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邪气凛然 > 第十九章 【回国的前奏】

第十九章 【回国的前奏】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24 23:05:42 更新时间:2022-08-08 11:10:25
两个穿着修车场里制服的人眼看这人居然敢如此嚣张,倒是反而没有再大叫了。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同时放下了手里的电焊,先后朝着门口的人走了过来。其中一个还朝着里面做了个手势,立刻的,大门里面又走出来几个人,也同时有人朝里面进去,大概是进去喊人了。 这近两年来,自从我在大圈主事之后,大圈在温哥华的威风无二,还真的很久没有人敢跑来这里太岁头上动土了。正因为如此,遇到这种事情,大家反而倒没有太激烈的反应,都用一种凝重的态度面对这帮上门挑衅的家伙了。 我对这样的反应很是满意……看来修车场里管事的兄弟做事情很稳妥,驭下也很严,颇有点门道啊。说实话,假如遇到上门来挑衅的人,而修车场里的人不问青红皂白就敢上来乱打一气,或者连对方的深浅都没摸一下就胡乱动手的话,那我反而要头疼了。 “等等。”我制止了小朱他们准备下车的冲动,反而带着微笑坐在车里:“先看看,看看家里的这帮小伙子们会怎么处理。嗯,他们现在处理的很好,没有冲动,这就很不错了。” 几个修车场的人站在门口,并没有急于动手,却恰好把大门拦住了,其中一个年纪稍微大一些稳重一些的,冷冷的看着前来挑衅的人,用一种不温不火的语调大声道:“我们五哥不在,如果你是来找五哥的。不妨留下你的名字,说出你的来意。如果你是来找麻烦的……那么至少也留下你的名字……否则的话,我们五哥未必有功夫见你。” “啊哈!”那四个上门挑衅的人中有人叫道:“好大的架子!难道你们的那个什么五哥平日里都是躲起来不敢见人么?” “那倒不是。”修车场的那个兄弟丝毫不动怒,只是淡淡道:“只是就算有人上门。也问问清楚来意……问问清楚对方的身份。我们五哥是做大事的人,每天都忙的很。如果什么猫三狗四的人上门来找事,五哥都要亲自过问的话,那么恐怕我们五哥就算是三头六臂也忙不过来了……要么就请留下你们的名字,我们五哥不是什么人都能见的。” 这话说出来,另外几个修车场里的人都大声笑了起来,笑声中,上门挑衅的四个中国男子中就有人忍不住了,其中一个站在后面的大声喝道:“这么嚣张?我倒要看看这里是不是什么龙潭虎**!!” 说完,这个家伙就闪身往前。两个修车场的人立刻拦住了……眼看双方就要大干一场,却听见那四个挑衅者中为首的那个男人忽然喝道:“等等!” 就这么两个字,那个已经冲了上去的中国男子,身子立刻就僵住了,虽然口中兀自愤愤道:“中……大哥?” “先不忙。”那个为首的男人看着门里的众人,然后嘿嘿的笑了两声:“好,好威风,好煞气的温哥华大圈啊。嗯,你们这里谁是主事的?有个能做主的没有?” 这个男人背对着我,我坐在车里看了一会儿,却越看越觉得这几个人有些奇怪。因为这四个来看,都是身形彪捍,却站立得笔直,如同标枪一般,全身都带着一股凌厉的气势,尤其是举手投足之间,隐隐的都有一种杀伐刚烈的军人气息。 而更重要的是,那个为首的家伙,虽然是背对着我,我却隐隐的感觉到他似乎有几分眼熟…… 想到这里,我立刻推开车门走下车来,前面的小朱和锤子还有我后面的另外一辆车里的手下,也都同时开门下了车来。我们一行人从街头大步走了过来,这么一帮人过来,立刻引起了在场人的注意。 我走在最前面,立刻就有修车场门里的人认出了我,其中的刚才那个说话的汉子顿时眼睛一亮,脱口道:“五哥来了!” 其他的一帮兄弟顿时兴奋起来,七嘴八舌的喊了几句“五哥”,我脸上笑了笑,然后走了过来,大声道:“不知道今天又是哪路神仙来找我陈某人的麻烦了?” 说着,我已经走到了他们的面前,那几个挑衅者看见我过来,顿时都转过身来,可是很自然而然的,其中三个人却立刻分别走上一步或者退后一步,隐隐的就把其中的那个为首的首领护在了当中。 那个首领听见我说话,终于也转过身来了,他一转过身来,我就感觉到两道如利剑一般的目光射向了我,随即我也看清了这个家伙的长相…… 顿时,我一愣! 这人大约三十多岁,身材健壮,虎背熊腰,一张四方脸,生得可算是相貌堂堂,浓眉大眼,脸庞棱角分明,可是一双眸子里却仿佛时刻都带着两点火苗一般,双目顾盼之间,带着凛凛的一股气势!好一个龙精虎猛的大汉!而且,他身上分明带着一种沙场上磨练出来的军人的气息! 更重要的是,这人,我似乎是认识的。 看着这熟悉的脸庞和身形,我足足愣了几秒钟。而这个家伙看见了我,也是脸色立刻就起了变化,随即他冷冷道:“陈阳!嘿!陈阳!怎么了?怎么看到我这样的表情?你是真的不记得我了?还是做了亏心事,不敢认我了?” “你……”我皱眉,仔细想了一下,等我终于想起了他是谁的时候,我笑了:“你?居然是你?我的老天啊……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我脸上露出了真诚的笑容,立刻大步朝着他走了过去,可是我刚走了两步,这个家伙却大喝一声:“好你个陈阳,你还对我笑得出来!” 说完,我就感觉到一阵恶风扑面,这个家伙已经飞身扑了过来,抬手就是一拳直接轰向我的面门! 事发突然,我立刻闪身躲开,同时一伸手攥住了他的手臂,喝道:“你干什么?你真的来找我麻烦的?我哪里得罪了你?” “废话!老子今天不狠狠的痛打你一顿,岂能出这口气!”说完,他一甩手臂,甩掉了我的手,挥拳又打了过来。 “都退下!”我眼看锤子等人就要过来动手,赶紧大声喊了一句:“都不许动手,我自己来!” 说着,我拧身再退,一面凝神招架对方的拳脚。 我曾经和他交过手,虽然只是短短的一次,不过现在再次交手,却感觉到这两年多来,他的身手可是厉害多了!力量和速度都有了不少提升,而且出手凌厉,显然是军方的格斗术练得颇有造诣了!我开始躲闪了几下,就被他趁势压制住了。我又喊了几句,他却充耳不闻,只是劈头盖脸的猛攻。我终于心中有了点火气,拼着和他对了一拳,然后拧身贴上了他,一掌就切在了他的肋部,他吃痛之下,哼了一声,却遇挫愈强!不退反进,肩膀一下就猛的撞在了我的胸口,把我震的胸部发麻,忍不住退了一步,随后他抬腿扫来,我只能双臂竖起挡了一下…… 砰的一声,我们两人都是哼了一声,同时退后,我手臂给他一扫,疼得双臂都麻了,而他脚刚落地,也显然吃了点小亏,那条腿行动都有些不麻利了。 眼看这个家伙拧腰又要上来,我却不想再和他纠缠了,连连退后,同时大声道:“等等!” “干什么!”他刚举起的拳头又放下,瞪着眼睛看着我:“你要求饶么?” 我又气又笑,大声道:“你要打我自然不怕你!但是你总要说说为什么来打吧?这么闷头闷脑的乱打一气,那就恕不奉陪了。” “我靠!”他更是恼火,大骂道:“陈阳!你***还好意思问我!你问问你自己做了什么!你……你在加拿大好不快活啊!嘿嘿!温哥华小五哥!好威风好煞气!听说你还刚刚结了婚了?你这个没良心的混蛋!亏了我们家囡囡为了你苦守了这么久!为了你的事情她还奔波来回,甚至还破天荒的跪下求了老爷子!!现在她没有一天不是皱着眉头!上次从云南昆明回去之后就茶饭不思,短短几个月,人就足足瘦了十斤!!你……老子今天不打断你几根骨头,老子就不姓吴!!” 吴刚……嗯,没错,他当然就是吴刚了!也就是当初在国内,和我曾经见过一次的那个开军车的军人! 那次我和方楠一起的时候,我因为打架而进了警察局,这个吴刚就开车跑去警察局里帮忙,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认识,随后我和他有过短暂的交谈,还动手互相试探了一下。我知道他是军方的,也正是那次经历,我才知道了方楠和这个吴刚似乎有些亲戚关系……显然,对方的背景很可能是军方里的某个大人物。 至于他为什么跑来找我,现在倒是明白了……很显然,他是为了方楠的事情来的。 他越说声音越大,越说越气,眼看又要扑过来了…… 就在这时候,我就听见从我身后传来了一声娇喝:“吴刚!你想干什么!” 随着这声喊,乔乔已经从我后面分开了小朱和锤子,大步走了过来。乔大小姐粉脸含着几分煞气,盯着这个家伙,忽然就叉腰指着对方的鼻子,瞪眼娇声喝道:“好你个吴刚!没看见老娘在这里?你现在倒是威风了啊?有我在这里,你还敢这么放肆?” 吴刚刚才说话的时候没看见乔乔,现在乔乔这么往前一走,来到他面前,这家伙顿时脸色一变,眼睛盯着乔乔足足看了有五秒钟,然后张了张嘴,声音的分贝数立刻小了三倍,讷讷道:“乔?乔乔?你在这里?” 我诧异的看着吴刚,怎么这小子也认识了乔乔?而且,瞧他见了乔乔的这副架势,宛如老鼠见了猫儿一样,顿时连脑袋都耷拉下去了。 “挺大个男子汉,说话就好好说话,这么拳打脚踢的算什么?”乔乔瞪眼喝着,然后一指他身后的另外三个家伙:“你们几个哑巴了?难道看见我不敢说话了么?” 立刻的,吴刚身边的这三个汉子也仿佛在乔乔面前一下子矮了一大截,连气势都弱了好几分,几个汉子脸色涨红,却偏偏都老老实实的低头喊了一声:“乔大姐好。” “都在门口戳着干什么?冒充门神么?都进去,素天白日的,聚在门口闹成什么样子?没的让旁人看笑话!进去进去!” 随着乔乔的呵斥,吴刚几个人居然火气全消,吴刚却深深看了我一眼,无奈摇头,然后跺脚道:“好,就进去再和你算帐!” 我眼看吴刚不打架了,这才让人引他们进去到修车场里的会客室走,我和乔乔走在最后,忍不住低声问了乔乔:“你怎么会认识他?而且他好像很怕你的样子?”[天堂之吻手打] 乔乔板着脸,眼睛里却满是笑意,压低声音道:“你刚跑路走的那阵子,颜迪先是和方楠在一起。这个吴刚好像是方楠的哥哥吧,我去看颜迪,就认识他了。这人还算是条汉子,喝酒很爽快,不过就是开始有些傲气。结果我和他喝了一顿酒,我一个人把他们四个人全喝趴下了,吴刚这么大个男人,更是被我喝得直接钻到桌子下面去了,从此之后他看见了我,嘴巴里连一个‘酒’字都不敢提了,而且我们打赌,他们喝酒喝输给我了。以后见了我,都要用对上级领导的态度来对我。” 我这才释然了,乔乔别的本事没有,说到喝酒,那绝对是南京酒场里著名的一台超级大酒缸! 不过我又问道:“就只是喝酒,他也没这么必要怕你吧?” 乔乔哈哈一笑,道:“这家伙其实人不错,而且后来我们也算是个酒友了,我还认识了他老婆,他老婆可是一条母老虎,散打还是地方部队的女子冠军!我和他老婆关系不错,如果他敢对我稍微不敬,我就对他老婆告状,而且我还会教他老婆一些整治男人的法子,后来吴刚看见了我,就比老鼠见了猫还乖了。” ************************* 来到了修车场里面,我请他们来到了我的办公室,然后让人倒了茶水,吴刚虽然脸色还是不太好看,不过有乔乔在场,他果然收敛了很多,只是鼓着腮帮子看着我运气,眼睛总是瞪着我。 我让身边的人都出去了,房间里就留下了乔乔。 原本我以为是什么人来上门挑衅找碴,不过既然来的是吴刚,我就没法对他发火了。没办法,人家是为方楠来出气来了,这方面,说实话,的确是我理亏,我是亏欠方楠,所以他对我横眉竖眼,那我也只能受着了。 想到这里,我倒了杯茶放在吴刚的面前,沉吟了一下:“吴刚,咱们两年多没见了,当年虽然只见过一次,但是我那次就觉得你这人不错,可以当朋友的。”说到这里,我忍不住想起当年在南京和吴刚的那次相识,我们还在方楠的住的小区外面切磋了一下功夫,打完了之后,还抽烟聊了会儿天,临走了,只因为我无意中说了一句这烟不错,这豪爽汉子立刻从车里掏出了一条部队里的战神香烟扔给了我……事情虽然小,但是由小见大,这个家伙的确是个豪爽的汉子。 “朋友?哼……”吴刚似乎想说什么,但是看了乔乔一眼,没说出来。 “今天你的来意,我想我已经明白了。”我叹了口气,正色道:“说句良心话,我的确亏欠方楠的。所以你有什么气,就尽管对我发好了。你要打的话,我也奉陪就是了。” “好!”吴刚立刻站了起来。 乔乔正要说话,我却摆摆手,示意她别出声。我笑了笑:“好,吴刚,你跟我来,咱们两人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好久不见你了,和你再切磋切磋。” “哼!看我不打断你几根骨头!” 说着,我们留下了吴刚的三个手下。然后我领着他一路出来,来到了修车场里地健身房里。健身房里原本还有一帮小子在练着,看见我进来,立刻所有人都放下了手里的事情围了过来,都用尊敬的目光看着我。我对他们点点头:“我在这里有点事情要办,你们先出去一下吧。” 等人走光了,偌大的健身房里就剩下了我和吴刚两人,我才缓缓脱去了外衣,只留下了里面的一条紧身背心来,然后捡起两副拳套,扔给了他一副: “来吧!” …… ………… 二十分钟之后,房间里已经安静了下来,那拳脚相加的碰撞声音已经停息了。只留下我们两个男人粗重的喘息,我们两人都发泄了一番力气,现在都无力的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气。 我身上到处都在疼。倒不是被吴刚打的,而是之前和公主玩儿的那个**游戏,身上的刀口还没好,这么一番搏击,很多伤口又破了。虽然里面伤口都包起来了,但是这么一番剧烈运动,现在几处都再次渗出了血色来,全身都在隐隐做疼。尤其是我的肩膀,挨了他一个重拳,现在整条右臂都抬不起来了。 吴刚比我更是不堪,他的半边脸颊高高肿起,脸上挨了我一拳--其实我已经手下留情了,如果我那拳打实了,恐怕他的一嘴牙齿最多只能剩下一半,而我们两人身上都有不少对方的脚印。 我们呼呼的喘了会儿气,然后我勉强爬了起来,走到旁边捡起地上的衣服,从里面摸出了烟盒来,掏出香烟来扔给了吴刚,吴刚看了一眼,没接,却捡起了自己的衣服,从口袋里摸出了一盒部队里特供的“战神”香烟来,冷着脸扔了过来,我接过看了一眼。 很奇妙的,我们两人相识一眼,然后同时笑了一下。 不过吴刚笑完之后,脸色又黯了下来,闷头抽了一枝香烟,没说话。 “如果你气还没消的话,我陪你再打过。” “不用了。”吴刚一脸郁闷的表情:“你小子怎么练的?当年和你打的时候,没觉得你多厉害啊。我这两年下的功夫也不算少,可是现在却不是你对手了。” 我笑笑没说话,毕竟我和大师兄重逢之后,大师兄教了我不少功夫,现在我地水准比当年可是又提升了一个档次了。 “不打了?”我问他。 “不打了!打也打不过你,还打个什么劲!”吴刚摇摇头。 “好,不打了,我们就说会儿话吧。”我往他哪里挪了挪,然后想了想,低声道:“方楠……她最近怎么样?” 吴刚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劈头盖脸道:“你如果真的想着她,为什么不自己去看她!” “看了又怎么样?”我仿佛没在乎他的语气。 “……” 我低声道:“嗯,就算我和方楠见面,我和她联系……你们家里背后的那位老头子,肯答应我和方楠好么?” “废话!当然不行!”吴刚脱口而出,可是说完就不禁语塞了。 “你看,你也知道不行。”我摇摇头,低声道:“说实话,我也觉得有些糊里糊涂的,和方楠的关系一步步走到今天。可以说,她对我的感情,我很明白,也很感动。我对她也不是没有情……但是你也看见了,我有女朋友,也就是我现在的妻子。她很早就跟着我,而且是远在我和方楠认识之前,我不可能甩了她和方楠好。你也知道了,我现在结婚了。你们一直说的那个老头子,是你们家里的长辈吧?一定是一个位高权重的大人物!我虽然不知道方楠和你们家到底什么关系,但是方楠肯定是他很看重的一个晚辈……一个位高权重的老人家,肯眼看着自己的晚辈和一个有妇之夫在一起么?” “…………”吴刚没说话。 “嘿嘿!”我笑了一下,继续道:“我现在的情况,你应该也知道了。我是什么人?我现在是在混黑道!是黑道老大,干的都是不法的勾当,说句不好听的话,在温哥华,我的名字就是黑道的一个标志了!杀人放火的事情,还有我带手下兄弟和对头火拼,都不知道经历过多少了。我手里还有不少条人命……嗯,你们家是军方的吧?老人家能允许方楠跟着我这么一个黑道老大在一起么?” 吴刚深深的吸了口气,摇摇头:“不行。” 看着吴刚郁闷的表情,我知道差不多了,然后苦笑了一声:“好了,现在我还没问你的来意呢?你着呢么跑到温哥华来了?我自问自己还不够格让你这么一个军方的少校远渡太平洋来到温哥华来找我吧?你总不会大老远跑来加拿大,就是为了打我一顿出气吧?” 吴刚挣扎着站了起来,他虽然动作都僵硬了,但是这个汉子腰依然挺得笔直,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神色复杂的看着我:“当然不是。我是另外有事情来办的……不过既然来了,我总要见见你。其实我知道,你和囡囡之前的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我也知道很多事情,你们之间有客观困难,但是你要理解我,我身为一个当哥哥的立场!” 我立刻点头:“我明白,如果我有一个妹妹,而且也有另外一个男人把她弄得每天愁眉不展、茶饭不思、容颜憔悴,我也会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上门教训他一通再说。” “哼!你明白就好!”吴刚撇撇嘴巴。 随后他呼了口气,仿佛要把心里的不痛快一下全排解出去,然后他语气稍微肃然了一些,看着我,忽然正色道:“陈阳!我知道你在温哥华做的什么事情,也知道你现在不但是黑道老大,还控制了这里的走私生意……” 我摸了摸鼻子:“你知道的倒真不少。” “哼,要查你,也不太难。”吴刚挥挥手,重新肃然道:“好了,私人恩怨先放在一边。我这次来是有一个任务的,现在,我需要一些帮助,不知道你肯不肯?” “呃……啊?”我愣住了。 上上下下打量了吴刚几眼,我失笑道:“拜托……你可是一名少校军人……” “前年开始就是中校了。”吴刚飞快的打断了我。 “好吧,中校军官……你来到北美干什么?”我故意夸张的笑道:“天啊,你不会是要做什么军方的特种任务吧?你说吧,你是要绑架加拿大政府官员,还是要干什么?” 吴刚一脸古怪:“我呸……没你想的那么无聊。我这次来是做生意的,不过对外的身份不是军人。只是这次生意有些特殊,我需要一个当地的渠道,不知道你肯不肯帮我?” 我还没说话。吴刚忽然就道:“陈阳,我和你说一句实话吧。本来,这种事情,我们自然有自己的渠道!找你纯粹是多此一举,但是我也坦白告诉你,这是一个机会!是方楠在老爷子面前哭着下跪求来的机会!这也是给你的一个机会,让你有机会为国家效力,只要你立功了,那以后你就是我们保的人了!以后你回国之后,什么青洪白洪的,谁敢碰你,哼,就是和我肩膀上的肩章和脑袋上的国徽作对了,明白了么?这是方楠给你求来的机会!只要你做好了这件事情,你就可以大摇大摆的回国了。” ************************* (说一下,我知道本月月票排名第一是肯定没戏的,我也不指望了。但是现在落后两千多票……这样的差距让我有些郁闷,所以请大家帮忙投点月票给我吧,不求第一,但是至少数据上能好看一些,好么?否则落后太多,实在脸上无光。拜托拜托各位了~~)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