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灵玄共主 > 灵玄共主_第一百一十九章 鹅卵石上生青苔

灵玄共主_第一百一十九章 鹅卵石上生青苔

作者:星星真乖 发表时间:2022-04-22 02:38:54 更新时间:2022-06-29 22:20:51
张峰看了看榆木脸色,才继续开口:“你师尊将我丢进传送阵的时候,有些话也要我带给你。”

    榆木急忙抬头:“什么话?”

    张峰轻轻开口:“你师尊要你好好修行,还有,他说他没教导你多久日子,是他对不住你。”

    榆木有些恍惚起来:“怎么可能呢,我师尊自然是最好的,怎么会是师尊对不住我呢?我沉睡如此之久,没能和师尊一起留下,是我不对才是。”

    “所以,缥缈宗,现在就只有我们这些人了么?”榆木木然开口。

    张峰缓缓点头:“宗门的火种弟子,都在的。”

    榆木有些失魂落魄一般起身,放开灵识,四处查看,忽然想到了什么,开口发问:“司徒师姐呢?她怎么不在?”

    张峰突然沉默,晴空的事,他可以给榆木说些谎话,毕竟是长辈事情,可是司徒棠,他实在是不适合说了,年轻人的事情,还是得由年轻人来。

    王止突然起身,走到榆木身边,伸出右手递向榆木,轻轻开口:“大哥。”

    榆木怔了一下,看了眼王止,这才低头看着王止递过来的东西,是一枚戒指,灵元戒。

    榆木看着那戒指,他不曾见过这戒指,应该不是司徒棠的东西,再说司徒棠做为司徒海闺女,是肯定位列火种弟子,应该是不会出什么事的。于是轻轻拿起戒指,开口问道:“这是什么?”

    王止动了动嘴唇,在榆木目光逼迫下,最终开口说着:“这是晴空大长老留给你的戒指,之前是留在司徒师姐那里,司徒师姐几个月前说是要独自修炼,所以把戒指留在我这里,等你醒来,就交给你。里面也有司徒师姐留给你的东西,你看了就知道了。”

    榆木静静看着手上这戒指,怔怔出神,过了片刻,才仿佛是回神一般,勉强笑了一下,开口发问:“司徒师姐一个人出去修行,会不会有危险?”

    王止轻轻开口:“司徒师姐已经晋级成为原初修士,只要不是去一些危险地方,想来是没问题的。”

    榆木“哦”了一声,“是这样啊。”

    榆木向张峰躬身一拜:“师叔,容师侄先行告退,大梦一场醒来,身体还是有些不适。”

    张峰轻轻点头:“师侄好生修养便是。”

    榆木朝着大殿内其他人点了点头,转身离开大殿,连在大殿内四处溜达的涂山墨颜都忘了带上。

    大殿内众人目送榆木离开,黄死神迟疑开口:“榆师兄会不会……”

    张扬瞪了黄死神一眼,开口说道:“不会,榆师弟心性坚韧不拔,只是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罢了。”

    王止看着远处榆木背影,目有忧色。

    最终王止决定跟上榆木,还能开解一下,制止了其他人,一个人朝着榆木追了过去。

    榆木淋着大雨,浑身湿透,右手攥紧,手心里的灵元戒被他攥的滚烫。

    榆木漫无目的到处走了走,最后发现一条小河,快步走了过去,坐在小河边上一块石头上,呆呆看着河水流淌。

    王止就站在榆木身后,同样浑身湿透,只是静静看着榆木,并未开口说话。

    大雨渐止,骄阳重新挂在天上,远方山谷还出现了一道彩虹,煞是梦幻。

    榆木缓缓松开右手,凝视着手上的灵元戒,忽然开口:“王止,站着不累么?”

    王止犹豫一下,走到榆木身边,坐了下来,看着榆木手上戒指。这戒指司徒棠交给他以后,他并未看过里面东西,因此司徒棠在里面留下了什么,他是不知道的。

    榆木缓缓开口:“司徒师姐她不会无缘无故就自己出去修行,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她知道司徒长老和我师尊,应该是敌不过那个真人修士,所以才想要放下一切,提升修为吧。”

    王止沉默,他私底下询问过张峰,因此知道司徒海晴空等人,对上一位真人,是根本无法幸免的。

    榆木将戒指轻轻放在身边,开口慢慢说着:“我拜了师尊之后,受师尊教导时间,算下来,还真只有两月功夫,好像在后山的时间,要更长一些的。”

    “有时候是我闭关,有时候是师尊闭关,好像见面次数,呆的时间,断断续续下来,是真没多久。”

    “可我还是伤心,好像我只是睡了一觉,醒来之后,什么都不一样了,宗门,师尊,都没了。”

    王止轻轻开口:“我们还在,司徒师姐也在。”

    榆木摇头:“这不一样,我甚至,没来得及见最后一面。要是我不抱侥幸心理,觉得自己能赶上,该有多好。”

    王止沉默,看着小河流水,最终掏出一个酒坛出来,递给榆木。

    榆木拿起,直接灌了自己半坛,双目无神看着前方,喃喃说着:“总有离别无法说再见,是这样么?”

    王止轻轻点头:“活着的,还有更重要的事,晴空大长老给你留下的戒指,你看看才是,或许里面有大长老的留言什么的呢?”

    榆木拿起戒指,放在眼前,轻轻开口说着:“不会的,师尊那性子我知道,他是不会留下什么留声玉牌的。”

    “那司徒师姐应该会留下什么吧?”王止有些不甘。

    榆木扭头看着王止,轻笑一下,指着面前小河河底的鹅卵石,缓缓说着:“你看,那么光滑的鹅卵石,上面也会生青苔。连久在河底的鹅卵石都是这样,更何况人呢?”

    王止有些不解其意,只能沉默以对。

    榆木又灌了两口酒水,这才躺在地上,不在意满地泥泞,看着阳光下那朵朵白云,眼神有些恍惚。曾经有人晋级玄灵,用那新生的灵神分身带着自己唯一的弟子,在万丈高空中,一剑斩落白云无数。

    榆木平淡开口:“那真人叫什么名字。”

    王止一字一顿:“吕布衣。双口吕,破布麻衣的布衣。”

    榆木重复一句:“吕布衣,我记下了。”

    王止有些担忧,对榆木轻声说着:“大哥,那吕布衣可是真人,你现在别想太多了,我们还年轻,以后总能站在那无涯宗头顶的。”

    榆木眯起眼睛:“这倒是,这里是雨海是吧,我明天也离开这里,独自修行就是。”

    王止怯怯开口:“大哥,你还是坦途圆满,一个人在外恐怕……”

    榆木笑了笑,体内原生的界碑瞬间分为七块路牌,每一块路牌都有与之对应的界碑相伴,镇守住体内世界所有灵力洪流。

    “现在,我就是界牌修士了,可以了吧?”

    王止还打算劝一劝榆木,被榆木开口打断:“王止,你是知道我有界碑的,我这次沉睡,就是开辟出第七块界碑,现在的我,只有界牌初期境界,不过想来有界碑辅助,就是碰到原初修士,我也能活下来的。”

    王止还想再说什么,心底却听到张峰传音一句,只能暗暗叹息一声,不能多劝,只是转移了话题:“大哥,你不看看戒指里有什么吗?”

    榆木偏头,抓起戒指,轻轻开口:“师尊留下的,应该就是一些修行资源之类的,司徒……师姐留下的,想来应该是那个东西了。”

    “什么东西?”王止有些好奇。

    榆木灵识探入戒指内,里面果然有合种材料以及一些灵元币,将不大的空间堆放的满满当当的。在这些东西上面,放着榆木所说的东西。

    两个普通柳树枝条编织的头环。

    静静放在一起,依然和当初一样青翠欲滴,想来一直是被保存的很好,才能保持这样的。

    榆木取出这两个头环,放在怀里,将这枚戒指放进自己灵元戒内,这才缓缓起身。

    轻轻拿着一个柳枝头环,比划了一下,就开始沉默起来。

    王止看着着两个头环,心想这应该就是当初榆木和司徒棠开始的东西了吧?

    榆木静静看着这两个头环,嘴角不自觉想到当时坐在树枝上,戴着头环,美的像神女一般的司徒棠。

    最终轻轻抬手,两个头环全部落在小河上,随着河水缓缓走远起来。

    在半途上,两个头环就已经被河水冲散。如同一对恋人,终究渐行渐远起来。

    榆木静静看着头环漂远,直到消失不见,才收回目光,轻轻下水,拿起一枚鹅卵石,放在手心。

    人心似水长流,中间曲折弯道更是数不胜数,水流最后依旧清澈。而这始终位于原地,从未动过的鹅卵石,不惹尘埃,却染青苔。

    拍了拍身上尘土,榆木这才转头看着王止,开口说道:“走吧,回去,别让人看了笑话。你现在事情也多,以后修行可不能落下,到时候,大哥我带你一起,站到那无涯宗头顶!”

    王止看着榆木,嘴角笑意慢慢扩大,重重点头:“嗯!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去试试那吕布衣,有没有长进!”

    榆木含笑点头,抬头看着天上白云,仿佛是在立下什么誓言一般,有心声响起:“我榆木,自当踏平无涯宗,抹杀吕布衣。”

    两人并肩走向大殿,榆木是准备带着涂山墨颜,顺便和其他人告别。本来和别人应该有的告别,如晴空,司徒海,司徒棠等,因为自己沉睡,而缺失下来。

    现在,榆木可以补上了。

    还在找"灵玄共主"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 "易" 很简单!

    ( = )


书籍 【灵玄共主】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