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灵玄共主 > 灵玄共主_第一卷 恍如梦 第二十八章 心碎路断凭什么

灵玄共主_第一卷 恍如梦 第二十八章 心碎路断凭什么

作者:星星真乖 发表时间:2022-04-22 02:36:24 更新时间:2022-06-29 22:19:57
陆芸深呼吸了几下,逐渐平静下来,看着榆木,突然轻声开口:“他现在怎么样了?”

    榆木知道她说的是王止,不过榆木可没想回答她的想法,根本不做回答,反而继续说着:“师姐要不要听听那句话?”

    陆芸轻轻摇头:“先说说他怎么样了,再决定听不听吧。”

    榆木缓缓开口:“我当时是在一处山里碰到他,他和几个书生一起游山玩水,就这样。”

    陆芸轻笑一声:“还是这样,一点没变。”

    榆木皱了皱眉,这陆芸这样的反应,似乎并没受到多大影响?

    陆芸说了句:“这位师弟,你可以说他说的是什么话了。”

    榆木只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好像原本自己是掌握着利器,能够将面前之人心境,轻松戳的稀烂,再也无法保持修灵状态,说不定直接跌境都是可能的,现在的陆芸,却好像是穿上一层灵器甲胄一般,有种无懈可击的感觉。

    榆木有些沉重,说了句:“他说,月光长到故里,伊人心与谁说。”

    这里榆木是抱着恶毒心思的,故意说些大家都在同一片月光下,来呼应他的第一句话,月光照耀的,就是家乡罢了,照在你身上,同样也照在王止身上,你们两人各自的事情,可能你不知道他也不知道,但是月色知道,你师尊知道。

    至于伊人心与谁说,则可以让陆芸理解为,榆木在一旁听了那一众女修聊天,知道陆芸和黎玉的事情,所以是在嘲讽她陆芸抛下家乡王止,另投他人怀抱。

    榆木就在赌,赌王止曾被慕容长老带着看过陆芸和黎玉在一起,而陆芸根本对这事一无所知,赌慕容长老根本不曾将这事对陆芸说过。

    榆木专心盯紧陆芸,看她是何表情。

    陆芸好像是松了口气般:“师弟,这话是你自己编出来的吧?月光长到故里,这句话挺好听的,可是我太了解王止了,他让你帮忙带话给我,一定不会说些伤我心的话的,师弟这心思倒是白费了。”

    说完,陆芸重新恢复了镇定,手捻秀发,含笑看着榆木。

    榆木沉默了片刻,木然说道:“倒是小看师姐了,不过师姐应该不知道,王止曾经来过咱们缥缈宗,还看过师姐你和黎玉,师姐信吗?”

    陆芸轻笑:“师弟又何必用这种话来欺骗师姐,王止自己摸索着找到缥缈宗,我是相信的,我也相信他对我的感情,可是不说山门那一关他就过不去,更何况还能看着我和黎师兄,让我们两人都无法发现?师弟说的这也太假了些,我自然是不信的。”

    榆木说道:“师姐若是不信,不妨去问一下慕容长老,当时王止兄辛辛苦苦找到缥缈宗,就是卡在山门那里,恰巧碰到慕容长老经过,才得以被慕容长老带进宗门,看到你和你嘴里的黎师兄那恩爱一幕。”

    陆芸目光清冷:“师弟是在唬我不成?哪有如此巧合之事。”

    陆芸自然是不信如此巧合的事情的,更别提什么去询问自己师尊了,师尊本就因自己和黎玉走得近,对自己颇有些看法的,她陆芸更不会去找不自在。

    “哦?师姐就不怕这是真的嘛?怎么都不确认一下,就觉得师弟是信口胡诌呢?师姐是担心什么呢?怕自己心境崩溃,修为停滞?”榆木倒是轻松起来了,反正他握有大杀器在手,半点不着急的。

    陆芸有几分怀疑,心里念叨着不可能会有如此凑巧之事,来坚定自己心境,但表面上更加气定神闲,端庄大方起来。

    两人的这般交锋,落在膳堂其他弟子眼里,就是两人和和气气,仿佛早就认识一般,相互间谈些什么事情的样子,也有弟子认为是榆木垂涎陆芸美色,自己上前纠缠的,毕竟陆芸性格温和,修行三年多,身上也有了些出尘气质,配合上美貌,在众弟子心目中,可是地位不低,也有不少爱慕者的。

    榆木坐在这里已经有段时间了,有不少弟子已经对着两人指指点点,嘴里说着什么“这家伙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陆师姐可是和黎师兄两人金童玉女一般的,这家伙是想做什么,得找个机会收拾他一顿。”旁边弟子顿时附和起来,约定摸清榆木虚实,就找机会给榆木一个教训。

    榆木自然也听到了这些讨论,心里毫不在意,反而有些感慨,也是,宗门弟子有谁心里没有一个心心念念的师姐呢?

    只不过这些弟子心中的陆师姐,在榆木眼里,可实在不是什么好人的,因此榆木并未将王止原话说出,反而准备破坏一番陆芸心境。

    榆木看着面前的陆芸,心下也是感叹这女人真不好对付,看来只能说出最后一句话了。

    陆芸忽然幽幽开口:“我不知道师弟为何要为了王止,来与我说些这般伤人言语,我好歹是师弟同门不是?你不也得叫我一声师姐?以后并肩作战的机会也是有的,师弟又何必将自己在宗门的路走窄呢。”

    榆木轻笑:“可能师弟对于得失的计算不一样吧,师弟也不是什么喜欢付出,专做恶事的人,只不过针对师姐一人罢了,至于在宗门里的关系,明天过后,就不用师姐为师弟操心了。”

    陆芸看着面前的榆木,有些恨得牙痒痒,不过是一个运气好的小子罢了,有大长老做靠山,就可劲欺负自己,不过也是,大长老的唯一弟子,以后想和榆木交好的弟子,自然是不少的。

    陆芸发现自己根本拿榆木毫无办法,明知眼前这人对自己不怀好意,却是打不得,骂不得,有种无法下口的感觉。

    索性决定破罐子破摔,反正自己现在,看清楚了黎玉面目,在师尊那也不讨喜,除了在宗门的一点名声,也没什么好失去的了,于是开口说道:“师弟还有什么话没有,若是没有,恕师姐要回去修行了,我等灵修,与凡人不同,修行怠慢不得的。”

    榆木皱了皱眉头,这陆芸着重提了灵修与凡人,是在说明着王止身为普通人,和她这个坦途修士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榆木有些气恼,被涂山墨颜感知到,涂山墨颜舔了舔爪子,已经准备好动手,只等榆木心声通知它就是了。

    榆木不再耽搁,直接开口:“当时王止兄看过师姐和师姐的相好后,只是安安静静的,其实我觉得,换成心灰若死才是,王兄说你还是如同以往一般,巧笑倩兮,顾盼生姿,可惜对着的,不再是他,而是师姐嘴里的师兄。”

    又继续开口:“当时慕容长老倒是因此高看王兄一眼,对王兄说了句你我皆旅人,可惜缘不够。”

    不看陆芸脸色,接着说道:“王兄在讨论此事时,将这句话做了改动,师姐要不要猜一猜?”

    陆芸此刻再无刚才的从容,好不容易才波澜不惊的心境又重新起了惊涛骇浪,榆木已经至此,她已经是相信了王止曾经来过宗门,说不定还真看过了自己。

    陆芸脸色惨败,有气无力的说了句:“不猜了,师弟直说便是,反正我也没什么好失去的了,即便是心境破碎,修为停滞,我也认了,只不过师弟要小心我师尊的怒火了,我即便不受师尊看重,可好歹也是界牌有望的,师弟愿意摧毁我心境,就来吧。”

    说完,闭起双眼,不再看榆木,一副做好准备的样子,看的周围的弟子更是义愤填膺,恨不得上前揍榆木一顿。

    榆木只是挑了挑眉,丝毫没将陆芸的威胁放在眼里,缓缓开口:“王兄说:你我皆旅人,只是道不同。”

    陆芸睁开双眼,道不同些三个字如同魔音灌耳一般,不停在心中响起,道不同~不同~不同~

    惨笑一声,本就摇晃的心境,再也无法维持稳定,原本不再波动的心湖,如同大石落于湖面一般,溅起重重水花,一圈圈的荡漾着,不停拍打在陆芸心头。

    终于一个忍不住,一口鲜血直接喷出,整个人瞬间萎靡不堪,似乎精气灵神也丢了一大半。

    周围弟子见状,这下是真忍不住了,纷纷上前,关心的询问着陆芸,对榆木怒目而视,随时都要出手的样子,涂山墨颜弓起身子,警惕的看着四周众人,心里却在骂榆木,没事招惹这一群人干什么!

    陆芸脸色灰败,强打精神说自己无事,驱赶开周围弟子,如同被雨摧残过得荷花一般,惨笑开口:师弟,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么?即便你成功了,我也相信,王止是不会让你说这些话来坏我心境的,我只是不明白,为了一个只见过一面的朋友,有必要交恶我么?”

    榆木目的已经达成,觉得自己没呆在这里的必要了,缓缓起身,准备离开的,听到陆芸这话,方才停顿下来,缓缓开口:“我还是那句话,总有人,和别人不一样的。”

    说完抱起涂山墨颜,放在自己肩上,经过陆芸身边,稍稍停顿,看也不看陆芸一眼,只是轻飘飘留下一句:“陆师姐,王止让我带的原话,现在可以说给你听了。”

    “这句话就是:若是兄台能够进入缥缈宗,碰到一个叫陆芸的女修,帮忙说一声,就说那家乡书生王止,在一年前就听从家里安排,和一个大家闺秀成亲了。”

    榆木说完这话,又略带嘲讽的说了句:“陆师姐,现在知道这句话,是不是心里好上几分?”

    说完再不停留,大步向着门外走去,独留下一个心境破碎的陆芸,以后的修行晋级怕是如同登天一般难了。

    榆木走到门口处,身后传来声嘶力竭的一句大吼声:“他只是普通人,我已经成为灵修了,凭什么我要迁就于他,凭什么我不能追求更好的?普通人和灵修,终究是不一样了的!你凭什么凭借个人喜好,就坏我心境,毁我登高之路?凭什么!?”

    膳堂内的弟子愕然看向失态的陆芸,又看看门口的榆木,有些不明白怎么一番谈话在陆师姐嘴里就是不共戴天的断路之仇了?

    不过这些弟子还是向着陆芸的,安慰的有之,更有大喊要和榆木在修炼场上对决的,榆木都未曾理会,只是喃喃的说了句:“对啊,凭什么,那么好的一个人,就不能修行呢?凭什么呢?”
书籍 【灵玄共主】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