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灵玄共主 > 灵玄共主_第一百三十二章 捕蝎者

灵玄共主_第一百三十二章 捕蝎者

作者:星星真乖 发表时间:2022-04-22 02:39:12 更新时间:2022-06-29 22:20:53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秦煜带着榆木出了客栈,直奔材料铺子过去,一路上路过不少店铺,里面东西种类繁多的让榆木有些眼花缭乱。

    离开家乡以后,榆木从未在城市里呆过,只是在宗门修行,或者是秘境历练,如今在这天堑城内,倒是看了不少东西,有了一种凡人逛街市的感觉。

    途经一个饰品店,榆木本打算直接经过,只是不经意间看到了店铺内挂着的草帽,榆木一时兴致所致,买了三大一小一共四顶。为自己戴了一个,将那个小小的草帽,给涂山墨颜小脑袋戴上。

    涂山墨颜开始有些不愿意,不停用爪子拨弄着草帽,想要取下来,榆木用心声告诉它戴着用来遮阳,涂山墨颜也就安静了下来,不再动那小草帽了。

    秦煜看着戴草帽的榆木,有些好笑,这榆兄弟,确实和别人不一样。

    榆木分了秦煜一个草帽,秦煜直接伸手接过,同样熟门熟路戴上,半点都不为难。

    榆木看了秦煜一眼,开口说着:“秦大哥,莫非以前戴过这东西?我是小时候跟着自己老师侍弄过一些田地,那时候我年纪小,总觉得太阳太大太热,老师后来再带我种田时候,就给我买了顶草帽,现在想想,倒是多了几分怀念。”

    秦煜一手轻轻摆弄着草帽,将草帽戴端正以后,这才开口说着:“我其实和你差不多的,本来就是个普通农家孩子,下地种田经常做的,这草帽,也是经常戴的。”

    榆木有些不信。

    秦煜瞥了榆木一眼,继续边走边说:“我就是这分寸国人,只不过家乡是在南边的一个村子里,背靠大山,平日也种田讨生活。”

    “山上有一种虫子,有螯有毒尾,叫做蝎,很值钱的。夏天时候,我就喜欢和那些儿时玩伴一起上山,掀开石块,经常能捉到蝎,然后放在瓦罐里面养着,等空闲时候,一起去集市上卖掉,换来一些铜板,照例是要先买份糖葫芦吃的。”

    秦煜回忆起了小时候和同伴一起捕蝎的时光,嘴角轻轻上扬。

    榆木安安静静的听着,没有出声打扰。

    秦煜像是起了兴致一般,随便挑了一家茶楼,带着榆木走进去,要了一个雅间,三枚灵元币就可以在里面坐一下午。

    秦煜招呼榆木坐下,沏好茶水以后,为榆木倒了一杯,喝着茶水才轻声说着:“其实我未踏入修行的时候,也是喝茶的,家里种有些茶树,只不过最好的叶子都拿出去卖掉,家里留下来自己喝的,也就是一些粗茶罢了,实在是不太好喝的。自从开始修行以后,陪伴我的,就只有酒水了。”

    榆木轻轻吹着茶碗上面的浮叶,问了一句:“秦大哥,这是为何?”

    秦煜没有回答,安静喝完手上茶水,才慢悠悠开口:“因为我开始修行以后,就是独自一人了,这个世上我也没亲人了。”

    榆木有些后悔,自己闲的没事要买草帽,好像勾起了秦煜的伤心事,心里有些愧疚。

    秦煜目光投向窗外,看着南方,像是再看自己家乡一般,半晌才收回目光,有些不好意思开口:“抱歉啊,榆老弟,我有些走神了。”

    榆木摇头:“是我不对才是。”

    秦煜又给自己倒满一杯茶水,这才继续说着:“刚才说到捕蝎嘛,在我们那里很常见的,白天太热,搬石头又累,其实晚间捉最好,山上风大,凉快。”

    榆木犹豫开口:“晚上,怎么能看得清楚,拿着火把么?”

    秦煜目光幽幽,缓缓说着:“当然不是。”

    未等榆木追问,秦煜从戒指内拿出一张符篆放在桌上,对榆木努了努嘴:“榆老弟,认不认得这符篆?”

    榆木看着桌上符篆,这符篆只是用一般黄纸做的,用的是最差劲的材质,功用肯定不会太大。这符篆,榆木也有一张。

    榆木同样拿出一张符篆,和秦煜的那张并在一起,这符篆还是当初第一次去百兽领的时候,张扬送给他的。别的功用没有,只不过使用以后,就能夜视,对凡人也是有作用的。

    榆木有些明白了:“秦大哥,你们当时就是用的这夜视符篆去捕蝎的么?莫非是村子里的修士做出来的?若是如此,那修士人还真是不错。”

    秦煜看着桌上放着的夜视符篆,目光里闪过一丝回忆,更有几分伤感。

    秦煜幽幽开口:“我们那里只是个凡人小村子,我应该是村子里唯一的一个修士了。”

    榆木看着秦煜,等待下文。

    秦煜将符篆拿在手里,轻轻摩挲着,轻声开口:“我母亲走的早,我是我爹一手养大的,我爹在我们那村子,也是出了名的能干,侍弄田地还种了一些果树,空闲时分也会去捕蝎,所以营生其实不算差的。”

    “只不过有一天,村里来了个陌生人,跟他一起来的,是集市上的收蝎人。收蝎人找到我们,说是他带过来的那个人,会高价收蝎,一只普通的蝎,一个铜板。”

    榆木轻声开口:“秦大哥,你小时候每天能捕多少只蝎?”

    秦煜想都不想直接开口:“十几只吧,去集市卖的话,也就三两个铜板。所以,这陌生人一只蝎一个铜板,村子里都沸腾了。”

    榆木附和:“确实,对于庄稼人来说,一个孩童一天都能捉十几只,现在一只一个铜板,不都得去捕蝎了。”

    秦煜淡笑一声:“没错,那个陌生人就在村子里随便搭了个木屋住着,每天就等着人们去他那里卖蝎。”

    “刚开始,大家都有些不信,也没人去他那里。后来,我有一天拿了五只蝎过去,那人给了我五个铜板,很爽快。传开以后,人们就都去他那里了,他是来者不拒,有多少收多少,所以那段时间,村里很多人都不摆弄田地了,都跑去山里捉蝎了。”

    榆木看了眼秦煜,见他脸色如常,才开口说着:“那人是修士?”

    秦煜轻轻点头,然后继续说着自己的故事:“后来有一天,那人找到我,说我是他的第一个客人,送了我几张符篆,就是这桌上的夜视符篆了。”

    “我当时不知道这是什么,还以为他是个游方道士,弄些符篆骗人,不过想着他可是村里的财神爷,就多问了几句,这一问,”秦煜话音停下。

    榆木抬头看了一眼秦煜,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秦煜脸上已经挂着两行泪水了。

    涂山墨颜也停下了吃灵果,静静地看着秦煜。

    察觉到榆木视线,秦煜勉强笑了笑,脸上泪水也不去擦,继续说着:“那人跟我说这是夜视符篆,等到晚上天黑时候,就贴在额头上,就能看见了。”

    秦煜脑海深处的记忆浮现出来,一座小木屋,里面坐着一个穿着黑色衣衫的青年,手上拿着几张符篆,在对身前的一个小孩子说着什么。

    “来,拿着这几张符,晚上贴在额头上,你晚上也能看得跟白天一样。”黑衣青年脸上带着些许温和,对着身前孩子说着。

    “真的?你不是在骗我吧?”孩子脸上写满了不信。

    黑衣青年脸上笑容可掬,“你不信?晚上你试试不就知道我骗没骗你了。”

    孩子紧紧拿着符篆,跑出几步,回头看去,黑衣青年还站在原地,脸上笑容依旧温和。

    晚上,好奇心发作的孩子悄悄睁开眼睛,拿着符篆借着天上月色左看右看,最后,轻轻贴在额头上。

    第二天,孩子和他的父亲,一起到了黑衣青年木屋那里,黑衣青年正在和其他人买卖蝎,没搭理两人。

    等到那些人将瓦罐里的蝎全部卖给黑衣青年,拿着换来的铜板,互相吆喝着晚上要吃点什么。孩子眼尖,看到刚才卖蝎的人里,有人捉了好多蝎,黑衣青年最后是给了一块银子来结算的,亮灿灿的银子,孩子是第一次见。

    黑衣青年看到孩子和孩子父亲,轻声招呼着:“来了?可是有蝎要卖么?”

    孩子躲在父亲身后,只露出一个脑袋,看着青年。

    孩子父亲有些拘谨,一个庄稼汉子,实在是不会说话,最终憋出来一句:“孩子昨天拿回去的符,我也试了,你,你是仙人吗?”

    黑衣青年哑然失笑,轻轻摇头,又点了点头。看着面前一大一小,开口说着:“我是一个修士,对你们凡人来说,也算得上是仙人。”

    孩子父亲伸手抹了一把头上汗水,心里有些恐惧,一个仙人来村里收蝎,平时也和和气气的,谁能想得到嘞!

    黑衣青年看了孩子一眼,轻声说着:“怎么样,我没骗你吧?”

    孩子用力点头。

    青年脸上笑容更多,伸出右手,手上凭空出现一朵火苗,在掌心上不断燃烧着。

    孩子心中惊恐,紧紧抱着自己父亲大腿。

    青年看着手心火苗,最后随手将火苗扔在地上,火苗才缓缓熄灭。

    孩子和他父亲,都相信了眼前这青年,是仙人。

    青年轻声开口:“我看你家孩子机灵,所以送他几张符篆,当个小玩意罢了,看他白天还跑去山上捉蝎,晒黑成这样,有些不忍心。有了这符篆,你们可以夜里去捉蝎,比起大太阳,肯定是要舒服许多的。”

    孩子父亲带着孩子,对那青年叩首,连连感激。

    接下来的两天,孩子和他父亲一起,挑晚上闷热时候,一起进山,果真捉了许多蝎,在青年这里得了好几块银锭,孩子那几天也天天被父亲带着到集市上买鸡腿吃。

    村里捉蝎的人茫茫多,而有青年送符篆的,只有孩子一个,因此,小孩心里特别感激这个仙人,有钱还心善。

    两天时间,符篆已经用完,当孩子再次来到木屋时候,黑衣青年笑的很开心。

    孩子有些害怕地拿出几张已经没有灵力的符篆,怯懦开口说着想让仙人再将符篆变得有用,青年还是笑着答应了,又给了孩子几张符篆。

    又过几天,这次是孩子和他父亲一起来的,黑衣青年又送出了符篆,还好心指点了一句,群山中那座最高大的黑山,蝎更多。

    孩子父亲是知道那座黑山的,一直以来都有传闻说那黑山里面有怪物,会吃人的,最后还是耐不住诱惑,沿着黑衣青年“好心”指出的路线,上了山。

    路线果然没问题,连续两天,孩子和他父亲的收获,已经从黑衣青年那换了两块金子,孩子和他父亲都对黑衣青年毕恭毕敬,视若神明。

    第三天傍晚,孩子和他父亲,精神抖擞的走出村子,贴上符篆,继续走进了黑山。

    黑衣青年也是全副武装,拿着灵器长剑,带着一堆符篆,遥遥跟着那一大一小两道身影。

    孩子和他父亲沿着青年给的路线,父亲在前面,孩子在后面,一路攀岩直上,借助着符篆,走的有惊无险。

    意外,突然出现。

    当孩子父亲在最前面,跃过已经走了两次的山涧后,站在对面微笑的看着自己孩子,双手做出拥抱姿态,等着自己孩子跳过来,能直接到自己怀里。

    孩子看着父亲的笑脸,后退几步,刚准备跑起来助跳,却突然看到一个狰狞的怪物,悄无声息出现在自己父亲身后。

    孩子吓得说不出话,只能用手指着父亲身后,最后颤抖的喊出来一句:“爹。”

    孩子父亲还在鼓励着自己孩子:“儿子不怕,过来,有爹接着你,肯定不会摔着你的,来。”

    孩子声嘶力竭喊着:“有怪物!爹!你后面!”

    朴实的庄稼汉转身回头,身后怪物的螯直接刺穿男人身体,将男人撕成两半。

    孩子泪流满面,一声声呼喊着。

    黑衣青年突然出现在孩子身边,看也不看一眼旁边孩子,面上满是狂热神色:“好!总算等出来了!接下来就准备做我的灵兽吧!哈哈哈!”

    怪物将男人两半尸身扔下山涧,一双小眼睛盯着黑衣青年,两只长螯不停摩擦着,发出令人牙酸的“咯吱”声音,身后一条长尾,如同钢鞭一般,晃动时有呼啸风声响起。

    孩子认得黑衣青年,现在也认出来那狰狞的怪物了,那怪物就是蝎,只不过和他捉的不同,这只怪物蝎几乎有等人高,通体黑色,好像钢铁一般。

    孩子昏了过去。

    等到醒来时候,天已经大亮,孩子依旧躺在山上,那只怪物蝎和黑衣青年,都不见踪影,只不过对面倒下的诸多树木,说明了战斗不是在孩子这里发生的。

    孩子哭喊着跑下山,小心翼翼摸到山涧下面,看到了三具尸体。

    自己父亲还有黑衣青年和那怪物蝎。

    黑衣青年被那怪物蝎的一条毒尾插在心脏处,整张漆黑的脸上写满了不甘心,还带着些许不可思议。

    那钢铁一般的怪物蝎,身体残缺,断了一只螯和几条腿,和黑衣青年纠缠在一块,整个身体出现几个大洞,只剩下一口气,右边一条小腿还在轻微动弹着。

    秦煜回过神来,将刚才自己回忆的这些,全部说给榆木和涂山墨颜。

    小狐狸听得悲戚戚,最后拿出几颗灵果,给了榆木一颗,又推了两颗灵果到秦煜身边。

    榆木则是一直沉默着,不知该怎么开口,秦煜说的孩子,无疑就是秦煜本人。

    秦煜对小狐狸道谢一声,轻轻拿起一颗灵果放进嘴里,缓缓嚼着。

    然后又布置了一道隔音法阵,看着榆木,轻声开口:“榆兄弟,后面的故事,还要听么?”

    榆木沉重点头。

    秦煜轻声一笑:“也没什么,后来那个孩子,收拾好父亲尸骨,取了那怪物蝎的两只螯,拿了那黑衣青年的戒指,学习了法诀,成了个那孩子当初眼里的神仙,离开了家乡。在后来,那孩子坦途修为时候,碰到了一个和黑衣青年一样穿着的修士,才终于知道自己学的法诀,出自登天宗。”

    “后来那孩子回了一次村里,村子被毁灭了,孩子探查许多年,才知道是登天宗一位原初修士,因为他的弟子死在某个小村不远的山涧,于是含恨出手,抹杀了整个村子所有人。”

    “再后来,那个孩子,就开始偷偷摸摸对登天宗落单弟子出手,最终在一年前,那孩子有了界牌圆满修为,最终设置陷阱,杀了那个原初修士,算是为村子里所有人报了仇。”

    秦煜喝了一口茶,这才继续说着:“对了,那孩子这些年杀了不少登天宗弟子,每次都会在旁边地上写上“捕蝎者”三个字,在那原初修士被杀后,那孩子在登天宗的猎杀榜单上,已经到了第三位。”

    “名字就是“捕蝎者”。”秦煜微笑着放下手上茶杯,看着榆木有何反应。

    榆木面色平静,内心开始暗自警惕起来,嘴里却说着:“捕蝎者,确实是个好名字。”

    秦煜看着榆木,开口说着:“榆兄弟,知道我就是这捕蝎者,怎么一点都不惊讶?”

    “惊讶?”榆木反问道:“我有什么好惊讶的,你是我认识的秦大哥,是捕蝎者,又怎么样呢?只不过,秦大哥你竟然将心底这秘密说给我听,让我倒是有几分惶恐了。”

    秦煜微笑着给榆木茶杯添满茶水,对榆木扬了扬茶杯:“喝。”

    还在找"灵玄共主"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 "易" 很简单!

    ( = )


书籍 【灵玄共主】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