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稳住别浪 > 第二十二章 【胸针】

第二十二章 【胸针】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2-02-06 20:17:36 更新时间:2022-08-10 02:27:03
第二十二章【胸针】 老孙的效率很快。 倒不是说老孙办事的本事比陈诺强。 毕竟他有个成年人大人的身份,又有个还算受人尊敬的正当职业,很多事,由他出面,总比一个十七岁的高中生要让人信服。 老孙第二天就给了陈诺回复,说问过了当律师的同学,然后联系了监狱的张教导,安排了律师去找陈诺的母亲要授权。 再然后又和顾家电话接触了一下……说了什么陈诺不知道,反正老孙狠狠的教训了陈诺几句,责备他做事情太莽撞。 但他倒是没说陈诺打人不对……只是说太莽撞了。 嗯,陈诺想了想,意思是……不要当面打的意思? “手续可以办,但你要和街道的那个刘办事员见个面谈一下!人家之前还是很尽职的,这种抚养托管的转移,也是必须要得到街道妇联的程序许可才行。你买带你东西上门一趟,人家之前也费了不少心,大过年的还陪你跑了一趟,你上门去办事顺便答谢一下,该当的……这都是人情。” 陈诺挂了电话后,按照老孙的意思办了。 买了点过年的礼品,按照地址,当天晚上就找上了刘办事员的家。 敲门。 哗啦。 防盗门打开,刘办事员看着陈诺,笑道:“小陈?你来的够快的啊,进来进来。” 陈诺进门,态度很客气:“之前一直都麻烦您,这不,我妹妹的事儿还得要继续让您费心,我想着,这还过着年,就上门来拜访……” 忽然话就顿住了。 因为看见客厅的餐桌上,坐着一位老熟人。 “哟,刘打工……啊不,刘老师?”陈诺一愣之下,脸上快速切换成了少年郎羞涩的笑容。 刘打工人正坐那儿,筷子正夹了一粒花生米,还没送到嘴边,啪嗒一下就掉桌上了。 看着站在门口那个笑容羞涩的少年,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呀!! “卧槽!你怎么上我们家来了?!!“刘打工人跳了起来。 刘办事员扭头看自己哥哥:“你们认识?” 可不嘛!! 化成灰都认识啊!!! 刘打工人一脸不爽。 ・ 陈诺客客气气一板一眼把自己的来意和刘办事员说了。 刘办事的态度还是很好的……或者说多少带着几分内疚。 和老孙事先联系过后,刘办事员已经知道了顾家虐待孩子的事儿了--要这么计较的话,自己也有些工作不尽职,没能早早调查到这些情况。 人家小陈不闹不跳,也没追究自己责任,没暴跳如雷,虽然听说在顾家闹了一场,但是火也没烧到自己身上……对于基层小公务员来说,这就算少了一桩大麻烦了。 而且人家拿到了孩子亲生母亲的授权,抚养托管转移,也不过就是自己经手办个手续的事儿。 至于两人交谈过程里,刘打工人在一旁运气……陈诺根本不理他。 天晴了雨停了,你又觉得你行了? 忘记当初脑袋被自己踩在脚下的场面了? 不过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的,陈诺和刘办事员谈完,发了根香烟给刘打工人。 刘打工人刚要表现的硬气点,一看是中华--嚯?3字头的还是。 犹豫了一下。再要说什么,陈诺已经把一整包塞进他手里了:“一点小小的过往,之前也给您添麻烦了。” 刘打工人摸了摸手里的中华烟盒,冷笑:“不会又是假的吧。” “瞧您说的。”陈诺笑道:“我能做那事儿么?当初说好了,以后绝不再给您添麻烦,我这人,言而有信!” “我可是挨了一个处分!”刘打工人阴着脸:“还被我老板狠狠骂了一顿,差点工作都丢了!” 只是差点,这不没真丢嘛。 陈诺笑嘻嘻的,又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超市购物卡。 嗯,超市卡是今天买年货时候办的,面值五百,但买了堆东西后,还剩下…… 反正应该还剩点儿吧。 把超市塞刘打工人手里,陈诺笑得很和善:“您多担待。” 你看看这叫人干得事儿嘛! 刘打工人眉开眼笑,接过往厨房瞟了一眼,发现刘办事员没出来,收进口袋里。 陈狗,啊不,陈诺又问道:“您和刘办事员是?” “我亲妹妹。”刘打工人抽了一口中华,香气醇厚,确定是真的,脸色好了一点,开始炫耀:“害,我们家的情况嘛……按理说该我这个男丁出来撑门户的,但我这人性子不受拘束,闲散惯了,就没想走仕途。没办法呀,我妹妹就考了公务员,继承父业,为人民服务呗。” 嚯,这口气。 刘打工人继续装逼:“也就是我们家老爷子退的早,不过好歹还有些影响力,我妹子做的也不错,慢慢来吧。” 得,这口气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家老爷是副总理呢。 一打听,得,退休前官至居委会主任。 陈诺笑了笑。 这刘打工人倒也有点意思,人不坏,就是有点爱装逼,但还有那么点趣味。 和他瞎吹了会儿,眼看到了饭点,陈诺婉拒了刘家兄妹留饭,起身告辞。 刘办事员关上门:“这个孩子,挺不简单的。“ 刘打工人撇撇嘴。 可不么,当初在东北,消失了四天不知道上哪儿野去了,还把你哥哥我的脑袋摁在地上当球踩。 能简单么? ・ 出得门来。 陈诺松了口气。 孩子的事儿算是都办妥了。 手续在街道走,刘办事员答应很快搞定。 幼儿园其实本来就有学籍有户口,过两天开学直接送过去就行。毕竟是婚生子女,又不是黑户,只是父母坐牢罢了。 本地的一个公立幼儿园,谈不上好,也谈不上差。之前顾家人没让孩子上幼儿园,办了病休,大概还是怕每天接送麻烦……实在是没良心的很。 幼儿园比高中要开学早两天。 开学这天,陈诺把妹妹送了去。 本来么,小孩子第一天上幼儿园,都是要哭闹的。陈小叶极是乖巧,一声不吭,乖乖的跟着老师进了教室,眼睛里有水汽,但硬是当着陈诺的面没哭出来。听话的让人心疼。 只是临走之前,小心翼翼又细声细气的确认了一句:“哥,你周末会来接我的……对么。” 陈诺摸了摸她的头:“当然。” 嗯,周末接。 考虑到陈诺自己还是个高中生,很难做到每天接送孩子。老孙做主,给孩子的幼儿园办理了全托。 就是住校式的幼儿园。 每周接回家过周末,平时就吃住都在幼儿园里。 当然,食宿费不会便宜,之前顾家显然不舍得这笔开销的。 安排好妹妹上幼儿园的第二天,江宁八中也就开学了。 按照上学期的考试结果,高二的下半学期,分了文理班。 陈诺走进了新的高二六班的教室,看着教室里一多半自己不认识的脸孔,愣了一下。 然后就看见几个女生对着自己笑,其中一个胖乎乎脸圆圆的女孩子,陈诺认得,在延边的那天晚上,陈诺去找敲孙校花的房门,就是她开的门。 “哟!陈诺来了呢!!” 圆脸女孩故意大声嚷了一下,然后一群女孩子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 人堆里,孙校花面带娇羞,用力推了一下身边的女伴。 周遭的男生都是投来复杂的目光。 有隐隐嫉妒的,有面带不爽的。 当然也有钦佩的。 毕竟是……敢泡教导主任女儿的好汉呀。 陈诺也不会故作姿态扭扭捏捏,大摇大摆走到了孙校花旁边,把书包就放在她同桌的位置上。 旁边顿时一阵起哄的声音。 陈诺看着这些嘻嘻哈哈的半大孩子,摇摇头,就坐在了孙校花身边。 女孩脸一下就涨红了:“你,你真坐这里啊?” “你反对?” 孙校花不说话了。 开心是肯定开心的呀,但……这话让人怎么说得出口呢。 教室里很快安静了下来。 班主任走进教室,学生们轰的一下散开,各归各位。 “宣布一下,以后我担任高二六的班主任,一直到你们毕业。”老孙站在讲台前,目光扫过全场,忽然看见那个眉清目秀的小猪崽子,大摇大摆的坐在自己闺女身边,顿时气就不打不处来了! “陈诺!” “到。” 老孙懒得正眼看他,随手一指最后一排的一张空桌:“你给我坐那儿去!” 全班哄堂大笑中,陈诺笑嘻嘻的起身,抓着书包挪了位置。 老孙作为班主任,宣布了一下新学期分班后的一些事项后,离开。 上午第一节数学课前,陈诺大摇大摆起身回到了孙校花身边,把书包一扔,慢悠悠的掏出课本和文具摆好。 孙校花红着脸看他:“你怎么又坐过来了?我,我爸不让……” 陈诺笑道:“又不是他的课,反正他又不在。” 可惜,陈LSP还是失算了。 数学老师一进门,眼神第一时间就落在了孙校花和陈诺两人这里。 然后老师笑了笑,指着陈诺:“陈诺是吧,你给我坐回自己座位去。老孙可是特意交代过我了,你别偷奸耍滑。” 得,老孙,要说狗,还是你狗啊!! ・ 下课的时候,顶着全班同学戏虐的眼神,陈诺却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又晃了过来。 孙校花心中又喜又气:“你,你别来我这里晃悠。” 陈诺笑看着这个小妮子。 嗯,一个春节,她其实稍微胖了点,脸上的婴儿肥也恰到好处的衬托出了少女的元气满满。 眼神往下又滑了一尺…… 嗯,胖点好,胖点好。 可忽然,一个物件就落入了陈诺的眼里。 孙校花的毛衣上,别着一个小巧而精致的毛衣别针。 白色的四叶草,在黑色毛衣的衬托下,颇为精美。 陈诺扬了扬眉毛:“咦,这挺漂亮的啊。” 孙校花低头看了看,又白了陈诺一眼,恼羞道:“你往哪儿看呢!“随手把校服拉链就拉高了。 陈诺笑道:“哪儿来的?” “别人送了,我妈的朋友。”孙校花语气很平常:“前两天我妈带我出去和她的几个朋友吃饭,桌上有一个叔叔送我的见面礼。” 顿了顿,孙校花仿佛想起什么:“啊对了,就是上次,上次我们溜冰出来,遇到的那个叔叔,就是给了我很多压岁钱的那个。” 陈诺不动声色:“这东西,不便宜吧?” 孙校花有些茫然:“一个别针,不值钱的吧。再说了,我妈也同意我收了。” 不值钱? 看着有些憨憨的女孩。 陈诺叹了口气。 梵克雅宝,世界著名珠宝品牌。不算奢侈品里最顶级的行列,但也不差了。 2001年,梵克雅宝还没大举进入国内,金陵还没有它的专卖店。所以知道的人很少。 就这个胸针……没镶钻,算是基本款,但差不多也要五位数吧。 在这个月工资几百块的年代,五位数,真不便宜了。 ・ 【推荐票交一交了~】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稳住别浪】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