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灵玄共主 > 灵玄共主_第一百三十五章 她

灵玄共主_第一百三十五章 她

作者:星星真乖 发表时间:2022-04-22 02:39:20 更新时间:2022-06-29 22:20:54
幕后用手指轻轻擦拭陈梦舒嘴角血迹,放到自己嘴边,眼中闪着妖异光芒,伸出舌头尝了尝,“呸”的一声吐了出去,脸上表情狰狞起来。

    陈梦舒无力反抗,体内反噬严重,根本动用不了半点灵力,更何况这幕后有灵甲护身,就是任她放手偷袭,也是没半点作用的。

    陈梦舒闭上眼睛,打算闭目等死,只不过想起了什么,重新睁开眼睛,艰难开口发问:“为什么要杀我?”

    幕后似乎是有些错愕,愣了一下,才“噗嗤”一声笑出来。看着躺在面前的陈梦舒,幕后眼中流露出同情神色,瞧瞧,多单纯的女子,都这个时候了,还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呢。

    看着陈梦舒那双清澈眼眸,幕后忽然有些失神,这女子的眼睛,是真的漂亮。

    幕后拿起蔷薇,亲了一口,顺手拿起陈梦舒掉落在地的短剑,手指弹了弹剑身,才带着亲切笑容看着陈梦舒。

    陈梦舒有些惊恐,幕后的这种笑容她见过,这个恶棍笑的越温和,手段却是越残忍的。

    幕后轻轻拿着短剑,如同看情人一般看着陈梦舒,在陈梦舒惊恐眼神中,将短剑抵在陈梦舒右肩,手上用力,短剑一寸寸陷入肩膀内。

    陈梦舒痛叫一声,随后死死咬紧牙关,她知道她越是痛苦喊叫,这个恶棍就越开心。因此打定主意,就是活活痛死,也不再发出一声痛呼。

    幕后原本左手食指放在唇边,示意陈梦舒安静,不要喊叫,不想陈梦舒已经痛的表情狰狞,却是咬紧牙关不出声,幕后反而愤怒起来,手心用力,短剑直接透体而过,最后钉在地面上。

    陈梦舒双肩都已经被穿透,肩膀处流血汩汩流出,整个人只是睁大眼睛,死死瞪着幕后,一声未发。

    幕后拔出短剑,短剑上沾满鲜血。

    幕后将短剑凑到鼻子下面,轻轻嗅了嗅,脸上满是舒爽神情,整个人身体也开始颤抖起来,几乎不能自制。

    幕后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短剑上面鲜血,品味了一会儿,这才发出一声满足的感叹:“真鲜美!”

    陈梦舒看着唇边带着血迹,笑的却无比开心的幕后,整个人不寒而栗。

    鲜血不断流失着,陈梦舒只觉得身体有些冰冷,开始轻轻抖动起来,可现在明明是夏天啊!夏日晚风,这个时候多多少少还带着几分温度才是。

    幕后察觉到陈梦舒有些异样,惊呼了一声,有些爱怜说着:“怎么了?是不是有些冷?”

    “别怕别怕,我这就给你加件衣服。”幕后慌里慌张在自己灵元戒内翻找起来。

    陈梦舒有些恍惚起来,看着天边的最后一丝晚霞,也要落下帷幕,陈梦舒忽然笑了起来。

    幕后动作一顿,缓缓看着陈梦舒,不带任何感情开口:“你笑什么?”

    陈梦舒没有回答,侧头看着夜幕降临,喃喃说了句:“真美。”

    幕后忽然拿起自己长剑,反手刺穿陈梦舒整条腿,陈梦舒闷哼一声,原本散乱的意识,在剧痛刺激下,勉强凝聚起来。

    幕后丢下手上蔷薇,两手狠狠抓住陈梦舒肩膀,用力摇晃起来,面目狰狞叫着:“你笑什么?啊?你一个马上要死的可怜人,是我心善,才让你活到这个时候,你笑什么?”

    陈梦舒双目无神,看着表情狰狞的幕后,脸上依然带着一丝笑容,喃喃说了句:“是客栈要我死的,对吧?”

    幕后更加怒火中烧起来,这时候的他,完全遗忘了客栈的规矩,他只觉得,一个要死在他手上的人,凭什么可以笑的这么开心!

    幕后手上用力,将陈梦舒整个人从地上提了起来,让她保持住站立姿势。

    幕后面孔慢慢贴近陈梦舒耳边,轻声开口:“猜对了,傻妞,是客栈要你死。你马上就要死了,开不开心?”

    陈梦舒目光开始涣散起来,忽然像是回光返照一般,断断续续开口:“楚,楚楚姐她,知,知道吗。”

    幕后像是来了精神一般,怒气尽去,含笑开口:“当然知道,我,就是你的楚楚姐姐派出来追杀你的哦!”

    “怎么样,你现在还笑不笑得出来?”幕后神色张狂,满怀期待看着已经奄奄一息的陈梦舒。

    毕竟好久没离开过天堑城了,这样让自己开心的机会,幕后已经很久没体会过了,所以他更巴不得手里的陈梦舒能多撑一会,这样才能尽兴嘛!

    陈梦舒脸上浮现一抹茫然神色,心底只觉得无尽绝望,终于下定决心,悄悄崩毁自己体内世界。然后缓缓转头,看向天堑城方向,嘴唇蠕动几下,幕后忙将耳朵贴过去,却是什么也没听到。

    幕后有些暴躁起来,单手提着陈梦舒,另一只手将自己长剑缓缓从陈梦舒腿上拔出,陈梦舒却依然是一脸茫然神色,根本没有反应。

    幕后愣了一下,像是察觉到什么一般,缓缓放出自己灵识,仔细查探了一下陈梦舒身体,然后整个人瞬间勃然大怒起来,面容扭曲喊着:“臭女人,你竟然敢崩毁体内世界,这场游戏我还没玩够呢!还有,你刚刚最后说的什么?啊?!”

    陈梦舒双眼睁大,整个身体随着幕后的暴怒,如同风雨中的小树苗一般,飘摇摆动。

    几个呼吸后,幕后才止住了手上动作,又看了陈梦舒一眼,见她仍然双目瞪大,看着天堑城方向,像是想看到什么东西一样。

    幕后有些嫌弃,像丢弃一个破口袋一般,随手将陈梦舒丢在路边草丛,又拉起自己长袍下摆,轻轻将自己长剑擦拭干净,然后拿在手上。

    犹豫了一下,幕后捡起掉在地上的蔷薇,红色蔷薇花朵上面,已经布满灰尘。

    走到陈梦舒身边,幕后“切”了一声,将蔷薇扔在陈梦舒身上。

    幕后心情不佳,难得出来一趟,自己还没尽兴,那玩具就自毁了,这让他很是不爽。

    觉得自己耽搁时间已经够久了,幕后才拿出传讯玉,说了一句,就重新收起,然后幕后顺路不急不慢走着,白色长袍在这并不算黑的天色里,依旧显眼无比。

    幕后百无聊赖的哼着一首不知名曲子,本命灵器三品长剑在他手上,如同凡人小孩手上拿的木剑一般,一路砍着路边花草,这才心情好上几分。

    走到半路,幕后忽然瞳孔一缩,视线内出现两人,一人肩膀有只狐狸,一人在后面跟随,正是今天一直和陈梦舒在一起的那两个修士。

    榆木瞥了眼这个装扮怪异的修士,没有理会,一心只想快速赶过去,看看能否追上陈梦舒。

    秦煜看到幕后,敏锐察觉到一股血腥气,不经意瞥了一眼幕后长袍下摆,上面沾满血迹。

    幕后镇定自若,依旧砍着路边花草,缓缓行走着。

    榆木直接越过幕后,脚步不停。

    “榆老弟,你先去追陈姑娘,我和这位道友有些话要说。”秦煜招呼了榆木一句。

    榆木有些奇怪,以为秦煜认识这个怪异修士,随口应了一句,继续向前而去。

    秦煜拦住了幕后。

    幕后没好气将长剑收回剑鞘,大咧咧喊了句:“你有事?”

    秦煜盯着幕后,缓缓说了一句:“没事,只不过我看到你这种娘娘腔就生气,在城里碰到你,我就想杀了你,只不过有城规在,不好动手。但是现在在这里碰到,那生死可就由不得你了。”

    幕后差点笑出声来,啧啧说着:“有趣,真是有趣。我还从来没碰到过你这种人,比老子还要更不讲理一些。你想杀我可以,我看你其实也不太顺眼,刚刚没玩尽兴,说不得现在就能从你身上找补回来了。妙,真是妙啊!”

    秦煜淡淡一笑,大袖落下,笼罩住自己双手。

    幕后舔了舔嘴唇,重新拔出腰间长剑,身体微微前倾,对面的秦煜莫名让他感觉到压力,自然得全神应对。

    秦煜不急不缓说了一句:“你会死的。”

    幕后表情疑惑,整个人像是没听到一般,用手指掏了掏耳朵,才慢条斯理问了句:“你说啥?”

    秦煜重复了一句:“你会死的。”

    幕后“哦”了一声,然后像是被自己逗笑一般,将长剑插在地上,捧腹大笑起来。

    幕后笑的满脸泪水,一只手指着秦煜:“你这家伙还挺会讲笑话,这给大爷我乐的,哈、哈、哈!”

    幕后站直身体,长剑剑尖指着秦煜,脸上挂着一丝泪痕,斜眼看着秦煜说着:“像你这种界牌圆满修士,大爷我也杀过几个,你和他们有一点不一样,就是你比他们,会讲笑话。”

    秦煜不言不笑,长袍无风自动,浑身灵力运转,双手依然拢在袖中,不像是要动手模样。

    幕后身体突然紧绷,整个人瞬间侧身过去,躲避开一道灵力长风。

    幕后嘴角缓缓上扬,死死盯着秦煜,开口说着:“真不错,对我胃口。”

    秦煜淡漠看了一眼幕后,在他眼里,幕后已经只是具会说话的尸体了,秦煜双手缓缓从大袖拿出,原本正常的一双手,现在却是一对蝎螯形状,通体漆黑,仿佛比这夜幕还要深沉一般。

    幕后瞳孔放大,盯着秦煜双螯一直看着,最终难以置信开口:“捕!蝎!者!”

    夜幕里的秦煜看不清表情,听到“捕蝎者”这三个字之后,秦煜双眼好似闪过一道雷霆一般,直直打在幕后脸上。

    幕后将长剑收回剑鞘,伸手收拢起自己长发,随便捡了根细树枝,轻轻束好,这才拔出长剑,诡异笑了一声:“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捕蝎者,宗门榜单上,将你定位为原初修士,没想到你还只有界牌修为。不得不说,你给了我很大惊喜,等我取了你这一对螯回去,啧啧啧,宗门那赏赐,可真是让人心动啊!”

    秦煜呵呵一笑,对幕后招了招手:“来。”

    幕后狞笑一声,重新拿出一朵蔷薇插在耳边,仗剑前冲而去,口中说着:“今天看看是你这捕蝎者更胜一筹,还是我蔷薇美人厉害一些!难得修为相当,死在我手里,你应该没什么遗憾吧?哈哈哈哈,痛快!”

    长剑和蝎螯碰撞,白光同乌光交错在一起,秦煜脸上似笑非笑,幕后满脸疯狂。

    榆木和秦煜分开之后,到了距离陈梦舒不远的地方,榆木灵识感应到身后有雄浑灵力爆发,有些疑惑,灵力爆发方向应该就是秦煜和那个怪异修士了。

    榆木踌躇了一下,准备灵识向前延伸过去,若是找不到陈梦舒,就先回去帮助秦煜,以后有机会再去陈梦舒家乡就是。

    随着灵识不断向前,榆木都是毫无发现,直到灵识延伸到榆木自己能释放出的极限距离,一里左右,终于感应到了陈梦舒的气息。

    只不过陈梦舒气息一直停留在原地,好似还在减弱,榆木当机立断,决定快速赶过去看看什么情况,再回来帮助秦煜就是。

    秦煜既然让自己先走,肯定是自信满满的,而且榆木也不觉得以秦煜实力,会敌不过一个界牌修士。

    榆木快速前进着,感应到自己距离陈梦舒越来越近,榆木心底逐渐沉重起来。

    榆木忽然停下疾速奔跑的身形,顿在原地。肩膀上的涂山墨颜差一点摔出去,伸爪抓住榆木肩膀衣服,“哗”一下扯破榆木衣服,小狐狸生气喊着:“贼人,你干嘛突然停下!”

    榆木没有回答,只是怔怔看着一处地方。涂山墨颜咧着嘴准备开始喷榆木,突然同样转头看着某处,整只狐静止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榆木才回神过来,脸色平静,一步步朝着那路边草丛走去,涂山墨颜愣了下,扔掉爪子上榆木的衣服碎片,蹑手蹑脚跟了过去。

    这时候,天色已经彻底黑暗下来,除了远处的天堑城,再无一点光亮。陈梦舒孤零零躺在草丛里,双眼依旧瞪大。

    榆木一步步走近,他启灵的眼睛,让他在黑夜中依然能看清周围环境。

    榆木走到陈梦舒身边,陈梦舒头一直是对着榆木这方向的,因此榆木看到陈梦瑶的时候,就觉得她好像在看着自己一般。

    榆木视线转动,陈梦舒双肩被穿透,左腿也被刺穿,这些都不致命,凶手分明是有些碾压她的实力,却是一点点慢慢的折磨着她。

    真正致死的原因,是她体内世界崩毁,不知道是凶手做的还是陈梦舒自己,看着那双无神双眼,榆木双拳紧握。

    榆木心中有些悲凉,不用放出灵识探测也知道,陈梦舒身体已经彻底没了生机。

    那有着清澈眸子的姑娘,那灵动的大眼睛,以后再也不能扑闪了。

    以后,也许还会有人称呼他“公子”,但绝对不会是这个姑娘了。

    这个姑娘不久前,还在笑逐颜开的邀请他和秦煜去她家里看看,她说她家乡小城梨花盛开时候很美。

    她还心心念念着某个书生,盼望着能和他共度余生。

    她还担心着家里的双亲,是否还认得她这个离家十多年的女儿,还想着要侍奉二老,做个普通人。

    在客栈的她,像只被圈养的金丝雀,每一天都数着日子过,盼望着离开那天。

    离开客栈的她,欢欣雀跃,叽叽喳喳,像只百灵鸟一样活泼。

    她叫陈梦舒,家乡是方寸国一个边陲小城,名叫梨花。

    现在,什么都没了。

    只剩下这路边草丛,一具冷冰冰的,再也没有任何意识、思想的身体了。

    榆木蹲下身,草帽拿在手上,轻轻覆在她面上。

    “对不起,我应该送一送你的。”

    “还有这礼物,草帽,三个铜板就能买到的,也不是什么值钱东西,不过我想着,你也不会嫌弃它的。只是,忘了给你了。”

    涂山墨颜看着自言自语的榆木,忽然觉得这个和自己一起从启灵走到现在的榆木,有些不一样了。

    榆木轻轻拿下草帽,陈梦舒双眼依旧睁得大大的,只是,眸子里面再也没有了清澈,有的,只是一些痛楚和绝望。

    榆木喃喃了一句:“我会找到凶手,会用最恶毒的手段折磨他,我现在不会,但我可以学。真的,相信我。”

    “我会将你送回家乡,顺便看看你家里二老,我对你也不太了解,不过想来你已经很久没看过家乡梨花了,应该是有些想念……的罢?”

    榆木伸手轻轻抹过,那双大眼睛总算闭上了。

    接着他缓缓抱起陈梦舒,轻声说着:“在我家乡那边,讲究入土为安,我送你,回家。”

    涂山墨颜有些伤心,这个姐姐虽然没喂过它灵果什么的,可是那双眼睛,真的让它喜欢。而且这个姐姐,是真的不错。

    涂山墨颜有些怯怯开口:“榆木……”

    榆木低头,看着小狐狸。

    小狐狸继续开口:“你知道是谁害了这个姐姐吗?”

    榆木轻轻点头:“我知道。”

    “她这样单纯的人,哪里会有什么仇家?除了那客栈,不会有其他的了,好一个楚楚,好一个山水之间。”

    榆木面无表情,感觉自己双手上的陈梦舒,轻飘飘的。而心底,却是沉甸甸的。

    “那我们为她报仇,我和你,我们一起,好不好?”小狐狸直视着榆木,只要榆木敢不同意,它就敢踏入原初解除契约关系。

    榆木重重点头,轻声说着:“很好。”

    还在找"灵玄共主"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 "易" 很简单!

    ( = )


书籍 【灵玄共主】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