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灵玄共主 > 灵玄共主_第一百三十三章 离开樊笼吃碗面

灵玄共主_第一百三十三章 离开樊笼吃碗面

作者:星星真乖 发表时间:2022-04-22 02:39:14 更新时间:2022-06-29 22:20:54
榆木不急不缓喝着茶水,气定神闲。即便是知晓了秦煜最大的秘密,好似也半点不担心一般。

    秦煜幽幽开口:“榆老弟你不怕我,那界牌后期的狐狸就是你的依仗么?”

    榆木眉头一抬,淡漠说着:“当然不是。只是你心中并不想和我为敌罢了,多个敌人容易,多个朋友很难。”

    秦煜眼神锋锐看着榆木,片刻后才轻轻一笑,原本有些紧张的气氛顿时缓和下来。

    秦煜慢悠悠开口:“榆老弟,我算是将杀手锏都给你说了,所求的东西,你知道吧?”

    榆木轻轻点头:“我知道,可我能相信你么?”

    秦煜默然,看着下落的夕阳,最后才说了一句不明不白的话:“我也不知道。”

    榆木忽然放声大笑,秦煜冷眼看着。

    等到笑声停歇,榆木才缓缓开口说着:“不知道就好,就怕你知道。秦兄放心,这次闯洞府,你我可以互相信任。”

    秦煜同样笑了出来:“不愧是宗门出身,这份胆识确实不小了。”

    被秦煜点破自己不是散修,榆木也没半点意外。毕竟秦煜是经历不知多少摸爬滚打和厮杀的真正散修,看穿自己根本很正常,没什么大不了的。

    秦煜看榆木没有半点意外,语气里带着欣赏开口:“榆兄弟果然不一样,我本事可能不大,看人眼光还不错。”

    榆木淡淡一笑,出声发问:“秦兄,你和这登天宗的恩怨,准备如何解决?还有你刚才说的榜单又是什么东西?”

    秦煜一脸混不在意:“就这样呗,他人要杀我,我还等着被杀不成?榆老弟莫不是担心受牵连?若是如此的话,这次洞府之行你大可不去的。”

    “担心?我有什么可担心的?”榆木不咸不淡回了一句,心想自己的敌人不照样是一个真人修士,你秦煜都不怕,我怕什么?

    秦煜呵呵一笑,也不知是信还是不信,看了看天色,这才开口:“今天耽搁了不少时间,不如就此作罢,回去客栈,等明天我们带着客栈那姑娘一起去看看材料铺子如何?”

    榆木点头:“也好,多买的那个草帽,就是送那姑娘的。有求于人,自然得有些表示才行。”

    秦煜哑然失笑,摇了摇头,心想你一个破草帽,别人有什么稀罕的。这榆老弟,还是太年轻了啊!

    两人缓缓返回客栈,陈梦舒站在门口处,不停张望着,不能出客栈,她也就没什么心思逛荡了,就站好最后一班就行了。

    看到榆木和秦煜返回,陈梦舒大眼睛盛满了笑意,欢快招呼着:“公子可是买到材料了?”

    榆木摇头:“我们对这天堑城实在不熟,如果陈姑娘明天不着急走的话,希望陈姑娘能带着我们一起去看看。”

    陈梦舒急忙开口:“当然可以,这么些年都过来了,不着急一天半天的了。”

    榆木道谢,和陈梦舒约定好了时间,告辞离去。

    楚楚在柜台后面看到这一幕,脸上表情似笑非笑,不露痕迹的摇摇头,继续逗弄柜台下面的金丝雀去了。

    第二天,陈梦舒起了个大早,精神饱满的从自己房间出来,准备去找榆木。昨天夜里她就已经从掌柜楚楚那里拿到了自己当初签的契约,仔细比对过后,直接用灵力放出的火球将契约融成灰烬。

    陈梦舒看着契约在自己手心燃烧着,像是半点也感觉不到烫一般,大眼睛里,写满了欣喜。

    旁边的那些姐妹,也带着羡慕神色祝福着她,平时恶声恶气的楚楚,也难得温和相对,和陈梦舒确实说了不少知心话,使得原本觉得自己终于离开牢笼的陈梦舒,还哭了一通。

    陈梦舒摸了摸自己手上的戒指,她的所有东西,都放在了这小小的戒指里。当年她被宗门送来客栈时,孤零零的,陪伴她的就是这枚戒指,如今离去,同样只带着这戒指,不带走一片云彩,包括回忆。

    陈梦舒收拾好了心情,刚打算敲门,隔壁房门突然打开,秦煜走了出来。

    秦煜看到站在榆木门口的陈梦舒,有些意外,心里嘀咕着,这榆老弟莫非是个偷香高手不成?一个只值几个铜板的草帽,就能让这姑娘如此对待?

    陈梦舒有些尴尬地对秦煜笑笑,正想着说些什么来掩饰一下,面前房门却突然打开,榆木带着小狐狸,也是被门口的陈梦舒吓了一跳。

    陈梦舒突然有些害羞起来,磕磕绊绊说着:“公,公子,你起的挺早啊?”

    榆木摸了摸鼻子,打了个哈哈:“不早了,陈姑娘事情已经处理好了么?”

    陈梦舒后退两步,这才笑着说道:“好了,我现在已经和这家客栈没一点关系了。”

    “恭喜陈姑娘了,终于得偿所愿。”榆木笑着送出自己的祝贺。

    陈梦舒清澈眼眸又是笑眯了起来,涂山墨颜看着这笑容,又盯了盯榆木,小脑袋里充满着大大的疑惑。

    榆木咳了一声:“陈姑娘有切莫喜欢吃的,我们去尝尝如何?就当是为陈姑娘送行了。”

    陈梦舒脸颊通红,低声开口:“公子的事情重要,我先带公子去城里的材料铺子吧!等公子事情忙好了,在说我的不迟。”

    榆木刚想开口推辞,旁边如同透明人一样的秦煜急忙开口:“榆老弟,正经事重要,吃饭事情不急,别误了人家姑娘一番好意。”

    榆木只能苦笑同意,三人一起下楼,掌柜楚楚依然站在柜台后面,看到陈梦舒,还招呼了一声:“小梦梦,什么时候想姐姐了,记得回来看看我噢!”

    陈梦舒应了一声,满脸欢笑当先走了出去,路过门口时候,看了眼自己平时和自己一同在门口处的同伴,轻笑一声,大步离去。

    楚楚看着陈梦舒离开客栈,身后跟着榆木和秦煜,皱了下眉头,起身离开柜台,朝着楼上走去。

    山水之间的四楼,住着的都是客栈的修士,平日会处理一些普通事情,维护客栈安全,但更多的,是客栈的打手,用来处理一些不能放在明面上的东西,掌柜楚楚,是有权利调动的。

    楚楚随便找了一个修士,吩咐他跟着陈梦舒三人,等这三人什么时候分开了,用传讯玉通知她就是。

    那界牌修士对楚楚的命令,是半点不敢轻视,直接离开客栈,悄摸摸跟了上去。看着前面陈梦舒那窈窕身材,这修士舔了舔嘴唇,同为客栈修士,他自然是认得陈梦舒的,还曾经品尝过一次,确实是个不错的姑娘。

    想到这里,那修士心里就觉得有些可惜,看着那神采飞扬的陈梦舒,冷笑一声,这客栈进来容易,想真正脱离出去,就别想了。

    榆木有些后悔喊上这陈梦舒一起了,原本在客栈里的陈梦舒,像是那笼中的金丝雀,怏怏的没什么生机似的。可离开了客栈以后,陈梦舒整个人兴致勃勃,像是只欢快的百灵鸟一样,一路上叽叽喳喳,让喜欢安静的榆木都觉得有些受不了了。

    秦煜倒是一反常态,态度温和的和陈梦舒聊了不少东西,特别是对这客栈比较上心,一直在旁敲侧击的打听着。

    陈梦舒自然是知无不言,跟秦煜说了许多东西。至于秦煜最关心的客栈背景,陈梦舒却是半点不知,只知道客栈背景很深很深,平时呆在客栈的,就有不少原初修士,甚至还有一位玄灵修士坐镇。

    秦煜听到这里,不着痕迹看了榆木一眼,灵识传音说着:“榆兄弟,你说这客栈会不会是那登天宗掌控的?”

    榆木吓了一跳,急忙传音:“秦老哥,你能确定么?”

    秦煜嗤笑一声:“榆老弟,你也不想想,除了登天宗,其他宗门谁敢用界牌修士做那迎客的?还有,客栈里类似这位陈姑娘的女修,可是有几乎上百位的,你想想,这天堑城内,哪个宗门会有这个实力?”

    榆木沉吟一下,缓缓开口:“这倒说不准的,秦老哥你不会是打算在客栈闹事吧?”

    秦煜声音传来:“不会,我还没那么傻,只不过这次去洞府,碰到登天宗修士,我可是要出手的。榆老弟,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也不怪你什么的。”

    榆木并未传音回复秦煜,只是轻轻摇头,秦煜心中大定。

    涂山墨颜心声质问榆木:“贼人,不是说好了去那万兽山看看的么?不是担心洞府有风险么,怎么还要去?”

    榆木沉默了片刻,最后摸了摸涂山墨颜小脑袋:“我是想着,这个古修洞府,很多人都知道,那么以司徒师姐的性子,很可能会来的。所以我想去看看,说不定真能碰到她的,有很多话,我也没来得及跟她说。”

    涂山墨颜舔了舔嘴唇,有些不解的问着:“那前面那个妹子呢?你俩可都睡一张床了,你不要她了?”

    榆木目瞪口呆:“你这小脑壳,都想些啥!谁跟她睡一张床了,你这是瞎说乱讲。”

    小狐狸呆萌开口:“明明第一天时候,她就睡在床上,第二天你就睡床上了,这还不是睡一张床上?”

    榆木额头黑线直跳,屈指给了小狐狸一个脑瓜崩,警告它不许瞎说。

    陈梦舒恰好扭头,看到榆木给了小狐狸脑袋一下,有些心疼的走过来,从榆木怀里抱走小狐狸,动作无比自然。

    小狐狸也不反抗,任由陈梦舒抱走它,还扭头得意洋洋的对榆木眨了眨眼睛。

    榆木也不好说什么,看着前面陈梦舒高挑身影,撇了撇嘴。

    秦煜看着陈梦舒这一系列操作,忽然传音过去:“榆兄弟,我看了看,其实这陈姑娘也挺不错的,你俩其实……”

    秦煜话没说完,就被榆木中止,使得他未说完的话,全部吞了回去。

    陈梦舒带着几分怜惜的摸了摸涂山墨颜小脑袋,一时间,有些像是凡人女子抱着自家小猫咪逛街一般,不时在店铺前面停留一下。好在陈梦舒没有高兴过头,还记着要带榆木去材料铺子的事情,脚步也不算慢。

    领着榆木和秦煜到了一处高楼前,陈梦舒停下脚步,指着面前高楼说着:“公子,这就是天堑城最大的修士材料铺子了,大大小小几十家铺子,都在这楼里,想来公子应该能找到自己需求之物了。”

    榆木有些不置可否,道谢一声,然后就抬步走了进去,陈梦舒急忙跟在榆木身后,抱着涂山墨颜舍不得放下。

    秦煜轻笑一声,也跟着走了进去。

    榆木心里只关心着早点能买到材料,因此一路上根本不停留,连续问了十几家铺子,都没有他需要的龙舌叶,榆木脸色如常,继续一家家询问着。

    最终,在五楼一家铺子,榆木总算是找到了龙舌叶,铺子掌柜是个中年男人,满脸油滑之相,一番讨价还价后,榆木最终以六千灵元币的价格买到了龙舌叶。

    铺子掌柜喜笑颜开,显然这一单是赚了个大发,兴许是有些不好意思,送了榆木一串不值钱的手链,被榆木随手丢给涂山墨颜。

    秦煜深深看了榆木一眼,心想自己果然没看错,这榆老弟果然是宗门出身,六千灵元币眼眼都不眨就给出去了,真的是……财大气粗。

    陈梦舒也有些惊讶,她现在身上,一百灵元币都不知道有没有,原本以为榆木和秦煜都是住单间的散修,应该也很穷才对,不想榆木买一件材料就花了这么多。一时间,心里有些踌躇起来,想着等会去哪请榆木和秦煜吃饭才好。

    榆木三人离开铺子,中年人掌柜脸上笑意收敛起来,身后的伙计在他旁边说了句什么,中年人脸色一变,劈头盖脸对着伙计开始骂起来:“你小子是嫌命长?你也不想想,刚刚那家伙只是个界牌初期修士,他那狐狸灵兽可是界牌后期,就快化形了知道么!”

    伙计唯唯诺诺,中年人掌柜脸色放缓,轻声说着:“这个就算了,大摇大摆,又不怎么懂物价的公子哥,保不准就是哪个宗门的弟子,我还打算在这天堑城呆不少年的,就不招惹了。”

    那伙计这才退了回去,继续招揽生意起来,中年人摸了摸手上戒指,满意的点点头。

    买到了龙舌叶,榆木整个人神清气爽,一心只想着早点回去,开始尝试将自己本命灵器升阶,不过看到眼前的陈梦舒,榆木还是按下了念头,别人姑娘,还是要送一送的。

    一路上,陈梦舒都在纠结着去哪里吃饭,才能显得不至于低了档次,秦煜察言观色,路过一家面馆时候,突然开口:“榆老弟,陈姑娘,这家面馆我以前来吃过,味道还是不错的,走了这半天,我是有些饿了,不如尝尝这家面馆味道如何?”

    陈梦舒“啊”了一声,有些不知所措,呆呆开口:“就,就吃这个么?”

    榆木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暗骂自己一句想太少了,只顾着开心,完全没注意陈梦舒这一路走的是多么纠结。

    榆木动了两下鼻子,笑着开口:“唔,确实挺香的,就在这里吃吧!时候也不早了,早些吃完,回去还有事情要忙的。”

    说完和秦煜一起走了进去,呆立着的陈梦舒只好跟着进去。

    秦煜直接叫了三碗面,还有几个小菜,三人一狐随便挑了个桌子坐了下来。

    陈梦舒看了看这面馆环境,人声嘈杂,桌子上还有些油污,和客栈比起来是天差地别,怯怯开口:“要不,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

    “干嘛要换?挺好的啊!你闻闻,多香。”秦煜轻笑着开口拒绝。

    榆木也连连点头:“确实不错。说起来,我很久都没吃过面了,倒是有几分想念的。”

    陈梦舒咬了咬嘴唇,最终没说什么,拿起筷子,默默吃了起来。

    涂山墨颜是不吃这些东西的,自己拿出一些灵果,慢慢吃着。不时抬头看看榆木,用心声说着:“你就用这些来打发人家?哪个妹子经不起这样的考验?”

    榆木没有回答,只是装作不经意敲了敲涂山墨颜小脑袋:“慢点吃!”

    陈梦舒抬头看了看榆木,摸了一把涂山墨颜,继续安静吃着,这家面馆味道确实不错,普普通通的面条,好像比她在客栈天天吃的山珍海味,还要好吃些。

    秦煜丝毫不顾忌吃相,风卷残云一般吃完,轻轻拍了拍肚子,目中闪过一丝怀念。

    记得小时候,父亲每次卖了果子以后,就会带自己去集市上,吃一碗香喷喷的烩面,当时明明年纪不大的他,每次都能吃一大碗。

    时间过去了太多年,秦煜只模糊记得自己父亲当时用手摸着自己头,笑着骂一句:“真是半大小子,吃穷老子。”

    如今他身为界牌圆满境界的修士,各种灵米灵果都吃了不少,甚至一些稀有的灵兽肉,他也同样享受过。

    只不过他内心深处,仍然觉得小时候和父亲一起吃的那混合着白汤,热气腾腾的一大碗烩面,那滋味,世间无物能出其右。

    秦煜眼眶有些湿润,快速眨了几下,才笑着看着还在吃面的榆木和陈梦舒,笑骂了一句榆木吃相难看。

    榆木头也不抬,还在和碗里的面斗争着,左手伸出中指,正对着秦煜。

    还在找"灵玄共主"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 "易" 很简单!

    ( = )


书籍 【灵玄共主】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