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邪气凛然 > 第四十九章 【联袂前来】

第四十九章 【联袂前来】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24 23:07:44 更新时间:2022-08-08 11:10:28
詹妮的眼神里目光似乎带着点特殊的东西,我开始并没有察觉,只是觉得走了过去和她笑了笑,然后想了一下,用力拥抱了她一下--上帝作证,这绝对只是一个普通的拥抱,大概是我在北美生活太旧了,纯粹是一种被西方人的习惯熏陶出来的下意识的举动。 可是随后,我却感觉到詹妮的双臂用力的搂住了我,她搂得是那么的用力,似乎要将整个身体揉碎了在我怀里一样,我一个没防备,差点都被她勒得喘不过气来了。 我明显感觉到她的身子在我怀里还在轻轻的战栗着,这样的近距离的感受她的急促的呼吸,颤抖的身躯……我忽然心里一动,立刻察觉了点什么。 仿佛是为了印证我的猜测一般,我一低头,就看见了詹妮的眼神,这一束眼神已经不用做任何解释了,只要一个男人不是白痴,面对女人用这种眼神看着你,也该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我没说什么,只是松开了手,拍了拍詹妮的后背,她才终于放开了我。 “你好,美女。”我故意笑得很轻松:“好久不见,又漂亮了。” 詹妮没说话。 我抓了抓头皮:“呵呵……现在你可是大红大紫啊,这两天到处都是你的海报……” 詹妮还是不说话,就这么看着我。 “……这个……”我有些讪讪的笑了笑,却忽然看见她眼睛里流出了泪水来了。我愣了一下,赶紧道:“夷?你哭什么?” 我不由得心里慌了一下,大声道:“是不是那个韩国人欺负你的?”我沉下脸大声道:“屠!去打断他两条腿,让他爬着回韩国!” “不要!”詹妮终于开口了,她赶紧制止了我,然后摇摇头,目光复杂,幽幽的看了我好久,忽而吸了口气,脸上努力地绽放出一丝笑容:“没什么……只是很久没有见到你,实在是太高兴了。” 在场的人都看到了这一幕,不过只有宁燕一个人脸色有些黯然,轻轻的叹了口气,用惋惜的目光看了詹妮一眼。 我无意再这么面对詹妮下去,赶紧找了个由头:“你们继续排练,工作要紧……这个,我们还有事情要谈。” 明知道我是找借口,宁燕却抿嘴一笑:“对,不错。我和小五还有生意要谈得。詹妮,你们继续排练吧……嗯……” “是是是!你们继续排练,舞台指导的问题,包在我身上……嗯,好了,晚上我请大家吃饭。现在先安心工作吧!” 仿佛逃跑一样,我逃出了这个排练室,回到了另外一个会客室之后,我才稍微松了口气。 我坐定了之后,立刻打了个电话给人在好莱坞的比利山电影制作公司的龅牙周,龅牙周受我的委托去比利山电影公司做最后的一些法律手续,因为新开拍的几部电影的投资是我们根据好莱坞的潜规则和几家公司平均分配的,这次没有再吃独食了。 “周律师,帮我个忙。”我电话里飞快道:“我需要几个舞台指导,要一流得。最短的时间内,我不管你是抢也好,还是高价挖脚也好。总之给我弄几个一流的舞台指导来上海,要快。” 挂电话之后,居然不到半个小时,美国那里就有了答复了。 这次打来电话地不是龅牙周了,而是比利山公司原来的总经理,和罗斯柴尔德家族合资之后该任了公关部经理的查理,这可是一个混迹了美国电影圈的老油条了。他居然在半个小时之内就办好了这件事情。 “给你找了一个高手,巴菲・斯旺,女,三十六岁,黑人……这家伙可是个抢手货,她曾经是大姐大麦当娜的御用舞台指导,麦当娜现在半退状态之后,她又给小甜甜得世界巡回演唱会做了一年,小甜甜当年的演唱会的效果你也看见了。前两年她结婚了,就退出了舞台,克里斯蒂和比昂斯地人开了高价请她出山都没用,一心就当个家庭主妇了。可是现在她上个月刚离婚,接到你的电话我就立刻找到了她,谈的很顺利。她的前夫是美国圈内的红人,所以她不想留在美国,听说是去中国,而且开的高价,她立刻就同意了…… 我很满意的笑了…… 靠,给麦当娜和小甜甜当舞台指寻的!怎么可能不是高手! 挂了电话之后,我看着宁燕:“嗯,给你的舞台指导找好了……巴菲・斯旺,原来麦当娜和小甜甜得御用舞台指导,够资格来调教詹妮了吧。” 宁燕愣了一下,然后脸色巨变,激动的瞪着我:“你说谁?巴菲・斯旺?天啊,你居然把她找来了!!她可是金牌高手!” “呵呵,以小五现在在美国娱乐圈的人气和地位……别说是巴菲・斯旺了,就算让他把小甜甜请来客串一下詹妮的演唱会嘉宾,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对吧?”乔乔对我眨了眨眼:“我可是看过娱乐报纸,布莱妮在接受采访的时候都说你是她的偶像哦。” 我却忽然眼睛一亮:“乔乔说的倒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真的请一两个欧美的大牌来詹妮的演唱会上充当嘉宾,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只不过这次上海的演唱会是来不及了。” “嗯,以后如果詹妮有兴趣,甚至可以安排她拍电影,现在这里可是坐着一个好莱坞最新当红的新晋电影公司老板哦!”乔乔依然笑道。 我看了乔乔一眼,却不明白她为什么忽然对詹妮的事情这么热心。 “拍电影的事情以后再说吧,目前先要把詹妮在歌坛得地位稳固。以后多方面发展,再做计划好了。”宁燕笑了笑。 又坐着聊了会儿,宁燕还有工作,出去安排了一下。房间里留下了我们四大豺狼,此外还有的就是YoYo了。 “你……乔乔。”我咳嗽了一声,看了乔乔一眼:“你刚才怎么那么热心?” 乔乔瞪了我一眼,然后叹了口气:“你又装什么傻。” 我还没说话,却看见旁边木头和阿泽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我。 被这三个家伙这么看了好久,我忽然心里一动,脱口道:“你们……早就知道,对不对?” 三人都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他们三个原本都在国内,看来是早就知情了。 过了一会儿,木头才缓缓开口道:“一个女人,年轻漂亮,又有过一些伤痛的过去……而在这种情况下,出现了一个强有力得男人,把她拯救出了苦海,再加上这个男人年轻,英俊,又有些本事……这种情况下,百分之九十九的女人,都会忍不住爱上这个男人的,就算没爱上,面对这么大的恩情,也只能‘以身相许’来报答了……这么简单的道理,你自己就没想过么?” 我说不出话来,只有咳嗽了几声掩饰内心的尴尬。 “什么是以身相许?”就在我们四人互相瞪眼的时候,原本静静坐在一边的YoYo忽然开口问了一句,小女孩睁着无辜的大眼睛,天真的看着我们,最后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你们是在我说姐姐吗?” “咳咳……”我咳嗽了一声,然后摆出笑容:“大人在说事情。小孩子家家的别问那么多。” YoYo却眼珠转了转,看着我道:“你们不用瞒我,我知道你们在说我姐姐。”她看着我:“我姐姐以身相许,是要许给你,对吧?”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YoYo却垂头想了会儿,然后忽然用一种很严肃的表情看着我:“我姐姐说过,你是我们的恩人,我们一定要报答你的……嗯,如果我姐姐以身相许给你……那么……那么……”小妮子的脸蛋上忽然露出积分扭捏的神情来:“那么……我和姐姐一起都许给你,好不好?” …… ………… “我早知道这家伙当年发好心救这个小女孩目的不是那么单纯的!”阿泽叹了口气。 “是啊!”乔乔恶狠狠的瞪着我:“原来你还是‘萝丽控’!哼!” 我哭笑不得的当儿,木头已经慢吞吞地加了一句:“萝丽控加养成系……” “……”我死死瞪了这几个家伙一眼:“妈的,不跟你们胡说八道了!老子惹不起你们,却躲得起!” 阿泽:“你看看,这就生气了。” 乔乔:“嗯,一定是因为被我们戳穿了邪恶的用心!” 木头:“这是一种阴谋被戳穿后的恼羞成怒。” 我“大怒”,腾的一下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卷起袖子笑骂道:“好!你们三个!是不是有日子没打架,一个个都皮痒了?来来来!”[天堂之吻手打] 说完,我们四个就在房间里嘻嘻哈哈打成一团。 立刻,四人已经扭在了一起,抱头的抱头,拧胳膊的拧胳膊。 “靠,见过沙锅大的拳头没有!” “看老娘的撩阴腿……” “靠!乔乔,你踢我干什么!”这是阿泽的惨呼。 旁边YoYo则是目瞪口呆的看着我们四个大人原本聊天聊得好好的,忽然就打成一团,几个人在地上滚来滚去,这样的场面让YoYo有些茫然无措。 不过过了片刻,打累了的我们,终于一个个都停了下来,坐在地上大口喘息,然后嘻嘻哈哈的拿出香烟来抽--这样的打闹,以前我们四个在南京厮混的时候,就经常这么开玩笑。不过死党之间得玩耍罢了。 我才把香烟点燃,木头已经劈手夺了过去:“未成年人在,别吸烟。”说罢,他又飞快的夺走了阿泽和乔乔手里的香烟。 “得!我们惹不起,躲得起。”乔乔张了张嘴巴,然后把阿泽从地上拉了起来:“走,咱们去外面吸烟。” 木头看都不看乔乔他们,只是从地上爬了起来走到YoYo身边,拍了拍她的头,微笑温言道,:“YoYo不要害怕,我们闹着玩儿的。” 我也重新坐在了沙发上,看了YoYo一眼,忽然道:“我在国外收了一个徒弟,一个女孩。年纪也和你差不多大,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一下。” 木头立刻点头:“这样也好,YoYo这个年纪。多一些朋友是好事,你的那个徒弟,那个小妮子也是聪明的女孩……唉,就是觉得她有时候实在太聪明了一些。” 乔乔走了过来轻轻推了我一下:“好了,人家在‘父女情深’。我们出去抽烟吧。” 我没动,却看着木头的目光,的确是一种少有难得的温情慈祥。这样的目光出现在一个喜欢看漫画喜欢在冰箱里放骷髅标本的医学怪人眼睛里,实在是有些诡异。 我忽然心里一动:“木头,我看要不你……嗯,干脆让YoYo拜你为干爹好了。” 乔乔立刻哈哈大笑,拍手叫好:“好主意!” 阿泽却故意叹了口气:“唉,可怜我们木头,现在还是手枪党一名……女人都没碰过,却忽然了出一个女儿来了……可怜,可怜!” 纵然木头再冷静,也忍不住有些急了:“你才是手枪党!” “哈!”阿泽故意大笑道:“我阿泽是手枪党?哼!老子都千人斩了!手枪党这三个字怎么也轮不到我阿泽头上吧。” 的确,阿泽这种公认的花花公子,怎么也不可能给他挂上“手枪党”这三个字的。 乔乔叹了口气,怕了拍木头的肩膀:“好了,不妨我们举手表决一下……在这个房间里,唯一的手枪党是木头,同意的举手。” 说完,乔乔举起手,然后是阿泽,最后我看了木头一眼:“兄弟,不是我不帮你,事实胜于雄辩。” 木头脸上的肌肉在跳动,乔乔却故意还在逗他,大惊小怪道:“夷?木头,难道你还想抵赖?你怎么不举?” “不……不举?”木头终于忍耐不住了,大叫一声:“靠!你!你!你才不举!!” 木头大怒之下,早已经失去了平静,然后一路把乔乔和阿泽打得抱头鼠窜,三人很快就追出门去了。 我坐着捧着肚子大笑,却冷不防看见YoYo的一双大眼睛还在颇有兴趣的打量我。 房间里就剩下了我和这个小女孩了,YoYo那双眼睛仔细的看了我半天,仿佛越看越是流露出浓厚的兴趣来。 忽然,她用清脆娇嫩的嗓音开口道:“你……你还会当我的姐夫么?” “呃……呃?什么?” “当初在我家里地时候,你说过,你是我姐夫的。”YoYo很认真的说道。 我苦笑了一下,仔细想了想,好像的确有这么一回事,不过当时是情况特殊的时候,哄小孩的戏语而已。 YoYo看着我不说话,忽然幽幽叹了口气:“唉,这么说你现在是反悔了。” “嗯。”这个小天使用力点了点头,然后低声道:“我知道的,男人一旦有钱就会变坏的……你好像很有钱的。嗯,一定是这样,所以你想抛弃我姐姐了,对么?” “这个……不是这样的……”我哭丧着脸,然后费了很多口舌,才总算编出了个理由哄住了这个妮子,我也不管她能不能听懂,把当时的情况大概仔细的解释了一下,当然,一些打打杀杀的事情,我没有说给这个小女孩听。 YoYo听完之后,脸上虽然还有些茫然,不过却很认真的想了想,然后露出笑容:“这么说。你不是抛弃我姐姐了?” “我……”我终于叹了口气:“我有老婆了。我和你姐姐只是朋友关系,没什么抛弃不抛弃的说法。” “你有老婆了?”YoYo大惊失色,看着我:“你真的有老婆了?” 说罢,脸上露出悻悻的表情,不停的叹气。 看着小妮子一脸失落的表情,加上她天使一样的面孔,纯洁的目光,我忽然生出了几分罪恶感来,忍不住柔声道:“好了,你年纪还小,这些事情不是你应该考虑的。嗯,你能不能……哎呀,你别难过啊,来,笑一个。” YoYo摇头:“笑不出来,我心里很难受,姐姐也一定很难受的。” 我总不好告诉她,她姐姐只是单相思而已。这种话对于她这个年纪的小女孩也解释不通。想了一会儿,我终于有了主意:“我给你讲故事好不好?” “讲故事?”YoYo看了我一眼,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丝好笑的表情:“你不会讲故事,我知道的。” 嗯……我差点忘记了,当初在越南的时候。事实的情况是,我非但不会讲故事,反而是这个小女孩为了安慰我的伤痛,坐在我身边给我讲了两个小时的安徒生童话故事。 想我陈阳陈小五,杀人放火何等的铁血汉子,居然傻傻的躺着听一个十岁的小女孩给我说了一个下午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还有青蛙王子和公主的故事……如果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嗯……我的确不会讲童话故事。”我叹了口气。 “谁要听童话故事……”YoYo撇了撇嘴巴:“你是不是以为我还是十岁?我已经十三岁了,现在我的同学都流行看言情小说……你会说爱情故事么?” 爱情故事? 呃……我这样一个女人一大堆的花心男人,陪着一个这么如花似玉的绝色小萝丽,还给她说爱情故事……这样的场面,脑子想象一下。都好像是怪大叔在诱骗未成年少女一样…… 不过为了让这个小女孩暂时忘记关于“姐夫”的话题,我还是硬着头皮苦笑道:“好吧,爱情故事我倒是会一个……” 咳嗽了一声,我缓缓道:“从前,在一座深山里,有一对亲兄妹。哥哥有一对顺风耳,能听见很远很远的动静。妹妹有一双千里眼,能看见很远很远地方的事情。就靠着这对兄妹两人的这种本事,避免了山外的很多外来掠夺者的危险。 可是呢,这对兄妹在一起,日子久了,就生出了感情,他们相爱了…… 我说到这里的时候,YoYo已经托着下巴:“哇……不伦之恋啊!” 我擦了擦汗,继续道:“嗯……这个,是不论之恋,所以,兄妹两的爱情,遭到了山里部族群里别的成员的集体反对,不许这兄妹两在一起。兄妹两相爱得很深,不愿意分开,最后,他们悲壮的做出了决定……哥哥把自己的一双顺风耳刺聋了,妹妹则把自己的一对千里眼也刺瞎了,他们离开了部族群,逃到了深山的最深处,然后相依为命的生活了下去……而这个爱情故事,感动了很多很多人,多年之后,有一首传颂这对兄妹的歌曲,被很多很多人传唱……” 和很多听过这个故事的人一样,这个小妮子果然也上钩了:“什么歌?” 我咳嗽了一声,又擦了擦汗,然后亮开嗓子唱到:“两只老虎,两只老虎……一只没有眼睛,一只没有耳朵,真奇怪,真奇怪!” …… 我和YoYo两人的尴尬气氛终于消失了,知道了自己被耍了之后的小妮子,欢笑着过来和我嘻嘻哈哈的追打起来,我们两人在房间里闹腾了一会儿之后,总算让她把关于姐夫的话题暂时忘记了。 片刻之后,宁燕回来敲门了,她走进来,先是诧异的看了一眼正在和我嘻嘻哈哈笑成一团的YoYo,然后看了我一眼,她的脸色有些奇怪:“陈阳……嗯,你……” “有事么?宁燕?”我放开了YoYo,又拍了拍她裙子上的灰尘。 “嗯……”宁燕小心的看着我的脸色:“方……方小姐来了,刚到,她知道你在这里,想见你。” 哦? 我立刻站了起来,看着宁燕。 “嗯……她,她请你过去一下。” 我却听出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方楠忽然到来,或许并不奇怪……方楠想见我,似乎也不奇怪。 奇怪的是“她请我过去一下”这句话。 因为方楠如果想见我,自然会过来。而不是让宁燕请我去--她总不会在我面前摆什么女强人女老板的架子的。 果然,宁燕又加了一句:“嗯……乔老先生是和方小姐一起来的。” “乔老先生?” “就是乔乔小姐的父亲。”宁燕苦笑道:“我刚才在外面遇到了乔乔,她听说乔先生来了之后,来不及和你打招呼,已经从消防通道跑掉了。” *************** (呵呵,月票情况不好,现在正需要各位雪中送炭了,有票得朋友,还请不吝支持一下,多谢了。)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