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灵玄共主 > 灵玄共主_第两百四十六章 魔力禁绝

灵玄共主_第两百四十六章 魔力禁绝

作者:星星真乖 发表时间:2022-04-22 02:42:05 更新时间:2022-06-29 22:21:15
吕布衣缓缓起身,尽量收敛好自己身上魔气,在他还没被魔气彻底侵蚀的失控之时,能够以木雨界修士身份,和白真君交手一场,也算是他的荣耀了。

    白真君轻笑一声,并未直接动手,他留在白瑶身上的,只是一个投影罢了,自己闺女外出,他肯定是不放心的,因此之前白瑶跟着徐如月过来雨海时候,白真君就留下了这么一个投影,徐如月也是知道的,不然她能如此放心让白瑶自己留在雨海?当然不可能嘛!

    榆木醒着头皮,有些心虚的飞到白瑶身边,白瑶看着榆木这么一副样子,睁大眼睛,显得极其无辜。

    榆木咳了一声,看着前方的白真君投影,轻轻问了一句白瑶:“瑶瑶,你说白真君是一直跟着你的么?”

    “怎么可能!他忙得很,哪有时间一直跟着我,你问这个干嘛?”白瑶有些奇怪,只觉得榆木这问的莫名其妙。

    自己爹爹不是都说了嘛,这只是投影,至于本体肯定还在木雨国的。

    白瑶哪知道榆木现在心虚的不行,在万兽山的日子里,榆木可没少吃白瑶豆腐,俩人也就是没突破最后一步,白瑶身上哪里肉多哪里肉少,榆木心里门清。

    榆木是担心白真君这投影将一切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万一哪天自己惹白瑶不高兴了,突然就出来一个白真君投影将自己一巴掌给拍死,到那时候,他去哪说理去?

    白瑶洞悉了榆木心思,先是小脸一红,白了榆木一眼,这才轻声开口为榆木解惑:“爹爹的这投影,远离本体千万里之外,一直处在沉睡状态的。我也是刚刚才唤醒爹爹投影的,你说你怕个什么?只是个投影你就慌成这样,以后见到真人了怎么办?”

    “哼,敢吃不敢认的家伙!”

    榆木慌得一匹,看白真君投影好像正在饶有兴趣的观察着吕布衣,根本没注意他们这边,榆木这才放下心来,轻轻捂住白瑶小嘴,嘴巴贴在白瑶耳边轻轻说道:“明明还没吃呢!不过瑶瑶让我认,我还是认的,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让我吃啊?”

    “哎呀,讨厌。”白瑶轻轻推了把榆木,脸上晕红还未散去,忽然白瑶正了正脸色,说了句:“开始了。”

    榆木也跟着抬头看过去,前方吕布衣兴许是知道这是自己最后一战了,所以再也不遮掩身上魔气,周身触手长达万条,一身魔气将周围天空都染成了黑色。

    魔气汹涌。

    若飘真人感觉了一番魔气程度,也是脸色变了变,吕布衣这魔气如此浓烈,若是换做他现在对上,恐怕也讨不来什么便宜。

    白真君投影看着吕布衣现在变化,没来由轻叹一口气,吕布衣入魔已深,和魔气竟然能产生出一些共鸣出来,这是再也没希望能够脱离出来了,木雨界的真人,今天也就要少上一位了。

    吕布衣眼神阴翳,看着面前的白真君投影,眼神之中充满战意,这一刻,他没来由想起了,自己当初碰到司徒海和他道侣两人时候,是自己的投影降临,去威压两人,现在的自己,和当初的司徒海比起来,竟是如此相似。

    当时的司徒海,面对着自己的投影,那时候只有玄灵初期境界的司徒海,又是用着什么样的心情来面对自己的呢?

    只不过,当初的司徒海是击败了自己投影,保护下了他自己的道侣,现在吕布衣自己要面对的,则是整个木雨界最强的修士,白真君。

    尽管知晓这只是白真君的一个投影,能发挥出的实力可能还没有本体的十分之一,但是吕布衣还是心中揣揣,只觉得压力比天还大。

    人的名,树的影。

    威压一界的白真君,当真不只是说说而已。

    吕布衣收拢好其余心思,他现在主动去契合魔气,比起以往自然是更强,现在可能就是他吕布衣今生最巅峰的时候了!

    吕布衣眼神一动,无数道触手瞬间离体,如同一条条黑色长蛇般呼啸着冲向白真君。

    至于吕布衣自己,则是拿出了自己的本命灵器长剑,长剑上黑雾滚滚,显然也是收到了魔气侵蚀,变成了一件魔器。

    白真君投影看着呼啸而来的无数触手,只是轻轻说了句:“此地,魔力禁绝。”

    瞬间功夫,自白真君投影之地开始,凭空起了一场狂风,吹得周围云朵片片破碎,狂风直接撕碎了所有黑色触手,黑色触手碰触到狂风时候,如同变成了有形之物一样,被直接撕成纸片大小,最后直接化为了虚无。

    狂风不停顿,撕碎了吕布衣放出来的所有黑色触手,随后更是直直向着吕布衣本体席卷而去。

    看狂风这架势,满身魔气环绕的吕布衣似乎也是难逃被撕碎的命运。

    若飘真人看的眼中异彩连闪,心中暗暗感慨着:“这就是木雨界第一人的实力么?影响天地竟然到了如此地步,白真君投影的这般手段,比起一般真君都是不弱了吧?”

    榆木则是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幕,他之前用灵识探查了一下狂风,分散出去的灵识在狂风中,毫发无损!

    这是什么概念?

    说明白真君方才的禁绝魔力所生出的狂风,当真只对魔力有效,其余人,哪怕是他榆木站在狂风中间,也是毫发无损的!

    伤人容易护人难,白真君如此神通,确实是吓到榆木了。

    吕布衣则是一脸难以置信,看着锁定自己,如同饿虎扑食过来的狂风,吕布衣忽然之间心灰意冷,竟是逃也不逃了,站在原地,准备殊死一搏。

    吕布衣疯狂调动体内魔力,手上魔器长剑更是魔力四溢,远处的榆木只是感觉一番,就觉得心惊肉跳,似乎那魔器长剑若是对着自己挥上几下,自己就只能躲在第七山下瑟瑟发抖了,至于第七山能抗住几下,就看运气了!

    吕布衣灵神分身从身体内走出,高达百丈的灵神此刻已经全身漆黑,连欺负都被魔气沾染成了黑色,这一幕看的榆木等人心惊不已。

    吕布衣入魔前后才多久时间?有没有半个时辰?这魔气的侵蚀竟然到了如此地步,修士灵神竟然比本体受到的侵蚀更重,这是谁都没想到的。

    若飘真人看着全身漆黑的灵神,若有所思,显然是想到了什么可能,只不过不太确信的样子。

    白瑶也是有些不解,心里对入魔倒是多了分恐惧,看着吕布衣漆黑的灵神,白瑶轻轻撇嘴,“黑鬼!”

    榆木有些好笑,本想打趣白瑶两句,说上句我家瑶瑶就是白什么的,只是心思一动,眼角余光看到了不远处的白真君投影,立马变得满脸严肃起来,当着人家父亲的面,调戏人家闺女,这事情是木真君这读书人做不出来的。

    吕布衣状若疯虎,手持长剑对着狂风,不停斩出道道黑光,只不过黑光在碰触到狂风的一瞬间,就自行分化,最后成为虚无,仿佛从未在这片天地存在过一般。

    吕布衣灵神疯狂使出灵术,道道黑光从灵神上不停消散溢出,最终也只是徒劳无功。

    吕布衣灵神分身忽然顿在原地,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向着本体看了一眼,吕布衣本体则是脸色复杂,目中有些些许悲哀神色,看着自己灵神。

    吕布衣灵神忽然洒脱一笑,对着本体挥了挥手,随后滔天魔力爆发,和身冲向了狂风之中。

    狂风如同刮骨钢刀一般,不停消磨着吕布衣灵神,吕布衣灵神冲进狂风十丈范围时候,原本的百丈灵神,已经只剩下一半大小。

    灵神脸色扭曲,奋力嘶吼着,周身缓缓浮起一个黑色光罩,光罩被狂风吹拂,只是坚持了两个呼吸功夫,随后就轰然破碎,化为泡影。

    这两个呼吸功夫,吕布衣灵神献祭出大半躯体,任由狂风将灵神躯体磨灭,最终换来了一瞬间时间,用出了一个普普通通的灵术,驱风术。

    这是最低级的灵术,榆木也会,这还是他在启灵时期常用的一个灵术,没什么其他作用,就是单纯的吹一点小风,特别在夏日时候,榆木经常会施展驱风术帮自己入眠。

    白真君投影轻“咦”了一声,看着自己禁绝出来的狂风。

    原本呼啸着冲向吕布衣本体的狂风内部,吕布衣的灵神已经只剩十丈大小,白真君投影看着吕布衣灵神,轻轻一笑:“难为你能想出这么个办法了,你倒是舍得。”

    吕布衣灵神在狂风中,对着白真君微微低首,随后被狂风撕碎魔身,彻底化为虚无。

    吕布衣看着自己灵神被狂风撕碎,收起脸上复杂神色,面容变得重新坚毅起来。

    吕布衣灵神消散处,一道细微轻风缓缓刮起,白真君的真言禁绝召出的狂风,被这细微的一口气都能吹散的轻风给破开了。

    原本呼啸的狂风从内部瓦解,瞬间就化为虚无,仿佛从未从在一般。

    吕布衣本体也是松了一口气,静静看着面前的白真君投影。

    还在找"灵玄共主"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 "易" 很简单!

    ( = )


书籍 【灵玄共主】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