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灵玄共主 > 灵玄共主_第一卷 恍如梦 第三十七章 众人嘴里有毒

灵玄共主_第一卷 恍如梦 第三十七章 众人嘴里有毒

作者:星星真乖 发表时间:2022-04-22 02:36:40 更新时间:2022-06-29 22:19:58
这次晴空闭关,让自己来这后山,榆木第一次越过湖泊,发现湖泊后面,另有景致,后面一片青翠竹林,旁边坐落着几间小屋,和山腰的院落比起来,多了几分清静自然,想来那司徒棠,就是住在这里了。

    榆木在湖泊边上,就已经碰到了前来迎接自己的王止,这一个月不见,王止修行了法诀,整个人更加玉树临风起来,相比较之下,更是把榆木给衬托的有点平平无奇的意思了。

    榆木有点感慨,想当初自己刚碰到王止那时候,他说起陆芸的事情,可是没半点从容的,也就最后让榆木帮忙带话,才让榆木高看他几分,这成为了灵修后,好像终于是有什么东西,能够支撑起他的这份从容一般,让人不觉得有丝毫突兀。

    王止拱了拱手,并未称呼榆木什么榆师兄,还是那句榆兄称呼,就让榆木觉得自己送他灵缘诀修行,是真没送错人。

    榆木哈哈大笑:“王兄,你可是真的厉害了,这就轻轻松松突破了,可害的我被师尊批评了一通的。”

    王止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说着:“还没感谢榆兄将那么珍贵的法诀,送给小弟学习,小弟原本不知道这灵缘诀的来历,还以为是咱们宗门的修行法诀呢。后来修炼成功,张扬师兄看我的眼神就有些奇怪,我一番请教,才知道以往的灵榆派的故事的。”

    榆木正色说道:“王兄弟,虽然灵榆派被灭门了,但是这种法诀,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就不用我多说了的,王兄自己也要注意,这件事最好,也不要跟陆师姐说,不然真惹上了什么麻烦,就糟糕了。”

    王止也是脸色专注:“小弟明白的,修行了法诀的事,我不会外传的。小弟承榆兄太多情分,有个不情之请,还望榆兄答应。”

    榆木大咧咧开口:“直说便是。”

    王止忽然正了正衣冠,躬身对榆木一拜,这让榆木有些措手不及,连忙扶起王止,嘴里喊着:“王兄这是干嘛?”

    王止说道:“王止还是个凡人时,就劳烦一面之缘的榆兄为我带话,等成为灵修后,更是承受榆兄的法诀之恩,这算下来,说是救命恩人都是可以的,王止身无长物,唯有一件灵器,也是师尊赐下,不敢相送的,王止为家中独子,从无人对王止如此照顾的,因此王止愿拜榆兄为大哥,还望大哥不要嫌弃王止此番举动。”

    榆木愕然,其实以王止现在宗门第一天才的名头,师尊又是太上长老,拜自己为大哥,功利性的算起来,还是自己高攀了的,榆木有些欣慰,欣慰这个当时只是普通人的年轻人,自己为了一个普通人交恶了宗门多人,如今这个年轻人,也在用自己行动回报着榆木当初的善意。

    榆木轻声回答:“不嫌弃,怎么会嫌弃呢?能有你这样的兄弟,我很开心。”

    山风吹过,面前青竹摇摆,分出的枝杈终究是交汇在了一起。

    王止脸上露出笑容,总算是达成心愿了,自己得知灵缘诀这顶级法诀,也是出自榆木之手,就已经心里有了这个想法了,别人以最大善念对自己,就像是张扬对待榆木一般,这种情分,不是轻易就能得来的。

    王止自己也觉得榆木,确实品行不错既然有读书人的风骨,又没有身为灵修看不上山下人的那种习性,认榆木做大哥,自己也是心里舒服的。而且还能让自己以中间人的身份,化解榆木和陆芸的过节,说是一举两得,都不为过的。

    总有人的好意终究没有落在空处,虽然像是清风一般,没有多少痕迹,但总会被人记在心底,时刻准备着有所回报。

    榆木取出一件当时拜师仪式上收到的一件二品灵器,准备送给王止,被王止轻声推辞,说是等他和陆芸结成道侣时再送,那时候他肯定接下。

    榆木不再坚持,准备往竹林后面的屋子过去,先去拜见大长老才是,自己接下来的修行,就要被太上长老指导了,想到司徒棠那个冰坨子,有些担心那太上长老也是这性子,于是询问了王止一番,王止说自己师尊倒是听和气的,不过司徒师姐是有些不近人情的。

    刚走几步,其中一间屋子房门打开,张扬走了出来,倒是让榆木有些惊奇,张扬竟然在这后山修行,不陪着柳若玥了?

    张扬先是同榆木打了招呼,又和王止说了几句,看起来两人关系也不错的样子,最后张扬朝着一间屋子喊了喊,见没人应声,摇了摇头,嘟囔一句司徒师姐还是这脾气。

    榆木心想那小屋就是司徒棠的屋子了,也不在意,他也不想和那冰坨有什么太多交际的,毕竟那司徒棠,说话可真是,总是让人有些不自在。

    在王止的带领下,三人向着中间的屋子走去,榆木见到了缥缈宗的定海神针,太上长老司徒海,司徒海身为整个缥缈宗目前唯一的一位修魄境界,平常是根本不出面的,也就前些日子,去前门收王止为徒,榆木当时已经被晴空带回去修行了,自然也没能见到。

    眼前的太上长老也就是个面容普通,带着几分笑意的男子,一眼望去,很容易让人生出信任之感。榆木心里想的却是,太上长老长得普普通通,生出的女儿倒是真的好看,那司徒棠肯定是随母亲的长相了,那冰坨气质,应该也是随自己母亲的。

    榆木恭敬拜见,司徒海果然像王止说的一般和气,先是点了点头,接着说是自己已经收到晴空的消息了,让榆木安心在这里修行,有什么不懂的,只管来问他便是。

    还说自己这后山,弟子也大都下山游历去了,平时只有司徒棠一人经常在这里,张扬是个跳脱性子,经常不住这里的,好在又收了王止做徒弟,张扬似乎是被刺激到了,这些天也没去骚扰榆木,也不和柳若是过什么蜜月了,直接住在这后山,勤奋修行起来,如今榆木也来了这后山,倒是让这里热闹几分了。

    最后说是让榆木四人先都熟悉一番,毕竟都是宗门最好资质的弟子,以后宗门的未来,多半落在他们几个身上,要相互扶持,共同进步才是。

    榆木恭敬称是,自己在司徒海这里还真是没感觉到什么强者威严,不怒自威什么的,看来书上说的什么大人物气场什么的,其实也就是对外人这样,对自己宗门弟子,肯定是另外一副面孔了。

    榆木自己灵术已经被晴空打磨的差不多了,目前修行上还真没碰到什么瓶颈,缺的只是时间打磨灵力罢了,因此不敢再多打扰司徒海,借口告退,在王止帮助下,挑了一间无人居住的屋子,安心修行起来。

    第二天,榆木修行完毕,就听到王止在房门外喊着大哥,榆木开门,王止站在门外,说是自己已经学会了一些灵术,刚刚和师尊提议说是想去找一个适合自己的灵兽,司徒海同意了,顺便说了句把司徒棠张扬榆木都喊上,一起去,也算相互有个照应,顺便让四人一起并肩作战,相互配合一下,可以往百兽领深一点的地方去试试。

    王止觉得有道理,于是前来通知,看看师兄师姐是否都有时间,榆木自然同意,他也想看看王止现在战力如何,毕竟王止也修行了灵缘诀,对战力加成可是相当高的。

    而且榆木也挺好奇,那百兽领深处一点的地方,会不会碰到更好的灵兽?但相同的,说不定就会碰到界牌灵兽,危险自然是不小的。

    榆木随即开始准备起来,王止去通知张扬和司徒棠了,榆木想着自己昨天才来这后山,今天就又要去百兽领,心里也是觉得好笑。

    准备了一些东西,榆木盘算着等会是得去山腰买点丹药和符篆才是,晴空闭关前,给了榆木不少丹药,都是那种挺稀有的好东西,榆木有些舍不得用,毕竟一些小伤的话,用了纯属心疼,不用自己又难受,所以榆木决定弄点品相一般的丹药,有备无患嘛!

    至于符篆,上次榆木是见识了张扬带的符篆,各种效果是真能帮助自己增长几分战力的,因此想着买了丹药,就一并买些符篆,也好分给王止一些,自己这刚认的小弟,也是一穷二白,肯定是没自己富裕的。

    盘算完毕,榆木一把抓起涂山墨颜,这小狐狸不知道最近是怎么了,喜欢睡懒觉起来了,榆木专门问过晴空,晴空说是不妨事,说不定是涂山墨颜自己的修行方法,榆木也就放下心,不过这次出门,肯定要带着小狐狸的,毕竟小狐狸,那红光确实厉害,自己要不是有师尊送的青木铃,恐怕是挡不住那红光的。

    等到榆木走出房门,王止和张扬已经在一旁站着了,甚至司徒棠也出现了,榆木昨天来后山,司徒棠刚好在参悟法诀,一天都未出门的,现在看到榆木,也是皱了皱眉,她对榆木可确实没几分好印象的,前些日子去了一趟丹药坊,还听说了榆木的不少“光辉事迹”,再加上自己又亲眼看到榆木敲诈自己灵兽,心底更是不喜。

    榆木向司徒棠打了声招呼,司徒棠冷这个脸,点了下头就当做回应了,榆木知道这冰坨脾气,也不在意,一行人商量了一番,准备去山腰买上一些必需品,四人只有张扬有飞行灵兽,因此还需要再去一趟育灵阁,租用一只才行。

    到了山腰,榆木一口气买了十几瓶丹药,几十张符篆,花了近千灵元币,一股豪横的感觉散发出去,难得做一次有钱人,榆木也是轻叹一句:“有钱是真好!”

    分了一些丹药符篆送给自己的小老弟王止,这次去捉灵兽,陆芸是不去的,她自己有一只灵兽,还是当初刚晋级坦途时慕容长老帮她捉的,这几日她正在全力修行,希望早日将路牌给标记下来,因此无法和王止一同前去,这让榆木也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自己终究是狠狠教训了一顿陆芸,还是有几分尴尬的。

    准备的差不多了,张扬也已经租用好了灵兽,喊上几人,准备出发了。

    这时候,却有着尴尬了,张扬自然是坐在小红身上,王止想要问张扬一些山上结成道侣需要注意的事项,也跟着坐到小红背上,留下榆木和司徒棠,对着租用来的玄黄鹤发呆。

    榆木是不想和冰坨子司徒棠一起的,那司徒棠虽然话不多,可着实是如同冰枪一般,字字戳心窝的。

    司徒棠面无表情,轻轻跨上玄黄鹤,榆木暗叹倒霉,跟着走了上去。

    小红似乎和这只玄黄鹤灵兽关系不错的样子,也没在争强好胜,只是和这玄黄鹤并排飞着,不时扭头望望,好像在交流着什么似的。

    小红背上,张扬在王止虚心请教下,也是尽量说着自己知道的,两人讨论的极其火热,口若悬河一般。

    这边榆木有些尴尬,只能没话找话,使得气氛没那么沉闷“司徒师姐,不知师姐的灵兽是什么品级,如今什么修为了?”

    司徒棠虽然不喜这榆木的风评,但还是开口回答:“我的灵兽只是只九命猫罢了,现在也就坦途修为,比不得师弟的玄品狐狸,所以也就没带它去百兽领了。”

    榆木一愣,九命猫这种灵兽,也是灵品灵兽,只不过一般最多也就修行到界牌境界,算是灵品里比较差的资质了,和司徒棠的资质比起来,就有些不合适了。

    “师姐没想着请太上长老帮忙解除契约,重新换一只嘛?”榆木有些为司徒棠打抱不平起来。

    “为什么要换?就因为它资质不好?”司徒棠眉头一皱,觉得这榆木真是白瞎了如此资质,若是灵兽资质低下,就要解除契约,重新换一只,这种行径岂不是太过分了些!

    好像这榆木还是读书人,看看自己小师弟王止,同样是读书人出身,整个人就是谦谦君子风范,行事总能让人觉得舒服,她也听说了王止和陆芸的一些事,对自己的小师弟,更是高看几分,觉得读书人如自己师弟这般,才是真正的读书人,哪像这榆木,字里行间功利性质太重。

    听了司徒棠这充满了怒气的反问,榆木有些错愕,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惹到了这司徒棠,感觉这司徒棠这性子实在是,没法沟通。

    榆木懒得和这司徒棠再说下去了,急忙开口道歉,说是自己眼界窄了,修心不到,还是得好好磨炼一下才是,司徒棠这才面色缓和几分,觉得这榆木也不是无可救药。

    因此声音清冷的说着:“榆师弟在宗门的大名,我也是听说了的,也亲眼看到榆师弟欺负自己灵兽,至于榆师弟自己的喜好,师姐也不好说些什么,不过我想提醒师弟一句,我辈修行之人,杂七杂八的心思,最好还是不要有,耽误自己修行,就不太好了。”

    榆木这才有些恍然大悟,这冰坨肯定是听说了些风言风语,又看到自己敲诈小狐狸,把自己当成个虚伪家伙,还想养狐狸当老婆,还尽情的欺负着,所以带着别样眼光看自己的,无论自己说什么,恐怕都要被这司徒棠怼一通的,心里直呼倒霉,打定主意,不再开口就是。

    榆木也懒得辩解,反正自己目前已经是个大恶人了,别人眼光,真算不得什么,至于把涂山墨颜当老婆这种鬼话,榆木决定以后自己听到谁说,就和那位英雄去修炼场切磋一番。

    榆木一副低头受训的样子,引起了旁边张扬注意,张扬瞄了两眼,低声对王止说着:“王师弟,你说榆师弟和司徒师姐说了些什么?惹得师姐这么生气?”

    王止也看了两人几眼,有些犹豫:“这个,实在是不好说的,大哥为人是真的好,能让师姐发火,难不成是大哥爱慕司徒师姐,说了些不该说的?”

    张扬刚准备摇头表示反对,忽然想了想:“嘢,搞不好真有可能,你看啊,榆师弟在宗门,最先认识的我和若玥,结果我俩成道侣了,后面就为你出气,去坏了陆芸心境,结果带你回来,你能修行了,还跟陆芸破镜重圆了,眼看也要结成道侣了,榆师弟搞不好是有些心急了,毕竟他年龄是不小了的,对司徒师姐有些想法,倒也说得过去的!”

    王止想了想,也是点了点头,他倒是觉得司徒师姐人也不错,资质也好,配上自己大哥,那是刚刚好。

    张扬又想起了什么,嘴里唏嘘说着:“榆师弟也是可怜啊,好友都喜结连理了,只剩他一个,在宗门名声也臭了,有传言说榆师弟打算等小狐狸化形,做自己媳妇的,我可以确定,这是对榆师弟的污蔑,这种风言风语,最害人啊!指不定司徒师姐就是听说了些风言风语,才对榆师弟这般发火的。”

    王止大点其头,表示赞同,讨论自己大哥,就不用顾及什么君子不在背后说人嘛,一家人哪还用说两家话不是?

    两人在这里谈的其乐融融,榆木则开始了一番新的被洗礼,这司徒棠看起来是个冰坨子,教训起人来那是根本不带停的,樱桃小嘴就没听过,一直在向榆木倾泻着各种道理,榆木还得不时点头说是,表示自己受教了。

    王止看着榆木这番景象,听了张扬说过榆木在宗门的名声,不禁为自己认的大哥感到心酸,说了句:“以前在家里,我父亲就跟我说过一句话,我当时有些不理解,现在看了大哥这番境地,倒是有些明白了。”

    张扬有些好奇:“王师弟,是什么话?”

    王止轻轻开口:“众人嘴里有毒。”
书籍 【灵玄共主】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