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邪气凛然 > 第十五章 【螳螂・黄雀!】

第十五章 【螳螂・黄雀!】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24 23:05:24 更新时间:2022-08-03 01:49:33
我从酒店上下来的时候,锤子和小朱等人还在下面等着我。 眼看我从电梯里出来,锤子立刻贴了上来,看着我,瓮声瓮气道:“五哥……没什么事情吧?” 我没说话只是摆了摆手。锤子还待说什么,旁边小朱却机灵得很,他轻轻拉了拉锤子的衣角,对他使了个眼色。 我这才注意到,除了锤子之外,小朱和另外的几个手下兄弟都是看着我脸色有异,尤其是看着我身上的衣服……和我刚才上去的时候,穿的衬衫不同了。 这很容易让人产生联想的:一个男人,抱着一个酒醉后的女人回了酒店房间,同时,那个女人还是一个风骚性感**开放的豪放美女,而我过了这么久才从上面下来,下来的时候连身上的衣服都换了--这就很容易让人产生点不好的遐想了。 我被他们这种目光看得有些苦笑:“你们看着我做什么……还不去开车来。” 我一路走出来,虽然看着没事人一样,但是其实我却并不好受。毕竟我身上吃了那么多苦头,还被匕首割开了几道口子,虽然都割得不深,可是也够我受的了。还有那一记鞭痕,现在还火辣辣的疼呢。 在众人的簇拥下我走出了酒店,然后小朱开车,锤子拉开车门先检查了一下,才让我上车。我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小朱专心开车。他大概认定了我肯定是和公主在房间里发生了什么,所以没问我。而锤子眼看我脸色不太好看,也没说什么,就坐在前排的副驾驶位上。 我闭上眼睛,身子尽量舒展靠在后排的座椅上,脑子里还在努力的消化刚才在房间里公主告诉我的消息! 这……实在太让人震撼了! 可以说,这些消息对我来说至关重要!幸好现在公主这个女人告诉了我……这样可以避免今后让我措手不及的情况! 首先让我感到震惊的是,老索林居然真的命不久矣!公主告诉我,老头子之前一直身子就不太好。最近一次检查之后,查出来他得的是癌症!如果是早期的癌症,以老索林的财力,他自然可以给自己提供最优秀的医疗,而且早期的癌症治愈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但问题是,确诊的时候,癌细胞已经扩散了! 老索林得的是食道癌。我对于这种病不是很了解,只知道得这种癌症的人,晚期的时候会很痛苦……因为食道癌变了之后,人就无法正常进食了,最后在临死地时候,人往往都会瘦得吓人…… 我不知道老索林现在的身体到底怎么样,但是根据公主告诉我的消息是,已经肯定是没有治愈的希望了。根据医生的估计,他最多还有八个月的命了。当然,为了保密,连给他检查的医生都已经被灭口了。 我忽然想起了上次在老索林的那座城堡里和他的那场谈判。那场针锋相对,互相之间威逼利诱,最后我才利用了这个老头唯一的弱点--他的女儿,成功的逼迫他妥协,和我做了一个协议。 现在看来,其实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当时已经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一个老人在快死的时候,难免会想为自己的子女多做打算……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他才会被我说服的吧。 我忽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按照时间的计算,公主说的。老索林在确诊了癌症的时候,医生认为他能活八个月左右……可是别忘了,确诊的时间是在我去好莱坞之前!! 减去我在好莱坞待的六个月之外……那么从现在开始,在未来的两三个月,老索林就要见上帝去了。 “难怪……”我用力揉了揉额头,叹了口气。难怪他这么着急的对艾伦扬起了屠刀!其实在从西罗这里得知了老索林最近几个月来的动作的时候,我心里也隐隐的有些奇怪,因为他的动作做得太急了。虽然他做的很漂亮也很聪明,但是却有些操之过急了。这不太符合这个老狐狸一贯的稳扎稳打的风格啊。 现在看来,他是没办法。他必须要在自己死之前给自己的女儿扫清一切障碍! 我虽然没说话,一直这么靠在汽车后排的座位上,但实际上我心里却是心潮澎湃!!我甚至有几分庆幸!!因为公主虽然胡作非为,虽然她恨透了她老子,甚至还联合了艾伦一起算计老索林…… 可万幸的是,这次最致命的一件事情,她终于没有做! 老索林活不了多久的消息被他严格保密了,而公主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艾伦!这简直太重要了!! 如果让艾伦知道了老索林活不长了--这个家伙可不简单!天知道他能掀起什么浪潮来!说不定他会立刻采取什么激烈的措施!而且,我甚至不敢确定,如果现在艾伦忽然拼命反抗的话,命不久矣的老索林能不能把艾伦收拾掉!!公主的地位没稳定,老索林却已经活不长了……这种情况下,如果艾伦公开叛乱,并且把老索林病危的消息公布出去……那样的话,我甚至怀疑老索林恐怕就镇不住艾伦了!! 一旦艾伦成功上位的话,那绝对不是我愿意看见的结果!艾伦这个家伙肯定是恨死了我……如果让这个家伙掌握了地狱天使……那么在加拿大,我就别想有安稳日子了! 而现在老索林对我也封锁了消息,这我倒是很理解。毕竟我只是他的合作伙伴,他不可能百分之百的信任我。我估计,如果他能成功收拾掉艾伦的话,那么在最后的时刻。他才会找我见面,然后就好像托孤那样把他的女儿托付给我……要求我完成我们的约定。 “幸好!”我叹了口气,我还有时间! 如果老索林能干掉艾伦,那么自然万事大吉!如果他老马失蹄了……那我就糟糕了。不管如何。我可没有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的打算。我不会把未来放在老索林的身上,我要自己掌握!不能全指望老索林!我自己也得做点什么! 我下定了决定,睁开了眼睛来,忽然道:“小朱。” “什么事?五哥?”小朱开着车,不回头直接问道。 “开快点!赶去医院……然后,你打个电话给小黄……”我想了想,冷笑道:“抓到的那两个来婚礼上刺杀我的家伙,先别杀了,留着活口,好吃好喝的给我关好了!说不定还能派大用处呢!” 顿了一下,我又道:“锤子,你立刻派几个人到刚才的那个酒店去!找几个信得过办事妥当的人,在酒店周围给我盯着!那个和公主一起来温哥华的那个男人,名字叫做艾伦的。锤子你应该见过他的样子了,小朱你也见过了。你们派人给我找找,看看他还在不在温哥华。先从机场查查来往登机旅客记录!我怀疑这个家伙应该还在温哥华,如果他还在的话,把他给我翻出来!但是别惊了他,给我牢牢的盯死了就行。这件事情很重要,一会儿你们连夜办!” 眼看我说得郑重,两人都不敢多问。立刻答应了。 ********************** 到了医院之后,此刻已经很晚了。我先是找来了医生,给我把身上的伤做了一下处理,并且给我用了止疼的药物。弄完了这一切,我来到了楼上的特护病房,守在门口的人看见我过来,立刻站了起来。嗯,看来这里一切正常。 我正这么想着,推门进了房间里,却看见了让我绝倒的一幕…… 原本很宽敞的病房里,病床上,颜迪已经醒来了,她坐起身子靠在床头盘膝而坐,而木头阿泽还有乔乔三人也分别坐在床边……这四个家伙,居然在打牌!! 我走进来的时候,阿泽脸上被水彩笔画了两撇胡子,眼睛上则画了两个大大地圆圈,仿佛眼镜一样。就连颜迪这个伤员也没能幸免,她脸色还有些苍白,不过精神看来还好,我走进房间的时候,却看见我一向最乖最宝贝的这个乖巧女孩,脸上七七八八地贴了好几张纸条! 最最精彩的当然还是我们彪捍无敌的乔大小姐了,乔大小姐原本跑路出来的时候那件破裙子早就换过了,现在身上穿着的是一套从家里拿来的颜迪的衣服,一件很清纯的收腰的中袖T恤,一条低腰的牛仔裤,看上去很是清爽……不过嘛,却多了几件东西! 她的T恤外面,上身居然戴着一个胸罩!是戴在衣服外面的!!而更离谱的是,她的裤子外面,却还另外多穿了一条内裤!! 我进来的时候,乔大小姐左手拿着牌,右手夹着香烟,正在肆无忌惮的叫道:“下啊!你下啊!这次老娘和你拼了!!” “…………”我看着房间里的这几个家伙,差点没被他们气的笑了,忍不住喝道:“你们在搞什么飞机!!” 四人打牌,看见我进门来,颜迪立刻“啊”了一声,满脸红晕,赶紧扯掉了脸上贴着的纸条,似乎有些惶恐的看着我。而乔乔倒是一副天王老子来了都不怕的样子,只是抬着眼皮看了我一眼,轻描淡写道:“哦,来了?快快快,你换颜迪下场!这小妞打牌太差了,实在没劲。你来了就人齐了!” 我又好气又好笑,大步走了过去:“你们打牌我不管……但是颜迪是病人!她应该好好休息的!” 乔乔“切”了一声,笑道:“我们这里可是有一位专业医生哦!放心,你老婆根本就没什么事的,只不过一点点皮外伤而已,刮破点了皮。之前的昏睡是因为脑袋碰了一下地面,现在已经完全OK了。她已经睡到晚上醒来,现在再也睡不着了……其实现在她完全可以回家去了。不过考虑到明天还要来医院做脑部扫描的复查,我们才决定干脆在医院里住一夜算了,省得跑来跑去。”看着我狐疑的目光,乔乔用胳膊肘在木头胸口拐了一下:“喂,木头,你说句话啊,我说的对不对啊?” 木头没说什么,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 我知道木头是最稳重的人,他既然说没事,那就肯定没事了。不过看着这三个家伙在颜迪的病房里这么胡闹,我也不禁叹息:“你们在搞什么……你!乔乔,你怎么把胸罩和内裤穿在外面?”我语气有些不善。 阿泽欢呼一声,笑道:“小五吃醋了!乔乔,赶紧解释一下吧。” 乔乔瞪了阿泽一眼,这才看着我道:“我们在玩儿我们的老节目了,冒险者的游戏!我们打牌,做为惩罚。每局的输家要做任何一件事情!不管多为难多龌鹾,都不许拒绝!这个游戏咱们四个从前在国内的时候不是经常玩儿嘛!” 然后乔乔大概解释了一下目前的战况……鉴于颜迪脸皮薄,而且她是伤员,被格外优待了一下,大家都不好意思为难她,没有让她做什么太出格的题目,只是让她做最最简单的惩罚--贴纸条。 而另外三大豺狼,就没这么简单了。阿泽脸上被水彩笔画了胡子和眼镜不说,而且还被逼着用这个造型跑去医院的前台,就带着这么一张大花脸,却对其中的一个胖胖的中年黑人女护士**! 而乔乔身上在衣服外面穿的胸罩和内裤,不是她自己脱下来的(这让我松了口气,虽然我知道乔乔一向作风大胆,但是毕竟她也算是我的女人,我可不希望我的女人在这么多人面前脱下自己的内衣穿在外面。),她身上套在外面的这条胸罩和内裤,却是她输了之后,作为惩罚,大家让她去医院的女更衣室里偷来的! “明天这个医院里肯定会爆出内衣窃贼的新闻。”乔乔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看了他们几眼,却意外的发现了木头身上干干净净,没有纸条,没有大花脸,也没有内衣外穿…… “夷?木头,你怎么……难道你一直没输么?”我忍不住有些诧异:“我记得从前你的牌技可是我们几个人里最烂的啊。” 我刚问完,却看见木头一脸郁闷的样子,而旁边的乔乔和阿泽立刻狂笑起来,这两个家伙笑得前仰后合,而就连颜迪,也忍不住一脸古怪的笑意…… 木头叹了口气,道:“算了,我自己招了吧……”他看着我,一脸平静的表情:“你不是奇怪我为什么看上去外表干干净净的么?那是因为这两个王八蛋太阴损了……你知道他们让我做什么惩罚么?” 说着,木头开始解自己的外衣纽扣,他解开了外套纽扣之后,我立刻也瞪圆了眼睛!因为这小子的衣服里面,胸膛上,带着一条女士的胸罩……而且还是黑色蕾丝的! 木头一脸无辜的表情:“乔乔一共输了两次,所以她偷了两套女士内衣回来,一套她自己穿在外面了……而另外一套,现在在我身上。不同的是,她是穿在外面,而我是……穿在里面。”顿了一下,他苦笑道:“我下面里面穿着的那条女士丁字内裤,就不秀给你看了!” 乔乔一脸邪恶的笑容:“木头,别扯远了……刚才这局你可是又输了!别想赖帐。我们说好的那个惩罚的题目,你现在就立刻做来给我们看!” 木头脸上的表情就仿佛被人当面砍了一刀,他咬了咬牙:“真的要说?” “要说!”乔乔坚定的回答。 “一定要说?” “要说!”阿泽斩钉截铁道。 “好吧!”木头一脸豁出去了的表情,然后站了起来走到床边按了一下那个床头的呼叫灯。 片刻之后,病房里的门被打开了,随即一个医院里的值班护士走了进来。这是一个身材矮胖的女孩,满脸雀斑,穿着护士服,推门进来的时候。木头立刻迎了过去,然后堆起一脸的**笑容,走到胖护士妹妹的身边,神情款款的说了一句经典的电影台词…… “真心人,可否借你的胸部给在下一观?”[天堂之吻手打] 话音刚落,旁边的另外两条豺狼已经笑得几乎要撒手人寰了。 ********************** 那个女护士跑掉的时候,我猜人家多半把我们这帮人都当成精神病了。我强忍着笑,好容易把这几个家伙呵斥住了,然后勉强板着脸道:“好了!别疯了。这里是医院……” 我还没说完,乔乔已经跳了起来:“医院怎么了!当年我们在南京的时候玩得更疯呢!难道你忘记了你那次的经典演出了!哼哼……我们可是记得很清楚的,我们三个都有用手机拍下来哦!” 颜迪立刻一脸好奇:“什么经典演出?” “那是在2002年的第一场雪……”阿泽站了起来,深情款款的解说道:“地点么,发生在南京的一家著名的酒吧里……当着全场一百多人的众目睽睽之下……一位年轻英俊风度翩翩的帅哥,带着悲壮的表情走到了酒吧正中间的吧台上。然后忽然就大喊了一声,引起了全场人的注意……就在那一刻,他在一百多双眼睛诧异的注视下,勇敢的爬上了酒吧的吧台,然后一口气做了二十个俯卧撑!” 我已经气得脸都白了,不过颜迪却忍不住道:“只是做俯卧撑么……也不算太丢脸啊。” “不是这么简单的……”阿泽忍着笑,道:“那位帅哥,一面做,一面口中尽情的大声呼喊着……” 说到这里,阿泽飞快的瞄了乔乔一眼,乔乔立刻心领神会,接口就高声用一种腻歪的声音叫道:“Oh~Yeah~~~Oh~~~Oh~~~~~~Oh~~Yeah!!!Yeah!!!用力!快!快……” 阿泽已经笑得快断气了。而颜迪则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我:“陈阳……你……你真的那么做了?” 我恼羞成怒:“靠!老子那是愿赌服输!”然后我恶狠狠的盯着这三个损友:“你们打算用这件事情要挟我多久!这样,你们不是当时用手机拍了下来么?我给你们一人一百万美元!把手机里的视频卖给我!拿了钱立了字据,以后就不许再耍花样了!” 阿泽翻了个白眼:“一百万……切,大爷不放在眼里。” 乔乔则一脸甜蜜的笑容:“你觉得老娘会缺钱花么?” 妈的,差点忘记了这两个家伙都是有钱人了。于是我把目光转向了木头。 “我倒是很想拿一百万。”木头很真诚的看着我,语气更是无比的真挚:“但是兄弟一场,我不能骗你……那段视频,我当年早就发到网络上去了……据说点击三天过百万,一周之后就已经是搜索排行榜冠军了…… “……”我咬牙:“你……你发到哪个网站去了?!” 木头神秘一笑,然后叹了口气:“爱生活。爱猫扑~” ……“我杀了你!!!!!” ********************** 拳打脚踢把几个混蛋赶出了病房,我用力甩上了房门,回头却看见颜迪一脸古怪的瞧着我,她原本脸色有些苍白,不过刚才笑得太多了,现在却浮现出一丝红潮来。 我咳嗽了一声走到床边,苦笑道:“别理他们,我们四个人互相这么打打闹闹玩儿得习惯了。” 颜迪却忽然奇怪一笑,低声道:“我忽然想起来了……那段视频,我好像真得看到过的,当年在网络上人气很高的。”她侧头想了想,笑道:“不过木头算是手下留情了,视频里的人脸被他弄了马赛克处理。” 随后她看我一脸郁闷的样子,赶紧不说了却从床上跪着坐直了身子,然后身子靠了过来,脸上红红的,带着几分羞涩的样子。 “你怎么了?”我看她表情怪异的样子。 “嗯……”颜迪想了想,忽然柔声道:“我们……我们这就算是已经结婚了,对不对?” “当然。”我笑道:“虽然最后出了点乱子,不过婚礼已经完成了。现在你已经是我老婆了……”我忽然一乐,笑道:“来,叫一声老公来听听。” “老公……”尽管羞涩,颜迪还是柔顺的低声喊了一句,不过随后她脸上露出一丝忧色:“今天婚礼上的事情……是有人要对付你么?你……你会不会有危险?” 我看着她,然后伸出双手捧着她的脸蛋,让她的脸靠在我的胸口上,然后我郑重道:“这些事情你都不用问,也不用担心。你放心好了,我自然会处理得干干净净的。你是女人,这些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交给你的男人去处理好了。” “嗯……”颜迪柔声道:“我只是担心你……毕竟我们现在已经结婚了,就是夫妻了。夫妻之间不是应该多关心对方的么?” 我笑了,低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你已经关心我太多太多了,恰恰是我,从前一直对你关心不够,不过以后我会多花时间陪你的。” 颜迪静静的靠在我怀里,可是过了一会儿,她忽然道:“今天乔乔来了……你打算让她留在……” 我轻轻捂住了她的嘴巴,然后我低头看着她的眼睛,我苦笑了一声,然后低声道:“好了……今天是我们结婚的日子,至少今晚,现在,我们不说这个好么?这件事情我总觉得心里有愧疚,现在说这个,我会更尴尬的,我们不说这个话题好不好?”我随即柔声道:“可惜了……如果没有人弄出这个乱子的话,今晚应该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的,可惜却要在医院的病房里渡过了。”说到这里,我叹了口气:“颜迪,我觉得实在对不起你,连结婚都弄出这种情况来,新婚之夜,却要你在医院的病房里……” 木头说的很对,颜迪已经完全没事了,身上的那点皮外伤没什么,只是受了点惊吓。而且脑袋在地上磕了一下,我摸了摸她的后脑勺,果然有一个大包。既然明天一早还要做复查,那么今晚干脆就留在医院里不走了。 我抱着颜迪干脆就在病床上和衣而睡,虽然是洞房之夜,但是这种情况下,她受伤了,而我身上的伤恐怕比她还重,自然不可能做什么事情了。而且后半夜的时候,我躺在床上伤口又疼又痒,想来是晚上在医院处理伤口的时候,医生给我用的止疼的麻药的药效过去了,我半夜被疼醒了,但是为了不惊扰怀里的颜迪,我忍着没有发出动静。 晚上合衣而睡,颜迪并不知道我身上受了伤,今天已经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了,我不想让我的妻子再为我担心了。 而且,话说回来,我晚上是去见了公主,而我身上的伤是在“那种”特殊的情况下弄出来了,如果说出来,还真不太好解释。 这么迷迷糊糊的睡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我就听见外面有敲门的声音,然后还听见外面传来小朱的呼喊:“五哥……五哥……” 我醒来,看了一眼身边兀自熟睡的颜迪,轻轻的翻身起来,走过去拉开房门露出一条缝隙。就看见小朱站在门外,他脸色有些疲惫,眼睛里有血丝,显然是一夜没睡。 我心里一动:“怎么样?交待你的事情有眉目了?” 小朱有些兴奋:“嗯,昨晚我让兄弟们在那家酒店的外面守着……晚上发现公主连夜出了酒店,坐车到了城东外的一个别墅里,刚刚早上天亮的时候,才从里面出来。我们的人用军用的望远镜在别墅的附近盯着,根据回报的人说,公主出来的时候情绪很激动,好像很愤火的样子,似乎和什么人争执过。另外,你要我们找的那个艾伦,果然就在别墅里!我们的人用望远镜看见他在窗户里露过脸!” 我面色凝重:“你确定?不会弄错吧?” “确定!”小朱点头:“我派去的都是婚礼上看见过他的兄弟,都记得他的模样,派去的三个人都说肯定是他!五哥,你放心吧,如果是一个人还可能会看错,但是三个兄弟从不同角度都看清了是他,那就绝对错不了的。” “现在呢?” “现在他们分了两路,一路人继续盯在别墅外面,我让他们有任何消息就立刻回报,不过到现在那个艾伦都还在别墅里面没出来……至于公主……她……” “她怎么样?吞吞吐吐干什么?”我皱眉。 “她……好像受了伤一样,跟着她的人说公主好像连走路都要人扶,而且她从别墅里出来之后,就跑去了一家医院。” 我笑了笑,公主一身都是鞭伤,别人不知道,我却是很清楚的。不过这些我也没对小朱解释。 “让咱们的人继续盯住艾伦!他有任何动静,都立刻告诉我……嗯,你最好多派几个人去。现在这是头等大事情,如果人手不够,让西罗给你调人!别的事情都可以放一放。但这个人,他可能关系到咱们的生死存亡!千万仔细!” 顿了一下,我忽然心里一动:“对了,找人查查!那间别墅是属于什么人的产业,或许也是一条有用的消息。” 随后我回到房间里,穿好了衣服就准备离开了。床上的颜迪已经醒来了,她静静的看着我,眼看我穿好了衣服,她才低声道:“你……要走了么?” 我笑了一下,弯腰轻轻的在她的鼻子上亲了一下:“什么你啊你啊的……以后都要叫老公了,记住了么?” “嗯……”颜迪脸颊有些红晕,低声轻轻念道:“老公……嗯,老公……你要走了么?” 我淡淡一笑:“老公要出去做事了。今天你出院之后,就直接去大师兄那里住吧,你什么都不用管,我留下了几个兄弟保护你的,不会再出什么危险了。” “你……你自己小心些。”颜迪柔声道。 “嗯。”我一扬眉:“你放心……只不过,有人居然敢来我的婚礼上捣乱,这样的一番好意,我怎么也要报答报答!” 说完,我告别了颜迪走出了病房。 留下几个人在医院里保护颜迪,我只带了锤子和小朱等人出去,刚走到走廊前地电梯口,就听见旁边传来一声笑声:“小五,哪里去?” 我回头一看,就看见乔乔站在哪儿,手里提着一个保温桶。 “你这是?”我愣了一下。 昨晚后来打发了乔乔他们三个出去住附近酒店了,却没想到乔乔这么一早就跑了过来。 “给你弄的早餐……”她看着我一脸惊讶的表情,瞪了我一眼:“放心!不是我做的!我买来的!” 我这才松了口气……乔乔的厨艺……嗯,用阿泽的话来说“正常情况下,我们都是拿乔乔做的食物当老鼠药来用的。而如果她偶尔超水平发挥了,那么就勉强可以当泻药来用了。” “你这是去哪里?”乔乔忽然皱眉:“你……不会这么早又要去见那个风骚公主吧?” 我愣了一下,立刻转身狠狠瞪锤子他们一眼。我没有告诉过乔乔她们我昨晚去了哪里,可是乔乔知道了,那就显然是锤子他们说的了! 唉,也是我大意了,居然忘记了让锤子他们保密。 “别怪他们了。”乔乔撇撇嘴巴:“想不到你居然新婚的晚上就跑去见那个女人……哼,昨晚你回来之后,我就闻到你身上有女人的香水味道……我的鼻子一向最灵了,尤其是对女人的香水味道非常敏感。那种味道我一闻就确定,绝对不是颜迪用的!我这才起了疑心,出门之后,我就拉了锤子到旁边仔细问了他。然后就知道你昨晚居然去见了公主!” 锤子结结巴巴道:“五哥……我,我不知道这件事情要保密……乔小姐问我,我就说了……” 看了这个愣头青一眼,我叹了口气,不怪他,是我自己大意了。 “唉,我现在没时间仔细解释,不过我现在的确有事情要出去办……昨天有人在我婚礼上放炸弹,这件事情我当然要赶紧弄清楚才行。”我飞快道:“我现在出去办事,有什么等我回来再说。” 乔乔眼珠一转:“别想瞒我!我猜……你一定是去见公主,对不对?” “嗯,是的。”我干脆实话实说:“这件事和公主有关系。” 乔乔忽然就把手里的保温桶交给了我的一个手下:“你拿着,帮我送到里面去吧。” 我瞪着她,乔乔却笑眯眯道:“我和你一起去见公主。” “别胡闹了……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我沉声道。 乔乔却摇头:“不是胡闹,你带我去,肯定有用处的。”然后她忽然笑了笑,道:“而且,你这样大摇大摆的从医院里出去,我担心你恐怕立刻就会被人盯上了!甩都甩不掉!” “什么意思?” “拜托!”乔乔指着我笑道:“难道你忘记了你自己的身份了?你现在可是大名人!昨天你的婚礼上被人放了炸弹!这样惊爆的消息,怎么可能瞒得住?昨天你婚礼上那么多宾客,百多张口!早就有人说出去了!你现在这么有名气,你得婚礼被炸弹袭击,这种大新闻,媒体怎么可能放过?我告诉你,刚才我上来的时候。就已经看见医院的大门外面有媒体的记者的采访车开过来了!而且我敢肯定,现在不止医院的前后门,还有你的家里,你的公司,甚至警察局,都有很多记者盯梢的!你现在大摇大摆出去,肯定被记者包围,就算你什么都不说。那些记者也会死死的盯着你!不管你到哪里,都会跟着你!” 我这才真的皱眉了。 被记者盯梢,才真的是头疼了。如果是仇家盯我,我暗中派人把对方搞掉就行了……可是记者……你总不能开枪把记者干掉吧? “医院的前后门都被盯死了?”我皱眉:“这可怎么出去?” 乔乔看着我,忽然冷笑道:“陈阳,我看你是当老大当老板时间太长,连自己的出身都忘记了。”她摇摇头叹息道:“大门走不了,难道你连翻墙都不会么?” 我笑了笑,道:“你有道理!差点把这个茬儿忘记了。” 说完,我正准备下楼,乔乔却死活拦住我,非要和我一起去。我开始拒绝,只以为她是在胡闹,但是后来乔乔却极为坚决,却不知道她打的什么鬼主意。 不过想了想,反正今天我去见公主,也不会再弄出什么花样了。像昨晚的那种**的场面更是不可能有的,我和公主约的是在一家公共场合喝早茶,总不会发生什么让人尴尬的事情了。乔乔一定要跟着,带她去也无妨。而且看她的样子,似乎打什么鬼主意…… 随后我们一行人下了楼就在医院的里面找了个地方的围墙铁栅栏,直接翻了过去,乔乔的身手果然不减当年,翻围墙的动作居然比我的几个手下都敏锐多了,来到墙外面,早有人打了电话喊了我的人开车在一个僻静的地方接了我们上车,这才一路开走。 路过医院门口的时候,果然看见大门前围了不少媒体地人,早有记者已经架好了采访设备一个个伸长了脖子等候了。要不是顾忌医院禁止媒体人员进入,恐怕这些人早就冲到我病房里去了。 就在路上的时候,忽然前面的小朱接到了电话,他面色凝重和电话里说了一会儿,然后忽然回头看着我,皱眉道:“五哥……有些不对头。” “什么不对头?” 小朱缓缓道:“电话是我安排了盯着公主的兄弟打过来的……他们说,公主已经出来了,正在往和你约见的地方去,可是……他们发现,除了我们的人在盯公主之外,另外好像还有别的人也在开车跟着公主!”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