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邪气凛然 > 第十一章 【怨毒】

第十一章 【怨毒】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24 23:05:02 更新时间:2022-08-03 01:49:32
原本公主的邀请,我是本能的就想拒绝的--我自认和这个女人实在没什么共同话题,而且,我现在怎么说也算是个已婚男人,自己的妻子受伤在医院躺着,我正要去看她,这时怎么会跑去和一个著名的浪荡女人约会呢? 可是我的拒绝话还没有说出口,电话那头,公主又忽然说一句:“听说,你和我父亲之间有一个约定。” 我皱了眉皱眉,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想了一下,我缓缓道:“好吧,你说个地方。” 公主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奇怪:“陈阳,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那家酒店么?就是我父亲在温哥华办的那次宴会,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我愣了一下,不过立刻道:“记得。” 我当然记得,因为那次宴会之后,我和公主一路驱车出动,两人还在车里一番**。当然,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个公主是一个**成性的浪荡女。 “就在那家酒店的四楼,有一家叫‘英格斯’的餐厅,那家的法国菜不错,我在那里等你。” 放下电话之后,我想了想,让开车的小朱掉头。 这是温哥华的一家颇为著名的豪华酒店,刚刚经历了一场暗杀,手下人对我的安全很是紧张。所以我走进四楼的法国餐厅的时候,身后跟着锤子和小朱。此餐还有另外四个手下,他们身上都带着枪。 我们这么一帮人走进来,立刻引起了餐厅里不少宾客的侧目。 在最里面的一个靠窗的双人座位上,公主正坐在那儿。她一身浅色的晚装,淡妆素裹,今天却打扮得异常素雅,娇媚的脸蛋上却很是干净,连一丝妆都没有化,颀长的脖子上,只挂着一串晶晶的水晶挂坠,一只玉手轻拖腮,眼神迷离,桌前放着一枝高脚杯里,还有小半杯红酒。看着她迷离的眼神,还有双颊上微染红晕,显然她已经喝了不少了。 远远看见我走来,公主直起身子,看着我笑了一下,带着几许不屑和嘲弄。等着我走到面前,她才开口道:“堂堂的温哥华的五爷,现在也这么胆小怕事?出门都要带着这么多保镖了?” 我淡淡一笑,只是看着她醉眼惺忪的样子,微微皱眉,坐在了她的对面,然后一招手让锤子到我身边来:“你带着人都先下去吧。” 锤子皱眉,低声道:“五哥……这几天不太平……” 我摇头。故意道:“公主殿下在这里,还担心什么安全问题?哼,索林先生的掌上明珠,出门的时候身边不可能一个保镖都不带的,只不过人家做的比较隐秘而已。” 锤子没明白我的话,但是看我坚持。而旁边小朱却听出明堂来了,拉了他一把,他只能回头带着我的几个手下去了。 “让你见笑了。”我召来旁边的侍者给我也倒了一杯红酒,然后仰脖子就喝了下去。 “浪费……”公主故意取笑道:“红酒可不是这么品的。” 我一抬眉:“我原本就不是什么雅人。” “怎么了?身边没了保镖,心里害怕,要用喝酒来壮胆了?”公主还是在嘲弄我。 “嘿嘿!”我笑了笑,有意无意的看了看周围:“堂堂的公主殿下出行,难道身边就没有几个保镖么?只不过你父亲做得隐秘,那些跟班的都化妆了在你周围暗中保护罢了。当我不知道么?反正有你的保镖在周围,我怕什么!” 随后我也不多说话,直接喊来了侍者点菜,正好我晚上也没有吃东西,随意点了一份法式煎鹅肝,然后加了一份烤蜗牛。就着红酒,大口喝酒,大块朵颐,就在这样的场面下,毫不顾忌形象,狼吞虎咽的把面前的食物飞快的扫完了。 整个过程,公主都没说话,只是这么静静的看着我。我吃完了最后一块蜗牛,把面前的酒也喝完了,然后一扔餐巾:“好了,饭也吃完了,说吧,找我来做什么?” “唉,八二年的红酒,这世界上喝一瓶就少一瓶……你却这么糟蹋好东西。”公主摇摇头,她今晚实在有些奇怪,一点也不像平日里的那个飞扬跋扈胡搅蛮缠的公主了,反而却装起了淑女来。看着我有些不耐烦了,她才坐直了身子,身子微微往前探了几分:“你……是不是和我父亲有一个交易?” 我没说话,只是看着她。 公主张了张嘴唇:“这大半年来……我过的很不开心!非常不开心!” 我还是没说话。 “那次……就在你参加完了我父亲的宴会之后,第二天,父亲来找我谈了,就在他的书房里。”公主带着几丝复杂的表情,然后她直直的看着我:“你知道么?我父亲的书房,我这一辈子,只进去过两次而已。因为那个地方,是他平时有重大事情的时候,才会喊人进去说话。而我,一直不务正业。这次父亲忽然喊我在书房里谈话,是我这辈子第三次走进他的书房!” “那又怎么样呢?”我轻轻的问道。 公主没回答我,公主眼神里露出嘲弄的笑意,仿佛自言自语一样:“嗯,在你心里,我大概是一个被有权有势的老爸宠坏了,仗着家里的权势胡作非为,私生活混乱。**、**的贱货、婊子……是吧?” 我没说话……因为我的确是这么认为的。 “知道我前两次进书房和父亲说话,是在什么情况下么?”公主带着冷笑看着我。 我怎么知道?我扬了扬眉毛,没说话。 “第一次,是在我十三岁的时候。我的母亲去世的第二天。”公主眼神迷离,仿佛沉浸在回忆里一样:“我父亲很有钱,而且他有权势,有背景,有势力,有很多很多手下……很多人都知道他的名字。很多人都害怕他,甚至有听见他的名字就会吓得发抖!有这样的一个人当父亲,似乎很风光,是不是?”她又看着我:”可是人知道么?我父亲。至少我知道的,从我懂事的时候……他至少有过几十个女人!他有钱,而且当年的他很迷人,很威风……有很多很多女人恐怕都会抢着和他上床!而这样的男人,也注定肯定会有很多女人的!那么你知道我的母亲是什么么? 我看着公主,她又喝了一大口酒,然后肆无忌惮的大叫了一声:“Waiter,再来一瓶!” 随后她继续看着我,低声笑道:“我的母亲是他的其中一个女人……对,没错,很多很多女人会其中一个。而且,也是我父亲的众多女人里,唯一的一个被他接进家里的!其他的女人,都被他养在外面,各地。有的则是玩儿过了就扔掉。唯独我的母亲,差一点就成为了他的妻子……你知道为什么吗?”公主指着自己的鼻子:“因为我!” 她咯咯咯咯的笑了一会儿:“因为我!因为我的母亲生下了我!我父亲一直希望有个孩子能继承他的血脉。身为一个首领,一个立志把自己的事业家庭化的首领,他需要有后代!但问题是……我的父亲,伟大的,无所不能的索林……他却天生有生理缺陷!你知道是什么毛病么?是一种无法治疗的毛病,他……获得后代的可能性,只有普通人的百分之五!是的,百分之五!” 难道是天生的缺乏精子?或者精子活力不足?我脑子里胡乱的猜想,这种毛病的的确是让很多男人很头疼的。 “所以,他有过很多很多女人,但唯一给他生了后代的,就只有我的母亲。而可惜的是,我是一个女孩。不是他想要的儿子。但尽管如此,我是在那百分之五的可能性里产生出来的,我父亲也因此对我格外的珍惜,格外的疼我……甚至,对我太好了!好的让我发疯!!” “父亲不爱母亲……对于伟大的索林来说……爱情是一种狗屁!他只是需要有女人给他生孩子而已。他可以给我的母亲很多钱。可以让她生活在皇宫一样的庄园里,可以让她吃最贵的,穿最贵的……但是唯独,我的母亲没有一样东西,那就是一个爱她的男人!所以她后来死了,在我十三岁的时候死了,一场并不算太严重的肺病夺去了她的生命。而在她生病的时候,我父亲可以花钱给她找最贵的医生……可是,却没有去看过她一眼!” 我听出了公主的声音里那一丝深深的怨恨! “那天母亲的葬礼刚刚结束……哼,他匆忙的就完成了葬礼,然后把我叫到了他的书房里。然后他对我说了一番话,他告诉我,他只有我这么一个女儿,他希望我能去欧洲读书,他会花钱让我进最好的贵族学校,他对我抱有期望,希望我今后能成为伟大的索林家族的第二代女皇……哼,假如‘索林家族’真的能变成事实的话。”公主的咬了咬牙,看着我,沉声道:“我告诉他……决不!” 我叹了口气,看着面前已经半醉的公主,不知道说什么。 “后来……我拒绝了去欧洲,父亲没办法,我告诉他,如果他把强行绑上飞机也没用,我到欧洲,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他没办法,大概是考虑到,还是把我放在他的视线范围内更好一些,这才没有勉强我。”公主微微一笑:“我十三岁的时候,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会向上帝祈祷……你知道我祈祷什么吗?” “什么?” 她哈哈的尖笑了两声:“我向上帝祈祷,希望他破产!希望他的事业一败涂地!!希望他一无所有!!” 我渐渐的感到一丝不对头了。[天堂之吻手打] “他对我期望越高,我就越胡闹!他希望我好好的求学,我就偏不!我在学校里胡作非为,然后疯狂的交男朋友……你看,我很年轻,而且很漂亮,以非常有钱,至少是正常的男人,都会喜欢的。”她的眼神里带着一丝疯狂:“我的第一次……告别处女,是在学校的男更衣室里,我喝醉了,随便就把自己交给了一个黑人。他是学校橄榄球队的四分卫,哼哼,我能感觉到,每次他看我的时候。那眼神就恨不得掀起我的裙子!!那是我的第一次,我很疼……虽然我喝了酒。但是依然很疼,很清醒……可是我越疼,就笑得越发厉害!哈哈……他希望我变成一个女强人么?那么我就要做一个荡妇!!” 她的眼神,她的声音,都带着一丝疯狂的变态的味道,我看着她,深深的皱眉。 “后来,第二天……那个黑人就不见了。”她似乎想了想,笑道:“嗯,准确的说,他失踪了。报警也没有用处,一直都没有找到他的下落……不过我却猜测,他大概是被我父样干掉了,然后扔进了安大略湖里去了。哈哈哈哈……” “后来呢?”我问了她一句,连我自己都没有注意,我的声音稍微柔和了一些。 “后来……”公主冷笑不已:“我继续的交男朋友,有的时候交一个,有的时候同时交两三个……如果我顺眼的,我会和他上床,如果我不顺眼的,我不会让他碰我一下,而是**他一段时间然后甩掉他。我就像很多学校里地那种漂亮的荡妇一样,**……后来我还曾经有一段时间吸大麻,不过后来不吸了,因为父亲发了话,如果谁敢卖毒品给我,那个人肯定会死的很惨。” 我掏出香烟来点燃一支,靠在椅子上,静静的听她说下去。 “后来……我遇到了一个男人……准备的说,是一个男孩。”公主忽然收敛起了她的冷笑,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深深的悲哀来,她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语气一下子就变得很温柔起来:“那个男孩,很骄傲,非常骄傲,那是一种骨子里的骄傲。他瘦瘦高高的,戴着眼镜……哦,他和你一样,是一个中国人。他每次的测试都是满分,原本所有人都认为他是那种书呆子一样的家伙。他的父亲是中产阶级,父亲是一个牙医,母亲没有工作。他很少和别人说话,脸上也很少笑。而且……当时因为他是华人,学校里有人很喜欢欺负他。有的时候,他在更衣室里的时候,都会被人打。还有不会掏光他的口袋里的钱。他从来不说什么,我经常看见他被人打了之后,脸上带着伤,但是却一声不吭。尽管所有人都觉得这个人很软弱,但是我却觉得他很骄傲,真的很骄傲,因为别人和他说话,他都不理睬。我很清楚,我们看不起他,其实,他更看不起我们。我当时就对他产生了兴趣,然后就试图去勾引他……哼,反正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我不过是玩玩而已。既然我已经发誓要当一个荡妇,那么我也不在乎找这个家伙来消遣一下。” 说到这里,她忽然看着我:“你认为我漂亮吗?” “……漂亮。”我叹了口气。 我说的是实话。虽然她的有诸多缺陷,诸多让人不齿的习惯。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公主的确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是的,我年轻,漂亮,很多男人喜欢我。可是我去接近他的时候,你知道他第一句话对我说的是什么吗?”公主一脸温柔的表情,低声道:“他对我说:”滚开。” 看着她一脸温柔的表情,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就是这么奇怪,我试图接近他几次,他看我的眼神中,都是毫不掩饰的厌恶和不耐烦……嗯,说实话,就像我们认识之后,你看我的眼神一样。”公主忽然身手拿过我放在桌上的香烟盒子,抽出一枝香烟来给自己点燃:“我很明白,他看不起我。虽然我年轻漂亮,有钱有势,但是在他的眼里,看我的那种眼神,和看街上的垃圾没什么两样。” “然后呢?” “然后?”公主低声道:“然后,我忽然发现自己疯狂的爱上了他。” 我愣了一下,公主冷冷的看着我:“你觉得奇怪么?”随即她眼神里的锐利消失了,变得有些黯然:“我也觉得奇怪。他越是讨厌我,我就越是想接近他……那段时间,我甚至把我身边的男人全部都甩掉了。他喜欢安静的女孩,我甚至把衣柜里的衣服都扔掉、烧掉,然后每天穿得干干净净的,就希望他能多看我一眼。” 我笑了笑,没说话。这些不奇怪。不过是叛逆期的女孩的表现而已。 “可是他实在太骄傲了,他虽然很病弱。学校里的男生都可以欺负他,但是他却是那么傲气,看人的眼神都是那种冷冷的。尤其是看我的时候……就象你一样。”公主笑得有些呆滞:“我当时甚至想,如果他肯和我好的话,我就一定愿意当一个乖女孩。” 随后公主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低声道:“后来我又知道了一件事情……你知道的,我父亲一直都在‘照顾’着我。凡是和我有染的男孩,都会被他格外的注意,事实上,自从拿走我初夜的那个黑人小子莫名其妙的失踪之后,后来接近我的男生里,也有人被他悄悄的干掉。还有人会被他派手下打一顿,然后警告他们不许接近我。而这个小子也一样。我身边的父亲手下,看见我居然又和这么一个软弱的东方小子好上了。结果就在我试图靠近他的过程里,打过他两次,也警告过他。但是这些他都没有和我说过。而依然的,他不理我。被我父亲手下打了之后,也还是什么都不说。” “有段时间我很痛苦,我想得到的就一定要得到……可偏偏是他,我怎么也得不到。我甚至有的时候,拿着香烟头烫自己……嗯,就在手腕上。” 我的眼神忍不住往她手臂上看,却看见白皙的肌肤,没什么痕迹…… “你不用看了。”公主冷冷道:“我做的整容的换肤手术,那些疤痕都没有了。” 她想了想,道:“后来,大概是过了两个月,他才开始稍微的对我态度有些改变,他开始对我稍微客气了一点。我当时真的发疯了一样的爱他。我为了讨好他做了很多事情……比如,学校里的舞会,男生都会邀请女孩子当舞伴,而没有舞伴就会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他这个东方人,在学校里没有女孩喜欢他,也没有人肯当他的舞伴,而我就主动去找他……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几次。后来他对我客气了一些,但是他对我说,他一点都不喜欢我,他可以和我当朋友,但是绝对不会喜欢上我。我问他为什么,他想了很久才回答我,他喜欢‘简单’的女孩。” “然后呢?” “然后?”公主的眼睛里露出阴郁的目光:“然后……他找了一个女朋友,是一个从新加坡来留学的东方女孩……我非常生气,真的气疯了!就在一天晚上,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然后用刀片割开了我的手腕!” “自杀?”我皱眉。 “是的!”公主目光阴冷:“但是我没死成。被家里的佣人发现了。然后……” 我皱眉,生出一丝不安的感觉来。 “然后……我父亲问我到底为什么要自杀。我没说……可是我不说,自然有人告诉他。”公主咬牙道:“我父亲很珍惜我,因为我是他的唯一血脉。他看见我居然为了一个男人自杀……伟大的索林很愤怒……结果,第二天,那个男孩……失踪了。” “失踪……”我低声默念这个词语。 “失踪的意思就是……我父亲把他杀了。”公主仿佛若无其事一般的说道。 我看着她,面色冷然,似乎轻描淡写一样的说着话,可见我却从她的眸子里,看出了一丝深深的怨毒。 “然后,我这辈子第二次走进了我父亲的书房,我当时知道了他失踪了……我走进了书房里,假装找父亲谈话……而事实上,我的袖子里藏了一把枪!”公主的这句话,让我心里一突! *********************** (说一件事情:我决定了,不会再为月票而“爆发”了。原本看见月票落后太多,准备今天再爆发的,可是今天白天整理繁体出版的稿子的时候,把前面折两个月的写的东西看了一遍,忽然有些郁闷……的确,为了月票而强行爆发写的这些稿子,让我自己重新看了以后都觉得有些问题……而每天对这读者求月票的样子,让我自己都觉得有些可笑。 现在就这样吧,愿意投我月票的就投,不愿意投的,我也不强求了。现在开始,我会努力码字,低调存稿。今后的爆发,除非是我有存稿,否则我不会为了月票而盲目的爆发了。 最近情绪有些混乱,不过今天把之前的稿子重新看了一遍,有些想明白了。以后就每天保持两章或者一个长章节,没有灵感的时候,我不会硬写的。就这样。 我相信,质量好了,月票自然会来的,对吧?多谢最近苦口婆心劝我的那些读者了。谢谢你们。)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