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灵玄共主 > 灵玄共主_第一百六十七章 生死台

灵玄共主_第一百六十七章 生死台

作者:星星真乖 发表时间:2022-04-22 02:40:10 更新时间:2022-06-29 22:20:59
徐亚杰冷哼一声,暗中加大灵压,使得曾长老根本无法开口,现在更是携带着大义,心中快意无比。

    吴银松深深看了一眼徐亚杰,心中杀意几乎喷涌而出,只不过仍是被他强行按下,挥手打散徐亚杰世嘉给曾长老的灵压,不轻不淡开口:“曾长老,性子以后要收着些,宗门的生死台,不比这大殿内强得多么?”

    曾长老双眼一亮,感激开口:“多谢宗主,此番是曾某冲动了,宗主若有责罚,我接着就是。”

    吴银松面上哼了一声,心底却是长出一口气,曾长老带着莫名意味看了一眼徐雅杰,心底差点笑开了花,对啊,自己怎么没想到,生死台可不就是自己解决徐雅杰的最好地方?生死自负,谁也管不了的。

    心里打定主意,等这次议事之后,自己就和这徐雅杰约战生死台,到时候看这个空有境界的废物,如何下台!

    徐雅杰听到生死台以后,心中惊慌不已,求助般看了一眼自己堂哥,徐亚杰给了他个眼神,徐雅杰瞬间安定下来。

    也是,自己有堂哥罩着,宗主都不敢将自己怎么样,更何况这曾蠢货?自己这心性确实是差了些,不过他有自知之明,自己那稀烂资质,能有今天这样修为,全是自己堂哥照顾,不然的话,恐怕他现在也就是个原初初期修士,怎么能以长老身份,坐在这里?

    吴银松不轻不淡的一句生死台,却是让徐亚杰心中警惕起来,他虽然一直和吴银松唱反调,不过真正生死相向还是没有的,毕竟同为登天宗顶梁柱一般人物,吴银松向来对他也是宽容不少,这次吴银松能说出这种话,看来心底也是有不少火气了。

    吴银松轻轻敲了敲桌子,大殿瞬间安静下来,全部抬头看向这个在五十多岁时候,就被若飘真人委任为宗主的吴银松。

    吴银松淡漠开口:“徐长老方才说的也不是全无道理,那位大真人,短时间内不会走,不过想来更不可能在我们雨海常驻,我等只需要约束门派弟子,只要不去招惹别人,那大真人还能自降身份为难我等不成?”

    大殿内众人互相看了一眼,都觉得吴银松所说有理,大真人来雨海,不管是游山玩水还是另有所图,这都不是他们可以操心的,难不成还真有人敢和大真人为敌不成?谁也不是傻子好吧!

    吴银松取出自己宗主令牌,放在桌面上,目中似乎带着神光,缓缓扫视过大殿所有人,大殿内诸位长老尽皆心底一寒,这才有些明白,眼前这位吴银松,再之前未成为登天宗宗主时候,也是杀戮成性的。

    只是这么些年,做了宗主以后,性子才收敛了不少,也让大殿内的不少人,也都对他心生轻视了。

    徐亚杰更是心底一寒,看着有些陌生的吴银松,勉强一笑,开口附和道:“宗主所说极是,我等就遵循宗主命令就是,想来是不会惹出什么纷争的。”

    吴银松看也不看他,不置可否。

    原本支持徐亚杰的一派长老,看到徐亚杰已经开口同意,于是只能同样开口表示赞成。剩下的都是吴银松自己班底,本就没有别的意见,少数的几个中立长老,更是如墙头草一般,表示赞同。

    一时间,整个大殿气氛又再次活跃起来,有些和和美美起来。

    徐亚杰心中烦闷,不愿意在这里再多呆了,于是开口出声:“宗主,我之前闭关前功尽弃,中间听说我那不记名弟子死在了天堑城,因此我打算去一趟天堑城,找一找胆敢杀我弟子的狂徒,还望宗主批准。”

    吴银松淡淡开口:“徐长老早去早回,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尽管指挥天堑城的宗门弟子就是。”

    幕后被杀之事,吴银松是知道的,只不过从来没在意过,这个碍眼的徐亚杰出去也好,留在这里和他作对,也是挺烦人的。不过眼下更重要的事情,是要安排曾长老和徐雅杰生死台对决一场才是。

    徐亚杰见吴银松开口同意,起身拱了拱手,看也不看其他人,准备扬长而去。

    徐雅杰看到自己堂哥离去,整个人瞬间起身也要离场,只不过他方一起身,就感觉到一股莫大威压落在自己身上,浑身汗毛倒竖之下,一动也不敢动。

    原本已经走到门口的徐亚杰身形一顿,背对着吴银松等人,带着怒意开口:“吴宗主这是什么意思?”

    吴银松不咸不淡开口说道:“没什么,徐雅杰长老等下和曾长老有一场生死台战斗,自然是不能轻易离开的。”

    徐雅杰心中惊恐,强撑着开口:“吴宗主,我可没答应什么生死斗,你拘禁我在此,是何意思?是为了除我而后快么?!”

    吴银松看着被自己威压压制的动弹不得的徐雅杰,面带微笑开口:“徐长老,方才曾长老已经传音给我,说是要和你进行生死决斗,因此,你暂时是不能离开的。”

    徐雅杰心中大恨,这一定就是吴银松准备公报私仇了,自己刚才开口呛了他几句,他就要借刀杀人?竟是如此大胆不成!

    在门口的徐亚杰缓缓转身,双眼带着寒光看着吴银松,吴银松依旧站在原地,静静和徐亚杰对视着。

    徐亚杰平静开口:“宗主,你这番逼迫宗门长老,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徐长老可还没同意呢,你有何资格拘禁他?”

    吴银松哈哈大笑几声,这才盯着徐亚杰,重重开口:“徐长老严重了,我这并非逼迫,只是为了宗门和气,徐长老莫非忘记了宗门规矩?那就由我来提醒徐长老几句了。”

    “宗门规定,若是有长老发起生死斗,一方决意不死不休,另一方也必须参加生死斗,这可是专门针对长老的,为了宗门以后着想,自然是不能让徐长老离去的。”

    徐亚杰面色阴沉,这个规矩他自然知道,只是登天宗百年来,有着真人坐镇,哪有这种长老生死斗的事情发生?今日好巧不巧,真人刚刚打算闭关,这吴银松就开始发难了,自己以前,是真小看了他啊!

    吴银松撤去对徐雅杰的威压,徐雅杰得到自由,顿时转头看向自己堂哥,目中哀求之意,谁都看得见。

    徐雅杰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真要到了生死台上,他这堆出来的修为,恐怕在曾长老这位刑罚长老手上,根本走不过三招的,现在只能将一切希望,都押在自己堂哥身上了。

    徐亚杰看着堂弟哀求目光,心底恼怒不已,一是愤恨吴银松如此果决,竟然唆使曾长老直接来次生死斗,二是生气自己这堂弟,修为实在是不值一提,平日在宗门名声也不大好,经常借着他名头,欺凌一些女弟子。

    不过徐雅杰毕竟是他堂弟,无论如何,他都要争取一下,能保下他,自然是好的。若是保不下,徐亚杰心中杀意满满,面无表情看着曾长老,轻声开口:“曾长老,不知徐长老和你是有何仇恨,要让你们不得不生死台相见?不如说出来听听,或许我能为两位开解一番。”

    徐亚杰说的似乎挺合理,只不过在曾长老耳中,这可就是满满的威胁意味了,曾长老原本就是暴烈脾气,这下再也忍不下去,一拍桌子,半点不怕徐亚杰模样,震怒开口:“徐雅杰这个狗东西,祸害宗门多少女弟子了?你徐亚杰身为他堂兄,更应该知道约束,却是不管不顾,任由他祸害宗门弟子,这些年被他祸害的女弟子,没有五十,也有三十了吧?”

    “今日我曾文清,就要担起刑罚长老责任,既然宗门规矩处罚不了这狗东西,就由我来场生死决斗,抹杀了这个渣子!废物东西,活着浪费宗门资源,死了起码还能少祸害些弟子,这也是他唯一用处了!”

    徐亚杰没想到向来对自己恭敬的曾长老,说起自己堂弟事情,竟是如此大义凛然,半点不惧怕自己,将生死置之度外模样,一时间,竟是没能开口反驳。

    而大殿内,此刻却是有不少长老应声附和,徐雅杰平日作风,他们都有所耳闻,只是大家同为宗门长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就算了。如今看宗主模样,似乎是要对徐雅杰下手,有曾长老带头下场,他们不愿意掺和,不过附和一句是没什么问题的。

    徐雅杰脸色苍白,他心中愤恨至极,看了看那些附和的长老,几乎咬碎了牙齿,嘴中更是愤愤开口:“我不过是祸害些低境界女修罢了,和你等有什么关系?我这些年为宗门鞍前马后,立下的功劳还少么?啊?!一些资质不怎样的女弟子,服侍我过后,我还会给她们丹药,指点一下修行作为报酬,这难道也是错的?”

    曾长老嗤笑出声,也不搭理徐雅杰,只是对其他长老开口:“诸位都看到了,我们这位徐雅杰徐长老,就是这番模样,我曾文清约他生死台决斗,可有不对?”

    “并无。”

    “没有!这狗贼,是该死在台上才对。”

    还在找"灵玄共主"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 "易" 很简单!

    ( = )


书籍 【灵玄共主】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