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风浪幽歌 > 风浪幽歌_第一卷·暗夜下的黎明 第14章 老迈横秋的国爵

风浪幽歌_第一卷·暗夜下的黎明 第14章 老迈横秋的国爵

作者:玉蝙蝠 发表时间:2022-04-17 18:19:39 更新时间:2022-06-29 22:09:11
小姑娘满眼童真,身后跟着的一男一女,应该是小孩子的父母。女人美丽温婉,男人笔直挺拔,不时,两人便到了小姑娘的身后。

    叶清风隐隐约约注意到,身旁的柳明月因为这一幕,又不满的撅起了嘴,眼中波光粼粼。知道柳明月又羡慕了,遂未加犹豫,直接牵起柳明月的手用了用力,目光继续锁定小女孩。

    老爷爷直接拽下一串糖,送到小女孩面前,笑道。  “小姑娘,这一串爷爷送你,不要钱,爷爷要收摊子了。”

    小女孩闻听,并没有接糖,眸光一凝,仰头看着身旁的妈妈,眼中满是童真问道。  “妈妈,我可以要么?”

    女人美美一笑,温婉的低下身子,抚摸着女儿的额头,而后转头看向老者。 “大爷,我们怎么能不付钱呢?你这一串糖几枚钱?”

    像这种糖,根本轮不上铜币,就是几枚铁币子而已,老人也不缺这个钱,而且从他的面容上可以看出,心情有些失落。

    老人叹了口气道。 “拿着吧,也不知道樱花渡能和平多久了,老头子我也不差这几个铁币,你的女儿这么懂事,就当我送她。”

    说罢,老人擦了擦眼角的泪珠,疼爱的抚了抚小女孩的额头,将一串糖,交到了小女孩的手中。继而,岣嵝的身躯推着木车,慢慢向远处走去。

    “让开!让开!”

    也就是这时,镇子主街之上大大的马蹄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街道的行人退至两旁,十几人骑着独角马,飞速的直奔叶清风几人而来。

    由于老人行动不便,闪躲不及,为首一人独角马,直接撞在了木质小推车上。马倒是没有什么问题,可上面的人却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那人落地之后,痛苦的在地上打着滚,可想而知那有多疼。几分钟后才缓过神咬牙切齿的起身,怒不可遏的拿起鞭子走到了老人的身旁。

    “老不死的!你是瞎了怎么的?竟然敢挡信使的路,你是不怕死是吗?”  说着,男人扬起了鞭子。

    “大人,我不是有意要挡的!我老了,行动不便,我是想躲的,本能是想躲的!”  老人眼底充斥着恐惧,双手不停的挥舞着,语无伦次。

    “我去你奶奶的!我喊的时候,距离我到你身边足足有两分钟,你就是不想躲!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不长眼是什么后果!”  男人用力将鞭子挥了下来。

    老者恐惧的闭上了眼,以他的行动速度根本躲不了,也知道这一鞭子下来,一个月肯定也就休假了。

    “住手!”  可就在马鞭刚要落下一刻,叶清风飞奔上前抓住了男人的手,恶狠狠的甩在了一旁,直接给男人甩了一个踉跄。

    男人眼底充斥着不可思议,真想不到,这个诸侯国的小镇,竟然有人敢挡官差的路,还有人敢像官差动手?

    遂眸光一凛,吼道:“大胆!一个平民,竟然敢挡官差的路,来人,给我拿下!”

    瞬时,其他独角马上的人,全部抽出马鞭跳下马,奔着叶清风冲了过来!

    哼!

    砰砰砰!

    没想到,大约4分钟之后,十几个骑马的官差,全部都躺在了地上,抱着肚子哀嚎打滚,而那个为首的官差,早已吓傻了眼。

    男人可能不会想到,叶清风一脚一个,看似弱不禁风的人,身手却这么利落。遂眸光一凝,再次吼道。  “大胆!你是脑子有问题是吗?我是圣地的官差,是给樱花渡国爵送信的信使,你碰了我是死罪呀!”

    “死?你是个球?一个信使,狂暴到这个地步?谁给你的胆子?”  话语落下,只见墨拉手起刀落,那颗人头还没喊出来,直接分离了身体。

    “呀!队长!”  其余的信使,见到这一幕全部都吓傻了眼,可想要起身却起不来,刚才的一脚被叶清风踹的太重了。

    随即,只见墨拉走到一个随从身边,剑搭在了另一个随从脖子上。

    瞬间,一股腥臭味传来,那个随从库管下流出了一团液体,全身也止不住的颤抖,骇然的看着墨拉。

    “太子?!殿下!”   随从认出了墨拉,话说在圣地任职的官差,有哪个不认识墨拉。

    “你认识我?你们来樱花渡干什么?” 墨拉问道,手中的剑并没有撤回,依然恶狠狠盯着男人。

    “小人原来是禁军太子殿外士兵,现在是首相的信使,奉首相命令,给樱花渡国爵尼拔尔送信的!” 那人颤颤悠悠的说。

    “信呢?” 墨拉声音依旧冷冽。

    “信!信在主信使衣服里,殿下,我就是个小兵,请你饶我,我并没有背叛王,只是我能力卑微也改变不了什么,只能苟且偷生。” 那人指了下刚被砍头的男人,其他的随从,也都跪在了墨拉身前。

    墨西西翻出死去信使身上的竹筒,抽出一块黑色的布,送到了墨拉身边。 “二哥,这个应该就是要送的信吧!”

    墨拉接过信件,低头望去,柳明月叶清风也走了过来。

    叶清风学习特别快,对比当地的文字,也能翻译出个一二,只见信件上写着:

    【摩西古敬樱花渡国爵尼拔尔,老大哥,多日不见,你的身体是否安康?王因为太子墨拉玩世不恭,不忍将国家交给一个不信任的人,故有意传位于我。公主墨西西不同意,遂偷了玛雅娜王国护国神器精盾,听说逃至樱花渡,如果老朋友发现太子公主踪迹,可否助王一臂之力擒拿他们?我许诺,待我登基,从此樱花渡不在隶属玛雅娜王国,两国和平共处!老朋友摩西古敬上!】

    哼!

    墨拉看着信,拳头攥得咔咔直响,咬牙砌齿,可却没有将那封信扔掉,而是直接揣进了怀中,手中的大剑,又架回了信使随从的脖子上。

    “饶了我吧!殿下!”

    “是啊!殿下,饶了我们吧!饶了我们吧!”

    一行随从不停的磕着头,咚咚作响,地上已经有了血迹。

    墨拉眉头紧锁,死死凝视着随从。    “如果我放过你们,你们回去说什么?樱花渡岂不是要危险了?原谅我,我并不是嗜杀之人,只因为在这乱世,你们的死可以换来一个地区的喘息,对不起了!”

    话语落下,墨拉手起刀落,一颗颗人头,直接分离了身体。周围的行人,不时全部跪下,同时响起了激烈的掌声。

    每个人都不是傻子,平白无故怎么可能禅位?之前的玛雅娜旨意一传十十传百,尽管樱花渡极力掩盖,每一次玛雅娜旨意都被官方销毁,不过所有人也都知道了。

    叶清风几人不便于停留,之前决定在这个镇子里住一宿,看来还真不能住,毕竟危险实在太多。

    短暂的行程,几人穿过镇子,在另一头出了城门,城外马窖买了一匹独角马和马车,赶着夜路,直奔花都而去。

    柳明月没有上车,她幻化出背后的四条羽翼,盘旋在马车上空,不时,马车便驶入花都城门前。

    叶清风再次被震撼了,花都城门足足有十米那么高,两遍城墙延伸无尽,如雅典卫城那般震撼神圣与庄严,门外遍布樱花,依稀可以听见城内深夜的喧嚣。

    几人来到门前,守城将领恭敬的一点头,随即严肃道。  “你好!几位,请你们出示下身份证件!”

    叶清风迷茫了,自己和柳明月,哪里来的身份证件?

    可刚要开口,却见墨西西又从钱袋里掏出一枚金币放在守城将领手中,甜甜笑道。 “小哥,你通融通融,我哥哥姐姐是外国人,没有玛雅娜身份证件,进城也不会闯祸,看他们也不像坏人是吧!”

    守城将领拿着金币,表情一阵为难,都说有钱能让鬼推磨,异世大陆也不假,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有谁会和钱过不去?

    寻思片刻,守城将领没有多说,只是点了点头,随即手臂一挥,身后的士兵们直接撤销了武器。

    穿过城门,叶清风这一回真正的见到了这里的城市,花都户户灯红酒绿,门前的荧光石,也都不想着用盖子罩起来,这座城是一座不夜城。

    虽然是深夜,出租人力车,依然规整的停在路边,两辆车一前一后,穿过熙熙攘攘的街道,大约一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一处看似破旧的大院子前。

    “二哥,我们不去找尼拔尔爷爷么?怎么来到郊区了?”  墨西西不同于墨拉,她是第1次来花都,脑中的疑问有很多。

    墨拉闻听,微微一笑,道。“这个就是樱花渡国爵府,尼拔尔爷爷就住在这里!”

    额!

    叶清风也有些迷茫了,这座城市看样繁华无比,比盛唐长安城有过之而无不及,樱花渡堂堂藩镇,国爵封疆大吏,怎么会住的如此破败?

    目测整个院子占地面积大约40000平方米左右,围墙已然掉色,墙顶的瓦块稀稀落落,两扇大红门,早已变成了花门。

    可处于礼貌,叶清风还是没有插嘴,跟随墨拉走到门前。

    门前,两个士兵威严耸立,见几人走来,武器横在了中央。“你好,国爵府邸,不可乱闯,请问你们有什么事?我去传达!”

    嗯!

    墨拉点了点头,随即,将刚才缴获的信件,直接交给了士兵。

    吱咔!

    大约半个小时后,士兵重新打开了门,那门显得是更加老旧,合页早已生锈不堪,开门时发出刺耳的声音。

    士兵恭敬的行了一个礼,而后,将信还给了墨拉,同时说。“使者你好,国爵说不想见您,他说他老迈横秋,没有心思在干大事情,请您回去转告摩西古,恕不奉陪!”

    呵!

    墨拉一下笑了出来,不过倒是没有什么惊讶,尼拔尔一身正气,征战一声,为了王国一辈子无妻无儿无女,这样的人,怎么会和摩西古同流合污?

    叶清风能看出来,刚才墨拉也不是试探尼拔尔那个意思,而是想隐秘自己见到尼拔尔而已,毕竟这个时候,能相信的人并不多。

    墨拉再次说道。“你好,国爵误会我的意思了,还麻烦小哥回去再通报下,就说墨拉求见!”

    嗡!

    士兵一听,眼神里突然飘过一抹恐惧,这个名字,现在就是风口浪尖。

    遂上下扫了一眼墨拉,别说,和通缉图上那流亡太子确实有几分相像。故也不敢多说,只得点了点头,转头进门。

    吱咔!

    又是几分钟后,大红门缓缓敞开,门里走出一个鹤发银须的老者,手持一个拐杖,银须顺风摆动,眉目间气宇轩昂,神采飞扬。

    老者看清眼前的人时,快步走到墨拉面前,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握住左胸,单膝跪地道。“樱花渡国爵尼拔尔,参见太子殿下!参见公主殿下!”
书籍 【风浪幽歌】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