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灵玄共主 > 灵玄共主_第一卷 恍如梦 第四十章灵剑三斩,牌毁境跌

灵玄共主_第一卷 恍如梦 第四十章灵剑三斩,牌毁境跌

作者:星星真乖 发表时间:2022-04-22 02:36:47 更新时间:2022-06-29 22:19:59
司徒棠也不答话,反而轻轻一笑,如同百花盛开一般,倒是让这王姓修士觉得赏心悦目,心里却是警惕起来。

    司徒棠手握长剑,整个人离地而起,距离地面数丈,看得王姓修士有些惊奇,界牌修士,是可以离地,短暂停留在天空中的,只不过持续时间短而且离地距离又不高,还是会被修士用灵术攻击到的,一般并无什么作用,所以基本战斗中很少有界牌修士腾空而起,除非是躲避一些灵术才会飞一下的,不知道这美貌的女修士接下来又是什么手段。

    王姓修士有些好奇,自持有保命手段,因此只是全神贯注准备应对,心底是半点不慌的。

    司徒棠放开手中长剑,长剑悬停在半空中,伸手点在长剑上,长剑蓦然灵光大放,如同拥有了灵性一般,瞬间变大了数倍,灵力光芒伸缩不定,司徒棠朱唇轻启:“去。”

    长剑瞬间破空而去,向着王姓修士当头斩下。

    王姓修士取出松树灵器,晃了晃,这次并不是松针齐出,而是像司徒棠的长剑一般,瞬间变大,将王姓修士整个人挡在后面,王姓修士身上灵盾,白蓝光芒闪烁,分明也修炼了灵盾灵术的模样。

    长剑带着浩大灵力,直直斩在松树灵器上,只是一剑,就将这品级不低的松树给一剑两段,原本青葱的松树,变得灰败无比,失去了灵力支撑,也变回了原本小松的样子,分明是已经毁了。

    王姓修士顾不得心疼,眼看着长剑一个转身,要向自己斩下的样子,肉痛的掏出一张紫色符篆,直接捏碎,化为了大片紫色灵力,瞬间形成一个圆球般,将王姓修士保护起来。

    空中司徒棠右手掐诀,长剑落下,紫色圆球只是一阵晃动,又平静了下来,圆球里的王姓修士一声怒吼:“臭娘们,竟然毁我灵器,这紫云符,是你能够破开的?痴心妄想!”

    司徒棠面色一冷,额头飘出一点灵光,落在长剑上面,长剑如同得到加持一般,通体更是灵气逼人,四散的光芒如同一个小太阳一般,惊的旁边正在厮杀的众人都是脸色一白。

    司徒棠右手操控长剑,又是一剑斩下,这一剑下去,直接将紫色圆球打穿,重重斩在王姓修士身上。

    只听得一声惨叫,对战的众人纷纷停手,向着惨叫声处望去,只见王止两人对决之处望去,王止缓缓收回长剑,面前的灵鹿山修士,身上多出几个大洞,一副出气多入气少的样子。

    榆木有些惊诧,万万没想到从没有过灵修争斗经验的王止,竟然如此快就解决了同境的对手,这怎么可能呢?但是事实就在眼前。

    不远处正轻松压制着唐龙和另外一名坦途中期的张扬,也是目瞪口呆,心想这读书人平时没啥,怎么争斗起来一个比一个狠,前面的榆木是这样,现在的王止,更是一副青出于蓝的样子,这就过分了啊!

    唐龙更是眼中闪过骇然之色,这柳师兄,早就是坦途后期了,距离圆满不也远的样子,怎么会成为第一个战死的?

    一声怒吼响起,王姓修士手持一面盾牌,硬抗着司徒棠的长剑,缓缓站起,盾牌上面黑光浓郁,不停磨灭着长剑灵光,一时间竟是相持不下。

    司徒棠眼看王止已经斩杀对手,美目闪过一丝厉色,咬了咬牙,张口吐出一口鲜血,落在了长剑上,整张脸瞬间变得通红,在半空中一个趔趄,身上气息也有所下降,仿佛已经受伤不轻的样子。

    长剑沾上鲜血,瞬间变回原本大小,发出一声清鸣,像是充满了快活之意,直接刺穿黑色盾牌,眼看着就要将王姓修士刺个对穿,王姓修士骇然之下,再也顾不得心疼路牌,直接调出所有路牌,挡在长剑前面,长剑势如破竹,一连刺穿两面路牌,在第三面路牌前,总算是停了下来。

    两面路牌上面已经毫无灵力波动,宛如死物一般,上面的大字也是黯淡无光,灵性尽失的样子。

    王姓修士看着掉在地上的两面路牌,脸色惨白,再也忍不住,张口就是两口鲜血吐出,和他心意相连的路牌被毁,直接动摇了他原本稳如磐石的灵路,没有了路牌镇守,瞬间掉了一个小境界,从界牌中期直接掉到界牌初期,整个人也是元气大伤的样子。

    王姓修士目光怨毒的盯着司徒棠,司徒棠也是坚持不住,从空中落下,脚踏实地之后,就是一口鲜血喷出,但是比起王姓修士,已经算是大胜了。

    王姓修士有些懊恼,自己应该将路牌交替使用才是的,他在界牌初期和中期各种下了两枚路牌,若是每境只损毁一枚的话,他也会重伤,但是绝对不会跌境。

    偏偏刚才长剑斩落,破开他护体灵盾,他慌乱之下,却是顾不得这些了,为了保命,只能将路牌全部祭出,他在界牌初期种下的两枚路牌,挡在最前面,结果全部被司徒棠给剑过牌毁,两枚路牌全部毁坏,他在界牌初期种下的路牌一个都没有了,灵路没有路牌标记,波动一起,他就直接干脆利落的跌境。

    盯着面前的司徒棠,王姓修士双目几欲喷火,一字一顿的说着:“真是好手段,王某技不如人,能见识到阁下这般天才,也是自认倒霉,不过,阁下现在还有多少灵力?确定要和我分出生死?”

    司徒棠嘴角一撇,“废话真多,就这?前面听你口气,我以为你是灵鹿山不世出的天才修士呢!结果就这?”

    “你……”王姓修士目眦欲裂。

    “至于我还有多少灵力,想来杀你,是够用了。”司徒棠淡淡的说着,给人的感觉仿佛十拿九稳,语气如同要拍死一只苍蝇一般平淡。

    王姓修士看了看形势,心知自己落败,一个坦途后期的师弟已经身死,此番争斗,是讨不到半点好了,心里做了决定,望了望自己剩下的四个师弟,说了句:“走!都走!我来挡住他们,你们快走!”

    司徒棠并没被这王姓修士的气概感动到,反而觉得有些好笑,走?还挡住我?你确定?

    那四个灵鹿山修士,眼见大师兄已经落败,听到这话,想都不想的收起灵器,直接调头就跑,尤其是那唐龙,不惜自爆了一件白纸灵器,将张扬给挡了一下,才顺利的跑了出去。

    榆木眼见机会难得,自己刚刚和这两名修士,打的是有来有往,原本依靠涂山墨颜,可以像上次一般,困住一名修士,直接雷霆抹杀的,可是万万没想到那其中一个修士,手里拿着一件残破的碗状灵器,里面有一些清水。

    每次涂山墨颜发出的红光,都被吸进这碗里,毫无功用,不过造成的结果就是碗里面的清水也减少了不少。

    眼见两人转身就逃,榆木大喊一声:“墨颜!”

    涂山墨颜当机立断,张口就是一片红光吐向那另外一名逃跑的修士,这修士现下没有了同伴的灵水相助,只来得及开启护体灵盾,整个人就被红光罩住,和上次的坦途初期修士不同的是,这次这坦途中期修士,竟是还能够缓缓行动,想来是境界比涂山墨颜高的原因,红光效果有所减弱。

    不过这也足够了,榆木罩在青木铃发出的青光里,发动瞳术,直接破开那坦途中期修士灵盾,将心脏刺了个对穿,与此同时,张扬扔出灵网,网住了之前辅助唐龙对付他的那名坦途中期修士,轻轻一枪,将这修士整个人洞穿,也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王姓修士看的目眦欲裂,眼看榆木等人还要追杀下去的样子,发出一声怒吼,最后两枚界牌齐齐掠出体外,挡下了榆木三人。

    同时取出一颗黑色弹丸的东西,扔向司徒棠,自己收回路牌,全力遁逃而去。

    司徒棠看到这黑色弹丸,面色大变,惊呼一声:“夺灵丸!”瞬间开启灵盾,拿起长剑,全力劈了下去。

    只听得一声爆响,黑色弹丸凭空爆开,形成的冲击波扩散开来,将榆木等人冲击的站立不住,纷纷后退。

    榆木有些惊骇,这还只是余波,就已经这般恐怖,那当中的司徒棠怎么样了?

    司徒棠整个人手持长剑,保持着劈砍的姿势,面色由红变白,反复几次后,方才安定下来,只是体内灵力,却是一丝不剩了。

    张扬急忙开口:“司徒师姐,没事吧?”

    司徒棠轻轻摇头,没事是没事,不过灵力已经消耗殆尽,只能看着远去的王姓修士等人,无力追击了。

    榆木望着司徒棠,有些庆幸,还好这冰坨没真想对他下手,不然就刚才榆木瞧见那长剑的气势,恐怕自己是一剑都接不住的,真是可怕的女子,怪不得没人喜欢。

    众人搜刮了战利品,找了一处清净地方,开始缓缓恢复起灵力来,司徒棠更是取出一个玉瓶,拿出丹药服下,原本干涸的灵路,点点灵力升腾起来,又逐渐化为液体,开始随着灵路流淌起来。

    吃下丹药,灵力也化为灵液,司徒棠脸色好上几分,这次大战,也就是取出自己灵血用在长剑上,伤了些元气,别的倒真是没受什么伤,对比起跌了一个小境界的王姓修士,已经是天壤之别了。

    榆木不停瞅着司徒棠,司徒棠假装没看见,闭起眼睛开始汲取灵力来。

    榆木想了想,决定为了自己小命着想,是该去释放出一点自己的善意了。

    于是站起身,向着司徒棠走去,手现在出一瓶晴空赐予的丹药,准备送给司徒棠,缓解一下关系,毕竟这冰坨,太特么厉害了!

    刚走到司徒棠面前,司徒棠双目突然睁开,盯着榆木,一言不发,榆木有些尴尬,递出玉瓶:“给。”

    司徒棠也不去接,忽然面露冷笑,继续汲取灵力起来,榆木想了想,弯腰将玉瓶放在司徒棠身前,转身离开。
书籍 【灵玄共主】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