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灵玄共主 > 灵玄共主_第两百二十七章 君子不口

灵玄共主_第两百二十七章 君子不口

作者:星星真乖 发表时间:2022-04-22 02:41:37 更新时间:2022-06-29 22:21:13
白瑶会意,立马配合的露出崇拜神色,两眼仿佛装满了星星一样,夸张的开口说着:“哇哦哇哦,木头真君好厉害的呢!我好崇拜你哦!”

    榆木义正辞严开口:“别,不口。”

    白瑶有些疑惑,什么不口?

    榆木本想正经到底的,结果看白瑶那绝色面容上一脸不解神色,榆木有些绷不住了,色心膨胀起来,全然忘记了自己姓甚名谁。

    白瑶果然问了出来:“什么不口?你在说啥?”

    榆木一脸神秘,对着白瑶勾了勾手指,开口说着:“来来,瑶瑶你过来。”

    白瑶有些纳闷,不过还是顺从的走到榆木旁边,做出侧耳倾听状。

    榆木色心已经膨胀到了极致,看着白瑶侧头过来,榆木缓缓凑了过去,呼吸声打在白瑶耳朵上,让白瑶觉得很不自然。

    白瑶稍微偏离了一点,保持了些距离,心里这才感觉好些。毕竟还从没人靠她这么近,属实有些不习惯。

    榆木先是咳嗽一声,这才一脸正经开口:“听说过君子不口没?”

    白瑶:???

    “没听过啊!不是君子不器么?哪有君子不口这个说法。”榆木说的东西显然是超出了白瑶认知了,白瑶大大方方承认自己不知道。

    “君子不口意思是君子不与人进行口舌之争?”白瑶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脸欣喜开口说着。

    “啊?哦,不是。”榆木先是诧异,然后平淡回答了问题。

    “接下来我说的,可能会为你打开一扇新的大门,带你达到不属于你的高度。”榆木一脸郑重神色,煞有其事说着。

    白瑶看榆木说的如此具有吹牛嫌疑,先是用带着几分怀疑的眼神看着榆木,毕竟她的出身和见过的世面可比她嘴里的“木天君”高太多,所以榆木说能将她带到不属于她的高度,白瑶是有几分不信的。

    不过看着榆木一脸郑重,白瑶脸色也是端正了几分,摆出一副受教姿态。

    没办法,谁让她爹爹以前也是个读书人呢!

    榆木想了想该如何开口,这时候突然想起在洞府遇到白瑶时候,他身上的录影石,榆木压低声音开口:“还记不记得上次你捏碎的那两块录影石?”

    白瑶有些莫名其妙,君子不口和那录影石有什么关系?再说了,那录影石里面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榆木这时候却老脸一红,这种话实在是开不了口,没法说。怯懦了半天,扭扭捏捏的,结果啥也没说出来。

    白瑶却是有些生气了:“木头,逗我很好玩?”

    榆木现在这扭扭捏捏,要说不说的样子,在她看来,这不就是在逗她玩呢?

    榆木四处看了看,涂山墨颜现在还没回来,这里就他和白瑶两个人,花前树下的,说说应该没啥事吧?

    不管了,榆木心一横,开口说着:“那录影石里的东西,你也看过对吧?”

    白瑶脸一红,白了榆木一眼,那录影石的东西,她上次看过,里面可以说是不堪入目,太羞耻了些。榆木现在提这个,存心想看她笑话不是?

    白瑶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没啥说谎的,看过就是看过。

    这也是榆木最喜欢她的一点,根本不做作。现在的很多女子,都不像白瑶这样。

    榆木开口解释,整个人完全化身为大灰狼,而白瑶就像是只可怜的兔子,被榆木灌输了一套知识,而且确实是她以前从未了解过得知识。

    白瑶心思通透,在榆木说起录影石时候,她就已经有所猜测了,听到榆木开口,两相结合,她就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白瑶面色越来越冷淡,而说的兴起的榆木完全没发现这一点,还在滔滔不绝说着,等到说完时候,甚至还觉得有些意犹未尽。

    榆木忽然发觉气氛有些不对,这才从色心中退出来,抬头瞄一眼白瑶脸色,榆木顿时心底冰凉。

    白瑶眼神冰冷看着榆木,“你就打算跟我说这些?”语气仿佛是带着千斤寒冰一般,听得榆木心底冰凉。

    “不不不,不是,我……”榆木惊慌失措,想要为自己辩解一番。

    白瑶却忽然给了榆木一个甜美笑容,然后一拳砸在榆木脸上。

    榆木应声倒地,躺地上半天不起来。

    并不是白瑶拳头有多重,当真到了那种一拳将他重伤的地步,而是榆木现在冷静下来了,就没那份脸皮起身去面对白瑶。

    榆木躺在地上,闭着眼睛,心湖泛起惊涛骇浪。

    我刚才跟瑶瑶说的都是些啥啊!

    榆木打定主意,不起来了,这次是真要装死了。

    白瑶看着一拳倒地,再也没个动静的榆木,哼了一声,心知榆木是没那份脸皮起来面对她,因此也没有催促什么,只是还有些气恼。

    她一个黄花大闺女,突然被人灌输一堆这种花里胡哨的东西,这事也就是榆木,要是换成别人,早就被她直接打成灰了!

    白瑶灵识感觉到涂山墨颜回来动静,这才没好气对着地上的榆木说了一句:“你还要躺到什么时候?”

    榆木没敢回答。

    原本只挨了一拳,这要是应对不好,说不定可就是一顿毒打了。

    “你说说你怎么想的,跟我说这些?看起来你似乎很有经验的样子?”白瑶幽幽撂下这么一句话。

    这句话杀伤力不下于玄灵修士的一招重击,榆木立马起身,急忙开口辩解:“我没有!我只是听别人跟我讲过,我自己没什么经验的!”

    白瑶有些不信,毕竟榆木现在连“君子不口”这种鬼话都说的出来,指不定早就……

    不过看榆木一脸急切表情,白瑶没来由心底一软,还是相信榆木。毕竟这些天,榆木也就是嘴花花,真正什么动手动脚的事,可能就今天牵了自己手吧!

    对了,白瑶忽然想起来,是不是今天自己让榆木牵着自己,所以他胆子才肥了这么多,都敢跟自己“讲学”了?

    很有可能。

    白瑶决定接下来跟榆木要保持距离,免得这家伙越来越过分。

    白瑶没去纠结什么经验不经验的,只是幽幽开口:“木头。”

    “嗯?”榆木一脸希冀看着白瑶。

    “你这君子不口的说法,从哪学的?是谁教你的?”白瑶决定把这个问清楚,免得自己心里有些古怪。

    榆木犹豫了一下,这才开口说着:“那是在我家乡时候,以前一起读书的同窗,有一次神神秘秘的说出来的。”

    “我当时也以为是君子不做口舌之争的意思,根本没多想。”

    “谁知道那家伙一脸坏笑,然后为我们解释了一番,我们才知道这个君子不口的含义。”

    榆木神色轻松下来,显然是想起了以前自己的那些同窗,那时候,是真的快乐,老师还在,自己也温润如玉,整日与书为伴。

    当时觉得读书是天底下最痛苦的事,现在他榆木已经成了可以飞行的神仙了,却反而觉得当初读书时候,才是他最快活的时候。

    毕竟,那时候自己一心只想着读读圣贤书,哪有现在的勾心斗角,辛苦修行。

    白瑶最后瞪了瞪榆木,却是没有再开口斥责什么。榆木喜欢她,她又不眼瞎,自然一清二楚。只不过今天榆木这个说的确实过分了些,不然平时那种荤话,她都已经不怎么在意了。

    涂山墨颜御空飞行过来,小脸上有些洋洋得意神色,手上还多了一枚戒指,想来应该是那老者的,现在成了小狐狸的战利品了。

    涂山墨颜在空中看着下面的榆木和白瑶,有些狐疑。

    涂山墨颜仔细看了眼榆木脸颊,顿时眉开眼笑,贼人这是又被揍了?哈哈哈这可真是太好了!大快狐心嘛这是?

    小狐狸笑眯眯落下,先是故意探头看着榆木脸颊,然后“啧啧”两声,直到榆木脸色发黑,小狐狸这才笑眯眯开口:“贼人,你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是刚刚打斗中被人捶在脸上了?”

    榆木张口否认:“怎么可能?就那几个小小原初修士?可笑!我怎么可能被那几个打伤?没有的事。”

    “那你这脸是怎么回事?”涂山墨颜露出小狐狸的奸诈笑容。

    榆木看了白瑶一眼,有些不太自然,“刚刚灵力消耗太多了,落地没站稳,摔了一跤,然后就这样了。”

    “哦~”涂山墨颜拉长了嗓音,“我怎么感觉到你体内还有大半灵力呢?难不成是你刚才又突破了?可是怎么还是原初初期呢!真是奇怪!”

    榆木脸色更黑了,眼光在周围打转,准备找根顺手的棍子,揍小狐狸一顿。

    涂山墨颜见机不妙,立马跑到白瑶身后,探头探脑看着榆木,嘴里还在挑衅着:“来啊!我今天把你头打歪!”

    榆木深吸一口气,这闺女,不教育是不行了!

    正在这时,白瑶摸着涂山墨颜,笑着开口说着:“我打的,怎么样,现在气顺了没?”

    涂山墨颜笑眯起眼,榆木被揍,她肯定是最开心的那个了。

    看着榆木怒火冲天,又拿自己没办法的样子,涂山墨颜尾巴翘的更高了:“贼人,是不是对白姐姐动手动脚了,然后被揍了?早就说过,你馋白姐姐身子,以为我不知道嘛?哼!”

    还在找"灵玄共主"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 "易" 很简单!

    ( = )


书籍 【灵玄共主】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