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灵玄共主 > 灵玄共主_第三百一十二章 青云之道,杀人诛心

灵玄共主_第三百一十二章 青云之道,杀人诛心

作者:星星真乖 发表时间:2022-04-22 02:43:48 更新时间:2022-06-29 22:21:28
月光下的两人,还是当初在山谷中生活的两人。

    只不过地方换了,心思,好像也不一样了。

    月色洒在青云一袭白袍上,将他整个人衬托出一种不一样的气质,在这片气质之下,原本青云那普通的长相,都不是什么问题了。

    清婵强忍心中恐惧,抬头看着已经完全不一样的青云,他的眼中,依旧是一片柔和神色。

    这一刻,清婵竟然出现了几分错觉,好像自己和青云一直呆在山谷里,根本就没有后面发生的那些事。

    他,还是他。

    这一瞬,清婵有些痴了。

    青云眼底深处,一抹冷意划过,看着陷入沉寂的清婵,青云并未催促。

    好在月夜够凉,一阵深秋的冷风,将清婵惊醒。以往这个时候,都是青云将她搂在怀里的。

    所以,清婵当真不知深秋原来如此寒冷。

    看着面前表情柔和的青云,清婵颤抖着声音开口说道:“外门弟子清婵,见过传承圣子。”

    外门弟子,在宗门的地位是最差的了,清婵能自己有着一个小院,自然是于霜的功劳了。

    青云脸上表情不变,似是没在意清婵话语里的区别,轻轻打量了小院子一眼,开口说道:“不请我进去坐坐么?”

    “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何至于此呢。”

    清婵脸色陡然苍白,站在原地的她,这一刻竟然萌生出来逃离的想法,现在,她只想距离青云越远越好。

    只不过青云轻飘飘一句“走就死”,让她打消了这个念头。

    传承圣子杀一个普通的外门弟子,不但不会有任何责罚不说,说不定那些宗门长老还要夸一句“杀得好”呢!

    清婵颤颤巍巍,一步一步,几乎是挪到青云身前,颤抖的双手拿着钥匙,却是迟迟打不开院门。

    青云忽然抬手,清婵眼角余光看到这一幕,顿时觉得脖子一凉。

    这一刻,她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不想青云只是双手放在她脖子上,缓缓上游,最终青云双手捧着清婵脸庞,对着天上月光,仔细看了看,开口说了句:“唔,还是没什么变化,看来这些年,你过得还不错。”

    清婵心底一片冰凉,这是要杀自己了么?说这话的意思,不就是在说他这些年,过得很不好么?

    想想也是,一个体内世界被洞穿的人,竟然能挣扎着活下来,随后几年里更是成为了大宗门的传承圣子,就算是有些机遇,其中也有不少磨难吧?

    这时候,清婵心底忽然涌起一股后悔感觉。

    早知今日,当初为何不陪着他一起共度余生呢?在这里等于霜宠爱像是等轮回一般艰难,而青云对她,真的是随时都有回应啊!

    清婵的心,乱了。

    第一次,她开始觉得,自己当初一眼沦陷在于霜那里,以至于自己最后见到那株稀有的灵药时候,心思大动,做出的选择,是错的。

    青云就这样仔细看了看清婵脸庞,随后直接扭断院门上的铁锁,轻轻推门进去,仿佛是他才是这院子的主人一般。

    清婵站在门口,呆立许久,青云也不催促,最终清婵咬了咬牙,带着决然的气势,进了院子。

    “关好门。”青云淡淡嘱咐着。

    清婵愣了愣,随后顺从无比的关上了院门,动作无比自然娴熟。

    青云眼底,冷色更重。

    以前时候,她可是从来没关过院门的啊。

    青云走进房间,四处看了看,屋子里还是像以往一样,干净,整洁。

    显然清婵一人住在这里,平时还是比较轻松的。

    桌子上有放凉的茶水,青云坐在桌边,轻轻倒了一杯,拿在手上缓缓喝着。

    清婵一语不发,就这样静静站着,看着青云。揣测着自己今后命运。

    今天被青云找上门,清婵原本已经是有些绝望了,她一开始觉得自己必死无疑,只不过青云一直到现在,表现的都没有要动她的意思,所以这让她心底升起了一些别样心思。

    清婵有些羡慕的看了眼青云身上的白色长袍,这是传承圣子独有的衣服,也是身份的象征。

    在找于霜之前,清婵一直觉得,自己也不是那种在乎身份地位的人,只要他对自己好就够了。可是在宗门生活的这几年,原本不染人间烟火的清婵,对于地位和身份,心里已经是有些不一样的想法了。

    为何和于霜走的近的那个妖艳贱货,就能拥有核心弟子身份,而且居住的地方,也不是像她这样的破落小院,而是那堂皇亮丽的殿堂?

    凭什么?自己长得也不比她差啊!

    嫉妒之心升起时候,清婵,就明白了什么叫做身份地位了。

    以往和青云在一起,她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因为青云给她的,就是最好的了。

    所以现在,这个身穿月白色长袍,似乎和以前一样,没有半点变化,只是身份地位不一样的青云,给了她很大的冲击感觉。

    随后,清婵就觉得无比后悔,方才那一丝后悔,现在如同决堤江河一般,滚滚直下,不停将她的心房,冲击出缺口。

    清婵鼓起勇气,同样为自己倒了一杯茶。

    秋天的寒夜里,冷水暖人心。

    青云只是淡淡喝着自己手上这碗冷水,今天临时起意,想着在和于霜生死战开始之前,过来看一看她,结果她好像变了很多啊!

    原来,你背刺我拿着灵药,去追寻你心中挚爱,好像也只是白给啊!

    可惜以前的挚爱,现在的仇人,白白浪费我青云当初那番感情了。

    不值,不值得,当真不值得。

    青云有些意兴阑珊起来,原本来看看她过得如何,过得好的话,自己就会让她尝尝过得不好的滋味。毕竟自己当初在大雨中,雨水和血水混合流下的痛苦,都没有他心里痛。

    可是现在她过得好像不怎么样,所以原本打算用的一些手段,就无甚意义了。她现在已经过得不够好了,还要怎样,自己才能出一口恶气?

    自己这次过来,最根本的目的,不就是想让她不太好么?这种蛇蝎心肠的女子,自己凭什么要给她一个好下场?

    正在纠结之时,青云却是没注意到自己手上茶碗,已经没茶水了。

    等到反应过来,想要为自己添水时候,旁边有人轻提茶壶,为他手上茶碗,添满了水。

    就在这一刻,青云微微眯眼,似乎是想要掩盖住目光中的某些东西。

    她以前,可从未有过这举动的。

    自己一直以为,她生来娇生惯养,在宗门里人人爱慕,所以这种琐碎小事,他以为她从来不会。

    原来,这种东西,也是如同客栈小二看人下碟一般,是可以改变的啊。

    青云这一刻,似乎感觉到自己心底深处传来一声叹息声音,这声叹息,来于他自己。

    青云一口气喝光手上茶水,放下茶碗,双目直视这眼前女子。

    这个曾经他愿意为之付出一切的女人,现在,他只想要她死!

    青云眼底深处,一抹血色浮现出来。

    只不过清婵不敢直视他,所以也没能察觉。

    青云轻轻伸手,拉住清婵双手,清婵心底一惊,却是有了点额外的一丝窃喜出来,只顾着低头,低眉顺眼的样子,看的青云心底杀心更重。

    青云关关靠近清婵,最终将清婵环抱在怀中,嘴唇轻移至清婵耳边,轻轻说道:“娘子,我们是不是很久没见了?”

    “你,有没有想我啊?”

    嘴里说着温柔轻佻的情话,青云眼底却是一眼可见的冰寒。

    仿佛这情话是从另一个人嘴里说出来的一样。

    清婵只觉得自己的心怦怦乱跳,一直低着的头,脸上如同沾满了胭脂一般,尽是绯红。

    头也不敢抬的清婵,最终轻轻点了点头。

    这一次,是真心的。

    青云看到怀中佳人点头,脸上露出一抹微笑,心底却是已经做出了决断。

    好,你想我是吧?可以,我陪你就是了。

    青云轻轻将清婵推倒在桌面,抽出双手,………………

    今夜月色,好像格外害羞,时不时就会被空中飘过的云朵遮盖住,似是羞眼不敢看人间。

    等到风平浪静,青云穿戴整齐,坐在旁边椅子上,没有着急离开,有些话,还是要说一说的。

    杀人若是不诛心,那自己这次过来干嘛?

    身后传来响动,是衣服穿在躯体上的声音。

    清婵穿戴完毕,终于敢抬头看着青云了,她在想,现在的他,应该不恨自己了吧?

    出乎意料,清婵对上的,是一双清冷到极致的眸子,似乎方才的狂热,全部都是伪装一般。

    清婵忽然心底有了些战栗感觉,心寒胆战。

    看着青云那一双清澈眼眸,清婵忽然发觉,从今晚碰到青云时候,她好像就一直在被青云压制,至于青云到底是如何想的,会不会是他故意给自己的错觉?

    下一刻,清婵放心许多,因为那一双清澈眸子里,笑意缓缓浮现出来,最终占据了清婵的整片脑海和耳朵。

    看来,他心里还是有我的。清婵如此想着。

    青云在放声大笑,有些歇斯底里。

    和平时的的传承圣子青云比起来,变化极大。

    清婵莫名有些害怕,不知为何,现在的青云,真的让她感觉有些陌生了。

    就在前一刻,她还以为,青云还是原来喜欢疼爱自己的那个青云,现在,这个想法,被她打破了。

    青云笑的肚子疼,这种情况出现在一位原初修士身上可是极其少见的。

    清婵的脸色由一开始的红润,逐渐开始变白,随后越来越白。

    青云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声,看着清婵,青云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水,美滋滋喝了起来。

    清婵面色开始惊恐起来了,最终,清婵轻轻开口说道:“你,是故意的?”

    “哦?什么叫我是故意的?你再说什么,我有些不太懂。”青云已经重新恢复了平静,圣子气度重新展现出来。

    清婵嗓音干涩:“你,方才那么粗鲁,就是为了报复我,然后再杀了我?”

    青云能听出来,清婵这句话里面,包含了多少的颤抖。

    如果说颤抖有个比对的话,那么现在清婵的嗓音,和方才桌子的抖动幅度差不多了。

    青云轻轻摇了摇头,开口说道:“那倒不至于。你把我想的,也太善良了些。”

    善良?清婵先是迷茫,随后听清楚其中含义,整个人顿时再也站立不住,趴倒在桌子上。

    青云面无表情瞥了清婵一眼,嗤笑一声:“又来?我不吃这一套。”

    清婵傲人的身躯,就这样趴在桌子上,而青云半点不为所动,甚至还有些厌恶。

    “你当初那么对我,你说,我该怎么对你好呢?”青云幽幽的嗓音,如同夺命灵术一般,将清婵吓了一激灵。

    清婵不是想要趴在桌子上,摆出这么个羞人姿势。而是她想明白了,青云是不会放过自己的,出于对以后的恐惧,她有些控制不住身体了。

    与其害怕的站立不住,倒不如我就这样趴着吧!

    在宗门呆的这些年,清婵已经很适应这里了。所以,她更明白一位圣子,对于外门弟子来说,是一种什么样的分量!

    清婵静静思索片刻,只觉得好像无论自己如何回答,都是那样,不尽人意。

    最终,清婵轻轻开口说道:“为何不杀了我。”

    不是疑问语气,而是很平静的问出来,好像她已经猜测到了自己不会死一样。

    青云看了眼心如死灰的清婵,心中竟是觉得有了无边的快意,轻轻开口说道:“那么便宜你,可不是现在的我的风格。”

    “在大典上看到你的时候,我就在想,果然是天道循环,报应不爽。我来宗门也有几年了,平日里深入浅出,还真不知道原来你就在这里。”

    “说出来,还真是巧呢,呵呵呵。”

    “现在,你来说说,看到我就是那新的传承圣子后,你是什么感觉?”

    清婵用尽全力,将自己身躯控制好,缓缓坐在青云对面的椅子上,看着眼前这个容貌依旧,心思却已经狠毒了无数倍的男人,清婵轻轻开口说道:“后悔。把我弄哭,你满意了?”

    “满意?这才哪到哪,我怎么可能满意。”青云面带微笑,如同和好友叙旧一般,说着让清婵哀莫大于心死的话。

    这一刻,清婵想自我了断,却是没了勇气。

    青云轻轻瞥了一眼清婵,她在想什么,他一清二楚。

    他有一万种方法可以阻止她寻死,有些时候,死了还算是轻松的。

    青云说道:“接下来,我会向于霜发起生死挑战,除了必要的长老外,可以观战的人,只有你一个。”

    “怎么样,我对你不错吧?这么几年了,我还记挂着你呢。”

    清婵一呆,目光缓缓投放在青云脸上,她想要确认真假。

    青云再厉害,现在也比于霜修为低了一个小境界,这样,他也敢发起生死战?

    “不要。”清婵开口劝阻。

    “我不是担心你杀了他,我怕他,杀了你。”最后的声音,几乎无声。

    可是青云不但听到了,竟然还感觉出几分真心意味出来。

    讽刺,真是天大的讽刺。

    “没想到,你还会关心我。啧啧啧,你是想笑死我,然后继承我的圣子之位?”青云满口讥讽。

    真是笑掉大牙了,这个女人,刚刚时候竟然是真的担心他被于霜杀死,这让青云今晚第一次有了些怒气出来。

    好一个圣母在世莲花心,我青云以前确实是小看你了,所以才会落得那么个下场。

    只不过现在的青云,心狠手也辣。

    清婵没有反驳,只是轻轻摇头。

    生命中的两个男人,一个是曾经全心全意对她,后来被她背刺的青云。

    一个是她全心全意付出,得到的回应却是寥寥无几的于霜。

    这本来就是个难题,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选择。

    青云则是笑着看着清婵,浑然不觉,自己从这一刻开始,就有了领悟诛心之道的苗头。

    看了看外面天色,此刻已经微有鱼肚白,青云缓缓起身,准备离开这里。

    人还是这个人,只不过会的东西,倒是多了不少。

    所以,继续呆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无聊。

    青云摇摇头,缓缓走向院门口,清婵急忙起身跟上,看样子,是还想要劝说一番青云。

    青云头也不回,轻轻开口说道:“下个月月初,你最好不要乱走,有长老会来找你。你也别怕,是看我和于霜的生死战的。”

    “到时候,你可要瞧仔细了。”

    清婵默然无声,不知该如何接话。青云现在圣子身份,即便她想要离开宗门,只怕也是妄想了。

    所以,那场战斗,她一定能看到,错过不了。

    青云撇下清婵,自己走到院门口,一只脚跨过门槛时候,青云忽然稍稍停留,院中的清婵眼中涌起了一丝希望神色,紧张的看着门口的青云。

    青云像是想起什么一般,轻声细语开口说道:“对了,有一件事忘了跟你说了。”

    “什么?”清婵此刻,已经紧张到了极致!

    “这么几年过去了,还是那么翘,不容易。哈哈哈哈……”大笑声中,青云长身而出。

    院子里,清婵已经跌倒在地,哭成了泪人。

    新的一月月初时候,清婵安静坐在院子里,果然有一位宗门长老,带她去往宗门禁地,说是圣子点名要带她过去,看一场战斗。

    清婵被长老施展灵术,遮蔽了灵感,等到灵感恢复时候,她已经置身于一座巨大观望台上,旁边是几位宗门长老,面无表情。下方两人则是齐齐抬头看着她。

    一个,是脸上带笑心底冰冷的青云。

    另一个,是现在才明悟了一切的于霜。

    没有什么其他的介绍,台下两位原初修士,舍生忘死搏杀起来。

    清婵看的心肝直跳,这一刻,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希望谁输谁赢了。

    这场生死战,开始的莫名其妙,就连台上观战的长老,也只知道这是青云一定要发起的战斗。

    原本宗门长老都劝说青云,就连青云的师尊也是劝慰自己弟子,真正开始生死战,无论失去哪一个传承圣子,都是宗门的损失。

    只不过青云用一句话堵住了所有人的嘴:“宗门若想要强大,圣子再多有何用?有一个最强的,就够了!”

    此言一出,所有人尽数沉默,就连青云的师尊,也觉得这话无可反驳。

    最终青云师尊带头拍板,确定了此事,又经过了于霜师尊同意之后,才算是定下来。

    这场战斗,所有人都觉得,青云会吃亏,毕竟同等的天才,高出一个小境界,那可就不是什么小事了!

    只是战斗全程出乎所有人意料,原初中期的于霜,被只有原初初期的青云从头到尾完虐,在青云灵术攻击下,于霜竟是没有半分还手之力。

    这个结果,不但是清婵没想到,连在座的诸多长老都没想到。

    后续的东西,清婵已经有些记不太清楚了。

    她只记得,抹杀了于霜的青云,一脚轻轻踩在于霜头上,抬头看着她,眼底带笑。

    之后的日子里,青云逐渐展现出来远超旁人的天赋和战力,一步步成长到天君层次。

    而一直呆在院子里的清婵,疯狂了。

    清婵放弃了修行,放弃了一切,整日在宗门晃荡,逢人便问:“你见到青云了吗?他是我的夫君啊!他不要我了,于霜也不要我了,呜呜呜~”

    清婵的修为,从界牌一直跌落,直到最后成为一个凡人,在清婵弥留之际,浑浑噩噩之中,已经成就天君神位的青云,来看着她走完最后一程。

    这一次,青云身上不是白衣,而是在当年那小宗门,青云第一次碰到清婵时候,穿的那一身被同门讥笑的虎皮大氅。

    混混沌沌的清婵,躺在床上,看到了眼前这个身穿虎皮大氅的人影,不知为何,仿佛清醒了几分一般,忽然伸手拉住虎皮大氅人影的手,一双已经老眼昏花的眼睛,拼命眨着,似乎想要看清楚人影长什么样一般。

    清婵用尽全力,说出了她人生中的最后一句话:“这位师弟,你是新入门的弟子吧?我叫清婵,以后,我就是你的师姐了。”

    虎皮大氅人影轻轻点头,开口说道:“好的,师姐。”

    清婵缓缓闭上眼睛,似乎有些心满意足,含笑走完最后一程。

    青云轻轻将虎皮大氅披在清婵身上,诛心之道,在此刻终于步入大成。

    还在找"灵玄共主"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 "易" 很简单!

    ( = )


书籍 【灵玄共主】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