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稳住别浪 > 第五十章 【蜂鸟】

第五十章 【蜂鸟】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2-02-06 20:22:46 更新时间:2022-08-10 02:27:04
【不等晚上了,这章提前发! 上一章四千多字,这一章七千多字。 今天两更一万一千多了。 够诚意够努力了吧?】 ・ 第五十章【蜂鸟】 上飞机的时候,陈诺很主动的帮忙搬运了装备,然后进了机舱,他也是主动的坐在了角落里,很标准的恪守了一个陌生客人的礼貌和客套--不招人烦。 机舱内,妮薇儿看着窗外,远处的雪山茫茫,因为天气很好,视野条件也非常出色,妮薇儿看的有些出神。 而陈诺则缩在机舱角落里,耳朵里戴着耳塞,用MP3在听着歌。 这个举动引来了拉克丝的一丝鄙夷。 哼,原来是个菜鸟。 稍微有经验的登山者都知道,不会随便浪费电池。因为一旦抵达EBC,哪里要想补充电池的话,可没那么容易。 拉克丝鄙夷的目光只是在陈诺的脸上一晃而过……这位姐姐对陈诺没有半点好感。 首先,她不喜欢迟到的人……而且因为陈诺的迟到,导致自家一行人起飞的时间也被延迟了。 其次……陈诺虽然穿着登山服,但看上去很单薄清瘦。 运动达人,健身房爱好者,深蹲狂魔英国小姐姐,不喜欢这一款小白脸。 陈诺却仿佛注意到了拉克丝的眼神,他居然主动开口。 “你好。我感觉你很眼熟……请问,你是不是有个外号,叫做……蜂鸟?” 拉克丝愣了一下。 蜂鸟,是她登上了几个运动杂志的封面后,业内给自己起的一个外号。 好吧,虽然不喜欢这个家伙,但家教和礼貌还是促使拉克丝勉强点了点头,露出一丝客套的位笑:“是的,看来你看过我的杂志。” “当然。”陈诺笑了笑:“你很漂亮。” “……谢谢。”拉克丝点了一下头,就拉下了帽子,闭目养神了--这个举动很明显:别来烦我。 陈诺的目光落在妮薇儿的脸上。 妮薇儿的侧脸弧线很漂亮,少女脸上健康的红晕,显得元气十足,尤其是长长的睫毛之下,那蓝色的眸子,更是漂亮之极。 陈诺心中叹了口气。 ` 蜂鸟。 这种鸟体型微小,羽毛色彩鲜艳而著称,尤其是飞行的时候,双翅高频振动,会发出类似蜜蜂一样嗡嗡的声音。 故而得名,蜂鸟。 也是上辈子,妮薇儿在陈阎罗身边,陪着他出生入死,行走在地狱边缘的多年时间里,使用的代号。 然而……这个妮薇儿却并不喜欢蜂鸟这种鸟类。 她之所以使用这个代号,是为了,纪念她的姐姐拉克丝。 因为,按照上辈子的历史,在2001年3月22日这天。 德文希尔一家,会在攀登罗布切峰的过程里,遇到一起意外的事故。 事故中,除了十八岁的妮薇儿之外,德文希尔一家,全部死亡。 这件事故,导致了十八岁的妮薇儿从此人生走向了转折点。 然而,数年后遇到了陈诺的妮薇儿,告诉了陈诺那天发生的真相: 在一段陡峭岩壁的攀登过程里,她的亲叔叔本杰明,忽然亲手割断了绳索,导致罗克夫妻坠落身亡--这是一场赤裸裸的谋杀! 而妮薇儿和拉克丝姐妹,因为拉克丝的反应及时,用一把冰镐及时凿进岩壁里,救了两姐妹一命。 本杰明试图杀死两姐妹灭口,而最后,拉克丝为了保护妹妹,拉着本杰明的绳索,两人一起坠入了深渊! 十八岁的妮薇儿,亲眼看着自己的叔叔谋杀了自己的父母,又亲眼看着自己的姐姐抱着仇人一起落下深渊……对于一个十八岁涉世未深的女孩来说,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而更糟糕的是,当被救后回归的妮薇儿,面临的是更艰难的局面: 被救的第二个月,妮薇儿因为杀人罪,被判入狱,监禁30年。 妮薇儿是在她全家遇难后的第六年,也就是她二十四岁的时候遇见了陈诺。 两人相遇的地点,是一所重犯女子监狱。 妮薇儿在那个监狱里已经待了足足六年。 罪名是:她在自己家的老宅庄园里,亲手杀死了一个试图侵吞掉她家族最后一座老宅的一个亲戚。而那栋老宅,是妮薇儿前半生仅剩的唯一的记忆和牵挂。 从上辈子妮薇儿的身世看来。 年少时光充满了阳光。之后全家罹难。十八岁的时候,被饿狼般的亲戚们侵吞家产。绝望的女孩终于崩溃,于是十八岁的妮薇儿,失去了一切,愤而杀人,锒铛入狱,在监狱里度过了六年。 直到有一天,陈阎罗接到一个委托,去干掉那所监狱的典狱长。 在那次行动的过程里,陈诺初见妮薇儿,是在监狱长的办公室里。 二十四岁的妮薇儿,跪在墙角,脖子上带着一个金属项圈,拴着链子,如同一只可怜的狗。女孩赤身裸体,眼神空洞,就仿佛一个没有灵魂的玩偶。 那个监狱长是一个有变态心理的恶毒老女人。 而就在陈诺一枪打中了典狱长后,那个老变态在地上痛苦哀嚎的爬行……妮薇儿却忽然清醒了,她发疯了一样的跳起来,然后扑到典狱长的身上,用指甲,用牙齿,疯狂的样子,仿佛要把对方撕碎。 她甚至真的从对方的身上咬下了一块肉。 被陈诺带走后的妮薇儿,后来告诉陈诺:她进监狱的第一天,就被那个典狱长看中了,因为她曾经的贵族身份,让那个变态的女人把她当成了特殊的玩具宠物,折磨了她整整六年! 从那次之后,妮薇儿就跟在了陈诺身边,给自己取了个新的名字:蜂鸟。 ・ 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中,陈诺停止了回忆。 飞机缓缓降落在了EBC大本营附近一块不足五十米方圆的平坦地势。 下飞机的时候,罗克还和陈诺握了握手:“很愉快的旅途,祝你好运,小伙子。” 陈诺深深的看了一眼对方,目光先是有些复杂,随后他露出微笑,也伸出了手。 “很高兴这次同行。未来的几天我们都在EBC,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请不必客气。” 转身跑去在自己的背包里翻了翻,陈诺走回到了妮薇儿的身边,递出一块东西,塞进了妮薇儿的手里,笑道:“一个小礼物。” 看着少年摇摇晃晃的背起登山包离开,妮薇儿愣了一下,看着自己的手掌上,赫然是一块75%的黑巧克力。 而且,正是自己平时最喜欢的牌子:黛宝嘉莱。 ……是,巧合么? 妮薇儿下意识的朝着那个年轻人的背影看了一眼。 “……我不喜欢这个家伙。”拉克丝出现在耳边。 “为什么?”妮薇儿皱眉。 拉克丝笑了,仿佛开玩笑一样道:“因为他居然忽略了我的美貌,而只向你一个人献殷勤啊。” 这个玩笑并不好笑,妮薇儿还是勉强扯了扯嘴角。。 ・ 巨大的昆布冰川近在咫尺。 此刻还是下午,距离太阳落下还有一段时间。 妮薇儿虽然并不是第一次看到冰川,然而近距离看着这片世界著名的昆布冰川,还是很让人震撼的。 和普通人所料想的并不同,冰川看上去并不是一片银白,而是泛着一种奇特的淡淡的蓝色色泽。大概是倒映出的天空的颜色吧。 只是那片幽蓝,让人隐隐沉迷…… EBC虽然位于海拔5300米,但这里的气候并不算特别寒冷。三月份的天气,白天的时候因为有日照,气温还算不错……夜晚则会骤降到零度甚至以下。 穿着冲锋衣的妮薇儿,非常熟练帮助父亲一起搭建了帐篷,拉克丝则和母亲还有叔叔不在身边,听说是去了营地的大帐去购买一些可以补充的给养。 帐篷,睡袋,还有用作厕所的帐篷--不用怀疑,是需要一个特殊用来当厕所的帐篷的,否则的话,深夜的时候零下的温度加上高山的气候群,是不可能在室外随便方便的……如果你不想被冻僵的话。 而且根据登山者的行规,所有的垃圾都必须要清理的--包括排泄物。 妮薇儿帮父亲搭好帐篷后,一个人走出帐篷,正准备拿着相机拍几张照片,就看见距离自家的宿营地大约十多米外,一个大红色特别醒目的帐篷已经搭建好,那个少年正蹲在帐篷外的地上,和一个夏尔巴向导交谈着什么。 然后夏尔巴向导从牦牛身上取下了几个氧气瓶丢下,拿走了那个年轻人递过去的几张钞票。 妮薇儿注意到,这个年轻人好像看到了自己,还对自己挥了挥手。 迟疑了一下,妮薇儿只好也挥了一下自己的手臂……结果这个家伙居然顺竿爬的跑了过来! 看着年轻人到了自己面前,妮薇儿犹豫了一下,还是好心的提醒:“你最好不要这么奔跑,这里是高海拔,很浪费体力的。” 陈诺笑了笑。 “我不打算登山,就来附近看看,算是徒步吧。”陈诺笑着。 “你最好注意安全。不要做太过勉强的事情。”妮薇儿叹了口气,本不想和陌生人多交谈的,但是本性的善良,还是使得她多说了两句:“就算是徒步,这里是高海拔地区,也有一定危险的。” “巧克力好吃嘛?”陈诺压根没接话茬儿,笑眯眯的问道。 妮薇儿横了他一眼,径自走开。 距离大本营的帐篷区不算太远的地方,是一片略微坟起的山坡。 这片山坡上,地上插着一些奇怪的标志物。 有的是铁铲,有的是冰镐,还有一些则是竖起来的木牌--十字形状的居多。 一个共同点是,这些标志物上,多多少少,都会挂着一些绳子或者金属链子穿着的铭牌。 妮薇儿站在这里静静的看了会儿,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扭头看去,又看见了那个年轻人的笑脸。 “在想什么?”陈诺问道。 “……”妮薇儿叹了口气:“这里是登山者的圣地。每一个铭牌,都代表着一个死在征途中的登山者。因为雪山上不可能找回尸体,也带不下来,所以很多时候,队友会把逝着的铭牌带回来,然后挂在这里。” “所以,你是在缅怀逝者吗?这里有你认识的人?你想当一个伟大的登山者?” “没有。”妮薇儿摇头,看了陈诺一眼:“……我并不是想做一个单纯的登山者,我希望成为一名伟大的冒险家,极限运动者!” 嗯,难怪你上辈子上天入地潜水无所不能……陈诺心中叹了口气。 “你们在干什么?”拉克丝的声音。 ……这位御姐似乎出现的不是时候呀。陈诺叹了口气。 拉克丝用审视的目光盯着陈诺看了两眼:“你,可不要试图打我妹妹的主意。” “呃?”陈诺面色古怪而复杂。 没搭理陈诺,姐妹转身离开。 虽然上身裹着厚厚的冲锋衣,但是下半身那修长健美而滚圆的大腿曲线,从背后看起来,实在是一种视觉享受…… 陈诺笑了笑,看着那个背影……嗯…… ……好漂亮的……蜜桃臀啊。 轻轻叹了口气,陈诺却收起了笑容,看着面前的那一堆“墓碑”,目光有些阴沉。 ・ 3月22日,下午两点四十分。 罗布切峰,大约海拔6000米的高度。 妮薇儿藏在防雪镜后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脚下,捏着登山手杖的手戴着防寒手套,她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掌心已经有些麻木。 脑子里缓缓的按照登山技巧的呼吸节奏,一步步的调整着呼吸。 在徒步了接近四个小时后,妮薇儿感觉到自己体力的流逝已经快要到达临界点了。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 雪山上攀登,哪怕是平地的时候,队员之间互相交流也都是通过拍打对方的身体--厚厚而严密的防寒装备下,单纯的喊可能会被对方忽略,必须要拍打对方先引起对方的注意。 “前面!快到攀岩点了!” 妮薇儿辨认出是自己姐姐的声音。 她没有回头,竖了竖大拇指。 妮薇儿在队伍的正中间,腰间的扣锁上系着登山绳。五人组的登山队,保持着一线的队列,朝着罗布切峰登顶的方向前行。 这个季节是登山的淡季,罗布切峰的攀登沿途没有遇到任何同类…… 当然,哪怕是旺季,也看不到什么人的。 距离罗布切峰的登顶还有一百多米的高度……但是路程却没有这么短。 前方有一块不算很高的岩壁……那是这条攀登路线上唯一的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稍微有点难度的地段。 倾斜的岩壁对于全家都是攀岩高手的德文希尔一家来说并不算什么高难度的挑战。 妮薇儿仰头看着岩壁,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跳频率有些异常,但她没有多想,只以为是体能流逝后的正常反应。 她用力整顿一下背包,把手杖拴好,然后取出了岩楔,又紧了紧登山绳的扣锁。 我没问题的!女孩心中信念笃定。 寒风中带着雪屑,虽然戴着防风的登山帽,还有风镜,但妮薇儿仿佛依然能感觉到耳旁有咻咻的寒风,仿佛是哪里漏风了。 随后她意识到那一定是自己的错觉。 将一枚岩楔子用力插进岩缝里,妮薇儿稍微喘了口气,身子悬在登山绳上,略微转了个身。 此刻,她越发觉得脑子的反应迟钝了起来…… 高山反应? 嗯,上去后,看来是要吸氧了。 脑子开始迷迷糊糊的,而就在这个时候…… ・ 一把雪亮的刀锋,切在了登山绳上,来挥的锉动! “天啊!你在做什么!!” “住手!!” “要掉下去了!!” “抓稳了!!别松开!!” “冰镐!冰镐!!!!” 轰…… 也不知道是真的轰鸣,还是耳朵里传来的嗡鸣。 妮薇儿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在坠落,无尽的坠落…… 她仿佛已经失去了意识,严重的缺氧,以及严重的体力流失,使得女孩的脑子一片混沌…… 脑子里只剩下了几个片段在不停的闪过…… ・ 刀锋依然在绳子上割着。 可就在这个时候,啪……刀锋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从手中滑落,然后直接掉下了岩壁…… 少女的眼睛已经合上。 她坠入了黑暗。 ・ 啪嗒。 啪嗒。 狂风呼啸着,将帐篷的合金骨架来回晃动。 妮薇儿从黑暗之中醒来,她感觉到身体的知觉一点一点的恢复。 裹在睡袋之中的身体暖暖的。 帐篷里的灯光昏暗,妮薇儿眯着眼睛四处张望了一下,就看见一个穿着红色防寒登山服的身影背对着自己,蹲在那儿不知道在做什么。 几秒钟后,这个人转过身来,手里是一罐冒着热气的粥。 “喝吧,我好不容易才加热了,赶紧喝,不然马上就会凉掉。” 面前的这个年轻人,脸庞熟悉。 “你?你……你……”妮薇儿只觉得头疼欲裂,看着面前的陈诺,忽然惊恐起来:“爸爸?妈妈??姐姐???” 她猛然坐了起来。 陈诺缓缓坐在了妮薇儿的面前,凝视着女孩的眼睛。 他的目光复杂。 良久,陈诺轻轻叹了口气:“妮薇儿,你还没有醒过来么?这里,没有别人,没有你的父亲罗克,没有你的母亲,也没有你的姐姐拉克丝,更没有你的叔叔本杰明。 一切…… 都是你幻想出来的。 一切,都只是你一个人。” 轰!! “你一个人”这句话,就仿佛一把重锤,狠狠砸在了女孩的心头! 这几天过往的一切画面,都如同玻璃一般粉碎!! ・ 妮薇儿站在卢卡拉机场指挥塔的镜子前,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好了姑娘们,我们准备出发了!” 妮薇儿对着镜子里的自己不耐烦的说:“可以出发了么?爸爸说还要等一个客人。” 然后自己抬起头来,手撑在额头上,看着天空中出现的那架飞机…… ・ 妮薇儿站在飞机旁,看着面前的年轻人,用低沉的声音说:“威尔逊介绍的客人?我要先看一下你的护照,先生。” ・ 妮薇儿笑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很好,我们一家都是阿森纳球迷,欢迎你加入,陈先生。” ・ “你好。我感觉你很眼熟……请问,你是不是有个外号,叫做……蜂鸟?” 妮薇儿矜持一笑:“是的,看来你看过我的杂志。” ・ 下飞机的时候,妮薇儿和陈诺握了握手:“很愉快的旅途,祝你好运,小伙子。” ・ 妮薇儿看着手里的巧克力,神色怔怔,但口中却用调笑的语气在自言自语:“我不喜欢这个家伙……为什么?……因为他居然忽略了我的美貌,而只向你一个人献殷勤啊。” ・ 自己一个人在搭帐篷,扭过头去,少年对自己热情挥手。 ・ 自己和这个年轻人并肩站着,看着那些墓碑,忽然自己用一个警告的语气向对方低声喝道:“你们在干什么?……你,可不要试图打我妹妹的主意!” 然后自己转身就走。留下年轻人一脸古怪而复杂的表情。 …… ………… ……………… “1997年4月17日,你的父亲罗克・德文希尔先生和你的母亲罗莎・德文希尔女士,这对著名的登山界的伉俪,因为遭遇到恶劣的气候,死于攀登珠峰的沿途。 1999年6月3日。你的姐姐拉克丝,德文希尔家族的天才继承人,优秀的登山界的新星,为了继承你父母的遗志,也为了纪念你的父母,立志攀登珠峰,但是在罗布切峰进行适应训练的时候,因为登山绳索的意外断裂而摔死。 2000年7月21日,你的叔叔本杰明,因为负债累累,而逼迫你变卖家中的房产,被你拒绝后,他试图暴力袭击你,被你在自卫过程中用枪打死。虽然事后你被宣判无罪,但是…… 妮薇儿,可能,从那个时候开始,你的精神就已经出现了严重的问题。” 陈诺的手轻轻的放在了一脸茫然的女孩的肩膀上。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你的脑子里分裂和幻想出了你的父母,你的姐姐,你的叔叔,四个不同的人格,再加上你自己本人。你同时在扮演着五个人的角色,每天就这么生活。 你幻想着家里的所有的悲剧都没有发生过,一切都活在你自己支撑的梦想世界里…… 当然,在旁人看来,你只是越来越古怪,越来越喜欢低声的自言自语,行为举止也越发的诡异。 就在上个月,你从伊顿公学直接退学了……因为你长期缺课。 你最近这一年来,花费了太多的时间,全世界各地的旅游,徒步,或者进行各种极限运动。你幻想着家人依然陪伴,父母和姐姐依然健在…… 直到前天,你来到了尼泊尔。 你用你姐姐的护照和身份,加入了一个入门登山小队的训练项目,并且慷慨的支付了全部的费用,带着大家一起乘坐直升飞机,来到了EBC。 再然后,我付钱坐了顺风车,搭乘了你的飞机。 而就在今天下午的时候,你和你的队员抵达了罗布切峰登顶前最后的一段攀岩点。 你在岩壁上,出现了错觉……你试图用刀隔断登山绳!” ・ 是的,这一切,才是真相。 并没有什么德文希尔家族的谋杀惨案,叔叔杀死父母,姐姐抱着叔叔同归于尽。 事实上,上辈子的真相是:妮薇儿冒用了姐姐的护照和身份来到了尼泊尔,加入了一个小队。 然后,就在这天下午,在攀登罗布切峰的时候,妮薇儿忽然精神错乱,脑子里的另外几个人格发生了混乱的幻想,幻想出了那场惨剧。 而真实的情况是,她在错乱之中,亲手割断了绳索,导致了队员两名重伤,一名轻伤! 而在上辈子的历史里,妮薇儿也因为这件事情,被救援队救下山后回到英国后,就因为伤人事件而背上了官司,因为被鉴定出精神问题,而被强制关在了一所精神病院里。 没有什么重犯监狱,也没有什么守护老宅子而杀死亲戚。 事实上,那所精神病院里关押的都是一些因为精神问题而犯了重罪的犯人……其实是一种特殊的监狱。 那个邪恶变态的监狱长,其实是精神病院的院长。 当然,邪恶的内容,是真的。 那天陈诺潜入精神病院,确实看见了在院长的办公室里,仿佛狗一样赤身裸体被拴在墙角的妮薇儿--当时她已经在里面被那个邪恶的变态折磨了六年。 而唯一不同的是:其实那次,陈诺接到的委托,并不是去刺杀什么典狱长。 陈阎罗的刺杀目标,就是妮薇儿本人! 德文希尔家族,爵位,以及庞大家族遗产的唯一继承人! 如果她死掉的话,那么……委托陈诺的那个客户,将会受益巨大。 这,就是一切的……真相! ・ 坐在睡袋里的少女,脸色从麻木到茫然,最后,一点一点的出现了情绪。 她的眼神里,一点一点的流露出深深的哀恸! 终于,她开始轻轻的哭泣。 ・ “很抱歉,把你从这个梦境之中拽了出来……如果这是一个美梦,我会希望你继续在梦中不要醒来。可是……小蜂鸟,你陷入的是一场给自己编织的,看似美好,。却其实是黑暗深渊的噩梦。 所以,我是一个从天上掉下来的人,我远道而来,只为帮你驱走噩梦。” 陈诺轻轻说完。 少女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般,嚎啕大哭起来…… ・ ・ 【就说一句,还有谁!编的不?值不值得你们的票和打赏? 那就来点吧~~~~ 邦邦邦!】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稳住别浪】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