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灵玄共主 > 灵玄共主_第一卷 第十五章 师兄家乡有句老话

灵玄共主_第一卷 第十五章 师兄家乡有句老话

作者:星星真乖 发表时间:2022-04-22 02:36:04 更新时间:2022-06-29 22:19:56
榆木打开房门,看着站在门外的张扬,有些莫名其妙:“运动?运什么动?”

    张扬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眼神:“榆师弟啊,昨天我仔细想了下,我们灵修,也是要锻炼肉身的啊,像咱们修为还低,灵术也没多大威力,平时运动锻炼下肉身,指不定哪天就救命了呢!”

    说完,就是一阵催促,说外面还有那柳师妹等人在等着呢,榆木只好洗了把脸,连脸上水珠都未擦干净,一把抓起睡得正香的涂山墨颜,跟着张扬走了出去。

    走到院落外面,果真有柳师妹,另外还有五六名女修,正百无聊赖的聊着天,榆木低声问张扬:“师兄,你昨天和柳师妹讲的什么?”

    张扬摆出一副师兄姿态:“榆师弟啊,师兄昨日不过是将自己想法讲给柳师妹,柳师妹也觉得需要运动一下,不然咱们宗门伙食太好,都胖两斤……”

    话没说完,就被旁边的柳师妹娇嗔一声:“张师兄!”

    张扬咳了咳,正色对着众人说道:“我昨天和柳师妹合计了一下,决定今天运动就从山门开始,快速跑到山顶再下到山门,这样,今天是第一天尝试运动,就定下两轮如何?”

    榆木觉得无所谓,只不过有些好奇张师兄脑子怎么长的,这是什么运动?走路也行?

    不过榆木看到包括柳师妹在内的女修们都连连点头,一副赞同的样子,也就没出声反驳。

    张扬带头,昂首阔步向山门走去,身后众人跟上。

    榆木捅了捅张扬:“师兄,这是闹哪样?”

    张扬看着柳师妹等女修距离自己两人不远,于是低着嗓子:“师弟啊,师兄家乡有种树木,就叫做榆树,也叫榆木,关于这榆树,还有一句老话,师兄不知当讲不当讲。”

    “师兄请讲。”榆木轻松说道。

    张扬又仔细看了看榆木,觉得榆师弟这启灵后期肯定不是自己对手,于是放心大胆说了出来:“师弟啊,师兄家乡那句老话叫做,榆木疙瘩不开窍!”

    说完这句话,大笑出声:“怎么样,师弟,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榆木听得倒是一呆,这话他是真未曾听说过得,这不开窍听来就不是什么好话,榆木倒也不生气,就是觉得挺巧的。

    榆木反驳出声:“师兄啊,你家乡的榆木不开窍,那可能是水土问题,师弟名字就是榆木,倒是觉着自己挺开窍的。”

    张扬斜瞥了一眼榆木:“师弟啊,这两天你是不是一直跟着师兄?”

    榆木点头:“是啊。”

    “唔,那师兄这两天是不是对你了解不少了?”张扬继续问着。

    “当然。”榆木看着张扬。

    张扬说着:“师弟啊,那师兄这两天观察,得出来的结论就是,师弟这七窍通了六窍,也就是一窍不通!”

    榆木目瞪口呆:“师兄此话怎讲?”

    张扬有些无奈:“师弟啊,师兄闲的没事来搞这什么运动?不过是看你年纪也不小了,又刚入宗门,想着给你找一个道侣罢了!我让柳师妹拉了这些师妹过来,你看后面的那个王师妹,不就挺娇小可人的,怎么样?动心没?”

    榆木万万没想到,这什么运动是张扬打算给自己找一个道侣才弄出来的,这番确实是好意,只不过自己这受不起啊!自己这还没拜师,就找起了道侣,这像什么话!

    肩上的涂山墨颜,听得张扬说起榆木一窍不通时,就两只爪子拍在一起表示赞同,听到张扬要给榆木找个道侣,更是用心声大肆嘲讽起来,整个狐脸上满是促狭神色。

    榆木咳了两声:“师兄啊,小弟修为尚浅,之前更是一穷二白的散修,哪来的底气去找什么道侣,此事不提也罢。”

    张扬轻轻一脚踹在榆木腿上:“你小子咋这么古板,你现在可是大长老唯一的弟子,等拜师仪式过后,有大长老做后盾,咋滴你还怕娶不起媳妇?”

    榆木苦笑一声:“师兄对我的好,榆木是知道的,不过我心里有喜欢的人了,只怕是要辜负师兄一番好意了。”

    张扬听完,倒是不在乎这些,只是满脸好奇:“榆师弟,师兄听你说的经历,你以前也没见过多少出彩女子才对,难道你喜欢司马师姐?!”

    “司马师姐?那冰疙瘩?”榆木疑问说着。

    “难不成真是?”张扬大叫出声。

    榆木连忙说着:“不是不是,师兄想的也太多了吧,我喜欢的女子,都不在咱们鹿海国的。”

    “不是司马师姐就好,那性子确实,唉?不在咱们鹿海国?你咋认识的?”张扬发出好奇三连。

    榆木摇了摇头,就不打算说出去了,别人是云上仙子,自己这单方面喜欢,哪里还忍心摆在台面上,遭受那烈日曝晒。

    张扬看榆木不愿意回答,也就不再追问,谁心里没点牵挂不是?

    接下来的运动,立马就失去了大半的价值,榆木只是一声不吭的跟着走动,也不与那些女修交流啥的,全是张扬在不停的招呼着,尽量和每个人都说说笑笑的。

    榆木看的还是蛮佩服的,张扬师兄若是没有修灵资质,恐怕在凡间也是混得开的,这种算是天赋,榆木自觉是学不来的。

    这一套操作下来,榆木跟着跑的气喘吁吁,至于对肉身有没有好处就不知道了,但是身边这些女修一个个也是累的面如桃花,挥洒香汗的样子,确实是让人舒爽几分的。

    一天就这样给浪费掉了,榆木说这完全不如自己静心吸收一天灵力来的舒服,其他女修也是纷纷点头,唯有张扬跟那柳师妹,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让榆木大跌眼镜。

    这家伙敢情是自己跟柳师妹看对眼了,顺便拉上自己和几个师妹来做掩护是吧!榆木打定主意,途经山腰,找了个借口,钻进房间不出来了。

    晚上被张扬抓住给一通埋怨,什么榆木首先开溜,然后那些个师妹也一个个溜了,独独留下他和柳师妹。

    柳师妹又是个害羞的,和他在一块没说几句话,就羞怯怯的回去了,独留下张扬一个,再跑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于是就回来找榆木兴师问罪来了。

    榆木实在受不了张扬的嘀嘀咕咕,决定把涂山墨颜推出去挡枪,花费数百灵元币,才说动小狐狸同意被张扬带出去,讨柳师妹欢心用。

    接下来几天,张扬每天带着涂山墨颜,似乎真和柳师妹进展不小的样子,隐隐有种要成为道侣的感觉。

    榆木舒舒服服的静修几天,明显感觉自己灵力越来越厚实,动了心思,想去那修行殿修行,那对灵力提升才是一个快,可是师尊着急离山,也没给自己弄什么身份牌,自己也没贡献,又不好意思薅张扬羊毛,只能眼馋。

    在榆木心心念念的时候,师尊终于回山了,原本出去时满脸笑容的晴空,回山时却相当沉默,也没惊动太多人,只是把榆木叫到身边。

    榆木看着兴致不高的师尊,出声询问:“师尊,此次出行可是有些不痛快?”

    晴空轻声说着:“为师这次出去,就是通知那些老友我要收徒的消息,一路上都很顺利,只是最后一位朋友时。”

    晴空顿住,没继续说下去,榆木试探着问道:“这位前辈闭关了?”

    晴空摇头,并未回答,反而自顾自说起来自己与这位朋友,当初在启灵时相逢,引为知己,这数十年的交情了,就在十几年前,这朋友为了破开原初境界关隘,向当时也只是刚刚原初初期的晴空,借了不少灵元币。

    晴空当时自己也不富裕,本命灵器还没提升,接到这朋友来信,晴空二话不说,搁置下自己即将成就四品的本命灵器,带上几乎全部身家找到这朋友,几乎算是用尽身家换来了一堆有助于突破原初的丹药,给了这朋友。

    这朋友也不负晴空期望,总算是破开瓶颈,晋级原初了,晴空当时就邀请这朋友一同来缥缈宗做个执事长老,俩老友还能时不时聚一下,喝点小酒什么的,岂不美哉?

    这朋友当时婉拒了,晴空也不太在意,毕竟是好朋友,无论什么选择自己都得支持,不想这朋友,自从晋级原初以后,反而和晴空来往少了起来,交情似乎也淡了不少。

    至于欠晴空的那些丹药灵元币,好像那朋友也没再提起过,晴空有次看上一件好材料,想着买下来,由于手头确实不宽松,于是向那朋友提了一嘴,那朋友却是连个回信都没。

    晴空误以为是自己的信,让朋友有种被催账的感觉,自己还后悔了好久,不过接下来几天,却在同一个交易场上,看到这朋友出手豪爽的给新收的弟子买了一件三品灵器,自那以后,晴空也就当没有过这回事,对外也没提过。

    这次自己拜会老友,最后才去这老友山头拜访,晴空也是有着自己心思的,自己为宗门奉献半生,门下如今总算有弟子传承了,本该第一个分享的,就是这个朋友才对,只不过这些年没什么来往,好像朋友已不再是朋友一般。
书籍 【灵玄共主】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