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灵玄共主 > 灵玄共主_第一卷 恍如梦 第四十一章 醉酒方知尔温柔

灵玄共主_第一卷 恍如梦 第四十一章 醉酒方知尔温柔

作者:星星真乖 发表时间:2022-04-22 02:36:48 更新时间:2022-06-29 22:19:59
司徒棠睁眼看了看身前的玉瓶,又忘了榆木背影一眼,继续修行起来。

    榆木走到一边,取出一坛酒,拿出几个碗,喊了张扬和王止,几人稍微距离司徒棠远了点,才你一碗我一碗的喝了起来。

    张扬喝了一口酒水,抹了抹嘴,啧啧说道:“王师弟,你今天是厉害大发了,师兄忙着对敌,都未看到你是怎么击杀的那修士,明明你修行只有一月,竟然这么厉害!再看看我真的是,一言难尽。”

    王止轻轻笑了笑,张扬是知道他修行的灵缘诀的,也不是外人,于是开口说着:“是我晋级坦途后期获得的灵术罢了,主要作用就是震慑,使用出以后,将那修士给混沌了一瞬,然后师弟就轻松将他斩杀了。”

    榆木缓缓开口:“这灵术,有些不一般啊,同境对战,须臾之差就可决生死的,小弟你这个灵术,能限制同境对手,是真的厉害了。”

    张扬也大点其头:“确实如此,不过今天我有个问题,想问一问王师弟和榆师弟的。”

    “师兄请讲。”榆木王止同时开口。

    张扬面上显出有些疑惑的表情:“按说两位师弟都是读书人出身,怎么出手能够做到如此干脆利落的?而且抹杀对方以后,好像,好像很自然一般,要不是我了解你们两个,真以为你们都是杀手心性了。”

    王止摇头轻笑:“师兄,你不会以为读书人就真的只会读书吧?在山下王朝,就有匹夫一怒血溅五步的说法,更何况读书极多的读书人,长袖带剑,游历四方,路遇不平,更是能以剑作答的,所以,终究不过是问心无愧罢了。”

    “难不成,别人要杀我,我还要小心的劝说着,让他不杀我么?书上也没这样的道理啊!”

    榆木轻笑一声:“张师兄,王止说的挺对的,不过我是觉得,作死之人,作到我头上,我就让他死之有道。这种心思,在我未曾修灵的时候,就有了的,读书人并不等于迂腐的,问心无愧之下,自然出手更快了,我想了想,这应该也是符合心境的,所以同样境界,心境有我这般强大的,真没几个的。”

    张扬若有所思,这时,一个清冷声音传来:“吹牛,给自己脸上贴金,你倒是厉害,刚才大战时候,你可是悄无声息的。”

    榆木抬头,司徒棠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三人身边了,三人讨论入迷,还真没注意到,榆木这次并没和司徒棠争些什么,只是轻轻摇头:“这个没什么好吹牛的,我是有几分力就用多少劲,也不会在自己人面前吹捧自己的,毫无意义,至于我说的是不是真话,司徒师姐大可以问问王止的。”

    司徒棠有些不信,扭头看向王止,王止轻轻点头,司徒棠信不过榆木,倒是相信王止这种君子的,意外的看一眼榆木,哼了声:“你这读书人,好的没见学到多少,歪理倒是一套一套的,言行不一,哼。”

    这最后的一声哼,倒是莫名有了几分小女人味道,别有风情。

    至于言行不一,榆木心知肚明,知道这冰坨在嘲讽自己嘴上说的正直,一路上却是盯着司徒棠的身材的,本打算将那番对涂山墨颜讲过的话,在拿出来为自己辩驳一番的,不过面对当看人,最后还是没那份脸皮说出口。

    榆木也懒得再跟着司徒棠争论了,万一说了,这冰坨又要打自己,那怎么办?而且这冰坨又不是他媳妇,费这么大劲干嘛,完全吃力不讨好嘛!

    榆木开始闭口不谈起来,旁边的涂山墨颜对这酒,倒是有几分好奇的,见榆木不喝了,拿起榆木的碗,人立而起,学着榆木的样子,将碗里剩余酒水一口气喝下去。

    喝完之后,还砸了咂嘴,像是觉得味道不错,于是开始自己倒起酒来,一碗接一碗喝着,榆木见涂山墨颜喜欢,也就没阻拦它,不过觉得狐狸喝酒这种事,还是蛮少见的,几个人都围着涂山墨颜看了起来,连司徒棠也是有些好奇的样子,盯着小狐狸。

    小狐狸三碗酒下去,晃了晃酒坛,里面已经一滴也没有了,做出一副唉声叹气的表情,耷拉着脑袋,一副闷闷不乐样子。

    这可把几人给逗笑了,张扬摸出一坛酒,丢给涂山墨颜,涂山墨颜欢呼一声,抱起有自己半身高的酒坛,揭开盖子闻了闻,满脸陶醉表情,小心翼翼倒了一碗,然后将这坛酒给放进灵元戒中,自己看着爪上的那碗酒,轻轻小口喝着,小狐狸脸上露出了幸福的表情。

    榆木看着涂山墨颜脸上的幸福表情,哑然失笑,随即想着,自从碰到自己,和自己签订了平等契约以后,小狐狸除了第一次从自己那拿走了三十多枚灵元币,脸上露出了这种表情后,跟着自己算是打生打死,帮了自己不知道多少忙了,虽然有些调皮,但是关键时刻,从没掉过链子。

    到底有多久,小狐狸都没有如此幸福过了?如今,只是酒而已,这种东西榆木平时很少喝的,总觉得辣,除了辣,好像就没有别的感觉了,榆木想着想着,看着涂山墨颜,脸上也不自觉的露出了笑意。

    等涂山墨颜喝完这一碗酒,前面喝下的酒劲发作,整个狐狸身子都有些东倒西歪的,小狐狸只当这东西是水,哪会想到用灵力控制酒水,使得自己能够不醉。

    榆木急忙抱起涂山墨颜,小狐狸睁了睁眼,看了看榆木,像是放心了一般,在榆木怀里,开始沉沉入睡起来。

    榆木低头看着怀里的涂山墨颜,用手轻轻的拍打着涂山墨颜,身边几人也没有开口讲话,像是害怕吵到了涂山墨颜一样。

    司徒棠站立的方向,能看到榆木的整张脸,这一刻,她觉得眼前这个男子的眼神里,写满了温柔。

    好像这个时候,自己也不太厌恶他了,想起了榆木在宗门的名声,若是真是那样的人,司徒棠相信,那种榆木是不会有如此眼神的。

    司徒棠心思细腻,这样想倒是正常,张扬这跳脱性子就不一样了,张扬看着榆木眼神,用手肘轻轻碰了碰王止,压低声音说着:“王师弟,你看你大哥,他看这狐狸的眼神,是不是很温柔?”

    王止点头说是。

    “那,是不是有种爱心存在?”

    王止觉得哪里有点不对,但想了想后还是点头。

    “看吧,原来宗门说的没错,榆师弟是真把狐狸当老婆养的,对不对?”

    王止本能点头,忽然觉得不对,抬头,就对上榆木恶狠狠的眼神。

    司徒棠噗嗤一笑:“你啊,就会欺负人家没媳妇的,榆师弟已经很不容易了,何必再打击他呢!”

    王止想了想,觉得有必要为自己大哥说句公道话,刚打算开口,就听到榆木一句恶狠狠的“闭嘴!”只得不再出声。

    榆木看了看司徒棠,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冰坨竟是也会调笑自己?莫不是一场大战下来,把脑子给打坏了?

    榆木的眼神,那种怀疑气息太重,司徒棠敏锐察觉到了不对,挥手,身后出现一堆冰剑,榆木这才心安几分,没错,这才是冰坨嘛!自己刚刚指不定是喝醉酒幻听了,对,就是这样!

    榆木就这样抱着小狐狸,直到天色已黄昏,小狐狸才悠悠醒来,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榆木,又闭上了眼睛,顿了一下,急忙又睁开眼睛,看清楚是榆木在抱着自己后,一个翻身,就站到旁边去了。

    看着一圈人都围着自己看,小狐狸这才想起了之前自己喝了不少酒,有些难为情,觉得有些脸红,好在有着一身淡红皮毛,才使得一张小狐狸脸没什么变化一样。

    榆木见涂山墨颜已经睡醒了,这才站起身,活动了下筋骨,只听得一阵噼里啪啦响,这才舒服了几分,只是眼看天就要黑了,今天一天等于白给,王止需要的灵兽还是没碰到,心里倒是挺过意不去的。

    王止倒是半点不急,只说今天一番大战,确实是有些累了,明天再继续深入寻找也不迟的。

    榆木心里感动,不愧是自己小老弟,这困意风范,杠杠的!若真比起学问和心境来,恐怕自己还真不如自己这小老弟,毕竟,小老弟对自己人,真的太好了,像那陆芸就是。

    涂山墨颜精神饱满,见榆木枫忍都已经开始搭帐篷了,自己悄悄摸摸爬到一颗大树上,取出从张扬那里拿到的酒,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个小小的玉质杯子,倒满一杯,小口小口喝着,看着在下面忙碌的众人,满脸陶醉。

    榆木搭好了帐篷,发现涂山墨颜不在身边,刚要喊涂山墨颜,小狐狸自己从树下跳下来了,带着一点酒气一溜烟钻进帐篷,榆木摇了摇头,准备找个地方守夜。

    昨天是张扬和王止两人,守了一夜,今天榆木是不好意思让他俩继续守夜的,也懒得去问那冰坨,就打算自己一个人守夜便是。

    吃过一些干粮,榆木将张扬和王止赶去休息,自己找了个地方,静静的盘坐起来,听着呼呼的风声,借着天上星光,看着幽深黑暗的树林,再回头看看身后的帐篷,榆木觉得十分满足。

    到了夜深时分,榆木也没去喊司徒棠来接替自己,仍是独自守着整片星空,身后有脚步声响起,很轻,听着这脚步声由远及近,榆木头也不回:“你来干嘛?”

    空灵的声音响起:“我担心你一个人害怕,所以过来和你一起守夜。”

    榆木没好气的说着:“我有整片星空作陪,你回去好好休息吧!”

    “那不得行,谁让咱们中,你修为最差、灵术最不济事呢?”

    榆木哑口无言,瞧瞧这冰坨,说的话就没一句能让人舒服的,明明是一番好意,在她嘴里说出来,好像就挺伤人的,难道着冰坨就没想过,换一种说话方式?
书籍 【灵玄共主】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