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灵玄共主 > 灵玄共主_第一卷 恍如梦 第三十六章 书生王止,天纵之资

灵玄共主_第一卷 恍如梦 第三十六章 书生王止,天纵之资

作者:星星真乖 发表时间:2022-04-22 02:36:37 更新时间:2022-06-29 22:23:49
榆木看着王止,最终犹豫一番,暗叹一声,决定让陆芸自己面对王止就是,她愿意说,就说出来,不愿意,榆木也不会对王止说了。

    榆木打算转移话题:“王兄这次去缥缈宗,打算入门修行嘛?”

    王止点了点头:“不瞒榆兄,我是有协和打算的,我现在根本不会什么灵术,也没有修行法诀,当时想着等我自己找去缥缈宗,有一天突然出现在她面前,不知她会有何反应的,没想到,”

    话说一半,突然顿住。

    榆木有些不好意思,王止有了机缘,以他的心性,想来拜入缥缈宗,八成没什么问题的,自己破碎陆芸心境的事,做的倒是画蛇添脚了,在宗门也落了个大恶人的名声,真是……

    “不管怎么说,榆兄能为我这一面之缘的人,做了这么多,王止心里都是感激榆兄的,榆兄也不用自责,好心办坏事这种事,我也没少做的。”王止坐在玄黄鹤上,风拂过脸颊,吹的他眼睛有些睁不开,但还是满脸认真的看着榆木,说出来这样一番话。

    榆木心里忽然晴朗起来:“榆木只是读书人,王兄却是真君子。如今王兄踏入修行,我就祝王兄步步登高,大道长远。”

    王止轻轻点头,谢过榆木好意,说了一句:“钝剑不出则已,出则一鸣惊人。”

    榆木并不觉得王止说话有些狂妄,反而觉得就该如此,好像王止这种人,不踏入修行界,才是不对的一样,这种人,君子气度,心境无缺,不能修行的话,就像是新酿之酒,虽然滋味也不错,可比起陈酒总是感觉缺了点味道一样。

    接下来,两人故意搁置有关陆芸的话题,谈天说地,交流起书上学问来,好像两人都只是读书人,而不是什么灵修一般。

    等到回到缥缈宗育灵阁,天色已经擦黑了,榆木还了玄黄鹤,取回自己身份牌,带着王止向山腰走去。

    远远望去,山腰张扬院落处,仍是一副张灯结彩的样子,灵修们都是精力充沛,想来闹上一夜,也是有可能的。

    榆木心里想着陆芸会不会已经离开了,自己距离小狐狸还有点远,无法心声沟通的,只能带着王止去往张扬院落了。

    王止看着半山腰的张灯结彩,也猜出应该是有修士成亲了的,用修士的话就是,结为道侣?应该是这样说法吧!

    王止有些恍惚,自己在山下,也曾经想过和陆芸成亲的场面,想来应该比这还要热闹才是,只不过时过境迁,终究是不一样了。

    榆木走到山腰位置,已经能感应到小狐狸了,知晓陆芸还在那里,就没动过,也是松了一口气,这个陆芸,还真是,不知道怎么说。

    榆木带着王止走进院落,院里十几张桌子已经稀稀拉拉没多少人了,其他的人都跑去闹洞房去了,榆木一眼就看到涂山墨颜站在桌子上,脖子伸的比小白脖子还长,整只狐人立起来,向着那众灵修聚集的地方张望着。

    榆木喊了声小狐狸,涂山墨颜扭头,看到榆木已经在院落门口处,想着自己任务完成了,急忙抓起两个灵瓜,钻进人群里也去看闹洞房去了。

    陆芸听到榆木声音,身体抖了一下,缓缓低头,也不敢回头看上一眼。

    王止也是一眼就看到陆芸了,和上次自己偷看相比,好像没什么变化,不知道是不是天色已黑的原因,王止只觉得现在和自己相距不过十几步的陆芸,纵然是在灯火阑珊处,也如同隔了一层白雾,让他有些看不清楚,殊不知,是他自己眼中起了一层水雾罢了。

    王止一步步走向陆芸,榆木并未跟随,只是随便挑了个无人的桌子,坐了下来,拿起桌上剩余的灵果,吃了起来,想来在这里,那陆芸除非失心疯,才会对王止下手。

    王止站在陆芸身后,停了下来,静静看着面前伊人,总有几缕相思,时常在梦中打结,挣脱不开。总有一个身影,纵使时光隔数年,徘徊留恋。

    王止未开口,陆芸没回头。这一切,榆木在旁边桌上看的清清楚楚。

    终于,一声轻语响起:“小芸。”

    陆芸缓缓转头,一寸一寸,仿佛想让这一刻慢一点到来一样,最终,四目相对。

    他还是和从前一般,依然从容,又好像不再从容。

    她看起来是憔悴了,眼中都带着血丝了,想来是受了不少委屈。

    陆芸终于忍耐不住,起身扑在王止怀里,惊的榆木手心现出青木铃,刚要起身,发现陆芸并未有其他动作,这才悄悄收起青木铃,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

    王止身体一僵,仿佛有些不习惯一般,最后心底轻叹一声,将陆芸环抱住。

    陆芸没敢放声大哭,只是低低抽泣着,王止如同木头人一般,动也不动,就让陆芸放心哭便是了。

    最终,陆芸停止抽泣,梨花带雨一般抬头看着王止,也没说话,就这么直直看着,王止也是低头看着陆芸,如同静止一般,对视着。

    陆芸忽然发现眼前王止有些不对,仔细一看,如同被天雷击中一般,站直身体,整个人僵硬在原地,一道苦涩声音响起:“你,你能修行了?”

    王止轻轻点头:“巧合发现一枚果子,吃了以后,就能修行了。”

    言简意赅。

    陆芸缓缓后退,背靠着桌子,仿佛眼前的王止就是洪水猛兽一般,让她毫无一点安全感。

    原本以为自己以修士身份,去重新陪着普通人王止,这样自己心境还能弥补几分,只是突然发现王止也和自己一样,成为坦途修士,心中原本的那点依仗,一下子被彻底击碎,成为压倒她心境的最后一根稻草。

    陆芸退无可退,心境波动太过剧烈,以至于修为也跟着波动起伏,原本坦途圆满的修为竟然开始出现滑落,仿佛马上就要跌境一般。

    王止有所察觉,忽然上前,伸手拉住陆芸,另一只手轻轻拭去她眼角泪水,轻声说了一句:“现在,我们可以一起修行了。”

    陆芸听到这句话,波动的心境竟是瞬间平复,修为也停止跌落,整个人又惊又喜又带几分伤感,满怀希望的问了句:“不怪我?”

    榆木看的是津津有味,心里不晓得为何这王止一句话,陆芸波动的心境就如同有定海神针帮助一般,稳固下来。

    当初陆芸跟随慕容长老上山前,对王止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王止哥,要是我们能一起修行,该多好!”

    那时候刚离开家乡的她,还是喜欢着王止的,只不过随着时间推移,这份感情就慢慢变淡,最后再也不见踪影,直到和黎玉闹翻,又被榆木坏了心境,绝望之间,这份感情又悄无声息的出现,帮着她重新平复了心情,这也是为何今日的她,面对榆木丝毫不慌的原因。

    王止摇了摇头,说了句:“你心里明白的,不然也不会一定要见我一面的。”

    陆芸有些伤感,伤感自己穷途末路之下,还是将王止对自己的感情当做了最后翻盘手段,伤感自己入山后,不知不觉就和从前的自己做出了切割一般,自己是陆芸,但不是在家乡时候的陆芸了。

    王止看着陆芸,有些心疼,心疼那原本眼里有光的少女,再也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面前这个熟悉里带着几分陌生的女子。

    王止扶着陆芸坐下,犹豫了下,还是将陆芸搂在自己怀里,轻声说着:“来的时候忘了问榆兄,这入门有什么讲究的,能和我说说么?”

    陆芸仿佛恢复了几分神采一般,开口为王止解说起来,榆木看着两人这样子,相必是不会出什么幺蛾子了,也不想在这里做个大恶人,于是决定去找自己师尊,商谈一下王止的事情,原来这世上真的有能让人从普通人变成灵修的东西,那么,会不会有另外的神物,能让离开这世上的人,再现世间?

    说走就走,榆木心里通知了涂山墨颜,等了一会儿,涂山墨颜才不情不愿的走了过来,看到陆芸倒在一个陌生男子怀里,顿时睁大了狐狸眼,再也挪不动步子的样子。

    榆木又喊了几声,见实在喊不动涂山墨颜,只能作罢,自己一个回去了,留下涂山墨颜自己在这里,盯着两人猛看。

    王止灵觉敏锐,转头看去,见只是一只皮毛粉红,长相可爱的狐狸盯着自己看,呆了一呆,随即不在看那狐狸,静静听陆芸诉说起来。

    榆木回到大殿,找到师尊,和师尊说了王止的事,晴空倒是不算惊讶,只是说了句是个机缘不小的家伙,榆木又问王止想入门一事,晴空示意王止也去闯一番心阶就是了,至于收徒,晴空却是懒得再收了,自己本就没多少时间能教榆木的,更没功夫再去收徒了。

    榆木有些无可奈何,他倒是真心佩服王止,觉得能把王止发展成自己师弟,就最好不过了,不过也不强求什么,反正这个朋友他是交定了。

    涂山墨颜半夜才回来,和榆木说了好多,说什么那俩人叽叽歪歪说了半夜,最后手挽着手一起在这山上晃荡,它跟着看了一会,觉得没啥意思,就回来了。

    榆木听了,觉得有点头疼。

    第二天早上,榆木起来后,跟师尊请了假,打算陪着王止去一趟心阶,晴空对这王止也是有点好奇,大手一挥,决定自己亲自去开始阵法,顺便看看王止资质如何。

    榆木刚走了一半路,就看到陆芸陪着王止,正向着自己住处过来,王止打了声招呼:“榆兄,小弟打算学榆兄,也过一过那心阶,请榆兄去观看的。”

    榆木讪讪一笑,指了指自己身后的晴空,说了句:“刚好,王兄我们一同去山门处就是,我师尊亲自开启法阵的。”

    王止急忙见礼,晴空点头,却是带着几分疑惑看着陆芸:“小丫头,晋级界牌了?”

    榆木听得大吃一惊,骇然的看着王止,这是什么神仙手段?只是聊聊天,就为陆芸弥补好了心境,还顺势突破瓶颈!

    陆芸恭谨说道:“弟子侥幸,昨日夜里补全心境,在王止哥哥的鼓励下,尝试突破,没想到竟然成功了,属实侥幸的。”

    晴空点了点头,这才盯着王止看了看,心想这小子倒是挺厉害的,晴空祭起一个向日葵形状的灵器,载着三人,去往山门处,顺便摸出几道传讯玉牌,通知了宗门的几个长老,想了想,又给司徒海也发了一道讯息过去。

    等晴空布置好阵法,山门处已经来了几个长老了,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全都盯着手挽手的陆芸和王止,有长老仔细看了看陆芸境界,不禁有些惊疑起来。

    陆芸脸色布满红晕,王止倒是气度雍容,轻轻拍了拍陆芸手背,安慰了几句,一副淡然模样。

    晴空示意王止可以开始了,王止拱手答谢,开始缓缓登高。

    几乎和当初榆木一般,轻轻松松走过九十九阶,头顶黄光冲天,显然资质和榆木张扬一样,都是大有晋级修魄的资质,在最后一阶应该也是碰到开山祖师的那一丝灵念了,停顿了盏茶功夫,等王止脚步彻底踏上第一百阶时,其修为更是恐怖的提升到了坦途中期,下面的榆木陆芸以及一众长老,都是惊骇不已。

    “天才,这是真正的天才!”有一名长老激动喊道。

    “这个,你们谁也别跟老夫争,老夫收定他了!”

    “哼,你宋老鬼本事不大,想的挺美!”

    那几个长老已经争执了起来,王止走回山下,对众人躬身一礼,尽显君子风范。

    那几个长老已经围住了王止“小子,做老夫弟子如何?你想要什么资源,老夫都给你争取来!”

    “别听他的,年轻人,入我门下,我血赚,你绝对不亏!”

    王止面对着众多长老,终于是有些不知所措,求助般看向榆木,榆木还在刚才的惊骇中没回过神来,哪里能看到王止求救的眼神!

    这时,晴空手中出现一枚传讯玉牌,灵识探入其中,静心听了片刻,对着还在争论的几个老家伙说了句:“别争了,司徒老贼说这弟子他收了。”

    几个老家伙愤愤不平起来:“他司徒海都几个徒弟了,教的过来嘛!不行,说什么这次也不能让给他了!”

    “就是,我看我和这年轻人有缘,他做我徒弟,才是对的。”

    晴空懒得搭理这几个老货,抓起榆木就走,反正等会司徒老贼自己会出来的,趁着自己还有时间,把自己徒弟好好打磨一番才是。

    榆木张口问晴空:“师尊,王止是怎么回事?怎么只是登了心阶,就直接突破一个小境界的?他还没有修炼法诀啊和灵术啊!”

    晴空拍了拍榆木:“惊讶什么,这就是真正的天才,可能只是一个小试炼,或者一次切磋,这种人都可能领悟突破的,比不了的。”

    榆木有点感慨,自己突破心关,提升一个小境界,抖觉得自己已经足够不得了了,和这王止一比自己简直就是被秒成渣啊!

    “也不用灰心,你不是有灵缘诀么,前面可能你不如他进境快,等到了修魄境界,你的法诀优势就体现出来了。”晴空安慰自己弟子。

    榆木突然想起来:“师尊,既然王止还没修行法诀,不如弟子将灵缘诀给他试试?万一他也修行成功,才不算是浪费他那资质。”

    晴空欣慰一笑:“你有这想法,为师就很欣慰了,愿意拿出灵缘诀让他学习,真的很好。在我看来,即便你资质不如他,将来成就未必比他低的。”

    榆木被晴空夸奖一番,还有些难为情的。

    晴空喃喃说着:“司徒小丫头的宗门第一天才之名,怕是要拱手让人喽!”

    说完,心中也是开怀不已,司徒棠,张扬,榆木,加上今天的王止,都是有望修魄境界的,做为宗门大长老,晴空心里是十分开心的,看到这些年轻人,朝气蓬勃的样子,他们这些老家伙,就得为这些年轻人铺平道路,以后自己这些老家伙一个个都走了,就是这些年轻人,接住宗门大旗,薪火相传下去的。

    这一天,整个缥缈宗轰动了。

    有个书生王止,昨晚来到宗门,帮陆芸弥补心境裂痕,突破界牌境界,又走了问心阶,身具修魄资质,更是在走完问心阶后,直接突破了一个小境界,被太上长老司徒海收入门下,极其看重。

    不断有弟子在打听这王止,只知道是榆木接回来的,这王止和榆木好像关系不错,更有昨天看到陆芸和王止的,传出来陆芸和王止在山下家乡就已经有了婚约。

    一时间,知道陆芸和黎玉往事的弟子们,议论纷纷,王止似乎完全不在意一般,带着陆芸成双入对,形影不离。

    榆木将灵缘诀交给晴空,让晴空帮忙交给太上长老,看王止能否修成灵缘诀,不过一日功夫,晴空就传来消息,王止已经学会了第一层灵缘诀,这可着实把榆木打击的不轻,暗叹一声果然天纵之才。晴空已经将灵缘诀复制了一份,送给王止,将原来的还回榆木。

    于是榆木更加勤奋修炼起来,晴空每日指点他灵术修行,还不时和榆木切磋,经常打的榆木鼻青脸肿,浑身都是淤青,让涂山墨颜可看了好一阵笑话。晚上回去榆木也不再懈怠,辛苦提炼灵力,确确实实进步不小。

    刻苦修行了一个月,听晴空说王止已经突破坦途后期,反超了榆木,榆木只是呆了呆,面露苦笑,自己还差一点才能突破呢!这王止,真是天才的,太打击人了啊!

    终于,晴空即将闭关,全心准备突破玄灵境界,将榆木托付给后山的司徒海后,就在宗门另一处山头,潜心闭关起来,榆木也见到了一月多未见到的王止和张扬,当然,还有一个冰坨司徒棠。
书籍 【灵玄共主】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