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灵玄共主 > 灵玄共主_第两百四十八章 扫雪斩布衣

灵玄共主_第两百四十八章 扫雪斩布衣

作者:星星真乖 发表时间:2022-04-22 02:42:07 更新时间:2022-06-29 22:21:16
空气中充满了静谧的味道,白真君投影并未回答吕布衣类似自嘲的这么一句话,榆木等人更是不会接话。

    若飘真人心有戚戚,倒不是同情吕布衣,而是因为他已经看清楚了吕布衣现在的状态了,这才明白为何方才白真君会说一句吕布衣“不想以魔人身份死”这种话。

    在若飘真人眼里,吕布衣现在已经只剩下了一丝灵识存在了,好像方才白真君只是挥手的功夫,吕布衣就已经走完了一生一般。

    这是何等可怕的手段?若飘真人脸色已经绷不住了,惊惧神色露在脸上,被榆木看的清清楚楚。

    吕布衣似是有些站立不住,周身魔气瞬间消散,魔气仿佛没有了存在点一般,在四周茫然徘徊,最终被白真君一手拍散,魔气瞬间被净化一空。

    吕布衣重新恢复为之前模样,一双被魔气侵蚀的眼眸也重回黑白分明样子,只不过吕布衣原本的庞大气息和真人位阶,此刻已经不复存在,那虚弱的感觉,仿佛就只剩下了最后一口气一般。

    在从真君幻境中清醒之时,吕布衣就已经明白了所有状况,自己在幻境里回度了以前那些让自己心境有缺的事情,从而直接崩溃了自己道心和境界,连带着灵识一起崩溃。

    所以现在的吕布衣,当真是只剩下这么一丝灵念残存。

    吕布衣很庆幸,自己现在还是以一个修士身份站在白真君面前,而不是以一个魔人身份,去遗臭万年。

    吕布衣再度躬身:“吕布衣谢过真人,入魔以后还能再重新做一回修士,哪怕只有片刻时间,我也满足了。”

    白真君轻轻点头,面色平静。

    吕布衣之所以现在还能有这么一丝灵识存在,自然是他手下留情了,若不然,吕布衣此刻应该早就化为飞灰才是。

    吕布衣忽然抬头看向榆木,眼中已经没有任何贪婪光芒,只是这么平静的看着榆木,这个有着界碑山的缥缈宗弟子。

    榆木同样平静直视着吕布衣,就现在吕布衣这状态,榆木可以毫不客气的说一句,我能单杀吕布衣!

    吕布衣平淡开口:“你想的不错,我这次本就打算灭杀缥缈宗剩余之人的,只不过千算万算,我也没想到你能结交到真君后人。也许这就是命吧,我吕布衣没法埋怨什么,只不过还是有些不甘心。”

    榆木嗤笑一声:“你不甘心?那我缥缈宗那些长老,弟子,他们又有哪个甘心过?”

    “你当初携带真人之威,抹灭缥缈宗时候,也没有不甘心吧?我师尊应该也是被你灭杀了吧?你可能不知道,我师尊,名为晴空,他是位玄灵修士,晋级没多久的。”

    “所以,这些死于你手的人,他们都没说这不甘心三个字,你又是哪来的脸皮说的?啊?!”榆木越说越激动,长剑红云自行潜伏漂浮身前,看样子是打算将吕布衣给一剑枭首才能解恨。

    吕布衣显然是不知道榆木就是晴空弟子,此刻脸上有了些恍然神色,轻声开口说道:“原来如此。晴空我是知道的,他的剑术很好,若是能……算了,我当时邀请他去无涯宗做长老,可惜他不愿。”

    “所以他死了,我是不可能留下这么一个有潜力的敌人存在的,就是你处在我的位置,想来做的选择是和我一样才对。”

    榆木已经不再接话,只是双手持剑,握着红云,走到白真君投影身前,恭敬开口:“真君大人,晚辈和这吕布衣有杀师之仇,希望大人能同意由晚辈灭杀吕布衣,为家师报仇雪恨。”

    白真君投影瞥了一眼榆木,榆木如遭雷击,身子摇晃几下,差点从空中掉落地面。

    白真君看了看榆木头上第七山,这才轻描淡写撂下一句:“吕布衣好歹也是真人位阶,其余手段就不要使了。”

    榆木心知肚明,白真君这是想给吕布衣一份最后的体面。意思是让他直接灭杀吕布衣就算完了,别搞什么捉拿下吕布衣灵念,然后折磨无数日夜这种事情,太下作了。

    好歹也是位真人,既然属于被灭杀,那就体面些吧!

    若飘真人犹豫了一下,本想开口保下吕布衣这最后一丝灵念的,只不过看白真君已经开口答应下来,因此只能看了吕布衣一眼,有一丢丢遗憾。

    就凭这一点灵念,吕布衣想要复生,自然是不用想的事,他本想落个好,送个人情给无涯宗的韩信,现在自然是不可能的事了。

    得到了白真君允许,榆木先是一喜,恭敬答谢了一番真君,这才握着红云一步步踏在虚空,来到了吕布衣身前。

    吕布衣很不自在。

    一个之前被自己追杀的只能逃窜的小子,现在握着长剑,以为师复仇之大义,要来灭杀自己,这种反差感觉,即便吕布衣现在已经无欲无求了,也还是有些不舒服。

    吕布衣眼神落在榆木长剑上,轻轻开口赞了句:“真是把好剑!”

    榆木脸色平静,握着红云的手,已然青筋暴起。

    榆木深吸一口气,问了一句:“还有什么话要说,一并说了就是。”

    吕布衣眼神幽幽,最后洒脱一笑,反唇相讥道:“还能说什么?无涯宗没了吕布衣,以后还会有韩信,有他在,无涯宗自然还能一直长存。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你动手就是。”

    榆木忽然轻轻咧嘴一笑,表情瞬间狰狞起来,和一直脸色淡然的吕布衣比起来,好像他榆木才是个魔人一般。

    榆木仔细看了看吕布衣,就是这个人,让他在炼化第七山醒来后,好像整个世界都变了一样。

    有些伤心事,不说出来,也没表现出来,这并不意味着就当真放得下。

    有些仇恨,压在心里越久,当爆发出来的时候,只会让人失控。

    榆木平心静气,长剑上灵力涌动,体内灵力瞬间空了一半之多,与此同时,第七山黑光主动落入长剑上,将原本红色的剑芒染成了淡淡黑色。

    榆木不再耽搁,闭起眼睛,用出了晴空当年为他演示过的那招剑术“扫雪”。

    吕布衣能维持在空中停留,就已经很不容易了,看着朝着自己过来的这道宏大剑光,吕布衣不动如山。

    剑光过后,吕布衣自头颅以下,尽皆被剑气搅碎,化为飞灰,唯独一颗头颅保存完整。

    吕布衣只剩一颗头颅飘在空中,眼底掠过一丝黯然神色,留下了一生中最后一句话:“这是晴空的剑术,你学会八成了,真不错。”

    这句话过后,吕布衣头颅就此一动不动,漂浮在空中,属于他的最后一丝灵念,也在剑气浩荡中荡然无存。

    吕布衣,除了一颗头颅外,已经是神形俱灭的境地,世间再无吕布衣此人。

    榆木依旧闭着眼睛,长剑红云已经自行回归体内,只是眼角,有一行泪水流下。

    涂山墨颜静悄悄看着榆木,她能感应到榆木此刻心绪波动太大,因此没有出声,只是轻轻拍了拍榆木手臂,表示安慰。

    白瑶看着榆木,不知是何心情,她这时候并未对榆木施展洞察术,而是让榆木自己消化这说不上是开心还是难过的结果。

    又过了片刻时间,还是白真君投影打破了沉默,“小子,伤心够了没?”

    榆木睁开眼睛,胡乱擦了一把脸上泪水,收起了吕布衣仅剩的头颅,这头颅等会还要带到缥缈宗,给其他人看看才行。

    榆木收好了头颅,这才恭恭敬敬朝着白真君一拜:“晚辈多谢真君成全。”

    白真君下意识看了白瑶一眼,成全什么?臭小子算盘打的挺响,哼!

    白真君摆了摆手,“这都没什么,入魔的修士,终究也是为祸木雨界,没什么值得感谢的。”

    “这不一样,吕布衣是我宗门仇人,今日伏诛,全靠真君出手,否则等晚辈自行报仇的话,不知要到何年何月才行了。”榆木坚持着感谢,他榆木只是个捡现成的,真出手还得看白真君。

    白真君投影笑眯眯看着榆木,心想你这小子要是真想感谢我,那倒好说,以后离我闺女远点就行了,这就是最好的感谢了。

    “行了,你小子不是要去你那什么缥缈宗,给你那同门报好消息去,还待在这里干嘛?”白真君似乎是有些不耐烦,催促了一句。

    榆木犹豫了一下,眼神悄悄望向白瑶,白瑶脸皮一红,刚要开口讲话,却发现无论自己怎么努力,都是无法开口出声。

    白瑶心知肯定是自己老爹出手,于是只能给了榆木一个你自行体会的眼神,榆木看的云里雾里,只不过看白真君这赶人架势,只能恭敬告辞。

    反正白瑶是知道缥缈宗大概位置的,等白瑶面对了自己老爹,想来就能去找他了。

    两人这一番眉来眼去,若飘真人都看的清清楚楚,更何况白真君了!

    若飘真人是心里感慨这小子天大的运气,竟然和真君闺女勾搭上了,真是羡煞旁人。

    白真君则是若有所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还在找"灵玄共主"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 "易" 很简单!

    ( = )


书籍 【灵玄共主】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