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灵玄共主 > 灵玄共主_第两百九十六章 一念梅花折枝去

灵玄共主_第两百九十六章 一念梅花折枝去

作者:星星真乖 发表时间:2022-04-22 02:43:20 更新时间:2022-06-29 22:21:25
麓铭投影飒然一笑:“当年虎帅曾跟我提过,说起过你这么个有点意思的年轻人,今天见到,果然有趣。”

    “年轻人有趣是好事,无畏就是不对了。这世界上,总还是有你该敬畏的存在,比如,现在和你说话的我。”

    苏寒青一笑置之,也不去刻意琢磨被麓铭置换意思的无畏,老年人有老年人的理解,年轻人有年轻人的看法,牛头不对马嘴,没什么好争的。

    兴许是被苏寒青这淡然态度激怒,麓铭低沉着嗓音反问了一句:“哦?你不信?”

    苏寒青折扇轻敲手心,缓缓抬头看着麓铭这位境主,脑海中无数回忆划过,宗门,师尊,家乡故里。

    往事如烟,不可追,只可忆。

    苏寒青微微一笑,带着一股属于自己的气势,自己的精气神,和一位境主投影侃侃而谈:“麓铭境主,你可能不知道,我苏寒青三代皆是普通人,向来备受欺辱。直到我这一辈,才出了我这么个具备修行资质的后辈。”

    麓铭抽出长剑,手指轻轻抹过长剑剑锋,漫不经心说道:“然后呢?若是早知会是这么个情况,你还会修行么?”

    天空上,三座神山此刻漂浮在苏寒青身后,如同众星拱月一般,将他围在中间。

    苏寒青淡淡一笑:“我苏寒青,带着家里所有亲人的期盼和祝愿,进入了圣灵宗修行。”

    “入宗之后,三位师长共同教导我,随后又将我立为圣灵宗第一位圣子,在我身上倾注无数心血,视我为未来宗门升阶之希望。”

    已经逃到远处,避开湮灭之风的姚凉,看着境主和这苏寒青一直废话连篇,心中极其不快,又不敢开口催促,只能隐忍不发。

    听到这里,姚凉开口嘲讽一句:“你这意思,是在怪我们破坏了你的一切?你圣灵宗弱小不堪一击,我们就该好好将你们供着,而不是将其毁灭?”

    苏寒青转头,不带感情的看了姚凉一眼。姚凉豁然一惊,不自觉倒退出千丈距离,这才倏然停下。

    随即姚凉就为自己这表现感到羞愧,境主投影就在这里,自己怕他苏寒青个锤子?!

    苏寒青淡淡一笑:“就你这样的,也配大呼小叫?”

    姚凉脸皮一红,还想争论两句,天上麓铭轻轻斥责一句:“还嫌不够丢人么?”

    姚凉只能愤愤咽下心中话语,开始专心处理自己翅膀伤痕。

    麓铭朝着苏寒青微微一笑,“继续,让我听听你的故事。”

    苏寒青收回湮灭之风,看着面前麓铭投影,朗声开口:“我自踏上修行开始,就立下了志向。”

    “既然祖辈皆普通,那就从我辈开始,仰望星空!”

    麓铭神色不变,当真只是如同听故事一般,听听就算。

    远处的姚凉却是心底冷笑,你苏寒青如此努力,总算是身居高位,改变了祖辈命运,可现在又是如何结果?还不是时时刻刻挣扎在死亡边缘?

    辛苦修行就能改变命运?真是天大的玩笑!这世上,可能也就你苏寒青,如此好笑了。

    一时间,姚凉竟是生出几分同情出来。

    眼睁睁看着一个寒门子弟,终于搏出来了祖辈都没有的东西,再也不是别人任意践踏的弱者,身居高位,只可惜还未来得及指点江山,就又成了先前境地,真是一种说不出的讽刺。

    麓铭轻轻点头:“不错,年轻人果真是有拼搏劲,可这也不是你不知敬畏的理由。”

    “我,麓铭境主,还不够你敬畏么?”

    苏寒青手中折扇再度打开,轻轻一笑:“倚老卖老的看东西,你是什么玩意?”

    “这世上我敬师尊,年幼时我畏兄长。等到成年之后,便是无尽虚空,也不曾让我心生畏惧,你一个神灵天的境主,算得了什么?”

    “我苏寒青此生不能站在星空之巅,也不会向他人低头,就是天主,也不行!”

    苏寒青话语落下瞬间,身后第八山风声雷动,一道几乎占据整片天空的粗大雷龙,凭空出现在姚凉身边,声声龙吟遮蔽天地,将灵神尚未回归本体的姚凉彻底围困。

    而苏寒青之前收起的湮灭之风,此刻在苏寒青手心缓缓转动盘旋,这一幕看的麓铭投影心惊肉跳。

    那道湮灭之风,此刻已经锁定了他,使得他这道投影根本无法腾出手去帮助姚凉。

    麓铭面色阴沉,看了眼被雷龙圈禁的姚凉,随后轻轻拿起手上长剑,轻描淡写一剑朝着苏寒青斩去。

    苏寒青一脸轻松惬意神色,手心湮灭之风瞬间呼啸而去,背后两座神山一前一后,朝着被雷龙缠住的姚凉横飞过去。

    就算姚凉是天君体质,正面被界碑山砸中,恐怕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正面面对湮灭之风的麓铭,眉头一皱,投影一阵波动之后,竟是对湮灭之风不闪不避,持剑迎面而来。

    湮灭之风穿过麓铭投影,却是毫无功效。看着已经被自己剑气加身的苏寒青,麓铭这才淡漠开口说道:“年轻人,早就告诫过你,要懂得敬畏。”

    “来自星空中的神物,也并非完全没有漏洞。”

    苏寒青半点也不惊讶,反而含笑开口说道:“不过是虚化之术,帮你躲过一次吹拂罢了,接下来你怎么躲?”

    麓铭脸色一沉,自己神通被苏寒青戳破,显然面子上是有些挂不住了。

    从一开始,他就将自己摆放在高位上,一声声称呼苏寒青为年轻人,本就没高看这苏寒青几分。在他眼里,苏寒青不过就是一个小有运道,有点神物的小子罢了,弹指可灭。

    看着身后重新出现的湮灭之风,麓铭淡淡一笑:“湮灭之风再厉害,前提是他得有主人驱使才行。”

    “我这一剑,你如何接?死在自己师尊长剑下,想来你也是无怨无悔吧!”

    苏寒青看着已经临身的一剑,轻叹一声:“世人只知寒青圣子喜折扇,却是不知苏寒青神通之中,以剑为尊。”

    “一念梅花折枝去,方有神剑故乡来。”

    苏寒青话音刚落,自遥远的灵玄天地界,忽有一柄平平无奇长剑破开虚空,穿越无数空间,直接出现在苏寒青身前。

    长剑直接将麓铭斩出的所有剑气磨灭,阵阵清鸣声从长剑之上传出,似乎带着无穷欢喜,灵性盎然。

    长剑只是普通寒铁打造,剑柄处,有一个红色梅花印记。长剑连灵器都称不上,却是能穿越无限距离到达木雨界,这已经是匪夷所思之事了!

    苏寒青目光中带着一丝怀念,看着剑柄处那梅花印记,脸上表情似哭似笑。

    看着面前这柄自己当初三两银子打出的这长剑,轻轻握剑在手,苏寒青身上气势浑然一变。

    苏寒青对面的麓铭,自长剑破空出现之时,就已经脸色大变,看着这普普通通的长剑,麓铭惊呼一声:“这是……天主气息?”

    “怪不得姚凉不是你对手,你果真是被牧天之主选中的天眷之人!”

    “牧天之主早已沉睡多年,你怎么可能会有天主器!”

    苏寒青轻弹长剑,微微一笑开口说道:“是不是天主器,我也不确定。不过你现在说是天主之器,那么他就是天主了。”

    “这长剑是我家乡一个外来铁匠,收取我三两银子,为我打造出的人生第一柄剑,你觉得,一个铁匠,是牧天之主么?”

    “你们以为我苏寒青本命器是折扇,殊不知我离乡时候,本命灵器根本就没带!”

    “当年那场大战,我若是天君位阶,能召来我这本命长剑,当初那九个人,谁生谁死还说不准!”

    苏寒青手握长剑,此刻想起的,不是当年那个奇怪的铁匠,而是家乡不远处,一片梅林。

    苏寒青加入圣灵宗,离家时候,在那片梅林里,曾经有人问过他,选她还是选修行。

    当时年少的苏寒青,只能将心底情感深深埋葬,说出了让他后悔到现在的那一句:我……要修行。

    随后苏寒青看她红了眼眶,看她折枝而去,看她身影逐渐淹没在梅花深处,看她再没回头。

    随后苏寒青独自在梅花林里站至天黑时分,最后少年一声长叹,将怀里视若性命的长剑,留下脚下地面上。看了眼梅林深处,缓缓离开。

    多少期盼,付于林间。

    多少思念,留于长剑。

    随后在圣灵宗的那些年月里,少年成为青年,又成为中年,苏寒青周围,连个能说上话的女修都没有,一个都没有。

    不是他不愿,实则是心中早已被一丛梅花填满,容不下其他人。

    这些东西,不足与外人道也。

    苏寒青凝视手中长剑,长剑剑柄处多出的梅花印记,想来就是出自她手了吧?

    还有剑身上刻着的那一行小字,也是她刻下的吧?

    那么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好么?

    是否已经嫁为人妻,为人母,只是将年少时的遗憾,尽数封存在这长剑里面?

    长剑剑身上,一共十余字:梅花香自,苦来。鹅卵石上,生苔。

    还在找"灵玄共主"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 "易" 很简单!

    ( = )


书籍 【灵玄共主】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