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灵玄共主 > 灵玄共主_第两百零七章 今夜月色真美

灵玄共主_第两百零七章 今夜月色真美

作者:星星真乖 发表时间:2022-04-22 02:41:06 更新时间:2022-06-29 22:21:09
榆木一直没多想,那是新围他不了解所谓神物的功效,在他心里,第七山就是神物,也只有神物,才会有如此出众效果。

    现在听了白瑶讲解,他心里隐隐出现了一个念头,上次血衣青年没能成功对他搜魂,就已经惊到他了,只不过他当时认为神物就是如此牛叉,现在则不一样了。

    榆木沉声开口:“白瑶仙子,你意思是,我这第七山,可能不是神物范畴?莫非是比神物还要厉害不成?”

    白瑶看着天上星河,“嗯”了一声,算是赞同了榆木意见,这个黑乎乎的小山,肯定不是神物,只能是神物更上面一层东西才是。

    可惜神物之上是什么,白瑶也不太了解,只能嗯嗯应付两声了。

    榆木心思开始活络起来,等下次要是碰到苏前辈了,自己一定要好好打听下第七山到底是什么东西才行。

    看着躺着的白瑶,榆木犹豫了一下,这个飞舟确实不大,白瑶躺下刚好,剩下的地方,是肯定不够他整个躺下的了。

    只不过这难不倒榆木,榆木头靠着白瑶头躺下,上半身躺在飞舟上,下半身则直接搭在飞舟外面,随着飞舟前行,两条腿一晃一晃的。

    白瑶不用看,都知道榆木在搞什么幺蛾子,她显然是有些不习惯和一个男人头对头躺着,有心想要说榆木两句,最后却是心软了,什么都没说。

    两人都没什么睡意,就这样看着天上星河,飞舟还在不停飞行着。这一幕,榆木曾经无数次想象过,想着自己有了原初修为,就这样懒洋洋躺在飞剑上,抱着小狐狸,夜游星河。当然,身边要是有两壶美酒就再好不过了。

    不过自己现在躺在白瑶飞舟上,和这么一个仙女般的人儿睡在一起,这,这岂不是比自己抱着小狐狸游星河要好上许多?

    榆木一时间胡思乱想了好多,眼神却是更加清明了,半点睡意也无。

    今夜月色真美。

    不时有些许浮云在飞舟上飘过,只不过被飞舟迅速甩在身后,淡淡月光洒下,两人如穿白裳。

    白瑶忽然幽幽开口:“这才多久啊,原来的那个读书人,就变成了个登徒子。要是当初的你,恐怕会乖乖在船头坐上一宿吧!”

    榆木老脸一红,白瑶这话,说的让人怪不好意思的。

    晚风轻拂,白瑶的几缕发丝飘在榆木脸上,有些痒痒的。

    榆木轻轻吸了口气,开口说着:“当初的我,不还是说你很漂亮,实话实说罢了,现在我也不是什么登徒子,只不过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是我脸皮厚了些,也主动了些。”

    白瑶不知是否听进去了这解释,只是搂了搂怀里的小猫咪,轻轻闭起眼睛,看样子,好像是打算休息了。

    榆木看着天上洁白的月亮,此刻心中倒是没了什么心猿意马的心思,身在高空,再看这月亮,可是比平时看的要大了不少,好像也白了不少。榆木忽然有个想法,这月亮里面,会不会有大修士在上面修行?

    榆木眼中红光弥漫,体内泷月散发着淡淡红光,竭尽全力应对主人所需。

    榆木双眼红光积蓄,并未用出瞳术,而是将一双眸子浸染成了红色,在月色下,看起来是有些诡异。

    待到双眼适应了红光,榆木这才看向天上白月,因为眼中有红光,所以榆木看着天上的白月,现在仿佛也成了红月,榆木仔细看着月亮,却是什么都没看出来,尽管有灵力强化眼眸,他还是无法看清楚月亮里有什么。

    唯一的感觉,就是榆木觉得,自己体内的泷月,似乎和天上这月亮没什么区别嘛!只不过一个是真实存在的,而另一个则只是一个修士的体内世界的泷月。

    榆木轻轻坐起身,散去眼中红光,低头看着安静睡着的白瑶,美,真美!

    榆木俯身将小白猫抱在自己怀里,鬼使神差般低头吻了一下白瑶额头,嘴唇碰到额头就一触即离,榆木心里有些慌张,抱着白猫急忙转身坐在飞舟边上,做贼般看着天上月色。

    白瑶幽幽睁开眼睛,就这样怔怔看着天空,她方才确实是睡着了,只不过修士的感知实在太敏锐,榆木从她怀里抱走小白猫时候,她就已经醒了,只不过还没睁眼,就被榆木在额头上亲了一口。

    白瑶眼神幽幽,无声无息起身,坐在榆木身边。

    感觉到自己身边突然多了个人,榆木身体僵硬,有些做贼心虚般轻轻转头看着白瑶,白瑶面无表情,眼神幽深,也不知是在想些什么。

    榆木干笑一声:“白瑶仙子,怎么不多睡会?”

    白瑶目光瞬间打在榆木脸上,榆木噤若寒蝉。

    白瑶将小猫从榆木手上接过,小猫咪被他们两人这样抱来抱去,此刻已经醒了过来,带着几分起床气,挥了挥爪子,无声抗议,显然是对这两个人吵醒自己有些不满。

    榆木心里开始打鼓起来,自己刚转身坐起,白瑶就同样起来了,那岂不是说明,自己方才亲她,被她察觉到了?

    榆木开始忧心忡忡,她不会把我一脚踢下去吧?这可比上次在心里想的严重多了,自己刚才怎么就脑子不清醒了想着去亲她?

    榆木懊恼不已,垂头丧气。

    这次决定了,无论白瑶如何对他,他也认了,一脚血赚,毒打不亏,只要不和自己打生打死就行,自己也打不过她。

    可惜了,早知道就多亲一会好了,都没感觉出什么……

    白瑶看着表面淡然其实内心打鼓的榆木,淡淡开口,声音中不带一丝感情说着:“感觉怎么样?”

    榆木如临大敌。

    榆木看着白瑶脸庞,只不过比较可惜,他什么都没能看出来,榆木硬着头皮开口:“什,什么?”

    白瑶依旧是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响起:“你刚才偷亲我,感觉怎么样。”

    榆木如遭雷击,张嘴半天,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偷亲别人,还被别人当场抓了个活的,这怎么办?

    榆木脑筋疯狂转动,想要找出一个合理理由,不然看白瑶现在表现,说不定把他打成两半都是轻的了!

    榆木面上不禁有一丝焦急流露出来,被白瑶清楚察觉到。

    白瑶有些失望,敢亲自己,甚至都不敢承认么?那这样的榆木,是不是太让人失望了些?

    那个当初硬气的读书人,好像已经不再是读书人了。

    榆木忽然平静下来,不再去想什么借口了,白瑶都知道了自己偷亲了她,自己再去想些借口切莫的,也太过没意思了些。

    榆木和白瑶四目相对,只觉得在这夜空中,白瑶的双眼仿佛最明亮的星辰一般,煌煌之威,让他根本无法说谎。

    榆木轻声开口:“你睡着了,我看这白猫可爱,就想抱过来好好玩玩。然后我看你比猫更可爱,所以就,就情不自禁亲了你。”

    “嗯,具体就是这样,我偷亲了你。”榆木以一副解脱般的语气说着。

    出乎榆木意料,预想中的狂风暴雨并未到达自己身上,白瑶只是逗弄这怀里猫咪,轻声问了一句:“我比猫更可爱?”

    榆木一脸理所当然:“对啊!”

    这只白猫,腿短尾短毛短的,一个小包子脸,一堆蓝色眼睛,确实非常可爱。

    至于白瑶,……反正猫跟她没得比。

    白瑶清楚洞察了榆木心思,有些恼怒,不知自己是该将这个色令智昏的木头打断腿还是如何,胆子都顶天了!

    今天敢偷亲自己,明天岂不是敢……自己?

    白瑶有些头痛,看着榆木,就觉得心烦意乱,她从未想过自己会被榆木偷亲,这真是,不在她预料之中。

    白瑶没想好如何处置榆木,而榆木则是一副认打认罚的老实模样,这要让不知道的人看到了,指不定还以为榆木吃亏了呢!

    白瑶越想越气,起身一脚将榆木踹下飞舟,榆木不做任何抵挡,老老实实挨了一脚。

    榆木表面唯唯诺诺,实则心中暗喜,这一脚,岂不是自己之前盘算过的,血赚?

    榆木御剑跟在飞舟后面,白瑶正在气头上,他可不敢呆在飞舟上面,万一白瑶本来已经气顺了,看到自己,又上头了怎么办?自己已经血赚了,可不能沦落到不亏才是。

    白瑶知晓榆木跟在后面,也没搭理榆木,只不过怀里的白猫却是有些好奇,不时探头看着后面那个距离不远的,方才还抱过自己的人。

    榆木轻轻舔了舔嘴唇,看着前面飞舟上的白瑶,好像没有其他动作,于是放心了几分,不紧不慢跟着飞舟,像极了一个跟屁虫。

    白瑶瞥了一眼后面的榆木,忽然想起来什么,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只不过随后就被她隐藏起来。

    白瑶看也不看榆木,背对着榆木开口:“我要把这事告诉我爹爹!”

    一副小女孩受欺负的模样。

    榆木有些心动,这是什么意思?是让自己提亲的意思?这不太好吧?

    榆木谨慎开口问了句:“白瑶仙子,请问令尊是什么修为?”

    白瑶一个转身,看着站在飞剑上的榆木,轻笑开口:“没什么,我爹爹也就是个真君罢了,没啥了不起的。”

    还在找"灵玄共主"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 "易" 很简单!

    ( = )


书籍 【灵玄共主】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