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灵玄共主 > 灵玄共主_第一卷 第二章 红衣说故事

灵玄共主_第一卷 第二章 红衣说故事

作者:星星真乖 发表时间:2022-04-22 02:35:45 更新时间:2022-06-29 22:19:52
榆木仔细将杂谈收起,放在灵元戒里面,拿着灵缘诀,犹豫了一下,又在院子里布置一个小灵阵,用来作为警示,有人进入院子,榆木就能从灵阵中感应到,也是一种避免被打扰的小手段。

    翻开灵缘诀,仔细看了起来,榆木自己修行的法诀是老夫子教给他的,也只是这木雨界普通的大路货色法诀,最高也只能修炼到界牌境界,而这本灵缘诀则完全不同。

    在第一页,榆木就看到了这灵缘诀最高可修行到浮屠境界,是灵榆派万年以前的开山老祖传下来的法诀,这法诀在整个木雨界都属于顶尖行列,这徐双龙作为传承弟子,自然也是修行这等通天法诀,起步就在前列。

    只不过灵榆派除了万年前的开山鼻祖外,再也无人达到过天君境界,即便是千年前最强盛时期,门派内三真君,七真人,二十一位大玄灵,除了当时拥有着新进天君的罗浮门,几乎可以傲视整个木雨界。

    何况那罗浮门,除了天君罗浮外,门内的真君真人玄灵,数量都远远不如灵榆派的,不曾想千年过去,没有了顶尖灵修坐镇的灵榆派,竟是到了灰飞烟灭的境地,只看这徐双龙作为传承弟子,仍是被追杀到最后惨死的地步,就可见一斑了。

    榆木想都没想,打算重新学习法诀,将自己以前所学的开灵基础篇,替换为灵缘诀,这灵缘诀一共分了八层,对应着木雨界灵修的八大境界,其中每个大境界又划分成了初,中,高,顶四个小境界。

    榆木只觉得,这法诀不愧是灵榆派的传承功法,里面灵术之细致,灵力运转速度也比自己以往修行的法诀简直是天壤之别。

    榆木当初启灵得到强化的正是眼睛,启灵成功后转化成了一双灵眸,目前并无太大功用,也就是看的远点,清楚一点罢了,不过若是能成功修炼灵缘诀,以后境界上涨,指不定会有更多别的功效开发出来。

    那本杂谈上就有记载,木雨界如今一界,唯有那十几个真君修士,其中那鼎鼎大名的天灵宗噬灵真君,就修炼有灵眸神通。

    曾经在与另一位拓海真君的交锋中,灵眸发出的金光竟是直接突破拓海真君的护身灵器以及灵盾,直接攻击灵识,使得那拓海真君停顿了一瞬间,然后就惜败于噬灵真君之手,输掉了一件自己平时极为珍重的一件材料。

    虽然在交手中落败,但这拓海真君为人倒是爽利,对外并不掩饰自己的这场惨败,却是实实在在夸奖了一番噬灵真君的灵眸神通,最后竟然和这出了名的性格古怪的噬灵真君,成为了至交好友。

    榆木就在自己住处,认真研究着灵缘诀,本以为恐怕需要半年或者一年功夫,甚至做好了自己修炼不了这灵缘诀的准备,毕竟是顶级法诀,不想只用了三天,就成功将灵缘诀第一层修炼成功,就已经算是入门了。

    榆木走出房门,只觉得神清气爽,灵缘诀毕竟是顶级法诀,自己放弃原来的法诀后,灵力也从启灵中期掉回到刚刚启灵成功的时候,不曾想现在修成灵缘诀,灵力竟然回到了启灵初期的样子,算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今日就是当时请假说好的日期了,榆木锁好院门,准备去往学塾,顺便就在学塾住两天,准备将学塾学生安置到城中学塾。

    老夫子留下的学塾,学生本就不多,大多都是附近山村的蒙童,也是一天来的比一天少,毕竟还要在家中帮家里忙活些庄稼,因此山上的小学塾,最多时候也就那十几个孩子。

    老夫子在的时候,还会经常去那些山村里,找到学子的长辈,劝说让孩子去读书识字,也算是苦口婆心,不过这几年老夫子走了,榆木又不愿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行径,因此如今学塾,也只有那么三五个孩子偶尔还会去听榆木讲课了。

    榆木走到距离学塾不远的地方,已经能听到那三五个孩童稚嫩的读书声了,只不过榆木并没有感觉开心,因为,自己也没听到老夫子讲过这首诗。

    只听到学塾里传来的“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榆木脸色逐渐苍白,抿了一下嘴唇,缓慢却坚定的走到学塾门口。

    那并不高的讲台上,站着一位穿着红色宫服的年轻女子,正面对着挂着的木板,手拿炭笔写着“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榆木只能看到那红衣女子的半张脸,就已经美的惊心动魄,鼻梁的弧度以及饱满的红唇,加上长长的睫毛,如同构成了半副活生生的画卷,榆木确信自己这二十多年中从未见这般漂亮女子。

    台下的四五和孩童看到榆木后,一个个挤眉弄眼,仿佛在他们眼中无所不能榆先生,今天为他们找来这般漂亮的红衣先生代为授课,也是理所当然,榆木更是心中冰凉。

    那女子未理睬榆木丝毫,只是转身对着那台下坐着的四五个孩童,红唇一动问道:“都抄写好了么?”“抄好啦!”下方孩童争抢回答。

    红衣女子点点头,忽略了门口的榆木,又开口说道:“那接下来给大家讲个小故事,今天的课业就可以结束了。”

    台下孩童一起欢呼起来,毕竟年龄还小,听到有故事听,当然高兴。

    除了门口的榆木,榆木早就想走到讲台,却是被一股灵压压迫的动弹不得,甚至连开口讲话都无法做到,只能站在门口,浑身更是不停冒着冷汗。

    红衣女子继续说道:“我有一次,在一个类似书店的地方,看到过一个以读书人自居的人,这个人和几个同伴在书店里面看书写字,还会交流一下经验心得。”

    停顿一下,方才开口:“这个人悄悄撕下一段文宗写的一段话,并没有向他的同伴说明出这段话出自哪里,然后让他的同伴点评。”

    说到这里,红衣女子脸似乎是带着一丝嘲讽的微笑,轻轻摇头说道:“等到他的同伴点评过后,他就指明这段话出自谁人,开始肆意嘲讽这些同伴,嘴里说着就你们这种斤两也敢去妄谈文宗,真是自取其辱。”

    门口的榆木更是以为对方在暗指自己自不量力,更觉得如芒在背,说不得今日自己的灵修道路就走到了尽头。

    台下孩童听不太明白,只是一个个懵懂的看着红衣女子。

    那女子继续开口:“他的同伴,也是读书人嘛,就问了句,文宗作书,一般都写了足足百万字,难不成就真是字字珠玑?”

    “他的另外同伴也同样问了一句,就算是文宗写的书,里面的不妥当就是不妥当,难道我们还不能实话实说?圣人也不敢说自己不犯错,更何况文宗?”

    说到这里的红衣女子似乎想起当时的场景脸上嘲讽笑容更加浓厚,继续说着:“那个自以为是读书人的人,对他同伴只说,兄台此话就是在断章取义了。”

    说完这些话,红衣女子轻轻放下手中炭笔,问着台下孩童:“你们觉得这个故事怎么样?”

    孩童毕竟是孩童,年纪小,这故事自然是听不明白的,只有知道孩童起身开口说道:“先生,学生觉得你说的这个人不配作为读书人。”

    “哦,为什么呢?”红衣女子像是很欣慰一般,看着说话的孩子。

    “因为那个家伙不对啊!他自己偷偷用文宗的话,让同伴点评,然后笑话他们,这就很不对,无论怎样,榆先生教导过我们,不能笑话别人的。”孩子并不干净的小脸蛋上写满了认真。

    红衣女子点了点头,抬手示意孩子坐下,然后转头看向榆木:“那你,觉得这个故事如何?”

    榆木看着面前的红衣女子,先前只看了半张脸,就觉得是半副美丽的画卷,如今整张脸看的清楚,更是觉得此女如同画上风景,云上仙女一般美到了极致,眉心好似用火焰贴纸贴了一只凤凰,更是为其增添了几分妖媚。

    配合上女子脸上尚未消失的笑容,更是倾国倾城一般。

    榆木发现压制着自己的那股灵力已经消失,估摸着自己今天是没什么好下场了,于是轻轻揉了揉腿,也不进门,就站在门口回答:“我觉得,只是有趣,也只能是有趣,就这样了。”

    “只是有趣么?”红衣女子脸色转冷,嘴角笑容彻底消失不见。

    榆木并未回答,只是对着学堂里孩童说道:“今日课业结束,你们现在回家自行学习。”

    说完双手握拳,手上青筋毕露,死死盯着红衣女子。

    红衣女子并未伤害这些孩童,甚至在孩童领过讲台时还叮嘱不要忘记抄写今天学到的诗句。

    孩童一个个领过榆木,和榆木行礼,榆木在每个孩童头上抚摸一下,方才看着几个孩童嬉戏打闹着走下山去。

    眼看孩童走远,榆木方才轻出一口气,走进学堂,随便挑了张椅子坐下来,红衣女子并未阻止他,等到榆木坐好,方才开口提醒:“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榆木答非所问:“你是找那徐双龙的吧?他已经死了,我亲手埋的。”

    红衣女子笑的仿佛很开心:“这种小事等会再说,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催不过三嘛!”
书籍 【灵玄共主】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返回列表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