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灵玄共主 > 灵玄共主_第一百三十九章 都鸟啼鸣佳人归

灵玄共主_第一百三十九章 都鸟啼鸣佳人归

作者:星星真乖 发表时间:2022-04-22 02:39:27 更新时间:2022-06-29 22:20:55
白瑶“哦”一声:“没听过,不过好歹还有个真人修士,也不算差了,我上次出去的那地方,叫什么三国之地,连真人修士都没有的。”

    白洛摇头:“倒不能这么说,毕竟不是什么地方都和木雨国一样,资源、灵气充足的,从根本上就无法比较,但是也是有不少天才的。”

    徐如月接腔说着:“确实,毕竟一界范围,广阔无边,就像我和你父亲出去游玩一趟,就能发现青木秧这种灵物一般,那些偏僻地方也是出过大修士的。”

    白瑶眼神烨烨,看着自己爹娘:“这次出去,等拿到了青木秧,我就闭关突破,然后我想到处转转,爹,娘,你们觉得怎么样?”

    白洛哼哼一声:“我觉得不怎样。”

    白瑶立马拉着自己娘亲撒娇起来:“娘,你看爹爹,总是这样凶巴巴。”

    徐如月轻咳一声:“可以,不过你得和我一起才行。”

    白瑶眼神发亮,不停点头,额头上火焰一般的凤凰印记也跟随着摇动,对白瑶来说,只要是能到处跑跑看看,爹娘跟不跟着都行的。

    白洛看自己道侣一眼,觉得有些不妥,不过也没说什么,毕竟闺女不小了,总是呆在宗门,也没什么意思。

    清风吹过,吹起白洛衣衫,猎猎作响。

    白瑶忽然指着栏杆对面山谷,欢呼雀跃:“爹,娘,快看彩虹!”

    徐如月跟着自己闺女手指看去,对面山涧上空,当真有一道巨大彩虹升起,七色光彩,极为养眼。

    榆木和秦煜风尘仆仆赶到了梨花城,和陈梦舒说的一样,是个边陲小城。

    现在七八月时分,梨花是看不到了,不过树上果子已经成熟,不时有人在树上摘取梨子,笑意盈盈装入口袋。

    三天前,榆木和秦煜收拾了陈梦舒骨灰之后,两人一通商量,最终决定不再回去客栈,先将陈梦舒安葬之后,再去那古修洞府一探究竟。

    梨花城本就不大,城门也是小而狭窄,不时有人赶着牛车进进出出,车上装的一袋袋梨子,散发着阵阵清香。

    榆木和秦煜在城门口排队等候,之前秦煜就已经用灵识查探过,这梨花城,只有一个坦途初期和两个启灵修士驻守罢了,原本打算直接放出灵念,惊动那坦途修士,只不过被榆木阻止下来。

    城楼上忽然落下一只怪鸟,想来是飞行疲乏,因此落脚休歇,在城楼上不住发出啼鸣,声音清脆,和它的怪模样却是半点不搭。

    秦煜抬头看了那怪鸟一眼,开口轻声说了句:“都鸟啼叫都城事,佳人已知何处归。”

    榆木下意识摸了摸自己手上戒指,里面装着一个小盒子,是陈梦舒,也不是陈梦舒。

    都鸟鸣叫,却并不知晓这城内人之事,佳人已知何处归,自己戒指里的陈梦舒,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归乡了。

    榆木称赞了一句:“秦大哥,那鸟是叫都鸟么?长相怪异,叫声倒是挺好的。还有这诗,真的是好诗!”

    秦煜微微一笑,开口说着:“这都鸟,可能别的地方不太常见,算是稀少,但是我在家乡时候,见的倒是不少。”

    “至于那诗么,你大哥我没读过私塾,自然是不会做诗的。是当初那个收蝎那青年顺口提过,我就一直记在心里,直到我离开家乡,后来才弄明白这诗是什么意思。”

    榆木有些沉默,这句诗听起来应该是象征美好的意思,只不过自己这次过来,带给陈梦舒二老的消息,可真不是什么好事。

    两人进入城内,逢人就打听陈梦舒家在何处,只不过陈梦舒离家十几年,问过的很多人听到这名字都是一脸茫然,没什么印象的样子。

    榆木有些无奈,准备听从秦煜建议,去问问那个坦途修士,作为修士,应该是知道陈梦舒的。

    秦煜刚准备释放灵识,传音那个坦途修士,旁边忽然过来一个青年儒生,一副读书人打扮,开口询问道:“两位可是在打听陈梦舒?”

    秦煜收回灵识,扫了一眼这凡人书生,开口反问:“你认识她?”

    榆木也打量了这青年几眼,这青年弱冠之年模样,年纪和陈梦舒说过的书生有些对不上,因此任由秦煜发问,自己并未开口。

    书生坦然点头:“这梨花城内,叫陈梦舒的,可没几个的,不知两位所说的陈梦舒,多大年纪?”

    秦煜望向榆木,陈梦舒多大年纪,他可是半点不知的。

    榆木轻声开口:“今年,二十七岁。”

    书生轻轻点头:“那些就对上了,我认识的陈梦舒,正好是这般年纪。不过她早就离开梨花城了,应该有十多年时间了,二位说的和我认识的,是同一人么?”

    榆木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书生,这书生和陈梦舒确实有些像。最后默然开口:“是同一人。我找的陈梦舒,确实是离家十数年了。”

    “对了,敢问你和陈梦舒是何关系?”

    书生沉默片刻,最后轻声说着:“我是她弟弟。”

    榆木愕然,陈梦舒倒是没说过她还有个弟弟的,不过这书生说的一点不差,想来应该就是陈梦舒亲人才是。

    书生再度发问:“两位找她家人有何事?她现在怎么样了?当初她可是一心要修行,执意离开家里,这多年未有消息传回来,我父母早已经忘了她了,所以,有什么话,直接说和我就可。”

    书生不急不缓说着,心知对面两人很可能是修士,也无半点惧色。

    榆木沉默下来,秦煜也是眼神异样看着书生。

    太阳逐渐变大,灼热光芒洒在三人身上,书生已经是满脸汗水,却依旧站在原地,看着榆木两人。

    不知过了多久,榆木轻叹口气,正眼看着书生,开口轻声说着:“你姐她,有些遗物,我带过来了。”说完手上现出一枚戒指,是陈梦舒戴的那枚。

    书生波澜不惊,仿佛早有预料一般,看了看榆木手上戒指,并未伸手去拿,反而说了句:“我父母已经年迈,早就忘了她了。我就在城里教书,平时侍奉两老尚有余力,她留下的东西,不用给我们,我们也用不上。”

    榆木愕然,手拿戒指,呆在原地。

    来时他想过很多种情况,却唯独没想到会是这结果。

    秦煜心中不喜,冷眼盯着书生:“你说什么?她?她是谁你不知道么?该怎么喊你心里没数?”

    书生眼中闪过一丝痛楚,只不过脸色却是依旧平淡,直视秦煜,轻声开口:“爹娘早就不认我姐姐了,拿着姐姐东西回去,只会让他们伤心,何必呢?”

    秦煜也沉默下来,别人家事,如何处理他一个外人是无法插话的。

    榆木向前一步,走到书生面前,将那枚戒指放在书生手上,缓缓开口说着:“你姐和我们,朋友一场,她发生了意外,作为朋友我才将她东西送来。找不到她家人也就罢了,既然找到了,是肯定要送到她家人手上的,至于你是扔了还是砸了,我都不去管的。”

    “对了,你姐姐的骨灰我也带回来了,毕竟落叶归根。既然她已经没有家人了,那我会将她埋在城外小山上,这样每年梨花开放时候,她看到了,想来也是挺开心的吧。”

    说完之后,榆木对秦煜使了个眼色,秦煜会意,两人随即不再掩饰修士身份,直接绝尘出城而去,留下书生一人拿着戒指呆呆站在原地。

    书生看着手上戒指,沉默片刻,脚步一折,向着城里去了。

    榆木和秦煜在城外小山上,找了一处地方,立起一座小小坟头,只是并未立碑。

    榆木手拿草帽,这是原本准备送给陈梦舒的,犹豫了片刻后,将自己的那顶草帽放在了坟头上,把送给陈梦舒的那顶,留在了自己戒指里面。

    有些美好东西,若是任凭风吹雨打,可能过不了多久就要点滴不剩了。不如将那些美好,寄托在某个事物上面,放在戒指里,那很可能就会一直美好下去。

    榆木和秦煜在坟头洒上一些酒水,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不知过了多久,两人忽然同时转身向着山腰看去。

    山腰上,一个年纪不大的书生,一手提着一些黄纸,一手拎着两坛酒水,气喘吁吁朝着这个小坟头而来。

    书生站在坟前,轻轻放下手上东西,四处看了看,轻轻点头。心想这地方,来年梨花若开,大可尽收眼底。

    榆木和秦煜只是冷眼旁观,两人都未开口说话。

    书生拿出火石,引燃了那些黄纸,静静看着黄纸燃烧殆尽后,才揭开酒坛泥封,倒了一些下去。嘴唇也在蠕动着,不知说些什么。

    书生对榆木和秦煜躬身一拜,道了声谢之后,才有些不好意思开口:“父母年迈,我怕他们承受不住,就没敢跟他们说,这个地方不错,姐姐想来会很喜欢的。”

    “说实话,姐姐离家时候,我才五岁,是真的有些忘了她是什么样子了。早上有都鸟在门前鸣叫,我还在想会有什么好事,原来,是姐姐回来了。”

    书生轻轻说着,泪水从脸颊淌下,滴滴落在地上,只是不知是否落在过心上。

    还在找"灵玄共主"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 "易" 很简单!

    ( = )


书籍 【灵玄共主】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