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灵玄共主 > 灵玄共主_第一百三十四章 蔷薇幕后

灵玄共主_第一百三十四章 蔷薇幕后

作者:星星真乖 发表时间:2022-04-22 02:39:16 更新时间:2022-06-29 22:20:54
榆木放下碗筷,感叹了一句:“这家面做的真不错,有空还真得来吃上几次。”

    秦煜附和了一句,看着仍在细嚼慢咽的陈梦舒,对榆木使了个眼色,榆木不为所动。

    陈梦舒不急不慢,明明不多的一碗面,被她吃了接近一个时辰,碗里还剩下不少早已凉透的面条。

    陈梦舒拿出手帕,擦了擦嘴,才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表示自己已经吃完了。

    榆木好不容易等到陈梦舒吃完,心里是巴不得早点送走她,自己好回去提升灵器品级的,于是榆木殷勤起身,假意客套一句:“陈姑娘,现在已经傍晚时分,不如休息一天,明天再回去吧!”

    陈梦舒看着榆木,笑逐颜开:“好啊,只是我没地方住,说不得要叨扰公子一晚了。”

    榆木脸色僵硬。

    秦煜装作无所谓一样,推了榆木一把,开口说着:“榆老弟,我看你房间床铺确实不小,你就留陈姑娘住一晚,明天再送走不迟。”

    榆木如同吃了个苍蝇一般难受,勉强开口笑着,嘴里开始嘴花花起来:“当然可以,能和陈姑娘同床共枕,也是蛮不错的嘛。”

    陈梦舒笑盈盈去结账,留下脸色发苦的榆木,涂山墨颜用非常拟人化的眼神看着榆木:“啧啧啧,贼人,看来我不是你的小宝贝嘛,今晚这小姐姐住进去,我还不得被你扔到修炼室里?嗨,想想我真是可怜,碰上你这么个主人,出生入死辛辛苦苦的,要个灵果都不给,唉!”

    榆木狠狠揉了揉小狐狸脑袋,还别说,小狐狸这一身皮毛,光鲜亮丽,摸起来确实舒服,就像小时候养的猫一样,软乎乎的。

    陈梦舒脸带笑意,跟着榆木走出面馆,犹豫了一下,伸手想要挽着榆木胳膊,只不过被榆木轻轻避开。陈梦舒脸上掠过一丝失望神色,没多说什么。

    榆木已经打定主意,陈梦舒若是还住他那里的话,他就再修炼室继续呆一晚就是,没什么大不了的。

    榆木张望了一番,轻轻说着:“走吧,回客栈去。”

    陈梦舒站在原地,轻轻摇头,强笑开口:“骗你的,我准备现在就出城,先回一趟家里看看。”

    榆木有些意外,问了一句:“这么赶的么?”

    陈梦舒大眼睛盯着榆木,看了又看,最后轻笑一声:“那是当然,有十多年没回去过了,不知道家里父母还认不认识我。”

    秦煜插话:“肯定认识的,等你出现在两老面前,他们指不定有多开心呢。”

    榆木看陈梦舒是真打算回去,心里莫名有了一点失落,不过表面上,却是长出一口气。

    陈梦舒看着榆木,一双大眼睛眨也不眨,轻声细语说着:“其实,我更想带个人和我一起回家。”

    秦煜抬头观天,榆木左右张望,好似没听到一般。

    陈梦舒早知道这结果,因此心里倒是没多少意外,轻轻拉了拉榆木袖子,说了句:“公子以后若是有空,可以去我家那里看看,一个边陲小城,就是方寸国的,叫梨花城,每年梨花盛开时候,其实很漂亮的。”

    榆木定睛看着陈梦舒,轻轻点头:“有时间,我会去的。”

    陈梦舒婉转一笑,对秦煜说着:“还有秦道友,到时候可以一起去啊!”

    秦煜撇嘴:“你喊榆老弟就是公子,我就是道友,还真是亲疏有别啊!”

    陈梦舒娇笑一声,也不做解释,就任由秦煜说了。

    夕阳已经挂在天边,淡淡金芒落在脸上,陈梦舒闭上眼睛,仿佛在感受着温度一般,嘴角上扬。

    片刻的安静。

    陈梦舒睁开眼睛,看着榆木和秦煜,轻轻挥了挥手,算是告别,开始朝着城门方向走去。

    榆木想要送一送,被秦煜伸手按住,两人目送陈梦舒渐渐走远,恍惚间,陈梦舒停步,回头看了看,见榆木仍站在原地,才又笑着挥了挥手,仿佛是说着“再见”,只不过距离太远,榆木没听清楚。

    楚楚派出来的修士,见陈梦舒独自一人离开,目光一亮,拿出传讯玉,通知楚楚。

    楚楚正百无聊赖的趴在柜台上,最近客栈生意不景气,这些日子也没多少修士过来住店,一方面是因为古修洞府快要开启,分流了不少修士。另一方面就因为客栈起步就是住一年的价格,打退了许多修士的。

    传讯玉亮起,楚楚听完里面消息,眸子闪过一丝复杂,还有几分挣扎,最终还是拿起传讯玉,轻轻说了一句“可杀”。

    距离榆木和秦煜不远处茶楼的那修士,听到手上传讯玉里楚楚的“可杀”二字以后,面色逐渐狰狞起来,看着已经到了城门处的陈梦舒,舔了舔嘴角,起身跟了上去。

    行走之间,不时有人投来怪异目光,那修士浑不在意,只管前行。

    榆木和秦煜同样看到这个修士,主要是这修士穿的实在是太过花枝招展了一些,两人想不看到都不行的。

    明明是一个男修,偏偏将长发披散在肩,整个人面容俊朗,甚至颇有几分阳刚之气,偏偏脸上涂抹着女子妆容,一片红一片白的,说不出的怪异。

    腰上悬挂着一柄长剑,却是没有剑柄,就这样遥遥挂在身后,手上还拿着一朵红色蔷薇,走起路来,也是风姿万千。

    那修士察觉到榆木眼神,扭头对着榆木一笑,榆木只觉得说不出的妖媚感觉扑面而来,整个人打了个寒颤,讪笑一下,就不再看这修士了。

    看着这修士走远,榆木摇了摇头,果然是他见识少了,以前在三国之地就没见过这样的修士,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秦煜眼底有些厌恶,在他心里,男人就应当顶天立地,有仇不隔夜,有冤不受气,刚那修士男不男、女不女的,若是平时路上碰到,说不定他就要出手打杀了才行的。

    榆木喊了声秦煜,两人开始朝客栈行去,走到半路,秦煜忽然出声:“榆老弟,你送人家陈姑娘的礼物呢?”

    榆木一拍脑袋,有些懊恼,可不是!那本来送给陈梦舒的草帽,现在还在他戒指里睡着呢!

    榆木立马转身,准备去追上一追,分开时间不算长,怎么着也能赶上陈梦舒的。

    秦煜劝榆木不用去了,只不过榆木这时候却异常倔强:“分别,咱们没送送人家就算了,这小礼物,还是要备上一份的,我老师,我师尊都是这样,我也不能例外。”

    秦煜不再坚持,跟着榆木一同朝着城门处过去,想来陈梦舒修为也只是界牌初期,怎么着也不会跑太远,肯定追的上。

    陈梦舒出了城门,站在城门处,最后看了一眼自己呆了五年之久的城市,轻轻挥了挥手,以后是不可能再来这天堑城了,在家里伺候父母,侍弄田地,可比修行要强太多了。

    所以她心情愉快。

    一路上随着天色缓缓变暗,路上人烟也稀少起来,陈梦舒半点不怕,毕竟她自己也是修士,一些凡人强盗什么的,根本近不了她身的。

    楚楚走到客栈外面,看了看天色,心想陈梦舒现在应该碰上幕后了,幕后这个修士,天赋确实不错,只可惜对于修行不怎么上心。心思全放在打扮上了,一个大男人,整得跟个女人似的,就是楚楚自己,也觉得有些恶心。

    楚楚忽然有些后悔,自己不应该指派幕后去追杀陈梦舒的,幕后有一些癖好,指不定会怎么炮制陈梦舒来着。

    在楚楚心里,陈梦舒是个不错的女子,久在淤泥里,心境却依旧明亮,特别是那一双清澈眼眸,曾经楚楚自己也有过的,只不过随着修为长进,见过的事情多了,最终眸子里面才各种东西交错,偏偏没了那份清澈。

    所以在客栈女修中,有些单纯的陈梦舒,是最被所有人讨厌的一个,在客栈呆了五年,甚至连一个朋友都没有,平时有些女修欺负陈梦舒,楚楚也多多少少说了她们几句,也是在楚楚帮助下,陈梦舒才能从四人间脱离出来,最后一人独住一间房的。

    楚楚摇了摇头,不再去想有关陈梦舒的一切东西,等幕后回来,自己就详细盘问一下,若是幕后确实用些下三滥手段,楚楚不介意以后给幕后一些苦头吃吃,长长记性的。

    陈梦舒看着突然从后面出现,笑吟吟拦住自己的幕后。

    她认得幕后,当初她刚到客栈的时候,客栈有规定,刚来的女修优先内部消化,当时客栈分配给她的人,就是眼前这个幕后。

    陈梦舒脸色有些不好看,定了定神,才开口说着:“幕后道友,拦住我有何贵干?”

    幕后深深嗅了嗅手上蔷薇,脸上露出一丝满足表情,懒洋洋开口:“干?贵干?”

    陈梦舒脸上闪过一丝厌恶,当初她被分配给幕后时候,心里还有些窃喜,这个男人长相俊朗,虽然打扮的奇怪了些,但是想来也不会是什么恶毒人物,只不过幕后对她做的事情,却是……

    陈梦舒收拾一下心情,变得面无表情起来:“幕道友,我已经和客栈没有任何关系了,我也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道友若是喜欢站在这路中间的话,我离开就是。”

    陈梦舒准备从幕后旁边绕过。

    幕后淡淡开口:“慢着。”

    陈梦舒不理不睬,继续向前走着。

    幕后面上露出诡异笑容,轻轻将自己的宝贝蔷薇插在耳边长发上,右手缓缓搭在自己腰间挂着的长剑上。

    长剑缓缓出鞘,却是没有一点声音发出。

    陈梦舒有所感应,停下脚步,面色难看的转身,盯着幕后手上的长剑,寒声说着:“道友这是什么意思?”

    幕后将手上长剑抛在空中,长剑在空中如同长龙一般飞转腾挪,划出道道白光,最终稳稳落在幕后手心。

    幕后“呦”了一声,细着嗓子出声:“当初你可是喊人家幕后哥哥的,现在就是道友了?果然无情最是女人心呢。”

    陈梦舒寒着小脸,一言不发,从灵元戒里取出自己的一双灵器短剑,牢牢握住。

    幕后轻描淡写瞥了一眼陈梦舒手上短剑,漫不经心开口:“我的小梦梦,你这是要做什么?拿着两个小铁片,要在哥哥身上开几个口子不成?瞧瞧你这张小脸,还是当初那个味道。啧啧啧,哥哥看了都有些舍不得杀你了呢。”

    陈梦舒听到幕后如此说,心里一惊,面色奇差无比,愤愤说着:“我和你无仇无怨,平日里更是没什么交集,你有什么理由要来杀我?你喜欢穿女人衣服,画女人妆容,我还教过你怎么搭配的!”

    幕后轻轻摸了摸耳边的蔷薇,没有回答陈梦舒问题,反而做了一番姿态,嘴角上扬,轻声问着:“我美么?”

    陈梦舒呆了呆,看着眼前身穿白色长袍俊美无比的幕后,眼角带媚,嘴角带笑,耳边的蔷薇随风摆动,简直比她还要美上三分。

    陈梦舒冷冷吐出几个字:“可惜你是男人。”

    幕后瞬间变色,勃然大怒起来。

    长剑在手中不停抖动,阵阵耀眼光芒散发出来,似乎能驱走黑暗一般。

    陈梦舒心底一片冰凉,咬了咬牙,毫不示弱的抓紧短剑,短剑同样耀起白光,两团白光交相辉映,将敌对着的两人脸色都映衬的忽明忽暗起来。

    幕后忽然收起长剑,有些意兴阑珊的摆摆手:“你走吧,以后不要再被我碰见了,不然,哥哥就让你知道,上次我的招数,可是没用完呢。”

    陈梦舒有些意外,却是不敢有所懈怠,紧紧盯着幕后一举一动,幕后半点也不在意,取下耳边蔷薇,如同岸上鱼儿重新入水一般,低头深深嗅着。

    陈梦舒确定了眼前的幕后,确实没了杀意,这才收起短剑,有些复杂的看着眼前人,最终转身离去。

    幕后头也不抬,自顾自嗅着手心蔷薇,一阵风起,吹散他面前挡着眼睛长发,长发后面的一双眼睛,已然通红。

    幕后左手拿着蔷薇,扭了扭脖子,双眼盯着前面的陈梦舒,嘴角露出一抹邪笑,身形如风快速前冲,长剑更是灵光不显。只是几个闪动间,就已经追上陈梦舒,长剑对着陈梦舒后心刺去。

    陈梦舒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有些绝望的开始护身灵盾,将希望寄托在灵盾身上。

    长剑碰到灵盾,直接穿透而过,半点不停。幕后突然轻抬长剑,将原本穿心一剑,改为穿透陈梦舒整个左肩。

    陈梦舒惨叫一声,顾不得疼痛,生生向前走出一步,让长剑脱离自己肩膀。

    幕后有些意外,不过脸上笑容却更加浓厚起来,连声叫着:“好,就是这样,叫的再凄惨一些!”

    陈梦舒捂着肩膀,一双大眼睛满是愤怒,单纯的她根本没想到幕后会偷袭她,好在只是伤了肩膀,性命无忧。

    陈梦舒咬着牙,不再出声。强忍左肩疼痛,取出自己短剑,准备殊死一搏。

    幕后忽然有些生气,拿着灵器长剑,比比划划说着:“怎么不叫了?我明白了,看来是不够疼,哥哥还是太怜惜你了呢!怪我,怪我。”

    陈梦舒带着怒火大喊一声:“你这个恶棍!”

    “恶棍?唔,这称呼倒是有趣,不过比起我那蔷薇美人的称号,意境上是要差上一筹的。”幕后将蔷薇放在鼻子下面,用上嘴唇支撑着不掉下来,这才含糊不清反驳了陈梦舒一句。

    陈梦舒不再去管左肩伤势,御剑刺杀幕后,幕后轻描淡写挡下短剑,轻轻一推,顿时将陈梦舒推后几步,抖手甩出个剑花,说不尽的惬意风流。

    陈梦舒脸色苍白,心知自己绝对不是这恶棍对手,咬牙放出自己路牌,不惜代价的压向幕后。

    幕后双眼睁大,神情激动:“好!小梦梦要拼命啦!”

    幕后放出体内世界路牌,整整七枚路牌,悉数离体。

    只是几个碰撞,陈梦舒那勉强种下的一枚路牌就灵性崩毁,再也无法驱使,整个人更是因为路牌被毁,反噬之力,就轻易将她重创,无力跌坐在地。

    幕后嘟囔了一句,收回路牌,不急不缓走到陈梦舒身边,慢悠悠蹲下,轻轻摸了摸陈梦舒脸蛋,啧啧感叹了一句:“真嫩,够丝滑。”

    陈梦舒凝聚自己体内最后灵力,短剑快速刺过去,幕后不闪不避,甚至根本都没起身,任由短剑刺在自己心口处,发出“铛”一声清响。

    断剑坠落在地,陈梦舒眼中,全是绝望。

    幕后低头看了看自己心口处,皱了皱眉:“小梦梦,你看你把哥哥的新衣服弄破了,这就不太好了哦。”

    陈梦舒嘴角鲜血流出,勉强骂了一句:“恶棍!”

    幕后满脸享受神色:“不错,再喊几句,喊的哥哥开心了,说不定就送你个痛快,不然哥哥的手段,你是知道的。”

    陈梦舒身子一抖,想起了以前被她埋在心底的记忆,颤声发问:“真的?”

    幕后松开嘴唇,红色蔷薇落在陈梦舒身上,和嘴角鲜血相比,不知哪个更鲜艳一些。

    幕后静静看着已经无法反抗陈梦舒,轻声开口:“当然是……假的。”

    还在找"灵玄共主"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 "易" 很简单!

    ( = )


书籍 【灵玄共主】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