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邪气凛然 > 第四十七章 【大展拳脚】

第四十七章 【大展拳脚】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24 23:07:32 更新时间:2022-08-08 11:10:27
早在我回来之前的半个月,华星公司已经派出了相关人员前来上海开始了设立中国分公司的工作。根据我的意思,上海这里的分公司设立工作是由华星公司现任CEO孙文迪亲自担纲的。 这个我一手提拔起来的公司干将在这一年来又把华星公司的业务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随后他在公司的职位已经被提升到了CEO的位置上。 目前华星公司的名义还是一家合法的贸易公司,每年的公司的营业额大约达到一亿美元左右。而其中的一些走私生意,则是隐藏在公司旗下暗中进行的……具体的走私利润,就达到了每年数千万。当然,我每年用来贿赂温哥华海关和警方官方等等关系网的花费,也在至少数百万美元。 孙文迪对走私生意并不是一无所知,只不过世界上很多跨国贸易公司,大公司,都难免有些暗地里的违法生意,这都是很正常的。而且做远洋贸易的公司,暗中也做一些夹带走私的买卖也不是什么奇事。 只不过,他似乎对我派他亲自来上海开设中国分公司,颇有几分意外,在他看来,他一个CEO应该在温哥华坐镇总公司就好了,这种分公司,派其他人来就足够了。不过随后我告诉他,公司未来的战略重点在亚洲。我甚至流露出了几分将来中国的分公司会取代温哥华总部的地位这种意思之后,孙文迪才认同了我的决定。 华星公司(中国)分部设立在了上海陆家嘴,早在我来之前,孙文迪已经负责把分公司的大部分建设工作做好了,包括了公司地址的选定。在这点上,我否决了孙文迪租用办公场所的提议,而是决定花钱买下了一栋大厦的两层。虽然这样花费高了很多,但是我的意思很明确:我们不是来赚钱之后再准备离开的。这次我回来了,就不打算离开了。华星公司会在这里扎下根去。 而且,从长远看来,即使将来老天保佑,公司的规模继续扩大,现有的场地不足以维持了,那么即使要换新的地方,我也不会亏。因为上海的房价是一路飚升的,将来即使把这个地方卖掉,也是只赚不赔的。 在上海就地招聘了大约近五十名员工,至于公司的管理层。从温哥华总部抽调了十名骨干过来,充实了上海公司的中高层管理,本地新招聘的人中也选拔了几个担任了中层领导。公司的雏形已经初步建立起来了。 当然,这可不是我在非洲胡闹一样建设起来的那种皮包公司。 “我们是外来者,这里的一切我们都没有根基……我们需要一些优秀的公关人才……老板,我认为公司原本的行政秘书许欣小姐很有这方面的能力,我认为可以把她调来上海充当公司的公关经理……”孙文迪对我提出了这个建议之后,我想了想,然后拒绝了。 最近西罗和许欣那个妮子正打得火热,西罗是我最好的兄弟,为了我出生入死。甚至我能坐上大圈首领的位置,都是靠着西罗豁出姓名来杀了八爷帮得到的。我地好兄弟,刚刚才得到了一点爱情的滋润,这个时候我可不能坏了他的好事。 在两人初坠爱河的关键时刻,我把他的亲密爱人从温哥华拉到上海来,那留在温哥华的西罗恐怕会发疯的。 从机场来到华星公司上海分部之后,我立刻召开了分部公司的第一次会议,当然,我对于这些合法生意都不是很了解。主要还是孙文迪主持,我作为公司的老板,只要出席镇镇场面就好了。 但是,因为我前段时间的名气实在太大了,在美国红得一塌糊涂,关于我的各种报道还有各种新闻,尤其是娱乐新闻,早就传播到了国内来了,结果我发现在会议上,很多来自上海本地的新的公司成员,都在偷偷的看我。毕竟,我现在可以说是一个大明星。 顺便说一下,原本孙文迪对于我去弄什么非洲投资分公司是很不认同的。但是我从非洲回来之后,他的观念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了。 为什么? 因为我和东非G国的元首,困塔将军建立了亲密的私人友谊!甚至可以说是……狼狈为奸! 困塔不是什么好人,更不是什么爱国分子--说实话,在很多非洲小国,人们都普遍缺乏一种国家的认同感,那里还充斥着部族和种族的观念,部族种族的认同感远远大于国家。 G国经济落后,需要建设。 G国元首是困塔将军,是和我歃血为盟的好朋友! G国元首困塔将军不是什么好人,更不是爱国分子,在他心中,更关心他的海外私人财产而不是国家财产。否则他不会把钻石矿的所有权都卖出来,然后偷偷的贪污里面的利润了。 “我们可以和G国做生意。进口,出口,都可以做!G国落后,他们需要各种各样的建设,虽然小,但毕竟那也是一个国家。他们需要各种各样的资源,他们需要我们,我们就卖给他们什么,当然,受限的违禁物品除外,军火更是不可能。但是其他的,我们甚至可以垄断。”孙文迪谈起公司生意的时候总是精神百倍,他飞快的看了我一眼:“老板你是困塔将军的好朋友,我们完全可以用华星公司的名义和G国政府签署一项进出口协议,这样一来我们甚至可以垄断整个G国的国家外贸!然后G国有什么可以出口的资源,我们也可以购买……这些都是赚钱的生意。” 最后孙文迪做了一个总结:“这世界上最赚钱的生意,不是军火,不是毒品……而是垄断!任何生意,只要能垄断,总是最赚钱的!现在一个大好机会摆在我们面前啊!” 我想了想,苦笑道:“有三个问题,第一,G国似乎没有什么资源是我们可以购买的……他们的经济和商业都非常落后……除了矿产之外没有什么资源了。” “那我们就进口钻石原矿。”孙文迪淡淡道:“还有别的……木材,木材也是资源……不,我们甚至可以投资在G国建立工厂,东非不缺乏森林资源,我们可以在那里做很多木材加工,纸张,家具,各种工具……等等等等,然后就地卖掉一部分,其他的部分运往加拿大或者中国出售……这些都是赚钱的生意。” “嗯……进口钻石原矿。”我笑了:“这个已经不需要了。我们已经拥有了钻石矿的百分之四十,每年的钻石原矿都要运出来,然后我们可以做钻石生意的……至于你说的垄断G国的贸易,这是一个很棒的主意。” “当然,我的老板,我现在真的认为你去了趟非洲,实在是一个绝妙的创意。”孙文迪笑得很愉快。 “那么第二个问题。”我叹了口气:“我们和G国做生意,那么唯一的联系对象就是G国政府了。因为G国很穷,他们国家没有什么大的公司能和我们合作,我们只能直接和他们的政府谈采购和买卖。但是我怀疑他们政府的支付能力……你没去过那里。G国政府是很穷的。虽然困塔本人很富有,但是他的政府很穷。” “这更好,他们可以直接用资源来抵钱。”孙文迪笑得好像一个标准的奸商:“如果他们政府没有钱,可以用钻石原矿,甚至木材,或者其他的东西来充当货款。我们反正不在乎。” “好吧,第三个问题……”我想了想:“孙,你可能是忘记了,这里是中国。不是加拿大……在中国做生意和在加拿大做生意是有很多不同的。我们是贸易公司,但是中国出口到非洲的贸易,是受到国家限制的……嗯,国家每年会拟订一个配额,我们必须想办法得到配额才能出口到非洲。否则的话,我们的货物甚至出不了海关。”说到这里我忍不住看了他一眼:“你……不会是想做走私吧?” 我皱眉,因为我和任雷他们的交易的条件,我回国,但是我保证我在国内的生意是合法的,他么知道我可是加拿大西海岸最大的走私盟主,没有人会让我这样一个走私寡头回国来大规模的做走私生意损害国家利益的。 也就是说,我在国内不允许走私。这是条件。当然,他们也给了我很多优待条件,就不赘述了。 “老板,你忘记了?我们可是加拿大公司。”孙文迪笑得很狡猾:“你看,我们可以以出口到加拿大的名义,在国内采购货物--中国的货物是很便宜的,价廉物美是中国货在国际市场上的最大特点。我们货物在中国出关的名义不是运往非洲,而是运往加拿大!然后,再从加拿大运往非洲!至于海关的问题……” 他说到这里,忽然闭上了嘴巴,若有深意的看着我微笑。 我立刻明白自己犯傻了…… 非洲的海关? 笑话!我的货物进入G国还要通过什么海关?我甚至怀疑G国有海关么? 我的货物进入G国,只要困塔将军点头同意,发下一句话,谁会阻拦我? 嗯……虽然这样肯定是违法的,但是我只答应了在国内不做违法生意,但是在国外做……那就没问题了。 孙文迪给我描述了一个非常诱人的构想…… “我们可以在国内采购各种国民生产和国民生活的必需品,然后运往非洲和G国贸易,赚取大量的利润。如果G国政府没有现金支付能力,可以让他们用钻石矿来充当货款,或者……用木材!钻石矿的生意,老板,可以交给我们在非洲的分部来操作,而如果用木材的话。就按照我说的,我们不用把木材运回来,而是就地在G国开设木材加工工厂,G国这种东非小国。劳动力非常廉价(当他说到劳动力廉价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矿场里的那些奴隶一样的矿工),会大大降低我们地成本。然后我们把制作好的成品,比如纸张,筷子,家具,等等等等,再运到中国和加拿大销售,这可是一本万利的生意。” 随后孙文迪给我讲述了一个非常经典的商业案例: 大约就在二十年前,中国的经济刚刚开始起步的时候。日本人就曾经很狡猾的阴了中国人一次!日本人在中国的山东地区,以非常低廉的价格采购了大批的花生。 然后这些花生上船出海之后,并没有运回日本。而是船停在了公海上,船上有加工的机器设备,就地把花生进行加工,花生仁压榨成花生油,而花生壳就制作成纤维板材![天堂之吻手打] 然后,日本的货船立刻返回中国,再把花生油和纤维板材高价卖给中国人! 这种狡猾的做法,赚取的利润是惊人的! 和孙文迪谈了很久。我忍不住谈了口气:“亲爱的孙……这样下去,我恐怕自己快变成一个资本家了。” “我的老板……”孙文迪很狡猾的一笑,看着我:“你早就是资本家了。” ******************** 我一直很欣赏孙文迪,他绝对拥有商业上的天才,而且充满了干劲,这样的人才,我当然要牢牢的绑在我的战车上。我给予了他一部分公司的股份,然后就干脆把华星公司的上海分公司交给他主持了。当然,温哥华的公司,则交给了别人主持。 上海分公司的开业,我举行了一个小型的宴会,邀请了本地的官方主管部门的一些官员,工商税检法……等等。还有一些其他的客户。 这样的宴会我没有出席,直接交给孙文迪去处理了。 而之后,让我诧异的是,我接到了一些媒体的采访预约要求。 而且,要求采访我的媒体,不是什么商业金融类的……全部都是娱乐性质的媒体。 靠,真把我当成娱乐圈的名人了…… 我想一概拒绝,不过随后我临时改变了主意,接受了一家电视台的采访。我打的主意是:毕竟我还拥有一家电影公司,将来未必就没有机会涉足国内的娱乐圈,说不定这样做是有好处的。 采访我的据说是上海本地的一位著名的娱乐节目的女主持人,采访的地点就设在了我的办公室里。 “陈先生,您在好莱坞拥有的比利山电影公司,今年的这部有上次真实案件改编的动作电影大卖,其中有什么奥秘么?” “你也说了,是根据真实改编的,这是一个卖点。” “接下来公司还打算投拍什么电影么?” “有的。”我没仔细说。 “请问还是雷小虎担纲主演么?中国的影迷非常喜欢Tiger,都认为他将会成为新一代的动作片巨星。” “会的。”我有些无聊。 “还有一个问题……听说您是回国来投资做生意的……请问您准备投资电影么?或者其他的娱乐业?” “暂时没有……不过将来不排除有这个可能。”我微笑。 “那么,您对国内的娱乐圈有了解么?” “……”我想了想笑道:“我出国已经几年了,这几年我没有关注国内的娱乐圈……说到这里,我心里忽然一动,忍不住笑道:“哦,我倒是知道一个名字……嗯,她现在应该很红吧?詹妮,对么?” 女主持人故意露出了大惊小怪的表情,然后笑道:“哦?詹妮?天啊,陈先生您居然不知道么?詹妮现在可以说是风光无两,而且她近期就会在上海举办个人演唱会了。看来陈先生很欣赏詹妮……不知道将来会不会有机会一起合作呢?” “有可能。”我笑了笑。 “嗯……”这个女主持看出了我的心不在焉,于是又提出了一个问题:“事实上,在刚刚大卖的那部电影里,雷小虎扮演的角色。是根据您的真人真事改编的……也就是说,在电影里,他是在扮演您,请问您对他的扮演是否满意?” 我笑了……类似的问题,我在美国参加的访谈节目也不知道被问过多少次了。 “嗯……我认为他做的很好。首先他的功夫很好,其次,他很年轻,也很帅。让这么一个帅小伙子来扮演我,我很开心。” “呵呵……”女主持娇笑了几声,瞟了我一眼,恭维道:“其实您也很年轻英俊……我再为很多您的Fans问一个问题,陈先生,您是这样的年轻,可是现在已经是一位大人物了。您还被称为好莱坞的新贵,您现在在好莱坞的地位也可谓是举足轻重。年纪轻轻就能做出这么成功的事业,请问您有什么秘诀么?” 我摇摇头,正准备按照在美国面对媒体时的外交辞令的那种推搪地回答,忽然心里一动…… 我现在是在国内! 想到这里,我心里冒出一个让我自己都感到奇怪的念头。 我坐直了身子,然后面色严肃的看着面前的摄像机镜头 “我要感谢一个人。”我嘴角带着一丝奇异的微笑,目光深邃。缓缓道:“如果不是他,我现在恐怕还在国内厮混,还是一个国内的不入流的小角色……如果不是他在关键的时候‘推动’了我一下。我也不会拥有今天的地位。” 旁边的女主持人用迷惑的目光看着我,而我,继续对着镜头说了最后一句话: “谢谢你!我今天的一切,都是拜你所赐!” …… “……拜你所赐……” 当这句话随着电视屏幕传送到千家万户的时候,我并不知道的是,在某座城市的某个电视机前,当电视里传出这句话的时候,一双冷冷的眼睛盯着屏幕里的我,然后…… 叮! 一只手里的打手,硬生生的握碎了一枝高脚玻理杯,玻璃的碎片割破了手掌的肌肉,殷红的鲜血流淌……然而,这只手的主人却仿佛并不在乎,拳头却握得更紧了…… ******************** 而同时的,在另外一个地方,另外一台电视前,一张带着明显混血特征的美丽的脸庞上充满了激动的表情,那双妩媚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她看着电视机,然后喃喃道:“他还记得我……没忘记我……” 回来之后,我发现我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心情也比在温哥华愉快多了。 反正公司有孙文迪盯着,我花了两天时间,什么都不干,就让屠开车带着我在上海的大街上到处的兜风。 我们都不认识上海的道路,不过这没关系,反正就是乱开兜风,有的时候从早开到晚,我都不会觉得厌烦。只要看着满大街都是中文的招牌,都是黄皮肤黑头发的人,我心里就特别的高兴。 我没有去那些风景名胜,只要这么逛逛我就很高兴了。 每天晚上,我会打电话给颜迪……我没有带颜迪回来,因为我刚刚回国,天知道会不会有什么麻烦,毕竟我很清楚,我在国内还有大对头。所以为了安全起见,我暂时把颜迪留在了温哥华。等这里一切都顺利了,再准备接她过来。 这一天,我的悠闲日子结束了,因为我迎来了一个客人。 吴刚。 “好了,吴刚,你别那么严肃。”我请他进了我的办公室,不过吴刚一直板着脸。 “陈阳。”他刚坐下,就皱眉看着我:“你回来这么久了,为什么不去见见囡囡?” 我语塞……这个问题我没法回答,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囡囡知道你回来了,我知道她是很想来见你的。可是她却没来,我问她,她也什么都不说……妈的,你们两人怎么都一个反应!”吴刚有些急躁:“过几天她会来上海,到时你们自己解决吧!老子也管不了那么许多……不过你如果敢欺负她……哼!” 我苦笑,没说话。 “不管了!”吴刚一挥手:“我这次来还有重要的事情。” “又是什么事情?不会又要我去帮你们做什么吧?”我苦笑。 “当然是好事!”吴刚哼了一芦:“你是不是准备做对非洲的贸易进出口?你也知道我们国家对非洲贸易是有限制的,我担心你弄不到对非洲进出口的贸易配额。任雷也帮你说了不少好话。这样,你也不用想什么办法来钻空子了,上面对于你这种对国家有贡献的人是不会亏待的。现在可以特批给你一些配额!方便你直接对非洲进行贸易进出口。” 哦?这倒是一个好事啊! 这样就不用我费心费力的还要把货物运到加拿大,再转运非洲了,节省了时间和很多费用。 “还有一件事情,是关于方楠的……嗯,不过她不让我和你说,这样吧,她最近会来上海,等你们见面,如果她愿意,让她自己和你说吧。” ************** (长假最后一天了,月票翻倍活动明天就结束了,有月票的朋友赶紧投一下吧,今天投月票,一票可以当两票用哦,明天就不行了!小五多谢您的支持了!)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