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灵玄共主 > 灵玄共主_第一百二十章 希望与现实撞个满怀

灵玄共主_第一百二十章 希望与现实撞个满怀

作者:星星真乖 发表时间:2022-04-22 02:38:55 更新时间:2022-06-29 22:20:51
不知不觉,天色已暮。

    黄死神庭院内,榆木几人围坐在一起,榆木明天就要出去独自历练,所以由黄死神提议,榆木点头以后,在他的庭院里布置了酒菜,算是告别。

    王止和张扬也在,两人刻意没带着柳若玥和陆芸,因此偌大一张桌子,只有他们四人。

    几人边吃边聊,黄死神觉得差不多了,于是开口说道:“榆师兄,我能不能跟你一起出去走走看看?”

    榆木手上筷子一顿,轻轻放下筷子,才轻笑开口:“跟着我作甚,我又不是去游山玩水的。”

    黄死神急忙开口:“我知道,榆师兄你出去历练,总有碰上敌对修士的时候,多我一个,也是多个助力,我都晋级界牌半年多了,现在也能动用两枚路牌了,怎么着也不算差吧?”

    榆木仍是缓缓摇头:“黄师弟,这不一样,有些路,终究只能一个人走的。”

    黄死神还是有些不甘心,还准备继续开口争取一下,却被张扬给拦下,只能悻悻然坐下,闷声喝起酒来。

    张扬按下黄死神,看了看榆木,天色这时已经有些昏暗,黄死神这庭院也没什么灯火,只有淡淡月光洒下,因此看不太清楚榆木表情。

    张扬咳了一声,开口问榆木:“榆师弟,我们认识有两年了吧?”

    榆木摇晃着手中酒杯,看着里面酒水倒影着天上圆月,只是随着酒杯晃动,原本的满月,在酒杯内碎成了一块块。

    榆木轻声回答:“确实,算起来也差不多两年了。”

    张扬犹豫了一下,这才开口:“你认识司徒师姐,也有一年多了吧。”

    榆木放下手中酒杯,抬头看着张扬,最后轻声一笑:“差不多吧,当初还是你带着我去后山碰到她的,说起来,那算是我俩第一次见面。”

    王止有些无奈,张师兄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和平时的张师兄,就像是换了个人一般。

    王止从桌底轻轻踢了张扬一脚,张扬像是没感觉到一样,继续说着扎心话语:“其实,在秘境那里知道你和司徒师姐在一起后,有些话,我作为你在宗门里的第一个朋友,实在没办法张嘴说的。”

    榆木轻轻点头:“我知道,怕伤自尊嘛。张师兄,无论怎样,你都是我最亲近的朋友。”

    张扬沉默,原本到了嘴边的话,再也说不出来。

    榆木看着沉默的几人,忽然开口轻笑:“不说这些了,都是些水中月罢了。我榆木一向交际比较少,在宗门时候,都没认识几个朋友的,所以,在座的,都是我最亲近的朋友了。”

    黄死神听到这里,咧嘴一笑:“那可不,这不是怕你一个人太伤心了嘛!唔……”

    黄死神有些后悔,后悔自己嘴上没个把门的,这话说出来,多伤人不是。

    榆木反倒没什么大反应,只是看一眼黄死神,轻笑一声。

    王止觉得该自己来转移话题了,于是从戒指内取出一张地图之类的东西,递给榆木。开口说着:“大哥,这就是雨海的地图了,我从太上长老灭杀的那两原初修士戒指里找到的,看年限和内容,应该没什么变动,你拿着,以后历练也方便一些的。”

    榆木接过地图,大致看了一下,随手放在桌上,点了点头:“有心了。”

    榆木现在也没什么目标,只是单纯想离开这里,开始一段孤独的修行,有没有地图,其实都无所谓的。

    涂山墨颜蹑手蹑脚走了进来,直接跳到桌子上面,巧妙避开所有菜肴,先是看看桌上没有灵果之类的东西,有些失望。不过随后看到了桌上的酒水,顿时眼睛一亮,取出自己珍藏起来的小酒杯,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气喝下,如人一般眯起眼睛,一脸享受神色。

    只是酒水虽好,终究嘴里没个东西嚼着,好像差了些味道。

    黄死神看到涂山墨颜,两只眼睛笑成了月牙状,从自己灵元戒里拿出两枚果子,轻轻放在涂山墨颜身前,动作温柔。

    涂山墨颜鼻尖耸动两下,睁大两只狐狸眼睛,呆呆看着自己面前的两枚果子,自从来到雨海以后,它可是没怎么吃过灵果了。直接两只小爪摸索着,将两枚果子拢到自己怀里,满脸幸福神色。

    涂山墨颜拿起灵果,轻轻闻了闻,刚打算送进嘴里,只不过想了想,最后还是将其中一个收了起来,剩下的一个则拿在爪上,细嚼慢咽起来。

    榆木看着有些舍不得一口将灵果吃完的涂山墨颜,眼神温柔。

    其他人也没出声,都是静静的看着吃灵果的涂山墨颜。

    他们每个人都算是背井离乡,来到雨海这处地方,宗门没了,亲人见不到了,哪个人不是心底又担忧又惶恐?像王止和张扬,还要安慰自己道侣,谁不是将压力背负在自己身上?

    所以现在涂山墨颜只是安静的吃着果子,就已经幸福的不得了的样子,好像是触动了这几个男人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在涂山墨颜吃灵果的声音中,一个个不自觉眼眶湿润。

    一时间,无人开口,都舍不得打破这份宁静,哪怕根本就没有多长时间。

    涂山墨颜终于吃完了这枚灵果,有些意犹未尽的舔了舔自己爪子。一抬头,看见榆木等人都是静静盯着自己,小狐狸忽然没来由生出几分羞赧,直接跳到榆木肩膀,转身趴在榆木后背上,不再露头。

    一直盯着小狐狸的几人,也是不自觉的嘴角流出几分笑意,仿佛刚才的那短暂时光,足以抚慰心底所有创伤。

    接下来,几人喝的是天昏地暗,一个个都不用灵力控制,单凭自己酒量拼了起来,一个个是喝了吐,吐了继续喝。

    黄死神跳在桌上,红着双眼看着榆木,喝了太多酒,说话都有些不利索:“榆,榆师兄,我跟你说啊,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忒不地道了些。”

    榆木也是一脸恍惚:“啥?”

    黄死神一个摇晃,差点从桌上掉下去,稳了稳身形,才继续开口:“你说把墨颜的姐妹给我弄一个的,你看看,这都多久了?你说说你,是不是不地道?”

    榆木被重点灌酒,本来酒量就不怎样,现在更是脑袋都不清醒了,大着舌头开口:“啥?我啥时候答应过你的?我怎么不记得了。”

    黄死神立马几眼:“你看看,刚说你不地道,你这还抵赖起来了!”

    榆木只觉得自己现在好困,只想大睡一觉,用力晃了晃脑袋,实在是想不起来到底自己答应过黄死神没有,只能嘟囔一句:“真,真记不清了。”

    说完直接一头扎在桌上,呼呼大睡起来。

    黄死神摇晃榆木两下,见榆木实在睡熟了,指着榆木哈哈大笑:“就,就这点酒量,真是,真是……”话没说完,一个翻身,睡倒在地。

    张扬和王止比起他俩要稍好一些,王止将黄死神扶起来,让他也像榆木一样趴在桌上睡,就这点动作,就让他感觉有些疲累了,显然也是喝的不少。

    王止和张扬两人都没开口说话,看着桌子上已经睡着的涂山墨颜,沉默起来。

    一阵清风吹过,王止觉得自己酒醒了不少,看了眼天空,此时已经月在中天,圆盘一样的月亮,皎洁光芒洒在脸上,更像是洒在心上。

    王止轻轻转头,看着张扬,开口说着:“张师兄,你觉得我大哥,这像是伤心么?还是说他和司徒师姐本就认识不太久,感情还没到那个地步?”

    张扬摇头:“王师弟,你跟陆芸在一起多久了,上次去接你家人到宗门时候,听老人说起来,你俩认识时间可不短了吧?”

    王止有些恍惚,好像自己认识陆芸时候,还没到弱冠之年,这样算来,应该有七八年了,中间抛开三年,也有五年功夫了。

    王止下意识回答道:“是好多年了,若我还是一个普通凡人,就该有我一生年月的十之一二了。”

    张扬这才点头,看着沉睡的榆木轻轻说着:“那你感觉呢?听说你当初刚碰到榆师弟时候,说起陆芸上山修行,可是泪流满面的。”

    王止不自觉摸了摸鼻子,这事被提起来,确实是有些尴尬:“是这样,没法子,那时候,确实太过伤心了些,还好,还好结果是好的。”

    “所以啊,有些人的伤心,跟你的泪流满面不一样,表面可能仍然若无其事,背地里不知道有多难受才是,只不过不愿轻易表露于人前罢了。你大哥,就是这样。”

    “还有,并不是有些感情,时间不长,就不够深重,你以为,伤心的,就只有你大哥么?司徒师姐,想来也是一样才对。”

    张扬看着庭院里的竹叶摇摆,说出的话如同微风一般,经耳不停,去往远方。

    王止听完之后,先是沉默一下,然后想要开口说什么的样子,最终,只是倒了两杯酒水,将其中一杯递给张扬,自己也轻轻举杯:“希望和现实撞了个满怀,无法归罪于他人,只能痛饮此杯,以敬我大哥和司徒师姐的这份……感情罢!”

    张扬微微一笑,一口喝干杯中酒水,心想我可不是你王止这种读书人,说不出你这种漂亮话。

    忽然想起自己父亲以前随口提起过的一句话,脱口而出:“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王止放下酒杯,对着张扬伸出双手,高高举起双手大拇指。

    还在找"灵玄共主"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 "易" 很简单!

    ( = )


书籍 【灵玄共主】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