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灵玄共主 > 灵玄共主_第一卷 恍如梦 第一百一十七章 恍如梦

灵玄共主_第一卷 恍如梦 第一百一十七章 恍如梦

作者:星星真乖 发表时间:2022-04-22 02:38:50 更新时间:2022-06-29 22:20:50
张峰心里一动,心想趁现在,带着缥缈宗弟子直接去占了刚才那些修士的宗门,总不能一直让这些弟子呆在这灵气稀少的山头不是?

    张峰轻声开口吩咐下去,这些缥缈宗弟子也都没什么意见,毕竟任谁一直在这种荒山野岭修行,也是吃不消的,于是纷纷欣然同意,一个个摩拳擦掌准备起来。

    张峰面带微笑,这样才对嘛,年轻人只要心中还有希望,就有万般可能。

    司徒棠却是低下了头,让人看不清表情,轻轻开口:“张叔叔,您带大家先过去,我去带着榆木师弟一同过去就是了。”

    张峰沉吟一会,看着眼前低头不语的司徒棠,忽然展颜一笑:“好,我们先过去清扫那里剩下的修士,小棠你后面过去就行。”

    司徒棠轻轻点头。

    张峰开始招呼其余弟子,准备齐全打算出发司徒棠已经缓缓开始走向木屋。黄死神看了看榆木所在的木屋方向,又看了看并未飞行,而是如同常人一般行走的司徒棠,犹豫了一下,打算跟去看看,万一有什么需要自己的,比如背榆木之类的,他去倒是刚刚好。

    黄死神脚步移动,刚走了两步就被人拽住。

    黄死神转头一看,是王止轻轻拉住了他,黄死神不解其意,挣了一下,竟是未能挣脱。黄死神有些不耐烦,来到雨海后的日子,平时都是他在照顾榆木,每天丹药按时喂着,比当初照顾涂山墨颜还要上心。

    黄死神瞪了王止一眼,闷声说道:“王止,你这是干嘛?”

    自从晋级界牌以后,黄死神整个人也变得不一样了起来,这些日子王止张扬等人忙着勘察四周,他又自觉短时间内是无法再有进步,于是拍着胸脯照顾了榆木这么久。

    毕竟黄死神一直觉得,在秘境那次不说,上次他跟着出任务,可算是榆木实打实救他一命的,若不是榆木拖着胡未语,恐怕他们都回不来了。

    因此王止拉住他,这让他心底也有了不少火气,直呼王止名字,也不在意什么师兄称呼了。

    王止看了眼司徒棠背影,脸上神色黯淡,轻声开口:“黄师弟,你就别去打扰司徒师姐了。她有话要和我大哥说的,你在旁边,不太合适。”

    黄死神差点气笑:“王止,你脑子糊涂了吧?榆师兄现在还在躺着呢!司徒师姐去了,对着木头讲话么?还有你,你口口声声称呼着大哥,这些日子,你去看过榆师兄几次?”

    王止脸色苍白,这些日子,刚到雨海,司徒棠闭关突破,一群人没了主心骨,他现在界牌后期修为,自然得肩负担当,这些时日一直奔波,是真没多少时间去看榆木的。

    黄死神知道自己说的是气话,看了王止一眼,轻声哼道:“行了,这些日子你一直在奔波忙碌,我是知道的,你说司徒师姐和榆师兄有话要说,会说些什么?不会是说些等榆师兄醒来就成亲之类的吧?哈哈哈哈,那要是这样的话,我确实是不能过去的。”

    王止看着黄死神,嘴唇微动,最后却是什么也没说出来,只是摇了摇头。他心思通透,这些日子司徒棠的反常表现,他是看在眼里的。至于司徒棠会说些什么,他也猜出来个大概,和黄死神想的,应该是天差地别。

    黄死神盯着王止,忽然轻叹口气,也不打算再跟着司徒棠过去了。黄死神站在原地,看了看榆木呆着的小木屋,眼中闪过悲哀神色,拍掉王止拽着自己的手,直接转身,开始跟着前面已经出发的弟子去了。

    王止站在原地,有些恍惚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王止手被人牵着,王止跟着手看去,原来是陆芸静静站在他身边,也没出声打扰,一双美目带着关切看着他。

    王止甩了甩头,脸上浮出温和笑容,轻轻摸了摸陆芸长发,说了句:“大家都出发了,我们也跟上去吧。”

    陆芸“嗯”了一声,并未放开握着王止的手,两人追着前面弟子脚步,缓缓跟了上去。

    半路上,陆芸轻轻转头,看到司徒棠已经进了榆木小屋,美目中闪过一丝复杂眼神,回头继续向前。

    司徒棠推开木门,涂山墨颜懒洋洋抬头望了她一眼,依旧趴在榆木身边,即便是方才那种局面,涂山墨颜也没有离开榆木身边。

    司徒棠轻轻关上房门,这附近除了她和榆木,外带一只小狐狸,已经没有别人了,只不过司徒棠还是关上了房门,不知道为何。

    司徒棠拉过一张竹椅,坐在榆木旁边,先是仔细看了看榆木,见榆木呼吸平稳,脸色红润,司徒棠嘴角轻轻上扬,不过转瞬即逝。

    司徒棠就这样静静看着榆木,怔怔出神,良久良久。

    最终,涂山墨颜打了个呵欠,司徒棠仿佛才回过神来,伸手拉过榆木双手,放在自己手心。

    司徒棠看着自己手心的榆木双手,轻轻开口:“你知道吗,我刚才问张叔叔,我父亲和你师傅怎么样了,他回答是不知道。”

    “他可能是真不知道,不过我感觉,他应该是心里清楚的,只是不想跟我说罢了。”

    “所以,要是我猜的没错,我父亲和你师傅,应该都……不在了。”

    “我想复仇,为我父亲和你师傅,还有我那困在秘境的娘亲。留在这里一直呆着,我恐怕没办法快速成长,增进修为。所以我想离开,可是你一直没醒,有些话,等到了新地方,我就没办法硬起心肠跟你说了,所以,就在这里和你讲吧。”

    涂山墨颜已经站了起来,盯着面前自言自语的司徒棠。在它感知中,司徒棠未带任何恶意,只不过涂山墨颜有种感觉,司徒棠接下来的话,可能会对榆木造成很大影响,做为和榆木签订平等契约的灵兽,涂山墨颜自然不愿司徒棠继续说下去。

    涂山墨颜低吼一声,双眼隐隐露出红光,同时爪子上面灵力汇聚,对准了司徒棠。

    司徒棠看了涂山墨颜一眼,放开握着榆木的双手,使用自己刚刚转化的原初之力,化作几道灵力封印,将小狐狸镇压起来。

    涂山墨颜被司徒棠镇压之后,全身开始泛起红光,红光不停冲击着司徒棠的封印,一时间,竟是将司徒棠的封印动摇了不少。

    司徒棠有些意外,再度抬手发出几道灵力,彻底将涂山墨颜压制,这才重新握住榆木双手,犹豫了片刻,才开口说着:“你我本无缘,开始的不明不白,我不想结束的不清不楚。”

    “我打算十年之内晋级玄灵,所以等会将你送过去以后,我就离开这里,独自修行,等到我晋级玄灵以后,或许会回来这里看看,不知道到时候,你醒没醒过来。”

    “真的,榆木,要是你现在醒过来多好,我也不用这么无助了。有时候想想,也许我们真的是有缘无份。”

    “所以,我不等你了,你不知道你沉睡的这段时间,我经历了什么,我父亲,他,他甚至都没见我最后一面。”

    司徒棠泪水涟涟。

    涂山墨颜看着突然哭泣的司徒棠,愣了一下,也停止了挣扎,最终决定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这两个人的事情,和它一只小狐狸有什么关系?睡觉吃灵果它不香嘛!

    司徒棠过了一会,才止住哭声,看着榆木,开口说道:“晴空叔叔说,让我别伤你太深,我已经尽力了,我也有自己的仇恨,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去兼顾我们这份感情了,我希望,你能理解我。你这么好说话一个人,应该不会拒绝吧?不说话,我就当你是默认了。”

    榆木依然安静躺着,小狐狸在睡觉,这整间小屋,自然没有任何声响。

    司徒棠眼底抹过一丝失望,强笑了一声:“差不多了,张叔叔他们应该已经处理好了,我这就带你过去吧。”

    “对了,一直没敢说,你长得真的挺普通的哈哈哈。”

    司徒棠缓缓弯下腰,轻轻将榆木放在自己背上,这可能是他们两人最亲密的举动了。

    涂山墨颜也睁开眼睛,司徒棠解开封印以后,小狐狸犹豫一下,最后还是跳到榆木肩膀上,抓紧榆木衣服,晃晃荡荡的。

    司徒棠背好榆木,走出小屋,并未御空飞行,而是运用灵力,一步步朝着远方走去。

    张峰已经将此处残余弟子抹杀干净,站在这座名为“人上人”的山门下,张峰双手负后,看着缥缈宗其他弟子忙前忙后,最终挥手抹去“人上人”三字,以手作刀,刻下“缥缈宗”三个大字,在夕阳照耀下,闪闪发光。

    张峰刻下“缥缈宗”三字时候,已经有弟子渐渐围了过来,一个个抬头看着这新的“缥缈宗”,眼中闪动着莫名光芒。

    张峰拍了拍手:“从现在起,缥缈宗雨海分宗,正式建立,由我张峰做分宗第一任太上长老,王止担任宗主,可有不同意见?”

    众弟子全部摇头,表示没有意见。王止嘴唇张了张,最终还是没说什么,默认下来。

    这时候,司徒棠背着榆木,渐渐出现在众人眼帘,缥缈宗弟子看着这一幕,都是面面相觑,宗门刚刚重建成功的喜悦也消失无踪。

    黄死神快步从人群中走出,准备接过榆木,司徒棠轻轻放下榆木,任由黄死神背着榆木去一处安静房间,然后转头看了看新的缥缈宗,脸上闪过别样表情,最终嘴角勾勒出一抹弧度,点了点头,开始和众人告别起来。

    司徒棠表示自己打算去其他地方看一看,能否碰到什么机缘之类的,毕竟晋级原初之后,一般的苦修已经无甚大作用了,听得张扬王止等人是面面相觑。

    王止犹豫开口:“司徒师姐,要不过些日子再出去?万一……”

    王止本想说万一榆木最近醒过来了呢,只是话到嘴边,最后又收了回去。

    张扬和其他弟子也开始劝解司徒棠起来,只不过司徒棠态度坚决,最终所有人只能看向张峰,希望张峰能劝说一下司徒棠。

    张峰看着司徒棠,叹息一声,出乎众人意料说道:“小棠,走吧,不要忘了,缥缈宗是你的家。有什么事情,直接回来这里就是。我就在这里,照看着其他弟子,一般不会离开的。”

    司徒棠谢过张峰,又看了看山门上的“缥缈宗”三个大字,转身打算离去,刚走两步,忽然停步转身,取出一枚戒指,交给王止,开口说道:“王师弟,这戒指放你这里,万一哪天,你大哥醒过来了,就把戒指给他,这是晴空大长老留给他的,里面也有我的一些东西留下,你要记得交给他。”

    王止手拿戒指,只觉得有如千斤重,看了看司徒棠,最终只是轻轻点头。

    司徒棠笑了笑,告别众人,脚步渐行渐远,再也没有回头。

    ……

    榆木终于将第七山根基全部炼化,也从观想状态中退了出来,脸上是止不住的喜色,从地上起身以后,榆木看着脚下的第七山,隐隐感觉自己一念之间,就能将第七山缩小为普通界碑一般大小,有些好奇,尝试了一下,果然原本与天等高的第七山,化为了一块几丈大小的黑色石碑,静静矗立在半空。

    榆木心满意足,正打算感受一下第七山有何玄妙时,却听到一声疲惫声音在耳边响起:“行了,没完没了的,看你那点出息,想试第七山作用以后去试就是。”

    榆木这才想起来白衣中年人还在这里,有些讪讪的看了过去,顿时吓了一跳,之前还好好的,仿佛实体一般的中年人,露在外面的双手,已经成为透明,而且整张脸也开始有了透明化的迹象。

    榆木小心开口:“前辈,你这是怎么了?”

    中年人收起折扇,没好气说着:“怎么了,我这一点灵念要消散了呗,还能怎么了!”

    榆木吓了一跳:“前辈,你这是要坐化了?”

    中年人目光古怪盯着榆木,有种顺手拍死这小子的冲动:“怎么说话的,我这只是分出来的一点灵念而已,我原本剩下的灵识,还好好呆在秘境里。”

    榆木松了口气:“原来是这样啊,前辈果然道法通天,灵术通神。”

    中年人听得倒是受用,看着眼前的榆木,心想这小子笨是笨了点,不过笨人嘴里说的话,那肯定是真心的嘛!自己这点灵念,维持榆木观想状态长达数月,中间还抵挡了一次体内世界震荡,自然是当的起道法通天这句赞美的。

    中年人看着榆木,满意点头:“不枉我这么劳心劳力,你小子总算是成功了,虽然用时长了点,不过没关系,已经很不错了。”

    榆木乐呵呵的,忽然想起了什么,开口问道:“前辈,不知外界过去了多久?晚辈有些担心的。”

    中年人轻轻开口:“不到一年时间。”

    榆木这才松了口气,不到一年时间,三国大战应该都没开始吧?自己还是赶得及的,不过自己沉睡了这么久,不知道错过了多少事,唔,黄死神应该晋级界牌了吧?司徒师姐应该还没到原初吧?还有涂山墨颜王止张扬他们,应该都好好的吧?

    中年人看着榆木,开口提醒:“对了,中间你炼化第七山时候,你体内世界出现波动,是因为外界影响,据我推测,应该是你本体进行了一次远距离传送导致的,可能发生了什么事,你就被传送带走了。”

    榆木一呆,缥缈宗传送阵的事他是知道的,晴空以前跟他讲过,不过听中年人说的,自己是被人给传送了?难道三国大战已经开始了不成?

    一想到这里,榆木有些焦急起来,只不过体内世界还是封闭状态,他自己又出不去,只能求助一般看着中年人。

    中年人摇了摇头,开口说道:“你刚炼化第七山,还未成功立碑转化,体内世界还是封闭着的,顶多两日功夫,你将自己第七碑种下就是了。”

    榆木这才松了口气,立马打算盘坐转化第七碑,只不过被中年人制止。

    中年人开口说道:“小子,我这点灵念就要消散了,也没时间再指点你什么了,我所在秘境已经开始自我漂泊,下一次开启,应该是五年以后了,到时候你有什么要问的,根据我给你的东西做为引导,自己过去找我吧!”

    中年人头部已经透明,自腰以下部位已经开始缓缓消散,显然距离完全消散,已经没多久了。

    榆木正了正衣襟,面色肃穆,躬身朝着中年人拜了三拜,开口说道:“前辈指点之恩,如同再造,榆木无以为报,只能铭记在心,永不敢忘,以后前辈有什么晚辈可以帮得上忙的,尽管开口就是。”

    中年人轻笑着喃喃一声:“你能帮我什么忙。”

    声音太小,榆木根本没听清楚,眼看着中年人就要彻底消散,榆木忽然开口大声喊着:“敢问前辈名讳?”

    大笑声里,中年人蓦然消散,只留下一句“本王苏寒青”在榆木体内世界遥遥回响。

    榆木看着中年人消散地方,喃喃说着:“前辈名字果然好听。”

    说完,榆木立马盘腿坐在原地,开始全力转化第七碑起来。

    只用了一日多功夫,榆木就成功种下第七碑,随着第七碑立下,原本被第七山封禁的体内世界,开始缓缓解除封锁,沉睡了将近一年时间的榆木,终于醒来。

    还在找"灵玄共主"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 "易" 很简单!

    ( = )


书籍 【灵玄共主】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