酒,终于发问:到底还要拿多少钱啊,有数没数?石泳马上认真起来,当场粗算:有些钱是起码要花的,比如服装,不能还穿以前比赛穿的那套服装了吧。给评委打点其实用不了多少,可这回进北方区决赛,总得给君君做些宣传品吧,像什么小册子、易拉宝什么的,总得做吧?李师傅没听懂:什么叫易拉宝,是这个吗?他拿起手里的一罐可乐问石泳。石泳说:不是这个,这是易拉罐,我说的是易拉宝……石泳指着窗外街对面书店门口立着的一个易拉宝海报,说:就是那个。见李师傅似懂非懂,石泳也不纠缠,继续说道:还有初赛复赛都不用组织粉丝团,可赛到十强以后,如果还没有粉丝捧场,那就显得太没人气了。将来比赛的场内场外,还有将来组委会要组织选手到哪儿做宣传活动公益活动什么的,也得组织人到场边举着牌子喊去。李师傅又问:喊什么?石泳说:喊李君君啊。李君君加油!李君君我们支持你!李君君我爱你!李师傅不大适应:啊?石泳已经转到下一个问题:还得派人到街上拉票,组织人发短信投票,这些人的路费饭费还有报酬,我没算多少啊,反正投入大效果好呗。赛区决赛很大程度是靠民主投票定生死,拼的就是人气!到最后可能还得找投票公司在不同的城市包好多网吧在网上技票,这都要钱,我估计没有三十万恐怕下不来吧。

  "三十万?"李师傅吓了一跳!

  这顿饭说是庆功,是贺喜,却吃得李师傅相当烦恼,走出餐厅时背上像背了个死人似的,压抑不爽。他看着女儿在路边与石泳亲热告别,自己心里试图想点什么,一想还是想起蔡小姐来。他下意识地看看手表,不知蔡小姐此刻是否又去那家美容会所做脸去了。在那种地方做美容据说很贵很贵,三十万其实也不过就是一两年做脸的开销,如果蔡小姐能拿出一两年做脸的钱为年轻一代稍稍添柴助火,就可以左右君君的天壤一生!

  按李师傅的逻辑来算这笔账,当然越算越觉得愤愤不平。但李师傅并没猜错,蔡东萍此晚确实又去了那家昂贵的会所,当她容光焕发走出那座大楼时,她并未发现躲在楼外的金葵正在用手机拍下她的照片,快门响动时蔡东萍已经低头钻进了汽车。汽车开走后金葵立即检查了拍照的效果,距离太远姑且不论,两张照片竟然都未拍到蔡东萍的正脸。金葵辛苦一天以失败告终,一身疲惫也只能自叹无奈。

  这天晚上的李师傅也注定无奈,他早就料到和女儿一回到家又要水火相煎。君君希望父亲在她人生的关键时刻尽到责任,李师傅说你把你爸爸抽筋扒皮拿去卖了吧,是不是卖了我才算尽到责任?父女言语冲突伤及感情,君君哭了一晚,李师傅坐在门口闷声抽烟。李师傅的妻子除了陪着女儿徒然流泪,身体弱得已经哭不出君君那样的成色声响。

  晚上没有拍到蔡东萍的正脸,次日白天,金葵的目标转向了周欣。找到周欣更加简单,独木画坊和仁里胡同三号院,是周欣最常出现的两点一线。金葵从早上七点就在仁里胡同口外静等,直到午后才等到周欣姗姗出门。来接周欣的还是谷子,谷子的汽车不出所料直接开去了独木画坊。他们在画坊门前先后下车,谁也不会注意一辆出租汽车从院墙的豁口缓缓驶过,谁也不会听到车上那只手机快门的连续作响。出租车从豁口开过之后,加快速度驶向大路,很快遁于塞满城市的端急车流。

  每隔一日,晚饭之后蔡东萍都会到那家美容会所去做一次紧肤美容,已经坚持多年雷打不动。所以李师傅想要见到蔡东萍的话,也只有选在这个钟点,这个地点,等到蔡东萍清洁了面孔,敷好了面膜,美容师离开,由她静躺半小时的这半小时内,就是李师傅进去说事的绝好时间。

  李师傅要说的事,是君君的事。他每次找蔡小姐或者找孙姐要说的事,都是君君的事。而他每次为君君的事求蔡小姐帮忙,最终也都有求必应。他已经知道蔡小姐的脾气,已经知道跟蔡小姐说事情的路数什么话都要软着说,蔡小姐喜欢发脾气,就由她发,喜欢冷嘲热讽,就由她讽。蔡小姐毕竟有更大的事情有求于他,所以发完了讽完了,还是得给他好处。但这次,李师傅没有按常规出牌,他这回采取了强硬的态度,因为他这回所求的数额巨大,话不给劲肯定不行。何况他料定蔡小姐现在并不是有求于他,而是,有惧于他。

  所以,当蔡小姐冷淡地说道:老李,你这样可就得寸进尺了啊。

  他就回答:蔡小姐,这是我最后一次求您,我不是不知尺寸的人。蔡小姐为了不破坏脸上的面膜,想发作也发作不起来的,只能扁着嘴说:尺寸?你自己想想,你女儿上学我花了多少,你女儿要参加比赛我给了你多少,我对你可是够意思了,你别要惯了收不住手!

  李师傅说:蔡小姐,你对我的大恩大德,你对我们全家的大恩大德,我一辈子不忘,只求你好人做到底,帮人帮到家!我也说个死话,就这一次了,以后我要再找您伸手,我出门立刻让车撞死!蔡小姐说:你这一次不是来取鸡蛋的,你是来杀鸡的,三十万?你可真敢开牙!

  李师傅毫不迟疑,话跟得很快:我要三十万,加上前边的几次,总共就算四十多万吧。您别光看见您花了四十万,您也看看您挣了多少钱,我要是真的帮你把三号院拿回来了,我文化低,算不准,那该是多少个四十万?

  蔡小姐从躺椅上坐起来,顾不得脸上的面膜分崩离析,她叫道:姓李的,你别拿这个威胁我,三号院本来就是我的!一百年前就是我们家的!李师傅也够狠,撂了句:噢,那我还替您自干了?那就不谈了!然后,他学了当初孙姐对他的那个招法,毫不拖沓,转身就走。蔡东萍在他身后跟上一句:好啊,你要把三号院真帮我拿回来了,三十万我可以考虑。

  李师傅拉开单间的屋门,头也没回地回话:别了,我这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帮您的本事不大,祸害您的能耐不小。都让您看出来了。蔡东萍还没反应过来,单间的屋门已经咣一声撞上,蔡东萍怔了半天,顾不上脸上的面膜招摇飘零,急急打电话叫孙姐上来。孙姐就在楼外的车里等她,五分钟之内便上楼进屋。刚才与李师傅的那几个回合,蔡东萍还能记忆犹新,复述还能准确完整。不用说孙姐昕了嘴角趋紧,连蔡东萍自己也感觉今天的情形有些不对。李师傅的表情不同以往,此来像是深思熟虑,特别是最后那几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话,谁都听得出话里带话。

  除了这话孙姐又问李师傅还说了什么,蔡东萍想了一下又想起一句:他还说他帮我的本事不大,祸害我的能耐不小。这话更露骨了,孙姐板脸元言,不再多问。这一阵她与李师傅接触频繁,对李师傅的行事做人当然了解更深。李师傅既能口出此言,那他肯定就会在某个出其不意的地方,鱼死网破地等着她们!

  此夜等着蔡东萍的,其实不止李师傅一人。在这座大楼的外面,金葵已经守了很久。但她的手机拍下的第一张照片并不是她刻意追踪的目标,而是低头疾行的另外一人。李师傅的出现似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整个事件一直潜伏着的那条脉络,在此一刻开始依稀浮出。

  她看到李师傅从楼内匆匆出来,眉目的形状反常地扭曲,他沿着大街向地铁站的方向走去,后背弓得微露杀气。李师傅佝偻的背影让金葵不知做何感慨,对妻子他是本分忠厚的丈夫,对女儿他是鞠躬尽瘁的慈父,而对金葵来说,李师傅的形象始终忽迷忽清,始终是个难以琢磨的变数。

  稍晚,真正的目标终于出现,蔡东萍和她的那位同性助理一前一后出了楼门,朝停车场的方向走得步履慌张。

  金葵当即从隐蔽处快步走出,正面迎上,在与蔡东萍擦肩之前,于行进中举起手机快门连响。一辆汽车恰从她的身后开来,车前的大灯将蔡东萍的面孔照得毫发毕现。车灯也把背光的金葵衬成→个剪影,有效地隐蔽了金葵的面容。

  蔡东萍满腹心事,闷头行走,忽见有人直直地走来,她下意识地抬头去看,不料车灯刺眼,强光中只看到一个人影举着手机,像在拨打一个长长的电话,她连男女都未看清,已与迎面来人失之交臂,此时她和她的助理兼保镖兼司机孙姐一起,已经接近了自己的汽车。

  蔡东萍的奔驰轿车开出车场时几乎未做减速,车子从金葵避身的大楼拐角急急开过,尾灯红得血腥刺眼。

  金葵打开手机回放图片,头一张拍出了昏黄的路灯,灯影中的人物影影绰绰;第二张的焦点不幸虚掉了,蔡东萍的身形半露,混沌成了一个朦胧的色块;第三张也是最后一张呈像之后,金葵的心立即松弛下来。在最后这张图片里,蔡东萍在瓦亮的车灯中张皇抬头,恰被镜头牢牢捉住,她的眼睛在那瞬间微微眯起,犹如失明一般空洞无物。

  这副茫然的目光在相纸上清晰呈现的时候,已是第二天的正午时分,和蔡东萍的面孔一同呈现出来的,还有金葵难得的笑容。图片社的彩印机上紧接着吐出了周欣在独木画坊门前的特写,正面和侧面虽然同样面无表情,但每张都被照得眉正目清。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舞者(冰卷)】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