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道听 > 道听_百家争锋 第二十九章 一屋子的四度新凉

道听_百家争锋 第二十九章 一屋子的四度新凉

作者:江白衣 发表时间:2022-04-20 15:12:50 更新时间:2022-06-29 22:10:54
“无事不登三宝殿,不请自来的姬歌。”随着姬歌的一句话语在雅间慢慢散开了,雅间变得悄无声息。

    此时的古缺月才想起来为何见到他时感觉如此面熟。

    前几天他被父亲叫到书房,在屏退了所有杂役之后,古家家主古人醉将一份密封批红的卷宗交给自己。

    里面是一份关于少年的画像,还有这一段时日的少年的举止行为。

    而那份画像之人就是面前的这个白衣少年,是姬家的小家主,是要与信家信庭芝“分庭抗礼”的姬琳琅。

    “原来是姬歌兄弟,我们还真是不打不相识。”古缺月一脸带笑,收敛灵力后拱手抱拳说道。

    如今其实连信家都还未真正与姬家撕破脸皮,明刀明枪的摆在桌面上,作为信家盟友的古家就更不能在这之前捅破那层窗户纸。

    现在又不是生死仇敌,不至于刀剑相向。至于以后如何,那就要看谁家的拳头硬了。

    姬歌见古缺月这般模样,着实有些替胡疏桐心疼。

    当哥哥的做事如此滴水不漏,心思缜密,还善于拉拢人心。你说这做弟弟的何时才能有出头之日。

    徐清川这位平日显得风流倜傥的名门公子哥在听到姬歌那句话后表情很是惊愕。

    没想到他之前还提了一嘴的姬歌现在就站在自己面前,而且貌似已经结下了梁子。

    他在古缺月之后也是抱拳说道:“原来是姬兄弟,看来都是误会。不如我们坐下一起畅饮几杯。玉钩栏的红雕花酒可是出了名的醇美。”

    姬歌淡淡一笑,徐家公子徐清川见风使舵的本事实在是娴熟了得。

    “我来这主要是听到有人说信庭芝邀请你们几位一齐商讨怎么对付我。”

    姬歌走向古缺月,越过他,坐了下来。

    随即又慢慢给自己倒了杯徐清川口中的红雕花酒,淡淡地开口说道:“我这人吧就是胆小,听说有人要害我你说我总不能引颈待割不是,这不就带着我二叔过来看看。”

    说完姬歌举杯一饮而尽,辣的他吐了吐舌头。

    古缺月听到后身体一阵颤栗,他口中地二叔岂不就是白衣探花姬重如。

    那个曾经枪挑父亲,火烧古家宗祠的姬重如。

    “姬先生也来了?”古缺月开口小心地试探道。

    “不信?要不要我给你喊喊?”姬歌放下酒杯,发誓再也不会碰这花酒,一脸玩笑的说道。

    “不用不用,不敢劳烦姬先生。”古缺月慌忙摆手说道。

    当年姬重如在古家大院天井处撂下的话不光是胡疏桐记忆犹新,包括古缺月在内的古家嫡系子弟都依然历历在目。

    一直站在旁默不作声的李红拂此时已经明白过来,原来这个白衣少年郎竟是传闻中的姬家琳琅。

    那个在思规楼内面壁思过十年的姬家小主姬歌。

    她步履阑珊的走上前去,盈盈一笑,施了个万福礼,说道:“小女子见过姬公子。”

    姬歌看着面前娥眉红唇桃面柳姿 的李红拂,她低身施礼又是露出胸前的雪白,姬歌赶紧摇了摇头,“非礼勿视。”

    李红拂见此腹诽道,难不成自己的姿色真比不上柳娘,他刚才眼睛可是一直盯着柳娘的胸脯看的。

    李红拂直起腰身,不在言语。也算是大家闺秀的李红拂知道,有些事情急不来。

    如果太过于贪功冒进急于求成那就可能真的会是功亏一篑。

    更何况血海深仇都已经隐忍了八年,也不在乎这一朝一夕。

    世人都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圣人也有言,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既然早些年有望中兴李家的弟弟李乐府谈不上小人,那就让天生为女儿身的自己来挑起这份担子。

    在李红拂退至一旁后,雅间当中表现最为惊愕的可能就是老鸨柳如是了。

    即便柳如是在玉钩栏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见过形形色色的男子,可她着实也没想到这位一进门就直直盯着自己看的清秀少年就是前几天刚出楼的姬歌。

    她之所以知道姬歌还要归功于这座玉钩栏。

    玉钩栏作为烟花风月之地,来来往往鱼龙混杂,是消息传递最为频繁的地方。更何况男子寻欢作乐酒后对美娇娘所吐憨话最为可信。

    这也就是高高在上的望族信家为何做这皮肉生意的缘由。

    这几天她确实从不少客官嘴里听说了这位姬家琳琅。

    在被称之为王家得意的王右军手下撑过三招出了思规楼,而后当众挑衅信家玉树,也就是自己背后的小主子信庭芝。

    继而大闹了古家经营的福清楼,有传言说福清楼的招牌就是被这位横行霸道的姬歌给震掉的。与当年姬重如挑落古府的匾额同出一辙,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至于是真是假就懒得去探究,只不过是被当做饭后的谈资罢了,难不成古家还真敢去姬家的麻烦不成。

    虽然姬家现在是下四家,但别忘了姬家犹有白衣探花。

    在玉钩栏厮混的客官不乏有说姬歌如此横行霸道,目无族纪,还不是倚仗着姬重如,真是丢了他爹姬青云的脸。

    就这样的姬歌拿什么跟信庭芝相提并论。

    柳如是听闻这般言语总是一笑置之,一个妇道人家知道什么该听什么不该听,更知道祸从口出这个浅显道理。

    可她却没想到这个被称为目无规矩横行乡里的姬歌竟会站在自己的面前。

    而且是在之前那般危急紧要关头,若他再进来的晚些,恐怕红拂就要有所动作,继而牵连整个玉钩栏。

    而且她一直以为所谓的姬家琳琅是个满脸胡须,虎背熊腰的男子,毕竟志趣小说当中的恶霸都是这般模样。

    可她没想到坐在面前与徐清川,古缺月二人“谈笑风生”的清秀俊逸少年就是姬歌。

    她本想上前,但一想到他那几道目光,不由自主的裹了裹衣衫。

    观察入微如他,姬歌抿了抿嘴唇,说道:“柳娘放心,我可不会像某些人那般不知照顾女子,唐突了佳人。”

    姬歌意有所指,但他口中的某些人却是不自知。

    “公子说笑了,徐公子和古公子刚才只是跟奴家开了个玩笑而已。”

    柳如是圆场说道,她倒是不怕那二人来找自己的麻烦,但她害怕他们会牵扯到红拂。

    徐清川与古缺月同时瞟了一眼老鸨,眼中意味不明。

    “哦?那不知道柳娘愿不愿跟我这般开玩笑?”姬歌站起身来,挑了挑眉头,看着柳如是说道。

    柳如是苦笑一声,难道现在上门子弟都好自己这一口了?

    “奴家本来做的这档子生意,如若公子不嫌弃...”

    “不嫌弃不嫌弃。柳娘风姿绰约,小子怎么会嫌弃。”姬歌连忙摆手说道,“那我稍后就在隔壁房等着柳娘你了。”

    姬歌此话一出使得站在一旁的李红拂连翻白眼,是谁刚才说非礼勿视的。

    果然天下男子都是一般德行,视女子胸前二三两肉是千两金。

    柳如是则是内心喟然长叹,没想到刚出狼窝又入虎口。

    “那奴家就在房中恭候公子。”柳如是微微屈了屈身,说道。

    姬歌挥了挥手,示意她可以下去了。

    柳如是走到李红拂的身旁,打算带着他一同下去。

    毕竟古缺月还在这里,难保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李红拂这次很是乖巧的跟在柳如是的身后,临走前回头微微瞟了一眼姬歌,盈盈一笑。

    门口的李乐府看到姐姐安然离开,也准备悄无声息的退下。

    至于古缺月,书上不也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若是十年不成那就二十年,二十年不成那就三十年。所谓灭门之仇,不共戴天大抵该是如此。

    至于那叫姬歌的少年是从何处得知自己的真实身份的他并不在乎。

    所谓见微知著,他已经知道姬歌与古徐两家并不对付,就不怕他会讲自己的身份透露给他们。

    以后他想拿自己做何文章那也是日后之事,到时无非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姐姐平安无事。

    正当李乐府要退出雅间时,姬歌开口一句叫住了他。

    “那个叫李满青的小厮,你留一下。”

    姬歌拱手对徐清川与古缺月说道:“二位,这面呢我们算是见过了,至于这酒,我们也权当喝过了。至于下次是在一起心平气和的喝酒还是一言不合就刀剑相向全屏两位琢磨。”

    “我就不送二位了。”

    姬歌反客为主,下了道逐客令。

    徐清川笑着说道:“姬兄弟放心,日后我们肯定有机会把酒言欢。”

    古缺月对姬歌抱了抱拳,“那我们就先走了。”

    说完二人联袂走出雅间。

    姬歌见那二人的身影消失在走廊中,终于不再摆那士族子弟架子,不顾李乐府惊愕的目光,一屁股坐在地上,唉声道:“真他娘的都不是省油的灯。”

    良久,他抬头看了眼杵在那一动不动的李乐府,感慨道:“我说李乐府,这些年你忍的辛苦不辛苦啊?”
书籍 【道听】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