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灵玄共主 > 灵玄共主_第一卷 恍如梦 第三十五章 当初少年心意未变

灵玄共主_第一卷 恍如梦 第三十五章 当初少年心意未变

作者:星星真乖 发表时间:2022-04-22 02:36:35 更新时间:2022-06-29 22:19:57
场上的两位新人,已经互拜完毕,张峰看着自己儿子儿媳,也是唏嘘不已,也好,早点把家安下来,以后缥缈宗真到了最危急时刻,自己说什么也得把儿子儿媳送出去,留下火种,就有希望。

    接下来新人就轮流去来客的桌子上敬酒,大家都是修士,就没普通人那么多讲究,各种礼仪什么的,这里的人都不在意的。

    张扬和柳若玥,两人在晴空引领下,直接去向了长老席,一圈下来,张扬已经是合不拢嘴了,柳若玥倒是含蓄不少,不过嘴角也是噙着笑意,显然收获不错的样子。

    张扬和柳若玥接下来,继续敬酒,顺便收下大家的贺礼,毕竟好事成双嘛!

    榆木和陆芸相对无言,陆芸看着张扬和柳若玥,不知是想起了自己还是怎的,竟然眸中浮起水雾,脸上却是带着笑容,像是羡慕,又像是解脱一般,看的榆木心惊胆战。

    涂山墨颜眼看两人也没动手的意思,毫不客气的吃着桌上灵果,不时瞥一眼陆芸,分明是还在防备着。

    张扬和柳若玥好不容易才到了榆木这桌,看到桌上就榆木和陆芸,两人都是呆了一下,都有些不自在,陆芸倒是收敛起思绪,为两人恭贺起来,顺手取出一件如意样式的灵器,送到柳若玥手上。

    张扬则是笑嘻嘻看着榆木,马上就能宰大户了,自然是开心的,毕竟榆木身上东西,指不定比一些长老还富有的。

    榆木先是恭贺了一番,瞧见张扬热切眼神,柳若玥也有意无意的看了过来,榆木不再耽搁,取出一枚灵元戒递给张扬,张扬也不意外,大方伸手接过,灵识一扫,呆在了原地。

    “榆师弟,你这也太多了吧?”张扬有些不好意思,实在是榆木这贺礼送的够珍贵的,两种稀有材料,还有旁边的五千灵元币,这出手已经不是大方了,这是败家。

    虽然是榆木送给自己的贺礼,张扬也是有些心痛:“榆师弟啊,你让师兄怎么说你好,这般大手大脚,可是不成的,以后修行,越往后,越需要资源,师弟以后自当注意。”

    话虽然这样说着,但是那灵元戒倒是直接收了起来,完全不给榆木张嘴讨要的机会,榆木只能摇头作罢。

    涂山墨颜也从自己灵元戒取出一个鼓鼓囊囊的荷包一样的东西,小爪捧着,给了柳若玥,柳若玥摸了摸涂山墨颜的头,笑眯眯收下了。

    由于后面还有不少桌没去,于是张扬和柳若玥就不再耽搁,敬了陆芸和榆木一杯酒,就继续往后面走了。

    陆芸喝过新人喜酒,送了贺礼,好像就着急离开缥缈宗,回去家乡找王止去,榆木有些拿捏不定,眼看着陆芸向自己告辞,一副准备出行的样子,榆木这下再也忍不住了。

    “陆师姐,山下太危险了,陆师姐就在宗门好好修行吧,我去找王兄,请王兄过来缥缈宗做客两天,这样不是更好?到时候师姐可以来找王兄聊天什么的,师弟觉得这样挺好的。”榆木轻声说着。

    陆芸原本已经站起身来,听完榆木的话,用手轻轻拢了拢额头秀发,红唇微启:“师弟好意师姐心领了,不过师姐离家久了,确实想看一看家中父母的,所以还是得下山一趟的。”

    榆木呵呵一笑,心中杀意起,这陆芸是留不得了,必须得想办法除掉她才行,不然恐怕王止就要遭她毒手了。

    涂山墨颜感知到榆木心思,一双大眼睛已经开始盯着陆芸心口咽喉要害处,嘴里还在不停的吃着灵果的。

    陆芸婉约一笑:“榆师弟好重的杀气,不说师姐本就没有害人想法,就是有那心思,以师弟这坦途中期修为,怕是对付不了我吧?”

    榆木轻笑:“师姐修为高深,自然是厉害的,不过张扬师兄这道侣结缘尚未结束,师姐这样离去,似乎有些不妥呢!”

    陆芸不知怎么想的,竟是转身坐下,一副等待结束的样子。

    榆木开始头疼起来,如何对付这陆芸,还真是伤脑筋的事情,自己配合涂山墨颜,加上手握三品灵器,对上这陆芸自然是不怕的,只不过榆木也没什么把握能够将陆芸给抹杀的。

    陆芸忽然幽幽开口:“王止如果知道师弟为他做了这么多,一定会很开心的,当初他和我在一起,跟以前的朋友联系都少了的,想来这些年他也是有够孤独的,唉。”

    榆木心里不喜已经到了极致,要不是这是张扬的结缘场合,早就出手了,这女子,也实在恶心了些!

    榆木开口嘲讽一句:“师姐还真不愧是十拿九稳的界牌天资,想来师姐晋级界牌,肯定和路牌十分契合,毕竟当了那啥又立牌坊嘛!”

    也不怪榆木出口恶毒,实在是这陆芸太过分了些。

    陆芸听完,神色黯淡,也没反驳什么,只是轻声开口:“榆师弟,为什么你就不相信,我是真的想和王止在一起呢?”

    榆木回答:“正是因为相信师姐,所以我才更觉得恶心,我可不信王止拒绝你以后,你心境再无弥补机会,会不对他出手的。”

    榆木忽然想起一件事,开口问道:“师姐,宗门能租借飞行灵兽么?”

    陆芸点头:“师弟去育灵阁就可以租用的,不过要记得在规定时间还回来的。”

    榆木随即开口:“师姐这样也不是办法,我现在就去育灵阁租用飞行灵兽,尽快将王止带过来,要是师姐还是不愿意的话,那师弟只好领教一下师姐灵术手段了。”

    陆芸有些犹豫,像是有些想法的样子。

    榆木继续说着:“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我,师姐也不会成这个样子的,就算是我给师姐的一份补偿吧,我带王止过来,只不过,最后无论结果如何,师姐也怨不得王止的,这因果关系可不要混淆了。”

    陆芸低头不语,过了一会,方才抬头看向榆木:“榆师弟,我能相信你么?”

    榆木轻笑出声:“陆师姐,信不过我,你总该相信王止吧!如果不信,那师姐又何必非要坚持下山?不是自欺欺人么!”

    陆芸直直看着榆木,半晌后,咬了咬牙:“好,我就赌一把,相信榆师弟以前也是读书人,还不至于用些下作手段。”

    “好!那就不耽搁了,师弟先走一步,师姐尝尝这桌上灵果,味道确实不错的。”

    榆木心声通知涂山墨颜,让它留在这里看着陆芸,若是有什么不对,就直接通知柳若玥,让她帮忙处理。

    榆木看了一眼仍在敬酒的张扬,犹豫了一下,开启身法灵术,向着育灵阁跑去。

    陆芸守着空无一人的桌子,面对着桌上的各种灵果,轻轻拿着一颗柠檬,放在嘴里,缓缓吃着,看着防备着自己的涂山墨颜,忽然轻声开口:“原来这柠檬,如此酸的。”

    涂山墨颜晓得榆木这次交待事情比较严重,因此也没和榆木耍性子,打算认真盯着这漂亮女人便是。

    榆木到了育灵阁,押了自己身份牌,交了一百灵元币,租用了一只玄黄鹤,育灵阁弟子给了榆木一个玉牌,说是注入灵力,将自己想要去的地方标记出来,给玄黄鹤看一眼就可以了,榆木这才明白这东西就是类似地图的玩意。

    匆忙标记好地点,给玄黄鹤看了,坐在玄黄鹤身上,直接冲天而去。

    这玄黄鹤飞行速度,比起小红还快上三分,只用了两个时辰功夫,就到了当初榆木碰到王止他们一群人的山头,让玄黄鹤在这里休息,榆木自己直接去往小城,展开灵识,找到了当初其中的一个书生,就是那个大骂鹿海国灵修的那书生。

    书生正在书铺看书,冷不防被走到旁边的榆木给吓了一跳,榆木表明来意,询问王止现在在何处。

    书生听榆木说要找王止,连连感叹:“真是运气啊兄台,你要是晚来两天,估计就找不到王兄了。”

    “什么意思?”榆木有些吃惊。

    书生满脸羡慕:“王兄前些日子,自己去深山赏景去了,在山中吃了一枚奇怪灵果,竟然开辟出了灵路,已经不再是普通人了,是和兄台你一样的灵修了,由于没有修行法诀,王兄这两天和我们一起吃了几顿饭,准备后天就出发,跟兄台一样,去那缥缈宗碰碰运气的。”

    榆木又惊又喜,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兄台莫要骗我,这世上真有这种灵果,能让普通人开辟灵路的?我见识少,还真没听说过的。”

    书生有些生气榆木不信自己:“来,我们去往王兄府上看一眼不就是了,读书人,不说谎的。”

    榆木连连向书生赔不是,跟着书生一起去找王止去了。

    书生走路慢悠悠的,榆木原本心急,现在倒是半点不急了,不过仍是有些不敢相信,不过书生说的要是真的,那就不用担心陆芸对王止下手了,以王止那气象,估计宗门不少长老愿意收做徒弟的。

    到了王止府上,书生宛如进自己家门一般,轻车熟路,嘴里大声喊着王兄王兄,脚上却是丝毫不停的。

    刚走进前院,就碰到了匆忙出迎的王止,见到榆木,王止也是一脸惊喜样子,榆木来不及寒暄,直接用灵识开始查探,竟然是真的!那王止,分明已经成了灵修!

    榆木这下算是长见识了,两月前见过的普通人王止,现在竟然是灵修了,甚至还是坦途初期境界的灵修,若不是亲眼所见,谁敢信?

    榆木轻咳一声,也不问王止是吃的什么果子,开辟了灵路,甚至一步进入坦途,直接拉过王止,也不寒暄,走到一处偏僻地方,才和王止说起自己和陆芸的一番交锋。

    王止听到榆木说毁掉了陆芸心境,也是一声叹息,等到榆木说完前因后果,王止才抱拳说道:“既如此,我这就和兄台一起去缥缈宗便是,反正本来也打算好了过去的,不过是早两天罢了,事不宜迟,我们这时就出发吧?”

    王止开始通知家人,收拾了一些行李,准备了一个大包裹,就要背在身上,榆木看的有些发愣,这才想起王止根本就没灵元戒,暗道一声糊涂,取出一枚灵元戒送给王止,并教了王止如何使用。

    王止收下这灵元戒,和榆木道谢一番,就跟着榆木向着玄黄鹤所在山头跑去,身后是王止自己的朋友,家人,带着羡慕和祝福,看着远去的王止。

    终于坐上了玄黄鹤,榆木和王止相对而坐,现在榆木是已经胜券在握,总算有心思打听一下王止的这番遭遇了,也不是榆木喜欢打听,实在是这种事情太过离奇罢了。

    王止说的倒是比那书生说的详细多了,他不过是去游玩,专门挑一些险峻的山头游览,在一株大树后面休息时,发现的果子,只是一眼,王止就有些心生欢喜,因此也不管是不是毒果,直接就吃了下去。

    说是那果子通体白色,还特别香,吃下去味道也是极好的,比起一般的果实要好吃太多,吃了果子,王止就莫名其妙开辟出了灵路,直接走到坦途境界。

    榆木好像在听天书一样,要不是知道王止是真君子,榆木都要以为王止在编故事骗自己,这种事情,只能说是机缘了,个人机缘,这是谁也说不好的,就像王止,走上了修行路,也不知是机缘还是祸事的。

    榆木不再提这事情,毕竟这灵修世间,什么都可能发生的,他榆木自己不就得到了灵缘诀这种顶级法诀?别人怎么就不会有自己的机缘了?

    榆木开口:“王兄,我真名榆木,当日只是用了化名,出门在外,小心为上,王兄不要见怪。”

    王止倒是像早就猜到一般:“榆兄这是人之常情,王止自问自己出门,也是这样的。不过当初的随口一提,兄弟为我做了这么多,倒是我亏欠榆兄了。”

    榆木有些不好意思:“我,也是个人行事罢了,实在是看不下去,破坏了陆芸心境,也是我自己莽撞,差点连累到王兄,是我亏欠王兄才对。”

    王止摇了摇头:“其实,当时我看到她和她师兄时,心里就已经放下了,毕竟以前她和我在一起时,也从未有过那般亲密无间的,后来让榆兄帮忙带话,只不过是给自己画一个圆罢了,如同心锁,心里锁着的东西,看不见也摸不到,早就没了的。”

    榆木听了王止这话,心里倒是安心了几分,有些犹豫是不是要将陆芸已经不是处子之身的事情,说给王止,在陆芸面前,榆木是铁了心打算将这事和盘托出的,现在在王止面前,却是说不出口了。

    王止发现榆木脸色有异,心里暗叹一声,其实他心里也明白的,自己和陆芸在小城时,虽然有着婚约,两人也从未真正做过什么的,一来自己是恪守君子之道的书生,二来也是想着不急于一时,毕竟婚约都定了的。

    只是没想到世事无常,陆芸被发现是灵修体质,就毅然决然修行去了,不想自己三年以后,竟是也有了一份福缘,得以踏入修行。

    王止当时吃了果子,开辟出灵路,靠着大树,当时想起的,就是自己在天空上,看到陆芸和她那师兄的亲昵样子,不自觉泪流满面,平生内心第一次,生出来贪心想法。

    若是早三年,自己就吃了这白果,那该多好,要是自己和陆芸一起进了缥缈宗,会不会能够改变一些事?

    王止坚信,有自己在身边,陆芸绝不会成为今天这个样子的。

    榆木仔细和他说了今天陆芸所说的话,王止也相信,陆芸说的是真的,和榆木想的不一样,榆木是认为陆芸只想着借助王止来恢复自己心境裂缝,不是什么好东西。

    王止想的完全不同,王止只是觉得,经过两重打击的陆芸,好像又变成了当初那个只跟在自己身后,听着自己高谈阔论,始终安安静静,有着婉约眉脸、纯净眼神的女孩罢了。

    这次去缥缈宗,不知她知不知道,当年少年,心意原来从未变。
书籍 【灵玄共主】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