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灵玄共主 > 灵玄共主_第两百一十一章 扯大旗与舞剑

灵玄共主_第两百一十一章 扯大旗与舞剑

作者:星星真乖 发表时间:2022-04-22 02:41:12 更新时间:2022-06-29 22:21:10
涂山墨颜在白瑶这里说了榆木一大堆坏话,各种挑刺,反正从她小嘴里说出来的,就没有一句好听的,贼人的声音时不时响起,让悄悄走过来的榆木听得一阵恍惚,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个真正的大恶人了。

    秦煜留在那里炒菜,榆木还是选择来问白瑶一声,要是白瑶愿意和他们一起去,自然是再好不过,若是不愿,那和秦煜的原计划也没什么不同。

    涂山墨颜正说的兴起,忽然被一只从天而降的大手落在头顶,立马整个人小小一只,做势往白瑶怀里扑过去,头在白瑶怀里蹭了蹭,还嘟囔了一句:“真软。”

    白瑶顿时闹了个大红脸,不过她确实喜欢涂山墨颜,也没说什么,只是将小狐狸搂在怀里,狠狠瞪了榆木一眼。

    榆木目光跟着小狐狸头走,高低起伏的,实在是惊心动魄。

    被白瑶瞪了一眼后,榆木这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坐在白瑶旁边。

    白瑶摸了摸小狐狸脸蛋,肩膀上的小白猫跳到了榆木怀里,白瑶轻轻给小白猫弹了一指头,都说猫更亲近男人,现在看来果然没错。

    榆木左顾右盼,显然还没想好怎么开口,不想白瑶却是率先发难:“你那师姐这么漂亮,你怎么就舍得丢了她?”

    “再说了,就你现在这色中饿鬼的样子,舍得放走这么可口的师姐?”

    榆木???

    榆木脸色一正,满脸义正辞严:“你不要污蔑我啊,我和司徒师姐没什么的。”

    白瑶仔细看了看榆木表情,随后嗤笑开口:“你心虚什么?”

    “我哪有心虚,我榆木坦荡荡,墨颜长戚戚。”榆木顺便把小狐狸推出来背锅了。

    其实,榆木最多也就是亲过司徒棠,其他的倒是根本没做过,所以被白瑶安了个“色中饿鬼”的名头,榆木肯定一百个不愿意了。

    他要是真和司徒棠有什么,那也就认了,但是现在他自己名声又没啥,他也不在乎,不过司徒棠的名声,他还是要维护的。

    再说了他还想癞蛤蟆想搞青蛙,长得不花玩的花呢,肯定不能在白瑶这里露怯的。

    这句话也是张扬说的,也不知道他的家乡到底是个什么地方,老话如此多,而且还这么有点道理。

    榆木摸着小白猫,涂山墨颜显然是有些吃醋了,凶了白猫一下,吓得白猫直接钻在榆木怀里嘤嘤嘤起来,涂山墨颜将小白猫从榆木怀里拉出来,两只小手拿着白猫,眼睛里发着红光,吓得小白猫直发颤。

    白瑶轻轻呵斥小狐狸一句:“调皮。”

    涂山墨颜这才哼了一声,竟然从自己戒指里拿出来了几条小鱼干,在小白猫面前晃来晃去,小白猫毕竟只有两个月大,什么都不知道,立马被涂山墨颜小手上的鱼干吸引,已经没有了害怕,随着鱼干的摆动,身体也跟着不停转动起来。

    涂山墨颜玩得兴起,逗了白猫一会,就将小鱼干给了白猫,然后静静地看着白猫一脸幸福的吃着鱼干,小狐狸也跟着开心起来。

    榆木眼神温柔看着这一切,小狐狸对他而言,是家人一样的,以前自己整日沉睡,小狐狸等待他的那一年里,不知道该有多孤独。

    看着涂山墨颜开心,榆木同样很开心,有种看着自己闺女有了个玩伴一样,特别欣慰。

    涂山墨颜和小白猫玩的很开心,榆木收回心思,想到了自己来白瑶这里的目的,不禁面色发苦起来。

    这开口求人这种事,让人很难为情啊!

    白瑶却是看了他一眼,随即扭过头去,一副不想和榆木讲话模样,其实心里想的是果然色中饿鬼,刚才说的话不就说明了司徒棠在他心里地位不低?

    那亲自己是怎么回事?

    哪有人如此无耻的!

    榆木厚着脸皮,走到白瑶面前,也不说话,就这样静静看着白瑶这张脸。

    一个时辰过去了,白瑶有强大的修为支撑着,并不觉得脖子疼之类的,只是榆木的眼神愈来愈热切了,饶是白瑶半点都不在意,也有些扛不住了,这登徒子,真是厚脸皮!

    白瑶只好红着脸看着榆木,娇滴滴说了句:“你干嘛?”

    榆木心中一动,皮了一句:“干。”

    白瑶勃然大怒,浑身灵力涌动,榆木飞出老远。

    等榆木一瘸一拐回来,白瑶已经不在这里了,不知道带着涂山墨颜去哪里了。

    榆木在司徒棠的竹屋里找到了白瑶,白瑶和司徒棠正相谈甚欢,竟然看起来没有一点关系不好的样子,小狐狸则是躺在床上,旁边白猫安心睡在一边,很是舒服。

    对于榆木的不请自来,司徒棠显然是有些意外,扫了榆木一眼,并未开口招呼。

    白瑶则是嘲讽了一句:“色中饿鬼木天君,你就这样进人家女孩子房间,是不是不太妥啊?”

    榆木摸了摸鼻子,顺手关上了门。

    司徒棠静静看着榆木,好像记忆里,她很久都没和榆木说过话了,好像也没什么变化,就什么都干干净净的了。

    榆木内心也挺复杂的,看了眼司徒棠,就想起来以前在缥缈宗的事情,那时候他在师尊座下,快快乐乐,司徒棠也身为太上长老之女,原本两人是很可能成为道侣的,结果现在却成了和陌生人差不多的境地,连话都不愿意多说的。

    白瑶见气氛有点沉闷,于是出声打破沉默:“你过来找谁?”

    “找你。”榆木闷不吭声回答。

    “找我?”白瑶显然是有些意外,她以为榆木是来和司徒棠哭诉一番呢,看来是自己想岔了。

    榆木拉了张椅子坐下,大咧咧开口说道:“我们准备最近去一趟登天宗,秦煜准备去提亲,你要不要一起去?”

    “啊?”白瑶显然是来了几分兴致,“怎么想到喊我呢?”

    榆木不愿意说谎,于是直接开口说道:“楚楚有了,因此我们担心秦煜可能会遭到刁难,出什么意外就不好了。你在天堑城大摇大摆用飞舟出城都没事,说明那若飘真人是知道你家世的,有你和我们一起去,大家都会安心些。”

    白瑶脸上笑意逐渐消失,盯着榆木,面色渐渐冷淡下来:“所以,就是拉我过去扯大旗?”

    由不得白瑶不生气,任谁被当做一个工具人,都不会开心几分的,特别是榆木这样平平静静的说着,好像天经地义一般,白瑶自然是很生气。

    榆木起身,想要去拉白瑶的手,只是被白瑶无情甩开,榆木也不在意,轻声开口说着:“其实不管你去不去,我都是会过去的,只是不想留你一个人在这里,说好了带你去看看风景什么的,丢下你一个在这,不太好意思。”

    司徒棠美目闪动,在榆木和白瑶身上不停打转,她自然看得出来榆木和白瑶只是朋友,并没什么特别关系。

    只是她对榆木说的带白瑶到处看看风景的话有些生气,他榆木是忘记了缥缈宗不成?忘记了他师尊不成?

    她司徒棠没日没夜都在修行,只想着多一分战斗力,多一点灵力,距离复仇就更近一步,可是榆木想的是什么?游山玩水,携美同游?

    是可忍孰不可忍!

    司徒棠忽然起身,经过榆木身边时候,淡淡撇下一句:“榆师弟,不知你什么时候能有玄灵修为?我快要尝试突破了,等突破以后,我会回去缥缈宗,夺回缥缈宗地界!”

    说完,直接从榆木身边走过,看都懒得看榆木一眼。

    榆木神情恍惚,被司徒棠这一句话,将他心思拉回了在三国之地时候,晴空,司徒海等人的脸庞一个个在他眼前划过。

    榆木忽然有种深深的负罪感,自己在天堑城,是不是过于松懈了?以至于一直以来,他都没有想过什么时候回去三国之地这件事,还有自己老师的坟墓,自己有多久没回去看过了?

    榆木心情瞬间奇差无比,也不等白瑶回话了,喊了涂山墨颜一声,和小狐狸一起,一前一后离开竹屋。

    白瑶独自在竹屋坐着,有些不知所措。她不知道这木头是怎么了,突然就好像视她如无物一般,就这样走了?

    不是,不是有求于我吗?

    司徒棠一个人走近竹林,心情不佳。

    她用灵力折段一根竹子,做成了一柄竹剑,拎在手上舞动起来,竹林之中,司徒棠一袭白衣,想精灵一般舞动着,带起无数竹叶纷飞,显然是将她自己的剑术融入了舞姿里面。

    榆木和涂山墨颜站在竹林外,看着司徒棠舞剑。

    涂山墨颜小手轻拍,大声喊了句:“真好看!”

    司徒棠回身看见榆木,目光一冷,竹剑脱手而出,竹剑带着风声向着榆木而来,最终从榆木脸颊掠过,投向远方。

    榆木脸颊上忽然现出一丝血痕,点点鲜血滴落。

    涂山墨颜勃然大怒,一是生气榆木自己不躲,二是气氛司徒棠竟然将竹剑朝着榆木扔过去。

    这次是竹剑,下次是不是就是真剑了?!

    涂山墨颜眼中红光氤氲,小小身体似乎要变回本体的样子。

    还在找"灵玄共主"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 "易" 很简单!

    ( = )


书籍 【灵玄共主】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