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灵玄共主 > 灵玄共主_第一卷 恍如梦 第八十七章 谈判

灵玄共主_第一卷 恍如梦 第八十七章 谈判

作者:星星真乖 发表时间:2022-04-22 02:38:00 更新时间:2022-06-29 22:20:44
泷月摇动,榆木体内镇守灵力长河的界碑,已经轻轻晃动起来,随时准备离体攻击敌人。

    榆木紧盯着胡未语,眼中充满战意,他有其他人没有的界碑境界,对上胡未语,现在心里只想试试界碑威力,半点不怂的。

    只不过榆木原本打算着去帮黄死神一把,现在被这胡未语给拦下,没法腾出手帮助一番,黄死神现在已经是岌岌可危了,应对四五个同境修士,能支撑到现在,已经很不得了了,也幸好有锣鼓相助,不然黄死神恐怕早就没了。

    司徒棠击退对手,抽空看了看局势,场面上其他人还是打的有声有色,胡未语现在已经和榆木打成一团,虽然知道榆木有界碑境界,司徒棠还是有些担心,不过看到黄死神被几人围攻,仗着身上灵甲,仍是被打的脸色惨白,司徒棠皱起眉头,看着面前这个对手,胡未语嘴里的姚师弟。

    这姚师弟做为界牌后期修士,虽然不是司徒棠对手,不过司徒棠不动用压箱底手段,也休想轻松击败他,毕竟姚师弟手上灵器,也是三品层次,在东海阁年轻一辈排名也是相当靠前的。

    司徒棠不再耽搁,直接腾空而起,身体外面浮现出六枚路牌,路牌呼啸着朝着姚师弟冲了过去,一时间,倒也有种遮天蔽日的气象。

    同时,司徒棠手中掐诀,手里长剑如同当初在百兽领一般,再度变大,司徒棠脸色微微发白,掌控着长剑,并未攻向姚师弟,而且直接向着黄死神那里斩落,暴涨的长剑带着雄浑灵力,一剑过去,就轻松破开两名东海阁弟子护盾,直接将躯体斩成四截。

    姚师弟怒吼一声,也是选择放出自己路牌,同样六枚路牌在空中来回转动,和司徒棠路牌不停碰撞着,自己也是血红着眼睛,同样腾空而起,手里长枪对着司徒棠捅了过去。

    司徒棠召回长剑,直直切在长枪上,只听得一声轰响,姚师弟脸色苍白,直接被击退数丈距离,路牌纷纷回转自己体表,开始缓缓旋转起来。

    司徒棠出手缓解了一下黄死神的困境,这才准备专心对付眼前的姚师弟,姚师弟看了看被司徒棠一剑灭杀的两个师弟,心中愧疚不已,不过刚才两人交手,他心里清楚自己不是司徒棠对手,只能使出全部力气,纠缠住司徒棠就是,等到胡师兄解决了那个坦途修士,和他联手之下,应该就能轻松压制司徒棠了,不过奇怪的是,胡师兄对付一个坦途修士怎么都这么久?

    姚出默有些疑惑,转头看向胡未语和榆木交手地方,顿时目瞪口呆起来。

    胡未语站在空中,和姚出默一般,身上六枚路牌紧紧环绕在自己身侧,手持长剑,正满脸凝重看着自己头顶。

    胡未语头顶上,齐刷刷出现整整四块本命石碑,如同泰山压顶一般,悬浮在胡未语头上,而下方的榆木,身侧两块界碑极速旋转,护着自己不被胡未语灵术偷袭,手上也握着本命灵器长剑红云,只不过全部心神,都已经用在控制界碑上。

    榆木这是第一次将六块界碑全部祭出,体内庞大的灵力洪流,在没有了界碑镇压后,已经是不甘平静起来,榆木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祭出六块界碑,体内灵力就有了波动征兆,只不过胡未语实在太过厉害了些,只能分出大半心神,操控界碑对敌,留下部分灵念,极力安抚体内灵力河流。

    姚出默看的是目瞪口呆,司徒棠也跟着看了过去,见榆木放出的六块界碑,也是短暂失神,不过随后反应过来,直接一剑抹向姚出默,姚出默感知到灵力波动,也是回过神来,急忙专心应对司徒棠攻势,一时间,也只能苦苦支撑罢了。

    胡未语神情凝重,刚刚他出手偷袭榆木未成,就准备直接雷霆一击,将榆木抹杀,全力之下,长剑将榆木身侧的两块界碑击开,尚未来得及高兴,心神相连的本命长剑就如同被四块巨石撞击一般,差点让他都失去掌控。

    心惊之下,才看到对面那坦途修士,又是祭出了四块界碑,加上之前两块,已经足足六块本命石。

    胡未语原本见到榆木祭起两块界碑,还惊讶不已,现在榆木又是召出四块界碑,他反倒平静了下来。

    面前这坦途修士,肯定是有不一样的法诀,而且能弄出这么多本命石,说不好就是哪种上古秘术才行的,毕竟胡未语自己知道的缥缈宗和东海阁修士,还没人有过这种现象的。

    榆木召出了所有界碑,一不做二不休,那四块离体而出的界碑,直接在他心神控制下,将胡未语给围了起来,胡未语担心自己本命灵器受创,因此只是绕来绕去,并不和榆木的界碑正面碰撞。

    同时自己体内路牌齐齐飞出,在他周身飞舞,榆木操控界碑,撞击路牌,却没能像之前一样直接将路牌撞碎,胡未语全身大部分灵力都集中在路牌上面,路牌外面包裹着一层浑厚白光,六枚路牌生生抵挡住榆木的界碑,还不显得吃力。

    榆木之前用过自己的杀手锏,墨颜之瞳,只不过能轻易洞穿坦途修士护盾的瞳术,在胡未语这里,没有多大效果,根本未能破开护盾,只是深入进胡未语护身灵盾一半距离,瞳术所携带的灵力,就消散殆尽。

    榆木现在拿胡未语也是没有任何办法,能和胡未语僵持住,尴尬的是他自己没有界牌境界,没有路牌,体内灵力也是无法支撑他将本命灵器幻化,如司徒棠手上长剑一般,其他的灵术又根本伤不了这胡未语丝毫,因此两人呈现这种古怪局面。

    两人谁也没动手,只是看着界碑和路牌相互碰撞着,榆木界碑毕竟是比路牌要占便宜许多,依靠四块界碑,不停磨损着胡未语路牌上面灵光,试图将这路牌灵性损耗一些,只不过榆木这意图被胡未语识破,胡未语只是加大灵力注入,保护着自己路牌不被榆木界碑造成损伤就是。

    胡未语轻声开口:“这位缥缈宗的师弟,你看你同行的师兄弟,已经快撑不住了,不如我们谈和如何?”

    榆木心里一动,看了看其他人状况,黄死神有刚刚司徒棠的援手,现在也是缓了口气,手里握着榆木的坠星杖,刚刚还趁机击伤了一个对手,现在和锣鼓相互依靠,还没什么危险的。

    不过孙长老的两位徒弟,其中一个现在已经很不妙了,那弟子叫做孙无忧,被两个东海阁界牌弟子联手夹击,身上已经是带着伤了,而且根本没时间处理伤势,左臂上鲜血滴滴答答不停滴落,整个人也是脸色发青,体内灵力也快用尽的样子,确实是撑不了多久了。

    司徒棠那里,正在压着姚出默打,姚出默也是只能招架,不过身上没受什么伤势,已经是挺厉害的了,王止和自己对手打的你来我往,现在祭出自己路牌,数量上远超对方,已经是占尽优势,他的对手则是满脸虚汗,焦急神色已经摆在脸上了。

    至于涂山墨颜,晋级界牌以后,又新增了什么能力,连榆木都不晓得,不过现在,榆木终于知道这小狐狸晋级界牌,确实是不一样的,也难怪锣鼓明明身为玄品灵兽,却对它一直唯唯诺诺的,小狐狸就在这时候,已经凌空挥舞两爪,将东海阁的弟子路牌,直接打爆,同时身上红光耀眼无比,速度突然加快,甚至在半空中留下了一道道幻影,紧紧贴着那惊惧不已的东海阁弟子,两爪下去破开灵盾,又是一抓之下,那东海阁弟子顿时噗通倒地,脖颈中鲜血汩汩流出。

    榆木心中大定,现在这场面上,司徒棠和王止是占据绝对优势的,胡未语现在又和自己互相僵持住,若是一直拖下去,说不定自己方还有不小希望的,因此榆木不急不忙说着:“哦?不知胡师兄是怎么个和谈法子?”

    胡未语看了看身死的那界牌弟子,又盯了涂山墨颜一眼,眼见又有自家修士过去拖住那狐狸灵兽,这才松了口气,这狐狸灵兽,委实太厉害了些!89文学网

    被涂山墨颜击杀的那修士,虽然只有界牌初期,不过也是身具六路牌的天才弟子,受限于只是界牌初期修为,只能动用两枚路牌,那小狐狸能打爆路牌,就已经很不可思议了,胡未语自忖,自己全力之下,是可以打爆别人路牌的,不过像那狐狸那般轻松模样,是肯定做不到的。

    胡未语认真看着榆木,挥手在两人附近布置下一个法阵,榆木一惊,感知到这只是个普通的隔音法阵,这才放松下来,不过也是警惕着胡未语的一举一动,毕竟是界牌圆满修士,万一有一些什么手段,能突破自己防护可是说不定的。

    胡未语轻笑说着:“这位师弟,我们其实并无太大冤仇,没必要再这里拼个你死我活的,我这里已经没了两个师弟,不过再打下去,你们那些人,除了你和司徒师妹,其他人恐怕也难逃一劫的。”

    “况且,这里是九香国地界,我东海阁虽然距离较远,不过我还是能喊来附近宗门相助的,到时候,你们一个也跑不了,师弟觉得我说的对不对?”

    榆木沉默一下,不得不承认这胡未语眼光毒辣,自己拖着他,司徒棠在那些人中间就是无敌的存在,不过东海阁弟子拼死之下,拖住司徒棠,还是可以做到的,再凭借人数优势,将张扬等人围杀,也是做得到的,到时候,还真可能是自己和司徒棠两人,亡命奔逃的局面。

    因此榆木轻轻点头:“胡师兄说的确实不错,不过胡师兄,就算能留下我们这些人,你带来的这些弟子,应该都是宗门里最支持你的弟子吧?想抹杀我那些师兄弟,你带的这些人,不死上一大半是不可能的,这结果,就是胡师兄自己,也是接受不了的吧?”

    胡未语眉头一皱,自己还是小看了这缥缈宗弟子,一句话就拿住他的软肋,他这次带来的这些人,都是宗门里最信奉他的,背后也都是背景不小的,他想坐稳下一任宗主位置,只有东海阁主支持,是肯定不行的,自然还是要多联络一些宗门长老,为自己背书才行的。

    他原本以为,有自己压阵,司徒棠等人是绝对逃不脱的,没想到这个不起眼的坦途修士,竟然拥有六块本命界碑!这怎么可能?

    只是事实就在胡未语眼前,由不得他不信,而且方才和界碑的碰撞中,胡未语也没闲着,总算是确定了这六块就是本命界碑,千真万确的,这坦途弟子依靠六块界碑,就能和自己这个界牌圆满修士抗衡,等这人晋级界牌,自己岂不是只能跑了?

    所以,这个缥缈宗的坦途弟子,是一定要杀的,胡未语表面还是风轻云淡模样,心底早已宣判榆木死刑,虽然他破不开榆木界碑,不过他手上有东海阁主送给他的保命之物,相信用来破开榆木的界碑,还是简简单单的。

    胡未语轻声说着:“不错,师弟果然眼光独到,我承认我不敢让这些弟子损伤太大的,不过师弟,你就放得下你同来的那几人?看样子,你和其中几个,应该也是同生共死的交情吧?所以,我们两方不如罢手如何?”

    “哦?”榆木心底怀疑,不过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开口说着:“不知胡师兄这话,是珍惜你的?”

    胡未语含笑点头:“那是自然,不过”

    说到这里,胡未语并未继续说下去,只是含笑看着榆木。

    榆木眉头一皱:“不过什么?”

    胡未语头轻轻上抬,示意榆木看着天上的四块界碑,榆木心知肚明,已经清楚这胡未语打的什么主意了,不过是眼馋自己界碑之法,所以才提出这什么罢手协议。

    榆木一声不吭,胡未语也沉不住气了,开口说着:“罢手简单,只要师弟你告诉师兄,你这本命界碑,是怎么修出来的,并且愿意和师兄共享这个秘密,师兄保证,绝对让你们毫发无损的回去就是。”

    榆木装出恍然大悟模样,心里却冷笑不已,界碑也是你能修的?没有法诀,没有秘术,更没有上古大能指导,还做这种美梦?

    榆木大笑开口:“原来是这个啊!师兄你早说嘛!我以为师兄想要问的是什么,还亲自对我出手,原来只是这个啊!我可以明白告诉胡师兄,这东西叫做界碑,就是我们晋级界牌时候,体内的那块本命界碑。”

    胡未语心底大骂不已,这种常识,用得着你来跟我讲解?不过脸上仍然不动声色,依然笑眯眯的开口:“原来是这样,师兄受教了,不过师弟,我们都是只有一块本命界碑,师弟是怎么修出来的六块?莫不是有什么秘诀不成?”

    榆木呵呵一笑:“当然了,这可是师弟当初在一处上古修士洞府内得到的机缘,既然师兄想要,分享给师兄也未尝不可的。”

    胡未语心底一动,开始思考最近这两年,三国之地出现的所有秘境,这两年出现的秘境,包括上次鹿海国逐鹿郡出现的秘境,好像里面都是宗门旧址的样子,根本没听说过什么上古修士洞府的,这小子应该就是在说谎了,不过没关系,不管你在哪弄的秘诀,到我手里,就是我的了。

    胡未语嘴角笑意逐渐浓郁,轻声说着:“哦?师弟愿意分享,那是再好不过了,不过师弟是在哪个上古修士洞府得到的这机缘?师兄自问去过不少秘境的,或许师弟得到机缘的地方,师兄也去过?”

    榆木摇头:“不不不,师兄没去过,我很确定,不过师兄,我们纠结这个,毫无意义,不如师弟现在就交出秘诀,我们双方停手如何?”

    胡未语笑容一收:“当然可以,不过师弟,你是不是应该先交出秘诀,让师兄查看一番真假才是?”

    榆木脸色一板:“胡师兄当我三岁孩童不成?我给了师兄秘诀,师兄翻脸不认账,准备抹杀我等,岂不是美滋滋?这种话,师兄就不要说了,我是不会同意的!”

    胡未语看着佯装发怒的榆木,也逐渐失去了耐心,犹豫着要不要直接用出师尊送给自己的大威力灵器,直接将这坦途修士给打死,然后自己搜刮尸体,慢慢摸出来秘诀就是,不过也担心秘诀需要一定手段辅助才行,因此倒是不敢直接抹杀榆木,最好是抓起来,慢慢逼问才行。

    榆木也是不想跟这胡未语耗时间,若是打嘴炮,他更宁愿把黄死神搬来,想来胡未语嘴仗肯定不是黄死神对手的。

    胡未语还在思考如何处理榆木才好,榆木已经内心一动,灵念操控界碑,齐齐砸向胡未语,胡未语刹那间反应过来,路牌上面光芒闪烁,挡住了榆木这一手偷袭。

    胡未语冷冷看着榆木,嘴里说着:“师弟这是不打算好好谈了?”

    榆木打了个哈哈,宛如无事发生一般,摆了摆手:“胡师兄莫生气,我刚才只是看胡师兄沉思太久了,稍做提醒罢了,来来来,胡师兄,我们继续谈就是了。”

    喜欢灵玄共主请大家收藏:()灵玄共主搜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书籍 【灵玄共主】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