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灵玄共主 > 灵玄共主_第一卷 恍如梦 第一百章 善缘易结难至终

灵玄共主_第一卷 恍如梦 第一百章 善缘易结难至终

作者:星星真乖 发表时间:2022-04-22 02:38:23 更新时间:2022-06-29 22:20:47
晴空看着司徒棠和王止一前一后走了进来,脸上带笑看着司徒棠,轻声开口:“小棠来啦,坐吧。”

    司徒棠默默坐下,怀里抱着的涂山墨颜直接跳了下去,直接跑去榆木小屋那里去了。司徒棠闭关被王止叫出来,在来的路上,王止就跟她讲了她闭关后发生的事情,司徒棠担心自己父亲,本想直接过去浮云门,只不过被王止拦住,最后决定先来见过晴空再说。

    司徒棠目光忍不住望向侧面的小屋,榆木还躺在玉床上,还是没能醒来。

    晴空咳了一声:“小棠啊,你母亲的事,司徒都跟你说了没?”

    司徒棠神色黯然,点了点头,在她上次闭关前,司徒海就将当初她母亲的事,完完本本都跟她讲了的,正因此,她才心中焦急之下,想要赶去浮云门,见见自己父亲。

    晴空心底也是叹息一声,站起身来,走到司徒棠身前,取出一枚紫色戒指,轻轻递给司徒棠。

    司徒棠有些不解,茫然的看着晴空,晴空笑着说道:“收着吧,这里面东西,早就准备好的,原本想着等你和木头成婚时候亲手给你们的,只不过世事无常,小木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过来,你俩的喜酒,我估计是喝不上了。”

    司徒棠脸泛红云,即羞又惊,又张望了一下小屋,才回头说着:“师叔,你一定会平安无事的,榆木他还没醒过来,这戒指,还是到时候师叔给他就是了。”

    晴空轻轻摇头,坚持将戒指送到司徒棠手里,嘴里说着:“小木头他没什么亲人了,我这次去浮云门,多半也是回不来了,到时候,他在这世上,亲近的人就没几个了,我作为他的师尊,其实真正教导他修行时日,并不多的,说起来,倒是我这师尊不够合格了。”

    司徒棠摇头:“师叔说的哪里话,榆木他能有你这位师尊,已经是他天大福气了。”

    晴空笑了笑,没有说话。

    司徒棠只能收好戒指,张嘴说着:“师叔,我也想去浮云门,师叔你就带我一起过去吧!”

    晴空摇头:“这么大人了,还说小孩子话,黄黎九香的修士再多,也难不住我和司徒,只不过那真人,”说到一半,就没继续说下去了。

    司徒棠沉默下来,没有接话。

    晴空转头对王止说道:“王止,你俩去将名单上的人都叫过来吧!保险起见,以后你们都呆在传送阵那里,就不要留在这里了。”

    王止犹豫了一下,这才缓缓称是,和陆芸一起起身走了出去,按着名单寻找去了。

    晴空走到门口,示意司徒棠不用跟着自己,随后双手负后,抬头看着天上骄阳,眯起眼睛,喃喃说着:“晴空万里无浮云,真是个好天气。”

    转身看着大殿里坐着的司徒棠,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说道:“司徒是什么性子,你是知道的,那真人,到时候就由我俩挡着了,你到时候收到消息,直接使用传送阵走就是了,千万不要做傻事,等到以后修为高了,能为我们复仇了,再回来就是。”

    司徒棠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哽塞住自己喉咙一般,什么都没能说出来,只是一双美目,已经浮起了水雾。

    晴空走到司徒棠身边,摸了摸司徒棠脑袋,说了一句:“怎么还跟小时候一样,动不动就哭,司徒没有叫你出关,其实是不想更是不敢,所以我就让王止喊你出来,跟你说上几句的。”

    “小棠啊,毕竟有些离别,终究是说不出口的。你能理解司徒那老家伙吧?”

    司徒棠这下再也忍不住,直接哭了出来,晴空轻轻拍着司徒棠后背,也没劝说什么,就像一个老父,看着自己哭泣的闺女,想安慰却说不出来,只能轻拍后背,或许,能让她好受一点?

    过了一会,司徒棠哭声渐止,晴空才继续开口:“等我去浮云门以后,你就和王止一起,约束着所有人,安全起见,直接使用传送阵就是,若是想等消息,最多等上十日功夫,就必须传送离开,知道么?”

    司徒棠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晴空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说着:“别忘了带上小木头,至于你俩,”晴空又犹豫了一下,才继续说着“万一小木头哪天醒了过来,我希望你能在他身边,见他一见,到时候,无论你做什么选择,我也是支持你的,只不过,别让榆木他太伤心了些,毕竟他名字叫榆木,却不是真正木头的。”

    司徒棠破天荒有些为难起来,司徒海在跟她讲过自己母亲被困在秘境的真正原因后,司徒棠其实心里早就有了打算,无论榆木醒还是未醒,她都想要将自己母亲救出来再考虑两人结为道侣。

    只是榆木一直未醒,自己父亲又去浮云门战场,很有可能会对上一位灵显修士,甚至都没有见自己一见,司徒棠心底已经有些心灰意冷,只打算全心投入到修行中去,不再想分心任何事情了。

    现在听到晴空这样说,司徒棠才感觉为难。

    晴空笑了笑,轻轻说着:“小棠,有时候坚持自己,也不一定就是错了,你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来吧。到时候小木头醒过来了,你和他说清楚就是了,毕竟,善缘易结难至终。”

    “之所以说让他别太伤心,是我这徒弟,到时候肯定心里会难受,会不甘,这都是人之常情。不过想来他肯定会理解你的,所以你也不用太难做,以后好好修行便是。”

    司徒棠取出了戒指,放在桌子上,轻轻说着:“师叔,我”

    晴空抬手,示意司徒棠不用说什么,他都心里明白,司徒棠刚刚收下戒指,也是因为王止和陆芸在场,而且司徒棠心里有打算,这戒指的东西,全都是榆木的,自己什么也不动的。

    晴空轻声说着:“师叔都知道,你也不用心里愧疚什么,毕竟你吃的苦不少,身上的担子也重,师叔都懂的。”

    司徒棠开口说着:“可是,榆木师弟他……”

    晴空叹了口气:“没法子,要怪就怪你俩有缘无分吧!小木头,一个人,也许更好点。”

    “好了,小棠,我说的话,你都牢牢记住吧,就是司徒老家伙在这里,说的也应该和我差不多,毕竟他可是不怎么喜欢小木头的,我知道,小木头也知道。”

    司徒棠沉默不语,双眼看着自己脚下青砖,心里还是有些埋怨司徒海,没有将她叫出关。

    晴空院落外,已经陆陆续续来了三十几个修士,都是界牌和坦途境界,王止陆芸张扬柳若玥黄死神,肖优优付尧这些人都在里面。

    晴空看着面前这些修士,嘴里说着:“从现在开始,你们所有人,都听从司徒棠和王止命令,任何人都不得违抗,否则逐出宗门。你们都是我缥缈宗作为火种留下来的,以后王止会带领你们过去传送阵那里,危急时刻,直接传送走就是,只要你们还在,缥缈宗就有重新崛起的一天,我希望你们能够同心协力,将缥缈宗传承,延续下去。”

    “我晴空,替缥缈宗历代修士,谢过诸位了!”

    说完晴空直接对着身前修士,鞠了一躬,这些修士一个个急忙还礼,面上都是一副悲苦神色,明显是强忍着情绪,没说什么。

    这些人,除了一个黄死神是普通弟子,其他的几乎都宗主和长老子嗣徒弟什么的,比起忠诚,这些人才是缥缈宗年轻一辈最忠诚的,根本不用怀疑什么。

    因为他们的长辈或者师长,此刻都在浮云门那里,和两国修士打生打死,他们能够作为火种留下,也是他们的长辈争取来的。89文学网

    黄死神是晴空特意留下的,一是因为他和榆木关系不错,二是他制甲天赋,确实不错,到了一处新的地方,也能好好的活下去。

    晴空又交待了一些事情,这才让王止背着榆木,一行人直接去往传送阵位置,晴空看着面前这三十几人,虽然个个修为不高,却是发自内心笑了出来,又盯着榆木看了几眼,这才向着这些人点了点头,直接身影拔高没入天空,向着浮云门赶去。至于缥缈宗内剩余的修士,他刚才已经通知宋长老带他们去往浮云门了,自己先过去就是了。

    这三十几人,大部分都是认识的,一个个相互看了看,又看了看前面的传送阵,有些不知所措。

    这传送阵是建立在缥缈宗一处山头内部,通往的地方是距离三国之地相当遥远的一处地方,叫做雨海。

    涂山墨颜一直趴在榆木怀里,旁边就是张扬王止等人,传送阵本就不大,一次只能传送两三人的样子,一些大型灵兽,未到原初境界,根本就无法带进来的,柳若玥的七彩鹿就没有带过来,之前柳若玥已经含着泪,和七彩鹿解除了契约,让它自己找地方好好呆着,毕竟一个没有契约的七彩鹿,一般是不会有人会伤害它的。

    晴空御空飞行,速度极快,安顿好了这些缥缈宗的火种弟子,他就觉得自己轻松了一大半,所剩不多的担心,就是自己弟子榆木,没了自己每日看护,以后也没自己做他师尊,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好像,是挺难过的。

    等到这小子到时候醒过来,看不到自己,想来应该是挺伤心的吧。

    晴空在天空上,已经能看到地面上不停有鹿海国修士赶往浮云门方向,都是一些原初修士在天空遥遥飞行,下方一些界牌坦途弟子,想来应该九十其他五个宗门的修士了,这五个宗门,也是只留下了火种弟子,其他修士全部赶去浮云门的。

    晴空全力飞行,直接将这些修士丢在身后,不过半个时辰功夫,就已经赶到浮云门。

    司徒海最先发现晴空,遥遥接下,落在了缥缈宗阵营处,司徒海看着晴空,开口质问:“你怎么来了?不是要你留在宗门,最后掩护火种么?”

    晴空摆了摆手:“老子这强横战斗力,哪是张峰这刚晋级玄灵能比的,让他滚回去。那些弟子修为都还低,没他照应,在雨海恐怕是呆不下去。”

    司徒海皱了皱眉,还打算开口,晴空直接说了一句“小棠被我叫出关了”给堵住。

    半晌,司徒海才沉闷问道:“棠儿她怎么样?什么反应?”

    晴空轻笑说着:“跟小时候一样,还是爱哭鼻子她想过来这里,被我拦住了,你不会怪我吧?”

    司徒海摇了摇头:“怎么能怪你呢,不是我不想见她,天底下哪有不心疼自己闺女的父亲呢?只是我想了两天,才决定不见她,毕竟不想让她亲眼看到我身陨的。希望她以后,好好修行,争取晋级到真人境界,能救出她娘亲就行。”

    晴空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了句:“难。”

    司徒海没反对什么,毕竟连他都没能摸到灵显门槛,更何况司徒棠?

    晴空又开口说着:“我替你拒绝了她和我徒弟的婚事。”

    司徒海愣了一下,才苦笑开口:“这,何必呢?他们年轻人的事,还是交给他们自己吧!”

    晴空木然开口:“小棠什么性子,你不知道?我早些挑明出来,到时候,他们两个,起码都好受些,心境也不会受太大影响。”

    司徒海沉默片刻,才缓缓出声:“这样,会不会太残酷了些,你就这一个徒弟,那榆木本就可怜的了。”

    晴空摇头说着:“正是如此,我这样,才是为他好的。到时候他醒过来,虽然难受,也不至于心境崩碎的。”

    司徒海沉默下来,最后转移了话题:“开山祖师那里,准备的怎么样了?”

    晴空开口笑着说道:“祖师他老人家说了,虽然他只是一丝灵识,只要那真人敢到缥缈宗,他就能配合你我,给那真人来一记狠的,灭杀是不可能的,但是绝不会让那真人轻松多少的。”

    司徒海缓缓点头,忽然神色黯然说着:“说到底,还是我连累宗门了,黄黎九香两国修士,肯定不会对其他宗门斩尽杀绝的,还是我招惹了那真人,才有这等祸事的。”

    晴空锤了司徒海一拳,司徒海动也未动,硬生生挨了一下。

    晴空骂骂咧咧说道:“知道老子为啥打你么?你他娘的别的不学,学了个娘们说话,啥叫你连累宗门,缥缈宗没你坐镇,能成鹿海国第一宗门?说到底,还是要怪咱们开山祖师修为不行,他要是真君修士,缥缈宗还用得着你我操心?”

    司徒海苦笑一声,晴空这般甩锅方法,他是没想到的,这也能怪到开山祖师头上,还真是晴空性子。

    晴空继续开口发问:“怎么说,你不是杀了一个玄灵修士么,怎么刚刚我看对面那阵型,像是又要发起攻击的架势了。”

    司徒海想了一下,才说道:“昨天魏腾悄悄和我见了一面,跟我说那真人,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晴空皱眉,摸了摸胡须说道:“这么说来,这次攻击,说不定就是鱼死网破的架势了?”

    司徒海点了点头:“确实如此,到时候,你我还有张峰,找准时机,直接脱离战场,赶回缥缈宗,和那真人决战,就在咱们宗门了,到时候就算咱俩身死,也把宗门山头给毁了,让其他后来者,什么也得不到才行。”

    晴空点头:“确实,只不过,从这里赶回宗门,以你我速度,中间恐怕也挡不住那真人的,可有什么对策?”

    司徒海老神在在掏出一张血红符篆,递给晴空,开口说着:“这是当初宗门留下的神行符篆,张峰你我每人一张,足够我们盏茶时间,速度快上一倍的,到时候你和张峰先走,我拖延一下,就赶过去。”

    晴空收下神行符篆,轻声说着:“我让宋长老,将宗门其他留下的弟子也都带来了,到时候实在不敌,就让他们四散逃命吧!要不是我们的传送阵加大了传送距离,极大缩短了使用寿命,我倒是想将那些低阶弟子都送走的。”

    司徒海叹了口气,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自己宗门弟子,谁又愿意看着他们一个个死在战场上?到时候就像晴空说的,自己发出命令,让他们自己逃命去吧!能走多少就是多少,想来那黄黎九香两国,主要是为了占领灵气山头,不会对那些低阶修士,追杀不休的。

    司徒海想了想,又说了句:“到时候,张峰这个驴脾气,怎么将他赶走?我估计他肯定是打算和咱俩一起,死斗到底的。还别说,他那倔劲上来,我都头疼的。”

    晴空嗤笑一声:“简单,到时候回了宗门,你我联手,直接将他强行按到传送阵里,等传送完毕,再将传送阵打碎,让他想来都来不了,不就行了?”

    也得亏张峰现在还在养伤,没能灵识探听到他俩对话,不然非得气出毛病来。

    司徒海点了点头:“不错,这是个好方法,那些小辈没他照顾,我是真不放心的。”

    晴空没说什么,只是看着远处两国修士阵营,两国修士阵型上空,已经有原初玄灵修士腾空,下方修士也开始缓缓行动起来。

    晴空忽然骂了一句:“狗日的真人。”

    司徒海微微一笑,点头表示赞同。

    喜欢灵玄共主请大家收藏:()灵玄共主搜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书籍 【灵玄共主】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