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邪气凛然 > 第十章 【如此而已】

第十章 【如此而已】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24 23:05:00 更新时间:2022-08-03 01:49:32
别说是那个俘虏了,连我在内,西罗和身边的一帮兄弟,人人都不禁对木头侧目。望向木头的眼神,多了几分敬畏和寒意。至于龅牙周先生,依然捂着嘴巴在墙角狂喷不已。 木头已经收起了手术刀,看着我使了个眼色。我立刻醒悟过来,赶紧让手下放下了吊在上面的两个俘虏,小黄拖着他们回到了货柜箱里去了,至于如何问口供,那就不用**心的事情了。 “你……还真不是一般的变态。”我目瞪口呆看着木头。 的确,这么个家伙,虽然从前我们在南京的时候也一起厮混,一起喝酒,一起玩耍,一起在酒吧里泡妞打架,而且我也知道木头这家伙其实就是一个闷骚类型的家伙,别看他斯斯文文的,打架起来可一点不手软。不过……想想这个家伙青日里在社区诊所里为那些老人做做体检,无事的时候就坐在诊室里看看日本漫画……这样的人,居然能说出“我想**解剖了你”这种令人发指的狠话来,而且就拿着手术刀在一个大活人身上划来划去…… “装的。”木头耸耸肩膀:“我不是变态狂,只不过在医学院求学的时候,解剖课成绩的确是优等,记得第一堂解剖课的时候,老师带着我们解剖一具尸体,我是所有人学生里唯个没有呕吐,而且是从头看到尾的。” 他扯掉了手里的像皮手套扔在地上,淡淡道:“刚才这是吓唬那个家伙的,我想一般人。就算是再硬地汉子,纵然不怕死,但是应该还是会害怕被**解剖的。” 他浑身都是刺鼻的血腥味道,木头却神色自若。只是简单的脱去了外衣,然后随便拉过了我地一个手下:“哪里有水?我要洗洗。” 那个手下用敬畏的目光看着木头,慌忙指了一个方向。 现在,所有人都对我的这个朋友刮目相看了。我这里的这些兄弟,杀人放火的事情,都是不怕的,尤其是这些嫡系的手下,个个都是能打能拼的凶悍之人。但是今天却都被木头震住了。 我又坐了会儿,很快,小黄就从俘虏嘴巴里撬出资料来了。 这两个杀手都是华人这是没错的。不过这两人都来自美国华素帮的一个下属分支……简单地说。就是一个专门接生意帮人做事的极端组织,杀人绑票敲诈勒索等等。 我听到“华清帮”这个名字,心里就先是一沉。因为我知道。华清帮是和洪门有着血缘上的联系地。我第一个想到的是……难道是叶欢找人来对付我的? 华清帮是美国的一个很大的华人黑帮组织,不过组织比较松散,大多数都是头顶一个“华清”地名头,而下面的分支多如牛毛。总的来说势力不小,但是却下面地各个组织各占山头。各自为政。而这两个杀手,就是名义上属于华清名下的一个类似于杀手的组织。 根据俘虏的交待,他们的这个组织主营的业务其实还只是绑架。杀人的生意也接,不过毕竟这个世界上杀人的活儿太少了,一年也难得弈到几个有油水的生意,还是绑架地案子做的比较多。这次么,是有人出了高价请他们来对付我的。 这两人也是老手了,来到温哥华已经十天了,这些天每天都在暗中搜集我的资料,我的背景,包括我的很多细节。比如说我的年纪。身份,我的喜好,我的性格脾气。 主要的,是我的每天的出入路线。我每天去什么地方,走什么路线,身边跟着什么人,基本上都被他们摸的很清楚的……而让我郁闷的是,很多资料,他们几乎是毫不费力的就弄到手了…… 只因为我现在的知名度实在很高,平时有很多小报的狗仔都会在后面盯我的梢,我的很多资料,他们甚至不用亲自来查,翻翻报纸都能弄到不少。 根据他们的交待,他们原本策划了两个方案,第一是寻找一个我习惯行走的路线,然后打暗枪来杀掉我。比如说在我的公司附近,用狙击枪干掉我。不过这个计划流产了。因为我现在几乎是一个甩手掌柜,很少去公司,而且我现在的行踪太飘忽不定了。 从洛山矶回来之后,我几乎每天到哪里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固定的计划,大多数时候都说一拍脑袋想起做什么事情,就立刻出去,我出入没有任何计划和规律可言,他们实在摸不准我的出入作息规则。所以,蹲点打闷枪的计划就流产了。 然后接到了我婚礼的消息,这些人就想到了,婚礼派对上,宾客,工作人员,乐队,等等等等,人员复杂,就想好了趁着这个时候混进来。 也幸亏我住的地方,四处地形平坦,周围没有什么高层建筑,所以他们没法安排狙击手。结果,就计划在我的婚礼蛋糕上做手脚了。 婚礼这天,虽然我安排了不少手下在维持安全,但是毕竟这是婚礼,不是什么军事禁区,也没有人想到会有人在这天来找我的晦气,人心难免松懈了一些。而我的住宅也实在不是一个利于保护的地方,一个大宅子,外面是院子,周围是一圈矮墙,占地又不小,就那么几十个手下,又要维持场内秩序,又要在外面看管进入口防止媒体的人混进来??总不可能把宅子外面全围起来吧。 这两个家伙身手也不错,直接找了个死角的地方就翻墙溜进来了。 其实他们在蛋糕里弄的手脚之外,还有准备,就是两人都换上了普通的衣服了充宾客在场子里游荡??这天的来宾着 着实不小,有黑道白道。连我都不是全部认识,更何况我地手下?两人身上都带了家伙,尤其是一种微型手枪,外壳是塑料的。只能发射两粒子弹。两人原本还想,如果能在婚礼前在场子里遇到我更好,直接就一个冷枪干掉我了。 结果,活该我命大,木头和阿泽他们来了之后,我几乎就拉着这两个兄弟一头扎进新娘化妆室里聊天不出来了,让他们没逮着机会在婚礼前干掉我。最后只能用了最后一招,想靠蛋糕里的炸弹干掉我…… 那炸弹是定时的!原本算计好了时间,正好能让我切蛋糕地时候爆炸。 说实话,婚礼上。除了我心里的第六感之外,其实当时提醒我的最大的破绽就是:推蛋糕出来的是一个黄种人!!这是最大的破绽!因为我很清楚,西罗给我找来的糕点师是英国皇室的高级人才。就算那个糕点大师架子大不出来推蛋糕车,也应该是他的副手来出面。而不管是那个糕点师也好,还是他的助手也好,都是白人!! 不过偏偏……我因为看见了颜迪不胜酒力有些疲惫,所以就干脆随便讲了两句。缩短了发言时间! 这下又出乎了他们地意料!结果没来及化妆(原本他们想化妆成白人的……其实很简单,脸上弄点胡子,或者简单的化妆一下糊弄糊弄。说不定就能蒙过去了)可惜时间上出了差错,,就只能硬着头皮推着蛋糕车出来了!! 最后,才让我当场看出了破绽。 这两个被我抓住地杀手,只不过是拿了钱来干掉我的“职业人才”而已,本身自然是和我无怨无仇的。至于背后到底是谁委托了他们的组织来对付我,这个就不知道了。他们只是动手的一线行动人员,委托人是问不出来地。 手里的资料就这么多了,再多的也实在问不出来了。我想了想。吩咐了下去:“没用了地话,直接装进麻袋扔海里吧。” 小黄没说什么,掉头就准备回去杀人,不过我随后喊住了他:“等等!” 我想了想,道:“先不忙杀,再留一天。说不定又想起什么要问的。” 随后我跑到墙角去拉起面无人色的龅牙周:“周大律师,吐完了没有?吐完了就回来商量事情吧。” 旁边早有兄弟架着已经腿软的龅牙周回来,还有热茶奉上给他漱口。 我让兄弟们都退开,仓库里就留下了我和西罗龅牙,还有木头阿泽。 “首先要搞清楚是谁花钱买我的命。”我揉了揉太阳**,看了龅牙周一眼:“周大律师,我们这些人里,你的脑子最好使,你帮忙想想。” 龅牙周就坐在木头身边,木头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了,不过身上还是带着血腥味,龅牙周脸色有些苍白,咬牙道:“你仇家可不少,想你死的人不是一个两个,我怎么知道?” 我苦笑了一下:“嗯,想我死的人……的确,混到我今天地位置,想我死的人自然是不少的。仇家也肯定是有的……” 怎么说呢?我得罪的人不在少数。首先就是越南人了。越南人在温哥华,不,应该说自从我弄出来的温哥华骚乱之后,整个加拿大,越南籍黑帮都被当成了过街老鼠,被各种势力疯狂打压。尤其是温哥华,越南人的黑帮早就被连根拔起,一点不剩了。但是我不信是越南人花钱买我的命。第一,大阮小阮都完蛋了,没有了苦主,谁没事闲的慌花钱来给两个死人报仇?黑帮是号称讲义气,不过那大多都是哄人的口号而已。没有好处的事情,谁做?换做是你,你会为了所谓的义气,出钱出力去得罪一个势力很大的老大么? 而且,就算越南人要干我,也不会找华人来做。 那么……那个叫做眼镜蛇的雇佣兵组织?眼镜蛇接了越南人的活儿来对付我,结果被我连消带打的把他们派到北美来的人全部干掉了。按理说人家肯定恨不得我死的。不过失去了派遣来到北美的精兵强将之后,眼镜蛇这支原本就只不过是二流雇佣兵团伙的组织,更是实力下降到不入流了。在佣兵圈里,自保都不足了。哪里有功夫来找我麻烦?而且这行地规则是,花钱帮雇主办事,办成办不成,都没道理去找人报仇??当雇佣兵的。哪天不死人?如果说执行任务失败了死了人,就去报仇,那么全世界的雇佣兵都别干其他事情了,每天只去报仇都没功夫! 那么,也不是眼镜蛇了,基本上我和这个组织也不会有什么交集了。 最近得罪得最狠的,首推自然是那帮恐怖分子了!拉穆奇先生地革命同志们……嗯,这些人估计是恨死我了。但是那些人可是有着自己的恐怖事业,都是做大事的人,没理由来对付我吧?打个比方说。**大叔被抓捕了这么多年,也没见基地组织去杀带队的美**官的全家啊。 就算是拉穆奇的同伙想我死,也都应该是一帮中东大胡子来找我麻烦。扯不到华人身上。 那么……甘比诺家族? 我笑了……借他们个胆子!甘比诺家族是牛逼,也的确是我惹不起的。但是现在有罗斯柴尔德家族当我的靠山,他们敢动我?我现在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赚钱工具和赚钱地合伙人啊!老高奇就算再恨我,也不会这么冲动的。至于买凶杀人么,甘比诺家族不会傻到以为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人查不出来地。老高奇是个人物。不会是这种不知道进退的蠢货。他不会为了出一口气而把自己的家族拖入危险里。 三叶草家族?难道杨二先生希望招我当侄女婿?结果我没娶杨微,把他老人家惹毛了?就想干掉我? 这个想法我立刻就笑着否决掉了。杨二先生何等厉害的人物,怎么会做出这种傻瓜事情来?除了对自己的亲生儿子有些徇私之外。这人绝对是一等一地枭雄人物! 那么……索林? 我皱眉了。索林是绝对不会对我有敌意的……但是那个艾伦就说不准了! 可以说,他艾伦现在失宠的现状,有一大半都是我害地!如果不是我为了自保而蛊惑了老索林传位给他自己女儿的决心,那么现在艾伦还是风光无二的接班人呢!结果,就是因为我在中间插了一杠子,现在老索林肯定是要干掉艾伦的。虽然我和老索林的合作,只有我们两人心里清楚,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不过想想也不对,艾伦现在自报都困难。就算要做什么,也会加紧抢班夺权!而不是来找我麻烦。 我叹了口气,终于心里不得不再次提起了那个让我最最不想提起的名字: 叶欢! 叶欢是华人。叶欢是最希望我死的,因为只有我死了,他才能安全!但是……叶欢就算想我死,也会让自己最信任的人来动手,而绝对不会买凶杀人!因为我和他之间地关系,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那么……难道是国内的洪门? 洪门里的人,终于发现了我的身份!然后找人来做掉我? 我现在的名气很大,不仅仅是加拿大温哥华的五爷,不紧紧是温哥华大圈的领头人。同时因为好莱坞的遭遇,使得我红头半边天!还常常是新闻的头版人物!连时代周刊的封面我都上了……这样的知名度,肯定是传到国内去的。 可问题是,我一直忽略掉了这个问题。 因为除了叶欢等人之外,洪门里,没有人知道我还活着了! 这是一个很关键很关键的问题。 我阉掉了洪门里一个老大的亲生儿子,最恨我的自然是那个老大和他的太监儿子了。可就算是这两个人,他们认识我么?不认识! 他们最多知道我的名字,我在国内的背景资料……而且,即使当面见过我的人,也就是那个被我打成太监的家伙,那天晚上也只是在磕了毒品之后飘飘欲仙的情况下和我朝过相,见我的脸。 后来他们撒下网追捕我,也都是凭借照片而已。 可是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两年多了!两年多的时间过去,而且在他们的心目中,我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那些当年抓我的洪门地千百手下小弟。自然早就忘记了我,说不定连我什么样子都忘记了。这个道理很容易一想:换做是你,你两年前看过一个陌生人的照片,现在两年过去了。你还能清楚的记得那个陌生人的照片上是什么样子么?谁会记得?切-! 至于那个被我打成太监地小子,还有他老子,应该是对我印象最深的人了。可问题是,他们都认为我是一个死人了!他们不会再刻意的打听我,追查我。即使是偶尔听说了,现在大圈在加拿大主事的人外号五爷??他们知道“五爷”是谁? 问题就在于……我最近太红了!! 我的照片频频的出现在报纸,杂志,媒体上! 我现在走到大街上都可能会被人认出来!那么,关于我这个红透美国的“陈”的照片,出现在国内的一些媒体上的可能性。肯定很大吧! 假如,某一天,那个被我打成了太监地家伙。或者他老子,一翻某张报纸,上面有我的照片……嗯,这个人怎么这么眼熟?再一想,不对。怎么和当初打残我的那个家伙这么像?再一查…… 这就大有可能了吧。 不过也有一条!如果他们知道了我没死,第一个倒霉地绝对不是我! 是叶欢!!! 当初可是叶欢弈了一具我的尸体去交差的!!现在发现了我没死,第一个承受怒火的就是叶欢了。 所以辨认是不是洪门的仇家来寻仇。很简单,就是查查叶欢最近过地好不好。 西罗是知道我的底子的,我地底子没有隐瞒过他。不过龅牙周就不知道了。我想了想,现在也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了,当场就说了出来。 “周律师,你也知道的,我是当初偷渡来加拿大,然后加入大圈的。我是在国内惹了很大的麻烦,在国内待不下去了才出来的。现在我怀疑可能是国内的仇家找上门来了。” 龅牙周看着我。似乎没太在意:“大圈里很多都是在国内犯了事偷渡出来的。不过你的仇家很厉害么?” 我想了想:“不知道怎么说,算是很厉害,不过也不算什么……嗯,洪门你知道吧?我在国内地时候,把洪门里面的一个老大的儿子打成了太监。” 没太大反应,龅牙周也不过就是挑了挑眉毛,然后“哦”了一声而已。 的确,如果换做从前的我,洪门这两个字绝对是可以让我高山仰止的存在了! 但是现在么……就一个字,哼! 面对美国最牛逼的黑手党家族,我都敢硬碰。 洪门是很厉害,不过那要看是在什么地方了。在华人的地方,洪门历史源远流长,香港的黑社会全部都是洪门的分支传下来的,基本上,整个洪门就可以代表了中国的黑道近代历史了!但是,那是在国内! 从绝对势力上来说,洪门恐怕比黑手党都要逊色几分。 而且,我得 罪的不是整个洪门,而只是其中的一个老大而已。 洪门这种组织,其实和黑手党差不多。看似庞大,其实内部也比较松散。黑手党在美国有二十多个家族,内部山头林里,而甘比诺不过是其中一个比较大的而已。洪门的情况也同样如此。 如果对付一个当年如我这样的小混混,一个老大发了话,其他的老大当然不会为了这点小事情而驳了同道的面子,一个江湖追杀令下来,我在国内就别想混了。我一个小人物,杀了我也不过是一件小事情,找个坑一卖,做点手脚,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我现在是谁?我是温哥华的大圈头子,控制了加拿大西海岸的走私贸易,是名副其实的一方枭雄了。 如果对手是一个不入流的小混混,洪门的其中一个老大发了话了,自然所有老大都卖面子帮忙,反正下个江湖追杀令么,也不废什么事。但是如果是对手是一个拥有雄厚势力的境外黑道头子……那就不同了! 这种情况下,洪门内其他的老大会愿意竖立我这么一个强敌么?而且理由只是为了一个老大的私人恩怨? 这年头,没利益的事情,谁干啊! 如果是整个洪门团结起来要干我,我自然是如临大敌。但是如果只是洪门下面的一个山头的老大要对付我……靠!谁怕谁啊! 我现在要名有名,要钱有钱,要背景有背景。就算是甘比诺家族对付我,也不敢杀我!最多就是想办法给我的生意捣乱而已!那天高奇也不过是羞辱我一翻然后放我回来! 为什么? 开玩笑,我现在这么大名气,新闻人物,社会名流……难道是白给的?谁敢杀我,就是惹祸上身!你杀个小人物,杀了埋了,谁都不知道。但是你杀一个社会名流试试!这些都是我的护身符啊。 所以,当年害的我千里逃亡九死一生的这段恩怨,现在说出来,在龅牙周看来,也不过就是一句“哦,知道了。” 如此而已。 商量了一下,最后做出的结论是:目前最大的怀疑对象,还是国内我的老仇家了。 不过,如果要确定这点,龅牙周的意思是先查查最近叶欢过的怎么样。 随后从仓库里出来,我就立刻准备去医院看颜迪了。而就在路上,我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打电话来的居然是公主殿下! “陈阳,有时间么?我想和你谈谈。” 我皱眉,这个女人,我的婚礼都结束了,她还没离开温哥华? (这章没走多少情节,但是需要交待一些问题,算是过渡一下。)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