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灵玄共主 > 灵玄共主_第一卷 恍如梦 第五十九章 王止破境,七子身亡

灵玄共主_第一卷 恍如梦 第五十九章 王止破境,七子身亡

作者:星星真乖 发表时间:2022-04-22 02:37:13 更新时间:2022-06-29 22:20:29
缥缈宗弟子虽然死伤惨重,气势却没半点松懈,仍然在奋死搏杀着,王止被那于洛给死死缠住,根本无法脱身去救援别的弟子,缥缈宗原本的七八个坦途后期修士,联手对抗鹿海七子的七杀剑阵,片刻功夫就已死去三人,剩下的五人仍是咬牙抵抗着,根本不曾后退半步。

    战斗不过半个时辰,缥缈宗弟子几乎少了一半,原本八名坦途后期修士,如今只剩下三人,这三人也是面色如土,浑身大汗淋漓,一副灵力快用尽的样子,显然是支撑不了多久了。

    那边王止看的目眦欲裂,这七杀剑阵,七人如同一体,剑阵威力根本不是同级修士能抵挡的,那鹿鸣在斩杀缥缈宗弟子之余,甚至还有余力朝着王止轻轻一笑,尽显轻蔑。

    榆木借助涂山墨颜帮助,全力爆发下,斩杀了对敌的一个灵鹿山后期修士,自己也是大喘粗气,体内灵力是真的所剩不多了,榆木边掏出丹药塞进嘴里,边向王止那边靠拢过去,打算汇合王止,先斩杀了于洛在另想办法解决这剑阵。

    张扬等人全力赶路下,用了半个时辰功夫,总算是追上了浮云门的修士,远远看到了宗杰正在最前方,一马当先行进着,张扬喊了几声,宗杰这才停步,看到张扬,也是脸色一喜“张扬师兄,你总算来啦!”

    张扬喘着粗气“宗老弟,这次多谢你了,我缥缈宗同门还在山巅激战,还请宗老弟能够伸出援手,拉兄弟一把。”

    宗杰哈哈大笑:“师兄客气了,你我两宗本就同进退的,不用师兄说,小弟也是要过去看一看的。”

    张扬面露感激:“如此,我在此就先行谢过诸位浮云门的兄弟了,在这秘境中,但有需要帮助,尽管开口便是,眼下却是要麻烦大家了。”

    浮云门弟子也都是好战分子,一个个早已经跃跃欲试,听到张扬如此说法,更是面露笑容:“张扬师兄客气了,剿杀黄黎国修士,本就是我等本分的。”

    张扬向着四方各鞠一躬,心里担忧榆木王止,跟着浮云门弟子,一起赶往山巅去了。

    榆木好不容易摸到王止于洛两人交战处,闷不吭声就是一发天雷术轰过去,于洛和王止打到紧要关头,哪想到会有贼人偷袭自己,被榆木天雷术破开护身灵盾,王止紧接着一剑过去,将他左臂给刺了个对穿。

    于洛一声惨叫,转头放出一堆土黄枪阵打向榆木,榆木仗着自己三层灵盾,根本不做闪躲,反而欺身上前,双目红光含蓄待发,涂山墨颜跳了过去,趁着于洛没有重新凝聚灵盾,一爪子抓向于洛喉咙,于洛一惊,手中长刀斩向涂山墨颜,被涂山墨颜用爪子挡下,张口对着于洛就是一口红光。

    于洛正面对涂山墨颜,根本来不及反应,心里大叫糟糕,身体却是迟滞了一瞬功夫,与此同时,榆木直接发出瞳光,王止也是一剑掠过,剑锋过处,于洛已是身首异处。

    榆木见王止成功解决掉这于洛,也是点了点头,轻飘飘一句:“这家伙的坦途圆满,怎么感觉还没我们在平原上碰到的那个坦途后期厉害。”

    王止也是轻轻点头,他同样有这种感觉,虽然他和这于洛打的有来有回,但是他终究修灵时日不长,许多灵术根本就没来得及学习,只有几个攻伐灵术,就能和这于洛打成这样,说明这于洛,本事是真不怎么样的。

    灵鹿山弟子,见到于洛已经战死当场,一个个也是惊慌起来,加上身边时不时就有缥缈宗弟子自爆灵器,选择和他们同归于尽,原本包围的阵型已经乱了起来。

    鹿鸣抽空瞥了一眼,恨恨说了句:“灵鹿山这些人,全都是废物,这于洛也是。”

    严巴夫轻轻点头:“师弟说的是,不过这缥缈宗,也确实耐打了些,我们现在过去解决了那王止和榆木才是,只要这两人死了,其他的想来也组织不了什么抵抗力的。”

    白露庆图等人齐齐点头,他们已经杀伤不少缥缈宗弟子了的,缥缈宗八个坦途后期,被他们七人列阵杀的只剩三人,付出的只不过是体内的一半灵力罢了,这等战绩,可是相当不俗的。

    七人直接放弃这剩下的三个坦途后期修士,快速向着榆木王止转移着,缥缈宗那三名坦途后期修士,尽力阻挡,却是没有半点作用,其他鹿海宗弟子,也是接下三人攻势,缠住了这三人。

    榆木王止眼见这七人,结成剑阵,向着两人扑来,看到剑阵的威势,榆木也是脸色一变,其他缥缈宗弟子,也是奋不顾身的扑了过来,拼命想阻拦一下,却是在剑阵倾轧之下,灵器崩碎,人也跟着陨落。

    七色剑光,构成了一幅幅血色盛景,依然朝着两人卷来,其间有缥缈宗弟子自爆灵器,也只是将这七色剑光给震动的摇摇晃晃,摇晃过后,还是如同七彩旋风一般,卷了过来。

    眼看着剑光越来越近,榆木已经能看清楚七人脸上神色表情,鹿鸣脸上有些轻蔑,严巴夫带着冷笑,白露则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庆图毫不掩饰自己,直接咧嘴大笑,其余三人,也是满脸轻蔑神色,毕竟他们七人的剑阵,只要阵法运行,对方的攻击是平摊在七人身上的,这里都是些坦途修士,再强大的攻击,分到七人身上,也不过尔尔罢了,但是他们七人剑阵攻击之下,坦途境界修士,还少有能接下三剑不死的,他们鹿海七子的名声,真要把每个人都单独摘离出去,才是真正的平平无奇,依仗的,也就是这七杀剑阵罢了。

    眼看剑光已经快到身边,王止出乎预料的坐了下来,榆木回头看了看王止,一咬牙冲了上去,手中坠星杖狠狠撞在剑光上,剑光轻松击开坠星杖,势如破竹,连破榆木身上两层护盾,最后才狠狠斩在榆木轻灵盾上,榆木直接被斩飞出去,人在半空中,身上轻灵盾就已经碎裂,口中也是一口鲜血直直喷出。

    只是接了这剑光正面一击,榆木就已经重伤不起,剑光继续斩向没有任何防护的王止,王止仍然闭目盘坐,对即将到来的剑光,好似没有感觉到一般,其他缥缈宗弟子,看出王止正在破境紧要关头,以三个坦途后期修士为首,发出一声嘶吼,前赴后继挡了过去,全部挡在王止身前,形成了一片血肉盾墙,将王止保护起来。

    榆木坐在地上,半天站不起来,口中鲜血直流,看着那一个个赴死的缥缈宗弟子,只感觉眼眶通红,不自觉就泪流满面。

    正在缥缈宗弟子保护下的王止,还是闭眼盘坐姿势,仿佛感应到了外界情况一般,脸上,也是有着两行清泪缓缓流淌。

    鹿鸣七人变换剑阵,缥缈宗最后的三名坦途后期修士,顿时再少两人,他们毕竟没有榆木还有青木铃和轻灵盾保护,在这剑阵面前,毫无抵抗之力,死去两名坦途后期修士,立刻又补充上来六名坦途中期修士,一直将王止给保护起来,使得鹿鸣七人竟是丝毫不能寸进。

    鹿鸣有些焦躁,自己七人维持剑阵如此长时间,体内灵力已经只剩十之一二了,如今被这些不要命的缥缈宗弟子给死死缠住,竟是脱身不得,只得一直维持剑阵,不停杀伐下去。

    又过了片刻,缥缈宗弟子死在这剑阵前的,已有二三十人,后面弟子仍然一个个堵上,死死纠缠着鹿海七子。

    鹿鸣这下有些慌了,和其他六人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底的慌张,自己等人虽然看似风光,片刻功夫斩杀坦途修士二十有余,却是有苦说不出,如今他们七人倒是陷入被动了,鹿鸣不时抬头看了王止一眼,他自然是看出对方在尝试突破界牌境界,鹿鸣有些不以为然。

    且不说你突破能不能成功,就是这秘境,界牌及以上不得入,可不是说说而已,到时候就算你王止突破界牌成功,恐怕第一个弄死你王止的,就是这秘境禁制。毕竟,在这里,秘境禁制才是最强大最无敌的存在。

    白露已经开口招呼鹿海宗修士前来援助他们七人了,只不过鹿海宗的修士全被不要命的缥缈宗弟子给纠缠住,一时半会竟是过不来,这让得白露庆图等人开始焦躁起来,自己等人的灵力可就要见底了,在有盏茶功夫,恐怕就彻底灵力用尽,现在他们七人已经是边磕丹药边吸收灵元币补充灵力,只不过依然是杯水车薪。

    鹿鸣又斩杀了面前的缥缈宗弟子,突然抬头看向缥缈宗弟子身后,被缥缈宗弟子保护着的王止,终于有了动静,王止周身灵力浓度暴增,体内世间已经显化在外,灵力在泷月照耀下的灵路上奔腾着,终于冲开了坦途前面挡着的那块大石,王止全身灵力全部涌入那块青色大石里,青色大石表面青光开始明灭不定起来。

    忽然,青色大石蓦然爆裂开来,在半空中,一分为七,竟是分成了七块小石头,七块小石头在不停地旋转变化,最终变化成为了七枚路牌模样,三枚路牌闪着青光,漂浮在半空中,剩下四枚路牌,两两一组,分别没入了原本青色大石更后面的位置,想来应该就是界牌中期和后期的路牌了。

    鹿鸣看着眼前这一幕,心肝皆颤,嘴里不住念叨着:“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白露也有些失神落魄,喃喃着:“他成为界牌修士,秘境为何没有驱逐他出去?”

    严巴夫恍然大悟一般:“在外面的界牌修士进不来,但是在这里突破的界牌,应该是不受禁制影响的!一定是这样!”

    庆图心急了,直接大喊:“鹿鸣师兄,我们快撤,我们体内灵力,已经十不足一了,这王止镌刻好路牌名字,恐怕我们就真跑不了了!”

    鹿鸣蓦然回过神,尖叫一声:“鹿海宗弟子,掩护我等撤退!!”

    回应他的,则是缥缈宗弟子的自爆灵器的轰隆声,缥缈宗弟子都看到了王止晋级界牌成功,心知翻盘时机已到,更是不惜死起来,拖住了战场上所有人,竟是没人能成功突破到鹿鸣七人身边。

    榆木吞了两枚丹药,笑看着王止,看着看着,忽然眼眶一热,无声的大哭起来。

    王止这里,盘旋在空中的三枚路牌,第一枚路牌,上面缓缓浮现“缥缈宗”三个金色大字,紧跟着,第二枚路牌也浮现出两个大字“死战”,几乎是瞬息般,第三枚路牌不甘人后般,上面“情义”两个金色大字,显现出来,三枚路牌上的七个烫金大字,光芒闪耀,最终三枚路牌全部没入王止体内。

    王止眼皮一动,双眼缓缓睁开。虽然早就有所感应,但看到自己身前这一幕残酷场面,面皮抽动,一时间竟是说不出话来。

    王止起身,盯紧前面的鹿海七子,轻声说了句:“大家辛苦了,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说完,直接走到缥缈宗弟子前方,取出长剑,看也不看对面七子,只是向着自家同门点了点头,退下去的缥缈宗弟子也是眼眶通红,同样向着王止点了点头,所有人都没有开口。

    王止手持长剑,身边三枚路牌离体而出,盘旋在身边,王止盯紧眼前七子,面无表情,三枚路牌上面七个金色大字通体发光,直接扑向七人,第一枚路牌,打破七杀剑阵结成的剑光,第二枚路牌紧随其后,直接打在鹿鸣身上,好在七人的联系还未断开,因此剑阵并未中断,鹿鸣和其他六人平摊了这一击,只是脸色苍白些许,还是抗了下来。

    第三枚路牌忽然变大,直接将七人全部给笼罩住,七人人人面色大变,感受到这第三枚路牌内蕴含的强大灵力,七人都是拼命的提取着体内本就所剩无几的灵力,期盼着能抵挡下来。

    第三枚路牌如同小山一般,悬浮在七人头顶,看的战场上人人失色,全部停手,不再继续交手,静静看着王止以一敌七。

    王止手握长剑,如同闲庭信步一般,先是走到了白露面前,轻提长剑,轻飘飘一剑抹过,与此同时,悬浮在七人头顶上的路牌瞬间压了下来,直接将七人的剑阵破开,使得七人不再如同一体一般,白露本就灵力耗尽,面对王止这轻飘飘一剑,勉强抬了抬手上灵器,还未来得及格挡,就已经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王止抹杀白露,直接腾空而起,漂浮在离地面不远处,手上长剑以雷霆万钧之势斩杀严巴夫,然后操控长剑转向,直接穿透庆图胸口,鹿海七子,眨眼之间,已没三人。

    鹿鸣看的心中打颤,急忙取出师尊送给自己的护身灵器,拍在身上,形成一个圆形护罩,将他整个人罩了起来,努力抵挡这头顶小山般的路牌。

    王止半点不停,又连续抹杀了鹿海七子中剩下的三人,这一会功夫,鹿海七子,已经只剩下一个鹿鸣了,鹿海宗最精锐的年轻弟子,也只剩下一个鹿鸣了。

    鹿鸣眼看王止三枚路牌拍向自己,心中大恨,怨毒的说了一句:“若不是我们七人灵力损耗过大,岂能败在你手!”

    王止根本不搭话,路牌不停拍在鹿鸣身上,鹿鸣身上的圆形护罩,被王止三枚路牌拍过,已经是摇摇晃晃起来,估摸着在来一轮,就要破开的样子。

    鹿鸣心中大惧,出声大喊:“到此为止!如何?王止,我是鹿海宗内定的下一任宗主,你不能杀我!杀了我,鹿海宗将与你不死不休!你好好想想!”

    王止将路牌收回体内,冷冷看着鹿鸣。

    鹿鸣见状大喜,刚要开口说话,只见王止在半空中,灵器长剑在王止灵力注入下,通体暴涨数倍,在鹿鸣惊恐的眼神中,长剑对着他,一斩而下,只是一斩,就破开鹿鸣身上圆形护罩,鹿鸣张了张嘴,一副要说什么的样子,长剑又是劈砍而下,将他整个人分成了两半,分别左右倒开。

    王止并未收回长剑,而是操控长剑,对着在场的鹿海宗灵鹿山修士,大开杀戒,长剑斩落就是一条性命,平时的君子王止这一刻仿佛化身死神一般,不停收割着生命。

    鹿海宗灵鹿山修士,没人能挡下长剑一斩,当王止操控长剑,正要斩杀一名灵鹿山的修士,那修士原本已经闭目等死,王止却是闷哼一声,空中长剑又变回原来模样,王止整个人也是脸色苍白。

    王止转头看向缥缈宗众人,脸上带着惭愧:“对不起大家了,我已经无法再抵抗禁制,现在就要被传送出去了,我王止,对不起这里的大家!”

    缥缈宗弟子原本都在追杀敌对修士,此时也纷纷停手,向着王止齐齐一拜:“王止师兄出去后,记得向宗主禀报这鹿海宗之事即可,为了宗门,我等死不足惜。”

    王止躬身一拜,看了看榆木,还未来得及说话,就周身一紧,被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直接带到空中,下一刻,发现自己已经是在秘境入口处了。
书籍 【灵玄共主】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