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灵玄共主 > 灵玄共主_第一卷 恍如梦 第七十六章张扬受罚,榆木留痕

灵玄共主_第一卷 恍如梦 第七十六章张扬受罚,榆木留痕

作者:星星真乖 发表时间:2022-04-22 02:37:43 更新时间:2022-06-29 22:23:53
张扬和黄死神等人,全部被中年人伸手扔在蓝色大门里,蓝色大门内部像是有着什么禁制一般,灵念根本无法放出,一阵恍惚以后,张扬重新脚踏实地起来。

    张扬抬头看了看,所处位置正是他们一行人当初进入秘境的入口,心中感叹了一番那中年人果真不愧是上古大能,只剩下一段记忆,还能拥有如此通天手段。

    正感慨间,忽然觉得好像是少了点什么,突然听到柳若玥说了句:“榆师弟呢?”

    张扬急忙向着四周看去,柳若玥,黄死神以及肖优优付尧等人,都在他旁边,稍远一点的也是其他缥缈宗弟子,再远处,已经能看到张峰惊喜的眼神投了过来。

    偏偏少了一个榆木。

    张扬快速清点了缥缈宗弟子人数,其他人都在,唯独少了榆木一人,张扬脸色苍白起来,想起中年人说的话,莫非榆木就是所谓的有缘人,被那中年人给留在秘境里面?

    这可如何是好,鹿海宗和灵鹿山联手都给榆木活了下来,偏偏被这中年人给留了下来,实在是,这该如何是好!

    看着已经朝着自己等人走过来的王止和司徒棠等人,张扬面色俞发难看起来。

    张峰直接飞了过来,看了看面前的七八十个缥缈宗弟子,心里就是百般滋味,说不出话来,这些缥缈宗弟子也一个个看着张峰,脸色通红,如同是做错了什么事一般。

    看着这些弟子,原本以为人处世滴水不漏的张峰,最终只是沙哑开口:“秘境里的事,我们都知道了,鹿海宗在这里的修士,已经全部被灭杀殆尽了,也包括鹿海宗宗主,淳于琼。”

    活着出来的缥缈宗弟子,一个个看向张峰,似有些不敢相信一般,特别是黄死神,已经开始查看其他宗门所在地方,寻找鹿海宗修士身影。

    张峰轻声说着:“我缥缈宗,不曾向敌人低头过,不主动欺负别人,更不会被别人欺负到头上,淳于琼,是太上长老亲自出手抹杀,这外面所有修士,都是看到的。”

    说完这句话,这些缥缈宗弟子,才真正放松下来,有几人甚至失声痛哭起来,不时有人取出一样样东西,放在身前,嘴里喃呢着,眼中泪流着。

    张峰一句话说完,仿佛卸下了心中千斤重担一般,才看着面前缥缈宗弟子,一个个扫过,仿佛要记住每一个人一般,心底想着:还好,还有七十多人活着回来了,活着就好,活着就好啊!

    张峰大喝出声:“张扬何在?”

    张扬低头走出,不敢看自己父亲。

    “你身为坦途后期修士,宗主之子,为何第一时间没和缥缈宗弟子同生共死?杀敌于人前?”张峰厉声喝问。

    张扬低头说着:“弟子张扬有罪,任凭宗主责罚。”

    张峰面现怒色:“混账东西,回去宗门,自己去执法殿长老那里,领一百灵锤,剥夺你传承弟子身份,降为外宗弟子,看守山门一年,你可认罚?”

    张扬身子一抖:“弟子张扬,认罚。”

    柳若玥看着张峰,张嘴想要说话,只是被张扬轻轻拉了拉衣袖,就没能再说出口。

    黄死神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不敢拂逆宗主威严,没敢说话,只是觉得这一百灵锤下去,张扬不躺半年是不可能的了。

    幸好有其他弟子出声求情:“宗主,若不是张扬师兄带领浮云门帮忙,恐怕我等,一个都逃不脱的,还请宗主三思,这灵锤惩罚,就免了罢!”

    其他弟子纷纷相应,肖优优和付尧,也是出声替张扬求情起来,张峰看了看这些弟子,心底叹了口气,才缓缓出声说着:“既然如此,就将灵锤减免五十,等三天后,剿灭鹿海宗之后,再行处罚。”

    说完这话,也不再看其他弟子,看着面前张扬,面色严厉说着:“现在,我不是什么缥缈宗宗主,我只是你张扬的父亲,我想告诉我儿子的是,身在其位,明知必死,也当无悔,你让我很失望。”

    张扬噗通跪倒在地,哽咽说着:“不肖子张扬,愧对父亲教诲。”

    张峰还欲继续教训,只是被其他几个长老给拉住了,只能看看张扬,摇头生气离去。既然还有这些弟子活着回来,他就要立马赶回宗门,安排灭宗事宜,当面教子,也差不多了的,只不过,他心中确实是有些气愤,自己儿子,怎能落后于人?

    张扬跪在地上,看着父亲走远,也未曾起身,忽然,张峰又转了回来:“榆木呢?”

    张扬抬头,说了句:“儿子,也不知道榆师弟现在怎样了。”

    张峰勃然大怒:“不知道?什么叫不知道?”

    司徒棠早早看完出来的这些弟子,没看到榆木身影,司徒棠有些不相信,又仔细看了一遍,这才确信,这些人里,当真没有榆木。霎时间,就觉得天旋地转,有些站立不住,旁边陆芸眼疾手快扶了一把,才没有倒地。

    王止也是不敢置信,看向黄死神,出声发问:“黄师弟,我大哥呢?”

    黄死神转头看了一圈,也是大为不解,挠了挠头说着:“不对啊,之前他还站在我们旁边的,怎么出来就没见了。”

    说完,转头看着另一个缥缈宗弟子,嘴里问道:“杨师弟,你看到榆木师兄没?”

    杨师弟回答:“出来后,还真没看到榆师兄的。”

    “奇了怪了,这不对啊!”黄死神左看右看,嘴里嘟囔着。

    王止抓住了重点:“黄师弟,我大哥先前是好好的,和你们在一起的?”

    黄死神点头说着:“对啊!你说奇怪不奇怪,我们最后在秘境里碰到了一个上古大能,把我们一个个都丢了出来,现在就他没出来,不会是走狗屎运,是那大能说的有缘人吧?这不可能吧,这家伙心黑成这样,好事轮到他,我第一个不服!”

    司徒棠听到这里,脸色重新红润起来,走到黄死神旁边,准备详细询问一番。

    “大能?什么上古大能?”王止皱眉发问。

    那边张峰也是听得清清楚楚,听到这里,也是心里一动,不再理跪在地上的张扬,走到黄死神面前,准备好好听一听,上古大能,还能活到现在?张峰心里是第一个不信的,怕就怕那是什么不怀好意的老妖怪,准备吞灵榆木的。

    黄死神见宗主过来,不敢耽搁,一五一十的把他们碰到白衣中年人之后的事情都说了出来,中间有想不起来的,也有其他缥缈宗弟子补回来,张峰等人才算听的明白。

    司徒棠有些担忧,听黄死神这般说法,榆木似乎是真碰到了不得了的机缘,只不过宗门传承可不是什么小事的,而且司徒海曾经跟她讲过一些修魄境界修士,身体毁灭之后,依靠强大灵识,还能施展吞灵秘术,毁灭原有之人灵魂,霸占其肉身,重新活过来的。那大能修士留下榆木,可真是说不好是福是祸的。

    不过现在,司徒棠已经重新恢复了平静,这秘境,自己父亲恐怕都无法强行进入的,她再着急,也没什么用,不如耐心等待,指不定榆木过不了多久就会出来的。

    如她所愿,天空中响起一声凄惨叫声,司徒棠惊喜抬头,只见榆木身在半空,整个人如同被人踹了一脚似的,直接扑在地上,摔了个狗啃泥,哼哼唧唧,半天爬不起来。

    司徒棠急忙跑了过去,榆木还在龇牙咧嘴,刚他被踹出来的时候,涂山墨颜直接在半空就跳开了,让他自己结结实实的摔了一下,痛的他只觉得身体像是散架一般。

    榆木看到面前出现一双鞋子,忍着疼痛抬头,司徒棠带着泪花站在他面前,榆木有些不好意思,这种姿势,实在太过羞耻了些,只是那中年人踹他的这脚,完全封住了他全部灵力,就是要让他受这番苦头,因此虽然心中羞耻的不行,却是爬不起来。

    司徒棠看出不对,也顾不得这么多人在看着,直接将榆木给扶了起来,榆木刚站起身,就是腿一软,差点又摔倒在地,只得被司徒棠给搀扶着,看着缥缈宗众人投来的眼神,装傻一笑。

    榆木看了看司徒棠,还是那般漂亮,榆木想起自己在中年人那得到的机缘,整个人瞬间舒服了许多,仿佛身体也不疼了。3a阅读网

    在榆木死缠烂打下,中年人捏着鼻子,传授给榆木开辟界碑的法门,还给了榆木完整的灵缘诀法诀修行,开辟界碑正是要和灵缘诀相通修行才行的。

    榆木得了这天大便宜,非但没有见好就收,甚至想让这中年人帮助自己,先把界碑给直接开辟出来,听得中年人额头隐现黑线,榆木看出不对,这才顺自己只是玩笑话,修行还是得靠自己才是,中年人这才没找他麻烦。

    榆木又问了中年人这秘境什么时候再次开启,再哪里出现,自己以后怎么进来这里,毕竟自己以后再来这秘境,肯定不是坦途修为了嘛!

    中年人丢给榆木一块石牌,说是两年内秘境应该都不会移动,到时候榆木手持这石牌,再来到这里,就能被中年人感应到,放他进入的。

    只不过中年人警告榆木,不要有事没事就来秘境,他不太喜欢被人打扰的,特别是榆木,要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

    榆木唯唯诺诺,点头称是。

    中年人似乎是有些不耐烦,想要赶榆木出去,榆木自作聪明问了一句:“不知前辈名讳?”中年人没有回答,直接一脚将榆木踹到蓝色大门里,总算是落得个清净,亏他以为这小子还不错,不介意给榆木一些好处,不曾想这小子却是这番德性,脸皮是真够厚的。

    中年人将榆木踢出秘境,只觉得神清气爽,只希望这小子不要没事就拿着石牌过来,自己当时就不该答应这小子,有什么修行上的疑难杂症,看在榆木算是半个圣灵宗传人的份上,怕他来找自己的,这小子简直就是狗皮膏药,得到点好处就是黏着甩不掉了!

    司徒棠扶着榆木,先是静静看了眼榆木,想确定一下榆木是不是被那里面的上古修士给吞灵了的,谁知榆木看到司徒棠看着自己,一改平日作为读书人自持的行为,整个人都靠在司徒棠身上了,司徒棠心里怀疑,一把推开榆木,猝不及防的榆木,重新跌倒在地。

    司徒棠脸色凝重,心中真正怀疑榆木是被吞灵了的,榆木则是莫名其妙,再秘境里他都想着喊司徒海老丈人了,难道是司徒棠生气自己没理她?

    榆木觉得是自己的错,自己在秘境里差点就没了的,现在对司徒棠肯定是要亲切一些才是的,于是榆木出声喊道:“小棠棠。”

    司徒棠脸色一变,盯着榆木,路牌已经离体而出,随时准备拍向榆木,榆木这才觉得有些不对,心想自己就是喊的亲切了一点,也不至于被如此对待吧?

    榆木看了看司徒棠脸色,立马改口:“司徒师姐,你怎么啦?”

    王止已经走了过来,看见司徒棠这般剑拔弩张样子,王止若有所思说了句:“你我皆旅人”

    榆木张嘴就接了句:“只是道不同”

    王止这才松了口气:“大哥,你怎么一个人被丢出来,可是让司徒师姐好担心的,还以为你被那上古大能留在里面了!”

    榆木苦笑说着:“那位前辈挺好的,送了我一桩天大的机缘,真是比天还大了!我这就得先回去宗门,闭关半个月应该就能消化掉这机缘了。”

    说完,挣扎着起身,先是吞了一颗丹药,才重新走到司徒棠旁边,这时候,四周缥缈宗修士都围了过来了,榆木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握住了司徒棠右手,周围泛起一片酸意,黄死神更是满脸不屑,就这?你还读书人出身呢,懂不懂什么叫做收敛?!

    张峰看着榆木也安然无恙,这才松了口气,人嘛,就怕患得患失,之前他以为进入秘境的所有缥缈宗弟子,恐怕除了王止,就没人能出来了,等到张扬这七十多人出现,他才是真正的又惊又喜,这七十人中偏偏又少了一个榆木,又让他头疼起来,不知道到时候该怎么给晴空交代,现在张峰轻松多了,只是缥缈宗弟子损失大半,还是让他极其心痛的。

    张峰瞥了一眼榆木,诧异出声:“你小子不是坦途中期么?怎么现在就坦途大圆满了,这才几天功夫,吃了灵丹妙药了?”

    灵丹妙药这四个字,算是戳中了黄死神心窝子,一时间,黄死神又掏出自己那瓶疗伤丹药,整个人脸都扭成了苦瓜样子。

    榆木恭谨说着:“弟子在秘境小有机缘,确实吃了两颗丹药,才将灵力提升到坦途圆满境界的。”

    张峰满意点头:“不错不错,等你师傅出关,指不定你都已经界牌中期了,到时候吓他一跳就是。”

    榆木苦笑,界牌中期?恐怕等师尊出关,自己连界牌的边都摸不到吧!这开辟界碑,可是比启灵时候的开灵路,不知难上多少的,自己接下来很久时间内,恐怕就得和这界碑境界耗上了,毕竟在这里,可真没人知道界碑该如何修炼的,还是得他自己摸索才行。

    天空上,司徒海看了看榆木拉自己闺女的手,心想等回去宗门了,是不是得找个借口收拾这小子一顿?好不容易从死局逃出来,也不和自己闺女说点贴心话,便宜倒是一点不落下,这还能行?

    司徒海从天空落下,面色古板,一言不发,榆木有些心虚,刚打算悄悄放开握着司徒棠的手,不想反被司徒棠攥的紧紧的,榆木总觉得司徒海眼神不时瞥在两人手上,更是心底嘀咕起来。

    司徒棠拉着榆木,先是娇滴滴喊了一声“父亲”,司徒海捏着鼻子应了一声,斜眼看着榆木,榆木这时候也装不下去了,干咳一声,说了句:“弟子榆木,见过老……太上长老。”

    榆木心叫好险,怎么差点把老丈人给喊出来了,大意了,真是太大意了!

    其他缥缈宗修士都是脸色古怪,连跪在地上的张扬也是眼神古怪看着榆木,心想榆师弟是真的混不吝,佩服佩服,至于他自己要挨的那五十灵锤,张扬赶紧甩了甩头,不敢想,太可怕了点。

    司徒海面无表情:“老太上长老是怎么回事,莫非,老夫很老不成?”

    榆木脸色尴尬,刚打算讲话,司徒棠开口说着:“父亲,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榆木,我们打算结成道侣的。”

    司徒海无奈看着自己闺女,他这三国之地第一强者,可是真不眼花的啊!只不过是看这小子不顺眼,想要挑刺一番,你这傻闺女,自己跳出来替他遮掩什么嘛!

    司徒海只能缓和一下脸色,沉吟说着:“不急,道侣之事,要跟你母亲说才算数的,你这些时日就好好修行,尽早突破原初境界才是,至于这小……榆木,等什么时候你们都是原初境界了,再说道侣不迟。”

    榆木听得脸色苍白,自己这平白多出一个境界要走,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晋级原初的,就怕等三国大战开始,自己还在界碑上苦苦挣扎呢!只是现在人多,界碑境界之事,中年人也不让他乱说的,只能点头答应,决定等回去宗门以后,好好和老丈人商量一下才是。

    司徒海看了看其余缥缈宗弟子,说了句:“回来了就好,我已经和张峰商定,我们先回宗门,三天后,将鹿海宗宗门彻底覆灭,你们到时候,愿意去的,就跟着一起去就是。”

    这些坦途境界缥缈宗弟子,都是人人振奋,榆木也听得心神摇动,自己老丈人,如此霸气的么?榆木轻声问了问司徒棠:“司徒师姐,这里鹿海宗的人呢?已经跑了嘛,我刚刚看了一圈都没找到的。”

    司徒棠清冷声音响起:“这里的鹿海宗修士,已经全部被灭杀干净了的,鹿海宗宗主淳于琼,也被我父亲给出手抹杀了。”

    榆木有些不相信:“那淳于琼,我要没记错的话,应该也是玄灵修士吧?”

    司徒棠美目眨也不眨看着榆木:“对啊,然后他现在没了,整个人都没了啊!”满脸天真神色,仿佛在说着什么小事一样。

    榆木急忙松开握着司徒棠的手,不敢再继续占便宜了,老丈人的眼神都开始不对了。心中还在震惊着,这老丈人,这么猛的?同境的玄灵修士,被他给轻松打杀了?榆木看司徒海神色,好像气定神闲,仿佛灭杀一个玄灵修士,是家常便饭一样,榆木觉得自己得端正一下态度,对,大庭广众之下,拉着师姐的手,就是不太像话了嘛!

    司徒海懒得理这小子,摇摇和灵鹿山魏寒打了个招呼,就带着缥缈宗众人,向着宗门飞去。

    魏腾见自家宗门没一个弟子出来,而缥缈宗反而是出来七八十人,最后去问了问其他修士,才知道自己弟子已经全部被灭杀在秘境里,一时间竟是说不出话。

    魏寒倒是没什么反应,不过一百多坦途弟子罢了,灵鹿山这点损失,比起鹿海宗,可是不知小了多少了,向司徒海拱了拱手,然后拍了拍魏腾肩膀,说了句:“走吧,回去潜心备战就是。”魏腾这才回过神来,带着灵鹿山修士,跟着魏寒回去。

    秘境内,仿佛能看到外界情况一般,中年人看着榆木和司徒棠,啧啧说了句:“长得不咋样,骗女娃的本事倒不小。”

    随后又看了看秘境外所有修士,这些修士全部都是没有界碑境界,路牌就是体内的那块本命界碑分化而出的,中年人叹了口气,这时候,他总算理解为何榆木欣喜若狂成那样子,不要脸皮也要缠着自己教他开辟界碑,原来仅仅过去了一千多年,这整个木雨界,竟是已经没有了界碑这个境界了啊!

    听那小子说的,木雨界这一千多年,自从罗浮天君战死界壁以后,就没出现过天君修士了,在过去一千多年,会不会浮屠境界,也从此丢失了呢?

    中年人叹了口气,随即又轻轻一笑,自己只是一段记忆,想这些做什么?况且,水花激起千层浪,哪有后来者不如前人?他教了榆木开辟界碑方法,就看这小家伙自己,能走多远了。

    中年人开始隐藏起秘境,嘴里慢悠悠说了句:“事事人人,皆留痕。”

    喜欢灵玄共主请大家收藏:()灵玄共主搜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书籍 【灵玄共主】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