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稳住别浪 > 《天启之门》第864章 大结局。

《天启之门》第864章 大结局。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2-02-06 20:12:28 更新时间:2022-08-10 02:27:01
半个小时之后,在领域之外,一直像巨浪一样沸腾翻滚着的代码流一瞬间停歇了下来。 所有的代码都已经静止,像是凝固了一样,只将这一片小小的领域包裹在了当中。 “辰……成功了。” 杜维轻轻道。 代码流的静止,意味着刷新指令已经停止。 也就是说,这个世界和上层世界之间,已经被彻底地割裂了开来。 而现在,最后要做的,只剩下了一件事。 “那么……最后的一步了!还是和上一次一样,一剑劈下去,对吧。” 陈小练取出了石中剑,站到了奇点之前。 这一剑劈下去,一切就彻底结束了! 乔乔,罗迪,秀秀……全部都会回来。 再也没有什么副本! 再也没有什么开发组! 一切,都将会回到原初! 除了--没有自己。 陈小练高高举起了石中剑。 但他还没有来得及劈下,一只坚实有力的手却按在了他的肩膀上。 陈小练扭过头,看到杜维冲自己摇了摇头:“逆向刷新相当于读档。上一次,开发组中途终止了逆向刷新,你才捡回了一条命。但这一次不会再这么幸运了,你一定会死,而且是和被刷新掉一样的彻底消失。” “废话,上次你就跟我说过了。”陈小练撇撇嘴:“但我不干,难道能指望你们当中的谁来干?。反正……上一次我就早该死了,只不过是因为开发组的逆向刷新才捡回了一条命而已。能多活上这么长时间,已经不亏了。” “还是交给我吧。”杜维摇了摇头,淡淡笑道:“既然你已经做过一次了,那这一次总该轮到别人了。” “杜维?”橙橙愣住了,冲着杜维叫了一声:“你想干什么?” “既然辰能够为了这个世界,把自己钉在十字架上,那为什么我不行呢?”杜维露出一个洒脱的笑容:“十字架上有两个位置,另外的一个,总得有人要填的。” 他的口气很轻描淡写,就像是在说着一件与己无关的事一样。 “可是我们……”橙橙眉毛竖了起来。 陈小练已经告诉了他们关于奥斯吉利亚的事情。 在那个荒芜一片的世界里,还有一个父亲在等待着他们。 “你代表我去见他不就行了。”杜维一脸无所谓地笑笑:“反正他生了两个,少了一个也未见得就会心疼。” “你在说什么混账话!”橙橙狠狠瞪着杜维。 “我来。” 一个冷得像石头一样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陈小练扭过头,目光落在声音的主人身上时,眼睛立刻瞪得滚圆。 说话的,是白起! 竟然是白起! 白起……要做那个牺牲者? 不光是陈小练,其他所有人的脸上也都写满了震惊。 “喂,白起,你认真的?”加布里伸出手,指着白起的鼻子:“我知道你是个疯子,但……你以前虽然疯,却不是这么种疯法吧!” 杜维苦笑了一下,摸了摸鼻子:“白起,你该不会是因为以前杀了太多人,打算用这种方式来赎罪吧?” 白起的脸上却依旧没有丝毫动容,冷冷道:“我白起杀人,谁敢判我的罪?” “那你到底是为什么……”杜维真的想破了头,都想不到白起会主动请缨。 这可是白起!那个杀起人来像疯子一样的白起!像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的白起! “我的朋友最少,只有你们几个。”白起依旧面无表情:“我来,最划算。” “这……就是你的理由?”加布里一脸呆滞地盯着白起:“这里可以用划算这个词?” 白起不再理会加布里,径直走向了奇点,抽出了自己的那柄长剑:“让开。” 陈小练和杜维默默地对视了一眼,向两侧让开了一条道路。 他们都很清楚,跟白起这种家伙,是没什么道理可以讲的。他一旦认定的事情,谁都不可能拉得回来。 白起站到了奇点之前,回过头,目光再次在每个人脸上都停留了片刻,突然缓缓绽放出了一个微笑来。 “以前,是我错了。” “你这家伙,居然会认--” 加布里夸张地叫了起来,但还没说完,白起的剑已经落了下去。 陈小练最后看到的画面,是无数从奇点之中放射而出的光粒。 下一刻。他便陷入了黑暗当中。 …… “醒醒,先生,醒醒。” 一个温柔的女声,在陈小练耳边响起。 从模糊的意识中渐渐清醒过来,陈小练睁开眼,看到的是一张温婉可人的面庞。 隆本……静香? 陈小练花了三秒钟,才从记忆中搜寻出这个名字来。 而潮水般的记忆,也紧随其后飞速地涌向脑海。 飞机失事……坠落荒岛……遇见秀秀和隆本静香……收服四眼战猫……开启个人系统…… “先生,我们,已经,降落……” 隆本静香的中文依旧并不好,只能蹦出简单的词汇,脸上挂着美好的灿烂笑容,伸出手向着陈小练比划着。 陈小练一个激灵,坐起了身。 头等舱的其他旅客已经在收拾行李,准备下机了。隆本静香是看见他还在睡觉,才会贴心地来叫醒。 陈小练的心脏砰砰地跳了起来,扭过头向着身侧望去。 秀秀提着她的小拉杆箱,已经站在了过道上! 自己……又回去了? 回到了那架失事的飞机上! 陈小练飞快地检查了一下。 没有了个人系统! 没有了所有的力量! 什么都没有了,自己重新变回了一个彻底的普通人! 舱门已经打开。空姐们已经带着职业化的微笑,列队在了门口,目送着旅客下机。 陈小练猛地站起身,连行李都顾不上拿,紧跟在了秀秀的身后走下了飞机。 一路上强忍着内心的激动,跟着秀秀,走到机场大厅,终于,陈小练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黑长直的头发,带着口罩,只露出漂亮的眼睛,一双腿又长又直。 乔乔! 是乔乔! 果然,一切都回来了! 只是,现在的乔乔和秀秀,都还是完全不认识自己的状态。 陈小练还在心中纠结,到底是现在上去搭话,还是等到回去之后,再通过罗迪联系乔乔的时候,却看见秀秀突然撒开腿,向着乔乔快步跑了过去,一头扎进了乔乔的怀里。 她像是小声对乔乔说了些什么,然后乔乔露在口罩外面的那双眼睛就突然变了眼神,迈开两条大长腿,向着陈小练就走了过来。 然后-- 高跟鞋重重地踢在了陈小练的小腿迎面骨上。 “变态!敢再让我看见你跟着我妹妹!就把你给切了!” 陈小练捂着小腿,一脸痛苦地蹲在了地上,看着乔乔气势汹汹地对自己比了一个中指,扭头大步带着秀秀上了路虎。 所以……今后又要重新开始,再追求一次了么? …… 三天后。 “所以,最后是那个叫辰的,还有叫白起的,两个人一起牺牲了自己,才拯救了这个世界?包括我和秀秀在内?” “完全没错!” “我是你的女朋友,而且跟你一起出生入死过好多次?还有罗迪,秀秀,我们都是一个团队的成员?” “非常正确!” “但是系统,开发组,玩家,觉醒者,副本,GM……这些所有所有的东西,你一点证据都没有,因为一切都在那次逆向刷新中恢复了原状?” “总结准确!” “那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你是个写网文的,说不定这都是你编出来的。” “我想想……你身上有个胎记,长在……” “变态!你偷窥我?!” “喂!别打了!是真的!” “少废话!今天不打死你,我就不叫乔乔!” …… 一周后, “喂,给你个机会,陪我看电影去。” “今天?可是我更新还没码完。” “断更一天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断更的话,会被读者骂的……” “别忘了你当着罗迪的面发了毒誓,要把我追到手,不然这辈子再也不碰别的女人和右手啊。” “罗迪这个混蛋!他连这个都告诉你?!可是我也对读者发了毒誓,这个月要是再断更,就断小JJ……” “那你选哪个?” “断……就断吧!” …… 一个月后。 “乔乔……” “干嘛?” “你到底信没信过我对你说的一切?” “怎么又问这个问题了?很重要吗?” “现在来看,好像……也的确没那么重要了。” “好了,赶紧睡吧。晚安。” “晚安。” (全书完) 嗯。 下面是一些话,你们可以选择看,也可以选择不看。 不虚伪,开诚布公的说一些真实的话吧。 关于这几年我的写作状态。 其实,我一直给自己找了许多许多的理由。 比如第一次婚姻的失败啊。 比如写天骄时候的审查打断了我的节奏啊。 比如我忙着做影视化项目啊。 等等等等。 其实这两三年来,我只做一件事情。 我想弄明白我自己到底怎么了。 其实答案很简单。 我,好像,嗯,不能说是好像。 我失去了表达欲。 失去了,身为一个内容创作者,身为一个作家的,表达欲。 通俗的来说,我失去了创作热情。 我是一个必须要让自己沉浸入自己的故事,才能写好故事的那种类型的作者。 知乎上曾经有一个我的读者,对我的评价,有一句话,其实说到了我的核心问题。 我不论是写故事,还是写人物。 首先我要先能感动我自己,然后我才能写出感动别人的东西。 如果用演员来做一个类比的话。 我大概算是:体验派。 当年写《邪气凛然》的时候,写到小五哥说出那一番话:这一刀刀砍去了我的心软,砍去了我的良心…… 我真的让自己热泪盈眶。 当年写《恶魔法则》的时候,写到【夏日当空,心如深渊】,我真的让自己自闭的一口气抽了好几多烟。 当年写《猎国》的时候,写到地精日记那一段,我真的大半夜坐在书房里,让自己觉得前所未有的敬畏……对命运,对信仰的敬畏。 当年写《天王》……嗯,算了,天王就不说了,那是一个我不想再提及的话题。 可是,那种热情,我后来失去了。 真的失去了。 我的写作技巧还在。 甚至不夸张的说,我的写作技巧比从前更好了。 我几乎是行尸走肉一样的断断续续的继续写着故事。 但是我可以通过技巧,来支撑这些工作。 文字的技巧,现在在我手里,可以说是信手拈来,随心所欲。 但我只是机械的,用技巧在支撑:嗯,这一段,我这么写,让读者可以笑。嗯,这一段这么写,是一个转折,会让读者惊讶。 我依然可以挑动读者阅读时候的情绪,让故事看上去或者流畅,或者曲折。 但是我自己毫无感动。 我坐在电脑前,抽着烟,打着字。 写着,让我自己其实并没有真正深入沉浸进去的故事。 这几年,我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真的变成了一个写作机器。 一个机械的,机器人。 我是一个木得感情的码字工--嗯,此处应有吐槽。 我是一个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此处省略一百个特别),特别任性的人。 所以,当我失去热情,失去表达欲后,纯粹靠自己技巧,机械的利用自己的技巧,在支撑自己的写作的时候…… 我就越来越排斥,越来越抗拒这件事情了。 坦率说吧,从猎国之后,我的每一本小说,我自己都不满意。 因为我很清楚,这些故事,是仅仅凭借技巧,支撑出来的。 写故事写了十六年,我很清楚网文该怎么做,怎么让读者舒服,怎么让读者被钓住,怎么让读者笑,怎么让读者紧张。 但是我自己是麻木的!! 我之前码字的时候,坐在电脑前,总是让自己拖延。 拖延到无法再拖,打开WORD文档码字的时候……很多时候,我自己内心都是很反感,很排斥,甚至很难受的。 于是,我就开始任性的断更。 我去做别的事情。 是的,非常任性。 非常对不起你们。 非常对不起! 但我就是这么任性的一个人。 我没办法让自己没有创作热情的情况下,还继续强行让自己码字写故事。 我也尝试做了,但是做的非常不好,所以总是断断续续。 有一段时间,我甚至觉得自己快自闭了,快抑郁了。 和你们说一下实情吧:我的稿费是买断的,电子版买断。 而且价格……相当不便宜。 我当初签了五年,一千万字。 也就是说,如果我咬着牙,忍着内心的抗拒和排斥,强行码字的话。 不用多,我只要保证我的更新量,有我巅峰期的一半。甚至哪怕再少一点点。 我一年的买断稿费,都是可以有七位数的。 但我这两三时间,就是不想写。 怎么都不想写。 怎么都难受。 我的朋友,我的同行,我的编辑,都无数次的劝过我,甚至骂过我。 大哥!你倒是写啊!赚钱啊! 稿费它不香嘛?? 可是,我真的做不到。 我是那种,必须有写作热情,有表达欲,才能让自己有动力创作的人。 表达欲这个东西,其实很复杂。 不仅仅是写一个故事,人物,情节,爽点,这些简单的东西。 它包含一个作者,在这个故事里,表达出来自己的对人生的看法,对世界的看法,对人生的态度,和领悟。 所以,大圈小五哥,郁金香公爵杜维,土鳖夏亚雷鸣,我可以写的很动人。 甚至于陈道临,在前期的那种丝的尊严,我也可以写的很动人。 但是后来,我迷失了。 我把自己弄丢了。 我把自己倒空了。 我写书的前十年,把我人生的前三十多年积累的,我这个人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对人生,对情感,对爱情,有友情,对责任,对家国天下……对所有的这个世界的态度…… 全部掏空了。 没了呀。 前几年,真的掏空了。 所以,我写的故事,靠技巧依然可以支撑,可以逗你们笑,也可以让你们紧张…… 但唯独,这些故事,不打动人了。 因为,连我自己都没有被打动。 我没有了表达欲。 准确的说,其实是: 我没有想表达的东西,因为我想表达的东西,在前十年的作品里,全部被我自己写完了,写光了。 然后 我开始断更 断的惨绝人寰,断的天理不容,断的丧心病狂。 甚至有一次我在书店签售的时候,有铁杆读者前来,在我签售的现场,打出了横幅,声讨我这种令人发指的断更行为。 在这里对你们鞠躬道歉,然后对你们比个心。 那么,这两年,不,准确的说,是这两三年,我断更的时候,都在做什么呢? 其实,什么都没有做。 之前做了一段时间的剧本,然后做做,我就又不想做了。 我那段时间,真的写不了东西。 然后,我把自己全部的精力,用在了…… 生活! 我恢复了自己25岁前的生活状态。 就是我写第一本网文,之前的,生活状态。 肆无忌惮,信马由缰,随心所欲。 我尽情的生活,投入生活,体验生活,享受生活,感受生活,品味生活。 我在一个岛上住过。大别墅,游泳池,面向大海,美酒海鲜。 我在澳门赌场里,一晚上输过几十万。 我带女儿去迪士尼,夏天,汗流浃背,在人群中,让女儿骑在我的肩膀上看游行的花车队伍……就和身边许许多多的父亲一样。 我在老婆生日的时候,给她洋洋洒洒写下长长的情书……就如同当年我追求她时候一样。 我和兄弟们纵酒到天亮。 我甚至曾经花一个月的时间,啥都不做,就是看书,看我想看的各种书。 我陪老婆孩子回老家,在山上的果林里摘桔子,摘柿子。 我和朋友们玩狼人杀,然后对线互喷,尽显喷子本色。 我在STEAM上买了我想玩的所有的游戏!(哦对了最近我在玩糖豆人) 我甚至偶尔去接女儿放学,排队进入幼儿园,然后蹲在教室门口,看着女儿飞奔扑向我的笑脸。 我母亲生重病,我对着医生低声下气,为了找更好的医疗条件,到处求爷爷告奶奶。 我半夜在路边烧烤摊喝啤酒,一块钱一串的烤脆骨吃到吐。 嗯,我甚至还想养条狗……不过后来想到自己那么懒,照顾不过来,算了。 反正我有两个女儿,照顾她们比照顾狗还累人。 哈哈哈 嗯,这几年,我生活基本就是这么过来的。 然后…… 我觉得自己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活过来了。 原来已经被挤干了,压憋了,榨空的那颗心。‘ 一点一点,一点一点的,重新饱满起来了。 我才慢慢明白,原来,一切都只是自己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 那些理由,其实都不重要。 真正重要的是,我曾经,失去了写作的那颗火热的心。 我曾经,失去了创作的欲望和热情。 我曾经,失去了想表达的东西。 我曾经,脑子里空空如也。 我想你们都听过一句话 艺术来源于生活。 我当然也听过 我从年轻时候就听过这句话 曾经一度不以为然。 我觉得自己有才华。 才华高于一切,才华就可以能完成我想做的事情。 生活……那是什么?不重要! 然而我错了。 我的才华可能没有我自己以为的那么多。 而生活,则远远比我以为的,更重要! 这几年的生活,断更,远离写作。 让我慢慢的饱满了起来。 生活真的是所有创作者的源泉,真的是。 我直到今年,才慢慢感觉到自己,重新有了表达欲。 重新有了那种,很想写点什么的,那种冲动。 就如同2004年的那个夏天的下午,我在起点注册了笔名后,就迫不及待的,写下了一章小说,迫不及待的上传…… 那种迫切,那种热切,那种迫不及待的想表达点什么的感觉。 今年,才一点点的,慢慢重新回来了。 生活,给我充电了。 我呢,真的想过封笔算了。 然而,我开始觉得茫然。 不写东西,我后面几十年的人生,我做什么呢? 做生意?如果我愿意做生意,我年轻时候就不会离开国企,而跑来当作家了。 游戏玩多了,不能当生活。 虽然我已经财务自由,可以吃喝玩乐到死了。 但人生还有几十年,总得做点什么吧。 想来想去。 只有一件事,是我真的喜欢的,发自内心无比热爱,并且觉得可以让自己做一辈子的: 写作。 可能说这个你们会想吐槽。 一个断更断到令人发指的家伙 居然好意思说,他真心热爱写作? 但……这是真话。 我不知道你们懂不懂我想表达的意思。 我是真的喜欢写作的。 从十二岁开始在报纸上发表第一篇文章开始,一直到今天,我快四十岁了。 只有写作这一件事,是贯穿了我的前半生。 也只有这一件事,是我想让它贯穿我后半生的。 别的事情,都不行。 都不够。 都不成。 所以,当我渐渐找回了自己,渐渐让自己的心重新饱满起来后。 我开始又有了表达欲,表达热情后。 我第一个想做的事情。 其实,还是,写作。 写故事,写我想表达的东西,写出来。 ・ 以上,是对于我这几年写作状态的不稳定,以及食言了【封笔】这个事情,又开了新书,这两件事的,一点阐述和回答。 ・ 下面说说新书吧。 新书我写了很久了其实,因为天启其实之前早就写完了。 但因为结尾有点磨人,加上新书的想法也一直在写。 准确的说,是我没想好到底要不要继续写这本新书。 毕竟四十岁人了,还是要点脸的,封笔的话三年前说了,现在又忽然开新书,也确实想过:要不然算了不写了,免得被人骂。 但想想还是写了。 然后新书自己想了好久,越想,就越想写。 这个故事其实并没有什么极其伟大的构思和创意,也没有什么极其牛笔的设定。 但我想来想去,总觉得,它很动人。 它首先,打动了我自己。 当一个创作者,有了创作热情,和表达欲望的时候。。。 其实,一切就变成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想写了,想表达了,然后,就写了。 我用了一个其实很老的壳子:重生。 但故事是新的,我想表达的东西,也是新的,大体来说,是我这几年生活里,自己慢慢感悟出来的一些新的态度。 二十多岁的我,会写下类似于【我的朋友都生活的很好,我的敌人都已经付出了代价】这样的句子。 三十岁的我,会写下【地精日记】。 而如今,这个故事,它被构思出来后,打动我最大的地方是…… 嗯,算了,剧透一时爽,那个啥火葬场。 你们如果愿意话,自己看吧。 最后对你们说的是。 我准备好了被痛骂了。 骂就骂吧。 你们有理由骂,我也该被骂。 任性不负责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活该的。 真的。 但,新书我还是写了。 因为我,这次,真的是想写。 很想写这个故事,很想在这个故事里表达点什么。 今年有句话很俗,但是很火。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我归来了,可能不再少年。 但我,还是回来了。 新书《稳住别浪》 是我回来后,很想写,很想写给你们看的故事。 如果你们骂完了,有兴趣品尝一下话, 往后翻页吧。 PS:新书的更新,应该会稳定。 不想再赌咒什么人品,我的人品,在你们心中大概也就那么回事了。 我懂。 所以,之所以说应该会稳定,是因为 我学会存稿了。 嗯,写书十六年,我终于学会存稿了。 不容易啊! 如果你看到了这里,那么就请往后翻页吧。 新书《稳住别浪》 敬请品尝。 我虽然前些年总断更。但我的书,从来不是烂熟。 跳舞出品,质量还是有一点保证的。 那么。 不多废话了。 看新故事吧。 往后翻~~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稳住别浪】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返回列表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