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邪气凛然 > 第五十章 【没商量就是没商量!】

第五十章 【没商量就是没商量!】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24 23:07:52 更新时间:2022-08-03 01:49:35
再次见到乔乔的父亲,这样的情况下见面,实在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这很容易理解……如果是你,遇到了一个把你女儿拐跑的男人,而且这个男人已经结过婚了,还是混黑社会了,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那种。假如你是一个有女儿的父亲,你也不会对这种男人好脸色的。 我在宁燕的引领下来到了这一层最里面的一个豪华套房。 门口站着两个男人,大约是乔先生的手下吧,两人警惕的看了看我,不过有宁燕在,他们没阻拦。 走进这件套房里,就闻到了浓重的雪茄味道,外面的客厅里,乔先生的身子深深的陷在了一个单人沙发里,他看上去比上次要苍老了一些,或者说是更疲惫了一些,头发长了一些,额前有一缕乱发,遮挡住了他的眼睛,他的目光似乎有些入神,并没有在意外面有人进来,而是仔细的盯着手里的雪茄烟头,看着那雪茄上的一点火星忽明忽暗。 方楠一身精干的职业女装,名牌出品,做工精良,良好的裁减完美的衬托出了成熟女人的魅力和丰腴的曲线,可惜,脸上恰到好处的淡妆则无法掩盖她的黑眼圈。她的脸色也有些疲惫,不过却似乎好像试图掩饰这点,方楠的目光有些冷…… 当然,当我推门进来之后,方楠立刻就站了起来,她的眼神里寒冰瞬间褪去,目光渐渐变得灼热起来,深深的看着我,看她的样子似乎是想立刻飞奔朝着我怀里来的,只是她略微抬了一下手,就停住了动作,脸上勉强用生硬的笑容掩饰了一下:“陈、陈阳,你来了。我们正在等你。” 方楠的表现有些奇怪,她似乎目光有些躲闪不敢看我一般,眼神只是在我脸上打了个转儿,虽然流露出强烈的不舍和激动,却强行扭开了头,勉强一笑:“不用我介绍了吧?这位是乔先生,我想你们应该是认识的。” 我压住内心的好奇,走到乔先生的身边,伸出手来:“您好,乔叔叔。” “不敢当。”乔乔的父亲看了我一眼,淡淡道:“还是喊我乔先生吧,不用喊叔叔。” 嗯……有些火气。 我笑了笑,看他没有和我握手的意思,我耸耸肩膀,缩回了手,然后看了方楠一眼,自顾自的坐在了一个空的单人沙发上。 很快,很久没见面的一个人,方楠的女秘书,钱盼小姐从外面端了两杯咖啡进来。我遇到了熟人,试图和她打招呼,却看见钱盼对我悄悄使了个眼色,仿佛是示意让我别说话。 “方楠。”乔乔的父亲吸了一口雪茄,然后缓缓的放平了腿,坐直了身子,嘴角带着一丝世故的笑意:“你……原来说的买家,就是陈阳?哼……我承认他现在生意做得不小,但是在国内,很多事情,不是靠钱可以砸开路子的。我抱着诚意而来,你却抬出陈阳来挡我么?” 方楠面色不变,目光很冷漠,缓缓道:“乔先生,您是我尊敬的长辈,也是商场上的老前辈了,我怎么敢对您不敬重呢?” “生意就是生意。”乔乔的父亲若有所思的一笑,不过笑容却没有多少愉快的味道,反而带着几分压迫的气势:“我喜欢把生意做得单纯一点,你卖我买,公平交易……可是你现在给我来这么一手,可有些不太符合你方小姐的风格。” 方楠忽然笑了笑,她原本沉着脸,忽而一笑,犹如春花绽放一般,此刻的方楠身上充满了一股女强人的淡定自若:“乔先生……我方楠手创这家公司这么些年,虽然也仰仗了一些家里的支持,但是我能一路走到这个位置,自然不会不懂规矩。可是这家公司是我一手建起来的,多年心血,总要托付给一个我信任的人才行。至于价钱……”她笑了笑,故意顿了一下,才缓缓道:“您,或者我,我们都不是缺钱的人。” “自家事业犹如自己儿女,找得良人托付,也是题中之意。”乔乔的父亲看了看我,笑道:“可是你就真的肯定他就是值得托付的良人?这小子现在身家是有几个亿,但是趟这潭子水,恐怕还稍微欠缺了点。就是你方楠,这些年如果没有……你这家公司恐怕早就被人吃了。我乔某人的根基你是知道的,这家公司你给了我,自然能让它好好的发展下去。” 方楠只是笑,却不接话,乔乔的父亲说完之后,等了会儿,眼看方楠不为所动,不由得脸上闪过一丝奇异的表情,站了起来,哈哈一笑,道:“好,既然这样,我也不多说了。你自己想通了之后再做决定吧。这笔生意做得成做不成,就在你方小姐一念之间。” 他随手掐灭了雪茄,却走到我身边来,我立刻站了起来,他却上下打量了我好一会儿,然后点点头,淡淡道:“很好,你很好。” 他说这话的时候,我总以为他是在说反话或者气话,可是听他的语气,却似乎很平静,不像是发怒的样子。 然后就听见他接着道:“你在北美混的很好,听说你又插手到好莱坞去了,年轻人,做生意倒是很有锐气。嗯……”他用力拍了拍我的肩膀:“想不到啊……你刚回来,第一笔生意却是从我乔某人嘴巴里夺食。嘿!后生可畏,后生可畏!” 说完,乔乔的父亲抬腿大步朝着门口走了。我正还在茫然的时候,他回头看了我一眼:“告诉乔乔,就算她躲到天边去,她也还是我女儿!总不能在外面晃一辈子!” 说完,他这才推门出去了。只是听见关门的声音,才暴露了一丝他内心的火气。 直到乔乔的父亲走出房间关门而去,方楠原本一直坐直的身子才忽然就靠了下去,她摇摇头。叹了口气,然后抬起头来望着我,眼神里带着一丝湿润,楚楚可怜,低声道:“你来啦……你终于回来啦。” 我看着她柔弱无助的样子,心中大是心疼,立刻走上两步,半蹲在她身边,抓住她的一只小手,柔声道:“嗯,是我回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看上去脸色可不太好。” 方楠甜甜一笑,脑袋轻轻的歪在我的肩膀上,柔声道:“不管了……你回来了,那就什么都不用管了。 她脑袋靠在我的肩膀上之后,就不动,也不说话了,我正感到奇怪,却感觉到肩膀上的衬衫湿了一块,低头去看,原来方楠搂着我的脖子,却正在无声的啜泣。 我心里一疼,赶紧把她抱了起来,低声道:“到底怎么了?” 她不说话。 我叹了口气:“唉,是我不好……我回来之后没立刻去见你,一定是你伤心了,是我对不起你,你……你别哭了。” “不、不是……”方楠擦了擦眼泪,强自笑了笑,摇摇头道:“不是你。” 她这一笑,更是显得脸色越发疲惫憔悴,就连精致的化妆都无法掩饰。方楠的眼睛里还带着血丝,显然是最近睡眠质量很差。 我刚一松开手,方楠立刻受惊了一样的紧紧抓住我:“你要走了?你到哪里去?” “我不走,我哪里也不去。”我不敢抽出手,就让她抓着,低声道:“你脸色很难看,我扶你进去休息吧。” 方楠这才嗯了一声,然后双手很自然的就勾住了我的脖子,我一手勾住她地膝盖弯下面,然后把她横抱了起来,走到一旁的里面卧室里,轻轻的把她放在了大床上。 原本我以为,我们两人见面之后,应该是那种激烈而热烈的场面,我甚至想到方楠会对我哭诉,会怨恨我,或者思念我……但是现在看来,她的反应还算平静,没有我预想的那种激烈的场面。 方楠躺在床上,半闭眼睛,任凭我解开了她的外衣扣子,然后拉开被子给她盖上。 “你脸色很差,到底怎么了?” “嗯……”方楠身子缩在被子里面,脑袋轻轻的枕在我的腿上,又把身子让我怀里凑了凑,忽然抬起眼皮来看着我:“陈阳……我把深蓝娱乐送给你好不好?” “……”我愣住了,过了一秒钟才反应过来:“什么?” “我……我把深蓝娱乐送给你好不好?”方楠重复了一遍,这次说的声音大了一些,也很清楚。 “你……不要说这些孩子气的话。”我笑了一下,轻轻捏了捏她的鼻尖:“开什么玩笑,这么大的一家公司,你说送人就送人么?” “不是送人……是送你。”方楠很认真的看着我:“你不是别人。” “那也不行。”我摇头:“这么大一家公司,你的心血,怎么能随便就不要了。” 我心里想起了刚才乔乔的父亲和方楠的对话,却渐渐明白了点苗头了--难道,是方楠要把深蓝娱乐转让出去? “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难题了?”我收敛起了玩笑的口气,很认真的看着她:“是不是你的公司出了问题了?缺资金周转?公司运营出了问题?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帮你,你遇到什么困难了?缺乏资金的话,我可以立刻调给你。” “不是的……”方楠无力的笑了笑,她看了我一眼,忽然道:“你是不是认为我是一个无能的女老板?你以为我的深蓝娱乐都是靠着……我家里的关系才发展起来的么?” “当然不是。”我看着她眼帘上长长的睫毛,微笑道:“别忘记了,我还曾经当过你的司机呢。你的能干,我是知道的。” “那就行了。”方楠叹了口气:“公司没有问题。现在公司帐幕上现金可以随时抽调几千万,外面也没有外债。公司运营很良好,不存在什么困难……只是……” “只是什么?”我皱眉。 方楠忽然挣扎着坐了起来。她甚至脱离了我的怀里,靠在床上,很认真的看着我:“只是,我现在不能继续经营这家公司了,我必须尽快把这家公司脱手。” “为什么?” 方楠的眼色很复杂:“你别问了。总之……这家公司,我不想给别人,我想给你。” 她说着说着,就不禁带了几分孩子气了。我安慰了几句,方楠却很坚决的样子,我无奈,问她原因她也不肯说,我只能先稳住她了。 “好了,就算公司转让,也不是一两句话说让就让的。这么大的事情,等你休息好了,我们再好好的聊。”我轻轻的抱着她重新躺下:“你的脸色很不好……如果你再不好好的睡一觉,恐怕就要变成黄脸婆了。” 方楠猛的一惊,双手捂着脸:“我……我真的看上去很老么?”她顿时满脸焦急:“我是不是看上去很老很丑了?” “没有没有!”我赶紧安慰道:“你很好,就是有些疲劳。你很漂亮,很漂亮的……我们家囡囡怎么可能不漂亮呢?” 方楠这才放心了,她重新躺下,低声道:“我知道我已经老了,我比你大了那么多呢……我……知道……”她说着说着,就声音含糊了,眼皮挣扎了几次,终于缓缓的合上,口中兀自喃喃道:“我知道的,我比你……大……那么多……我想通……了,我……不会纠缠……你的……你……”她说着,已经渐渐的神志模糊,却依然伸手抓住了我地一片衣角,这才似乎松了口气:“你……别走,我还有很多……想,和你说……” 方楠居然就这么一会儿,就睡着了。 老实说我有些奇怪……按照道理说,我知道方楠对我的感情。 我们这么久了没见面,她就算不恨我,不和我大哭大闹……至少也不会这么刚一见面就睡着啊! 就在我满心诧异的时候,却听见了轻轻的敲门声音,随即卧室的房门打开了一线,钱盼站在门口,用口型无声的问我,做了个手势,意思是“她睡着了没有。” 我点了点头,然后钱盼对我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请我出来说话。 我不动声色,被方楠攥住了衣角不敢抽出来,生怕惊醒了她,只能干脆把外衣脱了下来,只穿着衬衫走出卧室。 近三年没见钱盼,她看上去却更加精明干练的模样了,从前她还只是方楠的一个得力的秘书兼助理,而现在她看上去更加沉稳了。 “坐吧,陈阳。”钱盼对我笑了笑。这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相貌并不漂亮,却显得很干净清爽。 我笑了笑,坐下:“盼姐,我们也多年没见了,这些日子来过得好么?”随后我叹了口气:“唉,记得当年我在深蓝娱乐渡过的那段日子……嗯,刚到公司的时候,你是很照顾我的。还记得那次……公司在一家商场里搞内衣秀,结果预约的模特公司出了问题,临时没有了女模特,结果我找来了一帮小姐充数,还上了第二天的报纸……当时在办公司里,你可是对着我拍桌子瞪眼睛骂了我好一会儿。” 钱盼对我眨了眨眼,笑道:“是啊……你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胆大妄为的人了。不过那件事情,最后反而受到了奇效……” “是啊!”我哈哈一笑:“最后你反而决定公司奖励了我一笔奖金。” 叙了会儿旧,我立刻话锋一转:“好了,闲话不多说了,大家也是多年的老熟人了,改日我请一些老朋友吃饭,大家聚一聚,到时再慢慢叙旧吧……盼姐,刚才的事情,我还有些奇怪。方楠她到底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难题了?” 钱盼笑了笑,她双手捧着面前的一杯热茶,笑道:“陈阳……你可别喊我盼姐了,现在我可当不起你喊一声‘姐姐’。你现在身份不同了……我知道你这个人念旧,是好人。也知道你不在乎。但是你现在身份不同了,有些时候,做什么事情,说什么话,都要注意的。你的一言一行,不能再只顾着你自己了。所以,你还是喊我钱盼,或者喊我钱小姐就行了。我只是方小姐的一个秘书,如果传扬出去你喊我姐姐,即使你自己不在乎,但是让别人知道了,都会取笑你的。在这个圈子里混,身份和架子,并不是没有用处的。有的时候这就是脸面,如果你失了身份,让人取笑,对你以后在这个圈子的发展不好。”[天堂之吻手打] 她说的很真诚,我不由得感激道:“谢谢。” 钱盼点了点头,笑道:“嗯……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好奇……唉,其实我说出来,你可不要怪我。” “怎么了?” 钱盼摇摇头,她脸上带着感叹,又看了一眼紧闭的卧室房门:“首先我要对你道歉……嗯,方小姐她睡着……你一定感到奇怪吧?按理说,她其实很想念你的。你们刚一见面,她却忽然睡着了……其实……”她叹了口气,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塑料瓶子来,轻轻的放在桌上。 “这是……” “安眠药。”钱盼低声道:“方小姐最近的身体很差。她已经三天没合眼了,就在来上海之前,她还在公司里差点晕倒。她最近精神状态也不太好,有些焦虑过度,医生给她开了药,但是她现在有的时候,恍恍惚惚的,我担心她万一吃错了药物会有危险,所以她的药物都是我来保管的……”说到这里,她苦笑道:“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也在酒店里。方楠已经三天没合眼了,而且她甚至抗拒睡觉,我请她睡觉休息,她却拒绝……我不得已,只能用了点小手段了。” “哦?” “嗯,刚才,就在乔先生和方小姐快谈完的时候,我在方小姐的茶里放了一点安眠药……放心,这是速溶速效的,没有任何毒副作用,只是让她能好好的睡一觉而已。”钱盼叹了口气:“恐怕方小姐醒来之后知道了,一定会狠狠的责骂我的。” 我却肃然道:“谢谢你!你放心,她不会骂你的。你是为她好!” 我紧紧的皱起眉头来……方楠最近的身体差到这种程度了?三天不睡觉……还晕倒?焦虑过度? “其实,我知道你一定有很多问题。”钱盼缓缓道:“可是我只是她的一个秘书,很多事情,我也不太清楚内情,我只能把我知道的一些告诉你。” “嗯!”我很认真的看着钱盼。 “陈阳……你……嗯,我不知道该如何说。呃……你和方小姐,已经在一起了,是吧?”钱盼犹豫了一下,仔细斟酌着措辞。 我有些局促,苦笑了一声:“这……我们的关系有些复杂……嗯,算是在一起吧。” “嗯,那么方小姐家里的背景,你应该知道一些吧?” “知道。”我点头。 “那就好了。”钱盼低声道:“我在深蓝娱乐公司做了很多年了,算是陪着方小姐从手创这家公司开始就一直在方小姐身边做事。我很清楚方小姐对这家公司的感情,也知道她花费了多少心血……但是就在前些日子,她忽然私下里偷偷告诉我,她准备把公司转让出去了。” “为什么?!”我坐直了身体,紧紧的盯着钱盼。 “不太清楚。”钱盼摇头:“我唯一知道的是……好像是和她家里的背景有关系。方小姐和她家里的关系很复杂……我知道她家里的背景很厉害,势力很大……但是她似乎和家里不和,很少和家里联系。但是这次,她似乎是受到了家里的压力……好像是家里有人不允许她继续做生意了,说这样会给家里带来不好的影响。其实这些年来,方小姐一直有这些压力,但是她和家里的关系很僵,从来不肯对家里妥协。但是这次,好像她和家里达成了一个什么协议。而协议的条件,就是她结束这家公司,退出生意场,放弃自己的事业。” “为什……”我刚脱口就想问为什么,可是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出来,却忽然脑子里一个激灵! 和家里达成了协议?放弃自己的事业? 达成了协议? 我猛然想起了吴刚说过地话:“这次机会可是方楠帮你求来的!” 难道……是因为我? “其实,方小姐经营这家公司,一直背负着家里的压力,她是一个女人。而且家族的背景又……唉,她这样的身份,出来抛头露面做生意,其实家里是很反对的。而现在,也不知道她和家里达成的协议是为了什么……最近方小姐中止了公司里的几个项目,看样子是真的准备结束这家公司了……乔先生是买家之一,已经和方小姐谈了很久了。乔先生开的条件相当的好,只是不知道方小姐为什么一直迟迟不肯决定……”钱盼说着,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颇有深意的低声道:“或许……是因为你吧。” 我不说话了。 也说不出什么话了…” 我现在真的很想能立刻当面的和方楠问个清楚! 难道就为了我,为了我的事情向家里求情,她就真的放弃了自己的事业了? 心里的滋味很复杂,我忍不住端起杯子喝了口茶…… 好苦!好涩! 深深的吸了口气,我笑得很勉强:“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嗯,等方小姐醒来之后,你们好好谈谈吧。”钱盼叹了口气:“我真的很担心她的身体……她最近的精神状态很差,身体也很差。我担心这样继续下去,她恐怕会支持不住的。” 我严肃郑重的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候,手机滴滴的响了起来,我掏出来看了一眼,一个陌生的号码。接听之后。里面却传来了乔乔父亲的声音。 “小子,有时间的话,陪我这个老家伙一起说说话喝杯东西。”他的话仿佛是在邀请,但是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口吻:“我在酒店的顶楼咖啡厅里等你。” 说完,甚至都不等我回答,电话就挂掉了。 我不奇怪乔乔的父亲怎么会有我的电话号码,他的势力做到这点并不奇怪。 我也不拒绝和他见面谈谈,毕竟我们之前也有很多事情要当面说清楚的。 只是……方楠…… 我忍不住看了一眼卧室的门,方楠这样的状态,我可不放心离开她。 还是钱盼很有经验。她毕竟当了多年的秘书,察言观色的本事很娴熟,一看我接完电话之后的脸色,就猜到了我的难处,立刻道:“你有事情么?不放心方小姐?” 我点头。 她笑了笑:“你有事情可以先去忙吧……这种安眠药的效果很好,服用了之后,至少能保证方小姐熟睡八小时的。你只要在八小时以内回来就好了。我想……她如果醒来之后第一眼看见的人是你,一定会很高兴的。” “谢谢!”我由衷的说道,然后立刻起身告辞。 “放心吧,我在这里盯着,会照顾她的。”钱盼真的是一个称职的好秘书。 ****************** 出了房门我只带了屠一路坐电梯上去到了酒店的顶层。 这里是一家商务会所,专门给入住酒店的一些颇有身份的客人用来当作商务咖啡厅的。环境很高档,布置优雅,气氛安静而庄重。 我大步走了进去,身后跟着一脸冷漠的屠,走进来就看见了乔乔的父亲坐在最里面的一个小小的敞开式的包厢里,灰色的布艺沙发里,乔乔的父亲叼着雪茄,脸上带着琢磨不透的微笑。他的两个手下站在包厢的门口。 我走了进去,让屠在外面等我。 “来了?坐吧。”乔乔的父亲大手一挥。 我立刻坐下。 “这里的茶不错。尝尝。” 我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乔乔的父亲笑了笑:“知道我找你来谈什么吗?” “知道一点。”我点头。 “那么,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没商量。”我摇头摇得很坚决。 “你说什么?”乔乔的父亲开始皱眉。 我不卑不亢的看着他,缓缓道:“对不起……我不想对您不敬重……但是这件事情,没得商量。” “哼!”乔乔的父亲重重的哼了一声:“可她是我的女儿!是我乔某人的女儿!!”他一拍桌子。 “我知道。”我硬着头皮:“我知道这件事情从道理上是我理亏。但是……还是,没得商量。我不可能让她回家……她不肯,我也不愿意。” “哈!”乔乔的父亲火极反笑:“好啊……你居然和我玩起来这种无赖套路了?哼!陈阳,你现在的确有些分量了,但是你以为你就可以强抢我女儿了么?告诉你!这里不是温哥华!” 我努力让自己看上去镇定了一些:“乔叔叔……” “不要喊我叔叔,我当不起。” 我苦笑了一声:“好吧,乔先生。首先我不是强抢……嗯,这么说吧,乔乔是自己愿意和我在一起,您也看见了,她回过了一次家里,可是后来又自己跑出来的……当然,我知道,我理亏。任何一个父亲都不会愿意自己的女儿跟着我这样的男人……但是这件事情,我也想过了,我面对您的时候,只能这么硬挺着了,您要打要骂,我都受着,因为我知道这件事情我没有任何道理可言。您要怎么样都可以……但是唯独一条,除非乔乔自己说要走,否则我绝对不会让乔乔回家的。” “……”乔乔的父亲估计是被我气得都说不出话来了。他凝视着我,半晌没说话。 我其实心里挺郁闷……这种事情,即使到任何地方打官司,我都是理亏的。但是没办法……没办法就是没办法。 即使是错,我也只能硬着头皮错到底了。 “真的没商量?”他忽然开口冷冷的问了我一声。 “没商量。”我回答的很干脆。 “哼!好啊!”他深深吸了口雪茄,然后缓慢的吐了出来,咬牙看着我:“好!你说这件事情没商量,那别的事情呢?” “别的?”我心里一动,警觉的看着他。 “比如……方楠的公司,这件事情有没有的商量?”乔乔的父亲眯着眼睛看着我,就好像是一条标准的老狐狸。 ****************** (跳舞请求月票支持~) 附:【免战高悬】2007-10-12~15:32 列位看官,今儿小五家里有事情,嗯,俺去定做结婚礼服,这等大事情可不敢耽误,所以请假一天,今儿无更新,大家请不用等了,明天俺会早点更新出来。各位看官见谅,呵呵。 第二,根据一位ID为屠夫的兄弟的建议,俺决定把以后的更新规则做一下调整。 人都是吃五谷杂粮,生活在这世道里,难免偶尔有个私事情。平日里大家上班上学,好歹还有一个周末节假,大家可以在周末的时间会朋友,或者处理私事,可俺写书的,连周末休息都没有。所以我想这样,以后我每个月,请允许我有三天时间休息,这三天时间不固定,当我觉得状态不好,或者是家里有事情的时候,我会提出请假一天。每个月允许小五我有三天的私人时间,可以么? 而除去每月的三天休息之外,我保证每天更新量至少两个标准章节,或者一个长章节。每个月更新的字数不低于二十万字。 这样一来,我每个月可以从容的有喘息的时间,避免状态不好或者家里有事情的时候还强行硬拼命码字,影响自己的身体也影响书的质量。 如果大家没有意见的话,这条规则咱们从下个月开始实施,可以么? 第二,关于存稿的问题,我上个月月底是存了几章稿子,可是国庆长假的时候,爆发了两次,还有陪着朋友去扬州旅游,结果存稿都用完,现在手里是一个字都没有了。所以今天请假,我也没有存稿来更新,请大家见谅。明儿开始我会注意每天存一点,我想即使每天存个几百字一千字,聚少成多,这样以后也会轻松一些了。 第三,月票的问题。 月冠军我早就不想了,现在我在年度的月票总数字榜上还领先一点点,不过已经快被追上了。而跳舞能否夺取年度起点最受欢迎作者奖,就看月票数字了……呵呵,去年的《至尊无赖》在年终评比上颗粒无收,原本以为今年或许有希望,不过现在看来…… 再说一次,我不想再为了月票强行拼更新了,我也不想再恬着脸求月票了。您有票、喜欢我的书,就支持我一下吧。多的话不想说了。以后我求月票,只会用爆发的行动来求(而且,除非我有存稿,否则不会爆发)。 至于最后能不能得到“年度最受欢迎作者”这个大奖,其实我现在已经不在乎了,如果什么都为了得奖而去拼,那么就算是铁人也要被累吐血了。还不如过得轻松一些,轻松写书。最近想通了一点,才感觉书的质量回升了不少,自己写作的状态也好多了。 至于大奖,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呵呵。 好了,明儿更新继续,今天小五请假一天,顺便祝大家周末愉快~~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