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邪气凛然 > 第十四章 【因为你】

第十四章 【因为你】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24 23:05:20 更新时间:2022-08-08 11:10:25
刚才被这个疯女人抽的几个耳光,现在脸上还火辣辣的疼。不过相比身上的痛苦,脸上的这几个耳光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我身上的几条刀口虽然已经被公主弄的那个什么见鬼的伤药给止血了,但是那加了盐的伤药覆盖在伤口处,更是疼的让人难以忍受--我甚至怀疑,假如我不是被药物制住无法动弹的话,恐怕早就疼的满地打滚了,而身上的那条鞭痕,更是抽得我皮开肉绽。 果然,浸泡了水之后的鞭子,的确是打的够实在! 我躺在床上积攒了半天力气,身子努力再努力,这才勉强的稍微扭动了几分,我无力抬起手臂,只能靠着身体用力往旁边钻,才勉强让自己挪动到了床边。才动了这么一点,我就累得几乎都要虚脱了,也不知道公主那个贱人给我到底使的什么药物--难道是蒙汗药么?我心里咒骂着…… 公主躺在地上,身子侧着,脑袋歪在一侧,头发散乱,覆盖着脸庞,眼睛紧紧闭着,额头上还有一点血,看来我那一下撞得果然不轻。我心里却渐渐焦急,我等了一会儿,身体却依然无法动弹……天知道公主会什么时候醒来!我虽然不敢肯定她会晕多久,但只不过是撞一下,应该不会太长时间的。 而我的状态,却丝毫没有好转。我毫不怀疑,如果公主先我一步醒来,恐怕我接下来就要倒大霉了。 我虽然练过功夫,但是毕竟没有武侠小说里的那种内功,至于什么内功逼毒之类的东西,更是小说家的YY了。我只能好像一条死狗一样的躺在床边。忽然,我一眼看见了旁边的地上,一件东西一下就跳进了我的视线里! 那是一瓶水!一瓶矿泉水!大号的那种瓶子! 刚才公主拿着这瓶水浇在皮鞭上,不过她只用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就随手扔在了地上……我虽然不知道自己被她下的是什么麻药,但是一般来说,这种冷水应该有一点刺激作用吧。 虽然只是一丝渺茫的希望,但也总比躺在这里等死好吧! 我拼尽了全力,努力侧过身子,然后往水的地方挪动,每挪一分,都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而终于那瓶水就在我的眼前了--虽然是触手可及,但是我现在又哪里能伸得出手? 两条手臂似乎有千均的力气,明明看着面前的这个小小的塑料瓶子,可是我却连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了。我心里又急又怒,急的是自己现在的状态,怒的是公主这个疯女人。 就在这时候,地上的公主似乎发出了一声若有若无的呻吟声,我听了之后顿时吓了一跳!我知道她恐怕就快要醒来了,更是额头出汗,顾不得许多,努力的俯着身子,脑袋拼命的朝着那个水瓶凑了过去。我几乎连舌头都伸了出来了,舌尖才刚刚好够到瓶口。 我虽然情况凄惨之极,但是心中却怒火燃烧!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一旦我恢复自由,绝对不会轻易饶了这个疯女人! 终于,我又往前挪动了几分,嘴巴几乎能包住瓶口了,可是问题是,这样的姿势,我可没法喝到一滴水的,我总不能把舌头伸进小小的瓶口子里的添水吧?……我忽然想起了小时候听的一个故事,叫做《乌鸦喝水》,我现在就好像是那只可怜的乌鸦,面对小小的瓶口,却无可奈何。 旁边的公主身子轻轻的动了一下,我知道距离她醒来的时间已经越来越短了!我深深吸了口气,用力张嘴咬住了瓶子,然后拼尽全力一个翻身…… 咕噜咕噜……呕…… 瓶子被我转了过来倒插在我的嘴巴里,里面的水立刻倒着灌进了我的口中,灌的太过凶猛,我来不及喝,却又不少灌进了我地鼻子里和肺,呛得我连连咳嗽起来。 我这个当儿哪里还顾忌这么许多,只能放大了喉咙拼命的灌水,最后终于忍耐不住了,脑袋一歪,一口水就从鼻子和嘴巴里同时喷了出来。 我仿佛劫后余生一般的连连咳嗽喘息,眼泪汪汪的,那水洒在了床上和身上也顾不得了。只是我却脸色更是难看,嘴巴里又是苦又涩又咸…… 而那小半瓶水灌进肚子里,胃里忽然就天翻地覆一般的翻滚了起来! 我难受的几欲呕吐…… 原来这瓶子里,根本不是什么淡水……那水又咸又苦又涩……也不知道被公主在里面加了多少盐!! 这么半瓶浓得几乎化不开的盐水被我这么一气灌进了胃里,顿时让我难受之极!口腔里从食道一路到胃部,都是仿佛要痉挛了一样! 我终于忍耐不住,忽然一侧头,哇了一声,一道液体就从嘴巴里直接喷了出来! 就好像是医院里给食物中毒的人灌盐水洗胃一样,可是我喝下去的这么半瓶盐水,足足有半升左右,却比医院里的洗胃的盐水要咸得多,也浓得多了!这么胃里翻滚起来,顿时如翻江倒海一般! 我几乎是不要命了一样的趴在床边拼命的呕吐起来,今晚吃的东西,全部化作了胃里的污秽混合着刚刚灌进去的盐水全部喷了出来,我连连呕吐,仿佛全身都要虚脱了!最后更是连鼻涕眼泪全部混在了脸上。 空气里散发着难闻的污秽的味道,更是刺激着我的鼻子,让我更是恶心,吐得越发欢畅了。 从胃部开始再到身上,我一阵一阵的战栗痉挛,身子也不知道打了多少摆子,渐渐的等我平息了下来。我却忽然惊喜的发现,虽然身体还是很虚,手臂酸软无力,但是却已经能控制住自己的四肢了! 虽然这感觉,有点像大病初愈的感觉,但是正常的行动却已经没有大碍了。 我心中惊喜,又喘了会儿气,然后渐渐的等自己恢复了三分力气,支撑着从床上坐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地上的公主身子轻轻的翻了个身,然后呻吟了一声,缓缓的坐了起来,脸上带着痛苦的表情,抬手捂着额头,口中兀自含混不清道:“你……你居然敢对我来阴的……” 她抬起眼皮看见我坐在床边,不由得愣了一下,眼睛里露出惊讶的目光来…… 我却一下就从床上站了下来,飞快两步跑到她身边,一把抓住她的头发,不由分说,一个耳光就重重打在了她的脸上! 啪! 公主挨了这个耳光,脸颊上立刻出现了几道红色的指印来,半边脸也飞快的红肿了起来。她大叫着似乎要反抗,可是我虽然只恢复了三分力气,却也不是她能反抗得了地了。 我一手轻而易举就把她的两只手腕捏到了一起高高抬过头顶,腾出的另外一只手,毫不留情的连连两个耳光就抽在她的脸上。 公主被我打得痛呼不已,但是我此刻心如钢铁,却丝毫不为所动。眼看一张娇媚的脸蛋被打得红肿起来,我却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指着她的鼻子骂道:“好个贱人,居然用这种下三滥手段暗算我!” 公主脸颊肿起,却仰着脸看着我,脸上开始的惊怒表情已经隐去不见了,眼神里却带着妩媚的笑意,用娇柔的嗓音低声笑道:“亲爱的,你是怎么起来的……”她一眼瞥见了床头地上的那些我吐出来的污秽,不由得皱眉:“哎哟,好难闻的气味……” “哼!”我用力把她推的跌倒在地上,然后转身从床上的那个包里翻了一会儿,翻出了一副手铐来…… 妈的,这个女人果然有**的嗜好,看来工具倒是很齐全。 我拿着手铐直接把她铐在了床脚上,这个床脚是金属的连体造型,凭借她这个女子是肯定挣不脱了。 我又翻出了手铐的钥匙,掂了掂,随手扔到了远处。 这几下动作牵扯了身上的伤口,疼得我连连咧嘴。此刻身上又是血又是水还有不少污迹,我用力抓着她的头发把她提了起来,恶狠狠道:“贱人!你好好待着,老子回头来整治你!” 说完,我走进了房间里的浴室里,放开了热水,脱光衣服站到水下冲洗了起来。 身上乱七八糟的那么多污迹,还有那个什么见鬼的伤药,粘呼呼的全在身上让我难受之极,而且里面还有那么多盐,这些可得赶紧清洗干净了。只是站在水下冲洗,身上的伤口沾染了水,更是痛得我连连闷哼,脸颊肌肉颤抖不已,竭力咬牙才忍了过来。 只是洗完了之后,被水冲过,我更是清醒了几分,力气也渐渐回复了。又喝了不少水,把鼻腔口腔都洁净了之后,披了条毯子走出浴室。 走出来却让我惊讶的是,公主戴着手铐躺在床上,却故意的摆出了一个撩人的姿势来,她侧着身子,双手被铐着抬过头顶,一条腿平放,另外一条腿却支着,脸上带着妩媚的笑意,秀发散乱在身前,那丰满的**在秀发里若隐若现,看见我从浴室里走出来,她轻轻舔了舔嘴唇:“来啊,亲爱的,你不是要整治我么?来吧!” “哼,贱人!”我冷冷看着她:“我看你是真的骨子里下作!你很喜欢被人整治么?!” 我说完就不理她了,直接走到旁边衣柜里翻了起来。 衣柜里有干净的衣服,我找了条干净的白衬衫出来,几下扯碎了,然后就拿着布条把身上的伤口包裹了起来。包裹的过程里,我疼得连连吸气,可是举手投足之间又无法避免牵引到伤口,我越是疼,公主就笑得越是欢快。 我包完了伤口,看见她一脸得意的笑容。不由得心中火大,走了过去,抓起她的手把她提了起来,然后抬手一个耳光就抽了过去! 公主吃了我一记耳光,却笑得更是怀快了,她口中兀自呢喃道:“打!继续打……再用力一点……宝贝,用力……快……”她声音娇柔婉转,更是带着一丝荡气回肠的媚意,纵然在怒火之中,也让我听了不由的心中一荡。 公主却得寸进尺,眼看我手里一停滞了,却整个身子朝着我又靠了过来,她娇柔滑腻的**身躯贴在我的身上,顿时就让我心中生出几分旖旎来。不过这也就是一瞬间的功夫,我迅速的清醒了过来,带着厌恶的表情用力推开她。 我瞪着她,咬牙道:“告诉你,老子生平从来不喜欢打女人!但是今天对你,我就破了这个戒!!” 说完,我带着心中的怒火,拿起了地上的皮鞭来,在手里抖了抖,劈头就是一鞭抽了过去! 哪知道公主躺在那里非但不躲,反而忽然就迎面朝着鞭子过来。脸上还带着享受的表情。我看她毕竟是女人,我虽然吃了她不少苦头,但是我生平从来就没有打女人的习惯,事到临头,毕竟心里一软,眼看鞭子就到抽到她的脸上,不由得手腕轻轻一抖,准头就稍微偏了几分…… 啪!! 一声清脆的声音,公主的左边胸脯上立刻多处了一条深深的鞭痕来,就在她乳上三分一直到肩膀……原本**滑腻的肌肤,散发着象牙的光泽一般,仿佛一件制作精美的瓷器,却忽然多了这么一道鞭痕来,这么相衬之下,更是触目惊心! 公主哎哟一声痛呼,眼神却越发的明亮了,脸上的表情却混合着痛苦和兴奋,身子轻轻的扭动起来,口中兀自轻轻呼唤道:“继续……宝贝……继续!快用力……用力的打我……” “哼!”我面色铁青,抬手又是一鞭挥了过去,这次却是抽在了她的背上,从后背腰上一道鞭痕直接拉到了她丰满圆润的翘臀上,那斑斑血迹沾染在雪白的肌肤上,更是犹如桃花绽开一般! “嗯~”她这次没有再叫了,可是却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酥软的哼声来,眼睛里更是仿佛要滴出水来一般,却一脸毫不掩饰的渴望,就这么紧紧的盯着我。 我顿时脑子一热,心中忽然生出了一丝奇异的暴虐的快感来,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她**的身子,诱人的体态,还有脸上的渴望……加上我内心的怒火!我忽然之间大喝一声,手腕连连抖着,手里的鞭子更是如同毒蛇一样的飞快的朝着她身子卷了过去! 房间里充斥着啪啪的皮鞭触肉的声音,伴随着公主一声声的**呻吟喘息,我更是心中激荡,热血上了脑门,只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说不出的**,只恨不得用手里的鞭子打死了她才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公主已经吃了我不知道多少鞭了,原本几乎完美的身子上,滑腻的肌肤上遍布鞭痕,她**的身子早已经蜷缩成了一团,却侧对着我,那圆滚滚的臀部就对着我翘着,趴在床上喘息。公主吃了这么多鞭子,虽然也疼得脸部都扭曲了,可是那双眸子里,却分明没有半分痛楚,全是一股满足的媚意。她的身子轻轻的颤抖着,小腿蜷缩,可是脚背却微妙的绷得笔直,身子一阵一阵的痉挛,脸颊上带着一丝满足的潮红,呼吸急促,眼睛里却仿佛要喷出火来了,就这么紧紧的瞧着我。 我身子乏力,又打了这么一会儿,这会儿也身上出汗,无力的扔掉了鞭子瞪着她喘着粗气,口中兀自忍不住骂道:“贱人,我看你真的是犯贱!被打很舒服吗!” 公主却露出了楚楚可怜的表情来,趴在床上,却努力的朝着我靠近过来,身子仿佛猫儿一般的趴着,用膝盖和手挪动,虽然手腕上带着手铐,她无法靠近我身边,却用一种渴望的眼神盯着我,她的声音也有些嘶哑了,带着奇异的味道,轻轻道:“不……别人打不行。只有你打我,才舒服……” “哼!”我对这个女人没什么话说了,我打了一阵也算出了气了。毕竟她是公主,是索林的女儿。我总不能真的杀了她吧? “没功夫陪你胡闹!你自己待着慢慢享受吧!”说完,我飞快的穿上了裤子,然后从衣柜里找出了一套干净的衬衫来穿上,就准备转身离开这里了。 公主眼看我要走了,却忽然大声叫道:“别!别走!” 我扭头冷冷看着她:“不走?你还没被打够么?可是我却已经够了,你如果还想挨打,找别人吧!” “不……不要!!”公主一脸焦急,又带着哀求的声音道:“你别走!我不要别人打我……我就要你……”她记得连连的扯动手腕,手铐发出了砰砰的声音,更是带着哭腔:“你别走!别离开我好不好?我求求你别离开我……不要走……你留下,我让你打我好不好?只要你不走,你想怎么样都行……求求你别离开我……” 她说着说着,却忽然低头捂着脸呜呜的哭了起来,脸上鼻涕眼泪混成一团,加上被我打肿了的脸庞,看上去倒是真的让人可怜。我不由得停下了脚步,静静的看着她:“不走?我今晚差点老命都丢在你手里了!你还想怎么样?还想耍什么花样!” “不……我,我什么都不要了……我什么都不做。我什么都,都听,听你的,都听你的!”公主哭得越发伤心了:“就只求求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听我的?”我反而冷笑道:“只要你以后别来烦我,别再来惹我,就可以了!” 公主哭得越发伤心了,几乎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她身子颤抖,肩膀轻轻起伏,然后忽然一口气没接上来,身子一软就晕了过去。 我皱眉看着她,眼看她躺在床上不动了,忍不住喝道:“喂!你又弄什么鬼!我告诉你,你再装模作样,已经没用了!哼,你又想表演吗!老子可不吃你这一套!” 说完我扭头就走,走到门口了,却依然听见背后没有动静,扭头看去,公主趴在床上,身子一动不动。 不会真的晕过去了吧? 我皱眉,想了想,毕竟这个女人虽然可恶,但是罪不至死,我痛打了她一顿,气也算出了,此刻也不如何生气了。看见她着实可怜,其实也是一个伤心人。而且毕竟她是索林的女儿,我想了想,还是转身走了回去,来到床边,一手把她拉了起来。 这次我有了防备,只怕她又从什么地方摸出什么麻药来暗算我,始终警惕,没有解开她的手铐。但是公主这次却是真的晕了过去,她居然哭得休克了!我无奈把她扶了起来,一手在她的后背用力一拍,同时掐了掐她的人中。[天堂之吻手打] 过了会儿,她幽幽醒来,醒来第一眼看见我,眼睛立刻一亮,无力的哀求道:“你……你别走了,我什么都可以为你做的。” 我抱着她没说话,公主继续道:“我知道你讨厌我,你觉得我下贱,觉得我**……我也讨厌我自己……只要你别离开我,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我明天开始就做一个乖女孩!我再也不喝酒,再也不吸烟,再也不见任何男人……” 我叹了口气,缓缓道:“你清醒一点!我是陈阳!不是你记忆里的那个男人!” “不!!”公主陡然大叫了一声,用力靠着我:“你就是他!你就是他!我失去了他,所以上帝才会把你派到我的身边来!上帝才会让我遇见了你!!你是上帝赐给我的!!” “嘿!”我冷笑道:“我是爹妈养的!可不是什么上帝派到人间来的!你清醒一点!你如果继续这么疯下去,我可不管你了。” “是是……那我不说话了,我不说话了……”公主立刻闭上了眼睛,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就这么可怜巴巴的看着我。 我心里渐渐烦躁起来,也没心思在这和她继续磨下去了,放开了她站了起来:“你没事了就好!” 我走到旁边捡起了手铐的钥匙丢给了她,然后冷冷道:“我要回家了,记住,以后别再来惹我了!这次我放过你,是看在你父亲的面上!” 我再次转身欲走,后面的公主连连喊我,这次我却置若罔闻,可是就当我又走到门口的时候,公主一句话,却再次让我站住了! “陈阳!!你想不想知道是谁策划在婚礼上刺杀你的!!!” 我停下脚步,霍然转身盯着这个女人! “你知道?是谁?” 公主却闭上了嘴巴不往下说了。我心里焦急,大步走了回去一把抓住了她:“是谁!你知道是不是?!快说!” “我……不说!”公主犹豫了一下,她仿佛清醒了,也冷静了一些,抬头看着我:“我如果现在说了,你知道了之后又会走掉不理我了!我可以告诉你,但不是现在。” 我皱眉看着这个女人:“这件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忽然脸色一变,怒视着她:“难道和你有关系!!是不是!!” 这次我的眼神里露出来的是毫不掩饰的杀气了!公主被我的杀气所慑,忍不住眼神一寒,不过随后她摇头:“不是我,这件事情可不是我做的。但是我知道是谁……陈阳,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不是现在!除非……” “除非什么?” “明天!”公主想了想,眼神里露出哀求的目光:“我害怕你从这里走出去之后,又会像从前那样对我不理不睬了。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不是现在。我们明天见面……我还会在温哥华留几天,明天我们见面,我再告诉你。” 我脸色惊疑不定,忽明忽暗,仔细的盯着她瞧了很久,公主却咬着牙不肯说话。我想了想,冷笑道:“好!我再信你一次。明天我再来见你……可是如果你是在耍我的话,那么这次你父亲也保不住你了!” 说完,我哼了一声就要走,却听见公主仿佛冷笑了一声,她低声道:“还有一件事情,或许你有兴趣知道。” “还有什么?” “我父亲。”公主带着几分复杂的冷笑:“这个事情连艾伦都不知道。就在我上次在书房里和他谈话的时候,他告诉了我一件事情,他……恐怕活不了多久了。” 我身子一震,却听见公主继续道:“他得了癌症,不过这件事情他严格的保密,给他做身体检查的那个私人医生也被他灭口了。我考虑了很久,没有告诉艾伦……” “为什么?”我心里震惊,脸上却不动声色:“你不是一直和艾伦串通了再算计你父亲么?” 公主幽幽的望着我:“因为你……你不是一直都很希望我成为地狱天使的接班人么?” ***************** (砸点票支持一下哈)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