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邪气凛然 > 第一章 【最爱】

第一章 【最爱】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24 23:03:54 更新时间:2022-08-08 11:10:24
风平浪静的几个月…… 这一切证明了一件事情--马丁说的“没有人可以阻挡罗斯柴尔德家族的生意,否则,就是家族的敌人。” 或许这句话未必完全正确,因为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肯定还有资格挑战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势力存在……但是至少可以肯定一点的是:绝对不是甘比诺家族。 电影顺利拍摄,我花费了十美元的象征性的代价,租用了火炬大厦作为外景,同时还聘请了洛山矶警方的路易斯警官作为这部电影的顾问。这些毫无疑问都是噱头而已,但是为了电影的宣传,你就得这么干。 詹姆斯卡梅伦的确没有辜负他“烧钱”导演的外号。原本我就怀疑过,他主动修改剧本降低了预算,难道是他转了性子了?结果,原本计划一亿美元的资金,最后在他的要求下,追加了三次,拍摄进程也是一拖再拖,最后直到炎热的七月,才终于杀青。我看着最后的花费,有些无言:一亿六千万美元。 不过几位特邀看过样片的电影方面的专家都一致认为这部电影不错,虽然一部动作片谈不上什么高深的艺术价值,但是作为一部商业动作片,它绝对是成功的。 接下来的,就是在公映前的一轮又一轮的宣传造势了。 而这次,完全是处于我意料之外的,媒体曝出了一个新闻来: 新晋的动作明星TIGER正在和美艳的杰西卡约会?! 开始在洛山矶时报上看见这条消息的时候,我以为是公司的宣传人员弄出来的噱头,但是经过我询问之后,发现不是这么回事! 我忍不住苦笑,小虎这个家伙,不会真的被杰西卡吊上了吧? 我立刻召来了小虎。这家伙经过在好莱坞的近半年的经历,已经脱去了当初的那个楞头青的毛头小伙子模样了。有公司的形象专家为他设计的最能展现他魅力的所有的穿着、发型、举止。现在的小虎,拥有一身在加州海滩晒出来的古铜色的肌肤,一条裁减贴身的衬衫,故意露出脖子下面的一截胸肌。脖子上的一条专门设计出来的简约风格的挂坠,反而能凸现出几分洒脱不羁的野性。 当然,在我的保护下,小虎没有在灯红酒绿的娱乐圈里变质,至少他每天还会坚持的练功。 “你……这上面写的不会是真的吧?”我苦笑,指着面前的报纸,上面是一组图片。有些模糊,一看就是记者抓拍的。第一张,在一辆奥迪Q7里,雷小虎正在开车,而杰西卡坐在他的身边。第二张,两人并肩走进一家夜店,表情亲昵。 雷小虎看了两眼报纸,他表情有些扭捏,不过还是很快承认了:“嗯,前天晚上,杰西卡约我出去……唉,还是被这些记者拍到了。我开车跑了六条街都没有甩掉他们。” 我问他:“你真的喜欢杰西卡?” 雷小虎翻了翻眼睛,仔细想了会儿:“我不知道。她很漂亮,而且对我也很有好感。是不是喜欢她,我不清楚。” 我叹了口气:“那就是不喜欢了。”我看着面前的这个小伙子两眼。 随即想起,毕竟他也快二十岁了。不过之前在大师兄的那种传统高压的教育下……嗯,大师兄的武馆里,别说女人了,连只母鸡都没有。这孩子也真的挺可怜的。而别说在美国了,即使是在国内的一些城市,像他这种年纪的英俊少年郎,也早就有了女朋友了。 “如果让你选,你喜欢中国女孩,还是喜欢杰西卡?”我又问了他一句。 雷小虎想了一会儿,毫不犹豫道:“我喜欢中国女孩。” 我再次肯定了,小虎没有和杰西卡拍拖,看来只是纯粹的血气方刚的年轻小子,处于天性的本能,喜欢接近身边的美女而已。不过……杰西卡主动接近小虎,恐怕就不是那么单纯了。这个女人是好莱坞里混出来的,当然精通各种炒做的手段。这部电影眼看就要公映了,这个时候,弄点话题出来,对她自然有好处的。 一切,都只是圈里的规则而巳。只要她不闹出格,我也懒得理会。 不过我还是提醒了小虎几句,毕竟他可没有什么江湖经验,别回头给人卖了都不知道。不过看来用不着我提醒,雷小虎想了想:“其实我不喜欢前天晚上她带我去的那个的方,太吵闹。而且里面的人一个个都很装逼。唉,不过她身材真的不错,跳起舞来也很漂亮。” 我笑了笑,不再说什么了。 嗯,用句简单的话来说……这是每一个处于青春期的处男都会有的感受。顺其自然吧。 随后我又交待了他几句,喊来公司的秘书,处理了一些事情……中午的时候,杨微敲门进来,她就站在门口看着我:“准备好了么,可以走了?” 我面色并不轻松,只是努力笑了笑,看了杨微一眼:“好了,我们走吧。” 我将于两个小时后乘坐飞机回温哥华…… 已经来到洛山矶半年多了,温哥华的生意一直都是交给西罗打理,而这次,我回去有两件事情需要处理。第一件就是这个季度的走私分赃大会。这样的会议,还是需要我出面,否则只凭借西罗恐怕不太容易镇住那些黑道大佬们。 而第二个需要我处理的事情就是……和颜迪的婚约。 出来这大半年里,颜迪只是在前两个月来到洛山矶陪了我一个星期。而或许是为了避免尴尬,杨微偏偏在那个星期随便找了个借口回了拉斯雄加斯,说是回去处理家族的一些事情。这样的借口,我们都心知肚明。 但是,问题终究还是要面对的。我答应了颜迪会娶她……并且,我真的很爱惜这个女孩,也从来没有想过违背我的婚约。眼前的问题是,杨微正和我在一起。 之前我们都故意避而不谈这个问题,专心的忙碌公司的事情。即使我们住在一栋房子里,也从来不提这件事情。 可是我们不可能在洛山矶待一辈子,我,或者她,都是一样。心里很清楚。一旦这里的事情结束了,当我回去之后,就将面对我的婚礼。 我毫不掩饰我对杨微的感情。 但同时,颜迪在我心里的的位,也是不可能撼动的。有的时候我甚至会想,我是不是应该加入阿拉伯籍?听说阿拉伯人可以娶四个老婆……又或者我干脆移民去非洲好了,因为非洲的法律也不健全。 当然,这些都是近乎天真的想法罢了。有一天晚上,我穷极无聊又打了个电话骚扰木头……顺便说一句,最近我和木头联系比较多了。因为我很奇怪的发现这个家伙现在变得越来越不像“木头”了。 虽然还是那个喜欢看漫画的医学狂人,虽然说话依然尖锐古怪,但是比从前的那种十棍子打不出一句话来的程度,要好了很多。 那天晚上,木头毫不留情的戳穿了我天真的梦想,他直截了当的告诉我: “你以为你的这几个女人都是傻瓜么?我告诉你,女人的直觉有的时候比什么都可怕。颜迪早就知道了你不止她一个女人。其他的不管,杨微也好,乔乔也好,都很明白这点。她们都没说什么,其实就是在等你表态。 “表什么态?” “选择其中一个当你的合法妻子,一个公开的名分。至于另外的,至少我可以肯定的是,乔乔不会离开你的。这个女人是个疯子,上次她居然告诉我,她觉得当情人比当老婆有趣多了。而且,她也说了,她不会是那种能乖乖当一个好妻子的类型。你知道上次我和她吃饭的时候,她对我说了一句什么话么?” “什么?” “她说,大不了一个月三十天,天天玩偷情游戏,那才叫刺激。” 我叹了口气:“你的建议呢?” “你必须做点什么,这样拖下去没有意义--你总得娶一个。我认为这几个女孩似乎不介意你有几个女人,但是你最好别做什么改个国籍然后一起都娶了的美梦。就算她们肯,她们背后的家庭也不会允许的。”木头说到这里,加了一句:“最后我送你一句经典名言!” “什么?” “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木头恬不知耻的对我说。 “我日。” ***************** 坐在飞机上的时候,我还有些沉闷。乔乔的态度,已经通过木头让我了解了。这个女人从来没想过和我结婚--婚姻是不适合她这种生物的。而杨徽呢?我肯定的是,其实杨微是很愿意当我的妻子的。 看着坐在我身边假寐的杨微,我叹了口气。 而就在这时候,杨微忽然睁开了眼睛,然后把一个小盒子塞进了的手掌里。 “什么?”我看着她。 “送你的……”杨微笑得仿佛风轻云淡:“结婚礼物。” 我张了张嘴,没说出什么话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杨微却幽幽道:“她是最早跟着你的,而且从你失业一无所有,到被人追杀跑路,她都一直坚持的等着你。如果换做一般女人,早就当时把你这个跑路的家伙踢了。这样的情分,是我比不了的,我知道我争不过她,也从没想过和她争。你是个男人,而且在你心里,不管是和我在一起还是和……乔乔。但是她的位置始终没变,这就足以证明什么了。我虽然有的时候心里也嫉妒得要命,但是我知道,这些是我无法改变的。” 我依然没说什么。杨微已经继续道:“你是陈阳,是小五。我很清楚。我熟悉的小五,是绝对不会抛弃自己的糟糠之妻的。这是你的原则,也是你的做事风格。我不勉强你,也勉强不来。” 说完这些,杨微看着我无言的样子。忽然笑了一下:“回去之后,记得帮我对颜迪说一声谢谢。” “?”我奇怪的看着杨微。 杨微叹了口气,她迟疑了一下,低声道:“其实,我已经见过颜迪了。” “什么?”我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 因为之前,颜迪从来没有见过杨微。我一直都把和杨微的关系隐瞒着的。 “你还记得,在前几个月,有一次我说我要去温哥华,预支一笔分红回家族去换取家族的支持么?”杨徽的目光有些深邃:“就在那次,我实在忍不住。就想去看看你的未婚妻--其实这次我拉你来洛山矶做电影公司,为什么不早不晚,偏偏在你准备结婚的时候,这点上,我想你应该明白的。” 我笑了笑,其实这个大家早就心知肚明了。杨微不早不晚,在那个时候拉着我出门去美国做生意。我早就怀疑过她是故意的。 杨微略微有些羞赧的笑了笑,然后她神色一变,低声道:”那次去温哥华,趁着你不在,我就想认识一下这位颜边小姐。虽然之前我早就知道她的存在,知道她是你身边最早的一个女朋友。但是我很好奇的是,为什么在你这个家伙身边这么多女人中,你最后却只对她生出了结婚的念头。老实说,当时我实在是有些不服气。” 我皱了皱眉……这又是杨微的自作主张了。 杨微看见我皱眉的样子,立刻笑道:“你放心,我不会做事没有分寸的。我只是找了个借口去你的家里一趟而已。”不过随后她叹了口气,神情变得有些复杂:“见过她之后,我才明白了,为什么我们其他人都无法撼动她在你心里的位置了。其实陈阳,你知道么?颜迪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一个女孩。” “……聪明?”我有些茫然,无论如何,聪明这个词语,最应该形容的是杨微而不是颜迪吧。 杨微想了想,她侧头道:“或许,聪明这个词语不恰当。我想说的是,她虽然是一个很纯真的女孩,是我见过的唯一的毫无心机的人。但是偏偏是她这样一个人,才反而更让我生出了一种无法匹敌的感觉了。有句老话,不争胜过争。颜迪就是那种‘不争’的人。正因为她什么都‘不争’,最后奇妙的是,她反而得到了一切。更让我想不通的是,她并不是伪装出来的这些,而是纯粹的一种出于真心的善良和纯洁……” 我听的有些迷糊。 杨微继续道:“而且…“,她并不是那种笨笨的女孩。她或许未必聪明,但是她却心里很明白。比如我上门的时候,她第一眼看见我的时候,我就产生了一种无法伪装的感觉,或许,当时她就已经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了。甚至,我从她的眼神里,也看出了……她分明就是知道我们的关系的。” 我对杨微隐瞒的这件事情非常好奇,忍不住追问了下去。 “那天……她请我进门的时候,非常自然,就仿佛我是一个最最普通不过的访客。其实我感觉到了,这个女孩,心里什么都明白。只不过,她似乎并不在乎这些--嗯,不能说不在乎,而是她把这些默默的藏在心里。她就好像没事人一样,很客气的请我进门,给我倒了茶,然后还顺便留我吃了一顿午餐……” ***************** …… ………… 几个月前,在温哥华我的家里。 “这些,都是你做的?”杨微看着面前简单而精致的四菜一汤,标准的中餐,而且很适合南方人的口味。她拿起筷子品尝了一口,放下筷子笑道:“陈阳真的很有口福。” 颜迪笑得很柔和,她穿着一件很居家的面质的T恤,一头秀发很随意的扎了起来,一张脸庞上清汤挂面一样,丝毫不施任何脂粉。整个人看上去却异常的舒服。 菜并不隆重,原本杨微心里还在想:会不会是她看穿了我的来意,故意展示厨艺对我示威呢?但是看着面前简单的菜肴,纯粹是最最普通不过的居家小菜,杨微打消了心中的猜疑。 她又尝了一口面静的茄子。又笑着赞美了两句。[天堂之吻手打] 颜迪的眼神干净而清澈,她只是笑了笑:“嗯,其实这道菜小五还没尝过。因为之前在这里买不到中餐需要的一些调味品……不过现在好多了。我已经学会了开车,而且我最近找到了一家有出售正宗的中餐调味品的商店。所以,这几个菜,才算是真正的口味。” 杨微随口问了一下。才发现颜迪说的那家商店,居然距离这里有十公里远。她忍不住道:“可是,这样你为了做饭,岂不是每天都要开车来回几个小时?” 颜迪笑的很轻柔,很自然道:“反正我在家里也没什么事情……而且小五其实是一个吃东西很挑嘴的人。如果菜不合口味,他也不会说,但是就会吃的很少。为了让他能吃好,我可是花了很多心思才找到那家商店的。” 杨微默然,她夹了面前盘子里的一块东西放进嘴巴里,嚼了两下。忍不住道:“这是什么东西?嗯,是莴笋么?” 颜迪却忍不住眉宇间露出了一丝毫不作伪的喜色来,她忽然仿佛非常开心的笑了起来,激动道:“杨小姐。你真的吃不出来这是什么东西么?” “嗯……?”杨微一脸疑惑。 颜迪带着一丝得意和安慰,忍不住拍了拍胸脯,松了口气:“谢天谢地,看来我终于成功了。”她笑得是那么天真,那种由衷的喜悦更是让杨微茫然,不过颜迪随后就解释给了杨微听。 “这个不是莴笋,是胡萝卜。”颜迪很认真道:“胡萝卜素对陈阳的身体有好处。但是陈阳却生平最讨厌吃胡萝卜。而且他这个人,一旦固执起来,我也拿他没办法。只能想着法儿哄他吃。第一次我故意做了一桌子菜全是胡萝卜,结果他虽然不说什么,但是那天饭量却格外的少,几乎不怎么碰菜。我很担心,第二次就想办法把胡萝卜和别的放在一起做,可是陈阳却用筷子把胡萝卜挑了出来。第三次,我用几种颜色相近的蔬菜混在一起做,骗他里面没有胡萝卜,可是他一吃就吃出来了。后来我就想了很多办法,只要我做出来的味道,他吃不出来,那就成功了。” 说到这里,颜迪对这杨微眨了眨眼, “可是,你可以说服他吃啊。”杨微忍不住笑道:“我想,他那么爱你,如果你一定要求他吃,这种小事情他不会不肯的。” 而颜迪的回答,则彻底让杨微震惊了! “我不想让他委屈。”颜迪幽幽叹了口气:“我知道,如果我求他,他可能愿意为我做任何事情的。但我就是不想让他不开心。我只希望他每天都顺顺利利开开心心的。如果连吃饭这种事情,都要让他被勉强,都要让他有不开心,那么……我知道他在外面很辛苦,也很累。所以回到家里,我就绝对不想让他更一丁点妄屈。只要看见他皱眉的样子,我就会很心疼的。” 杨微聪明一世,却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将来会不会为了自己的心爱的男人不喜欢吃一样东西而煞费苦心,或许在杨微的心里,这些都只是小事情,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甚至是浪费时间的事情。 但偏偏就有这么一个女孩,却把爱人的一切,哪怕只是一丝最最细微的东西,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或许,这就是区别吧……杨微心里这么想。 至少,虽然杨微心里同样爱那个男人,却绝对从来没有想过每天开车几个小时去给他买特殊的调味品(事实上,杨微恐怕连花生油和菜油是什么区别都不懂),每天换着花样哄他吃什么东西。 想到这里,杨微忽然对面前这个笑得那么纯真的女孩,生出了几分难以描述的敌意来,她忍不住很想看看,这个女孩到底是真的这么坦然。还是伪装出来的。 所以,在这种特殊的情绪下,她忍不住说了一句最不该说的话。 “颜小姐……你这样什么都为陈阳考虑,那么你考虑过你自己没有?我是说……好莱坞是一个名利场,那里充满了各种诱惑……而且,我也记得,陈阳的身边,上次还有一位乔小姐做伴吧?” 其实说完这句话,杨微就后悔了。她当时就有些傻了,自己怎么会说出这样刺激人的话来?难道真的是面对这个眼神太过清澈的女孩,反而让自己有些失态了? 颜迪却没有如杨微预料的那样变色,她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看着杨微:“杨小姐,我不知道该怎么理解你的意思……嗯,我是一个想法很简单的女人。你说的这些,我也考虑过,但是每次都不会想太深。我也知道,这个世界上,像陈阳这样的男人,有钱,有地位,身边很难只有一个女人的。有的时候,我也会很难受,心里很委屈。但是我明白一点:陈阳是真心对我的。他看我的眼神,是很真的。至少这点我很肯定。我知道他心里放着我,至于别的……我不想让他受委屈,更不想让他为难。” 说到这里,颜迪居然笑了一下,她一手托着下巴,轻轻道:“反正,只要他活得开心就好了。我只是不想看他为难的样子,不想看他皱眉的模样。我想过了,只要我还在他身边一天。我就要努力的让他开心。至于你说的那些,我尽量不去想,也不去问……如果哪天,他真的不要我了,那么我绝对不会让他为难,我就离开他好了……只要他真的幸福就好了。” 随后,颜迪侧着头,皱眉道:“我知道,乔乔走了之后,他一直心里都不痛快……唉,其实我也很想乔乔能回来。那样,小五就不会总是皱着眉头了。但是我却没有一点办法。有一次我说,我可以离开他,然后他就可以接乔乔回来了……那次小五却发了很大的火,从此我就不敢再说了。” 杨微简直觉得自己是撞到墙了。她从来没有想到过,在这种时代,还会有这种女孩的存在!如果她不是一个毫无心机的傻瓜,那么就是一个无私到了极点的蠢女人。 不过,似乎看上去,这两点,颜迪都不像。 这女人难道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张白纸? 一顿简单的午餐之后,颜迪亲手收拾了桌子,然后捧上一杯热茶。 “杨小姐,我能求你一件事情么?”很突然的,颜迪开口。 “嗯?” 颜迪叹了口气:“和您不太熟悉,贸然的说出这些,我也有些为难。不过小五出门这么久了,我心里很是担心他。”说到这里,颜迪抬着眼皮看了杨微好久,然后幽幽道:“嗯,我想,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一定是和小五很熟,对么?” 凭借杨微的聪明,立刻明白了颜迪说的“熟”是什么意思了。 在这一刻,杨微确认了一点:颜迪其实是明白自己的身份的。 杨微有些尴尬,但是颜迪却只是轻轻的笑了笑,然后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我知道我这样说可能很无理。但是,在洛山矶的这段时间里,请你多多照顾他,好么?” 然后,在杨微复杂的心情下,颜迪说出了一番让她之后一直都无法忘记的话。 “冬五很喜欢吃桔子,但是却很懒,晚上不喜欢刷牙,所以请你尽量不要让他晚上吃桔子,否则酸性会腐蚀他的牙齿,他会牙疼。” “冬五有嘴硬的毛病,有的时候即使他错了,他嘴上也不肯承认。比如他不肯多穿衣服,结果着凉,却也不肯说出来而是自己忍着。” “他吃的菜,只能用花生油不能用菜油,因为他讨厌菜油的味道。但是他却从来不说,但是吃的时候就会吃的很少。所以,请你关心一下这点,否则的话,他什么都不说,吃的很少,身体会出毛病的。” “他脱鞋子不喜欢松鞋带,而是喜欢用一只脚踩另外一只脚的后跟下来。所以他地鞋后跟要每天多擦一次。” “他有的时候看上去很凶。但其实是一个很心软的人。所以当他生气的时候,只要你顺着他说,他就会气消了,而且不会记你的仇。如果他真的错了。他还会事后悄悄的用别的办法弥补回来。但是当他生气的时候,有的时候,即使他明知道自己错了,他也会硬扛到底。所以,有的时候,不妨绕着圈子哄哄他。” “他抽烟很多,而且只抽烤烟型的,讨厌混合型香烟。我为了他的健康,都是给他买一些焦油含量低的。其实他抽烟不算凶,因为他有的喜欢思考问题的时候点一支香烟,只吸一口就放下,然后等他想起来的时候,香烟已经烧完了。然后他就会点第二支……所以,当你走近他的房间,看见烟灰缸里摆满了烟头的时候,不要害怕。因为他其实并没有抽多少……不过麻烦你注意一点,就是他的房间一定要保持窗户打开通风。否则的话。即使他只是烧烟而不是吸烟,但是如果烟雾在房间里散不出去的话,还是会对他身体损害的。” “还有……” 杨微听呆了。 一条一条,颜迪这么不慌不忙的说了出来,全部都是关于我的生活地点点滴滴的细节。这些事情,却是杨微平时连一点心思都不会关注的“小事”,放在平日,都是杨微认为的最最微不足道的事情。 甚至,杨微已经和我在一起这么久了,她却从来连想都没有想过类似这些问题。 而面前的颜迪,却仿佛是把这些事情,一件件郑重的说出来,当成的无比重要的事情。 就在此刻,杨微忽然问了自己一个问题:我,可以爱他爱到这种程度么? 的确,我可以为他去死! 但是眼前的这个女孩,却可以为他去做任何事情! 那天,杨微几乎是带着深深的忧虑走出了我的家门。尽管她脸上装得若无其事,甚至还友好的和颜迪微笑告别。但是她走出门之后,忽然生出了一个让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的念头。 或许……我真的比不上她。 ***************** “你知道那天我走出你的家门,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么?”飞机上,杨微看着我的眼睛。然后她用一种慢吞吞的语调低声道:“我忽然觉得,我很失败。真的很失败。我或许比颜迪聪明,比她更有智慧,比她更有生意头脑,我更擅长策划,甚至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曾经有一段时间,我觉得我才应该是最最合适你的女人!因为我不但深深的爱你,同时还能给你事业上最大的帮助!但是那天真的见到了颜迪之后,我才明白,我错了,而且错的太离谱。” 随后,杨微仿佛自嘲一般,低声道:“我再有生意头脑又如何?即使我能帮你再多赚十亿二十亿,又怎么样?这不是商场,不是战场。我们比较的是一种特殊的东西。我们不是比谁最漂亮,比谁最聪明,比谁最有本事,比谁家世最好……而真正较量的,是谁更爱你!”她眼神里闪过一丝无奈:“纵然我杨微自问聪明一世又怎么样?那天我才知道,颜迪这个女孩,她才是真正的爱你爱到骨子里了,或者说,已经是爱惨了你了。她几乎是本能一样的,把所有有关你的一切,都看得比天都大。而且,纵然我有心和她争,又怎么样?我们比的不是谁在事业上更能帮助你,也不是比谁更适合当你的生意伙伴……最最根本的问题是:谁最适合当你的妻子,和你衣食相关,每日生活在一个屋子里,照顾你每一分每一毫的妻子!在这个角色上,不论是我杨微,还是乔乔,或者任何女人,就算是拍马都赶不上颜迪的。” 老实说,不仅仅是杨微,我此刻的心情也处在一种极度的震撼当中! 这段我并不知道的往事,被杨微这么说了出来,我仿佛就看见颜迪站在我面前,依然那么清丽,眼神清澈而温柔,带着那种娇柔的微笑,看着我…… 的确,杨微更聪明,她是我事业上最好的助手。乔乔更个性,这样的女人会让你觉得生活仿佛过山车一样的刺激。 但是,颜迪,这个永远温柔如水的女人,才是我的妻子! “还有……”杨微低声道:“还记得那天我们激烈的争吵么?那天我真的对你很失望。不过事后,我也明白或许我有些事情做的不对。而且,我想起了当初颜迪对我说过的,你这个人嘴硬,有的时候对你硬碰是不行的……” 然后杨微苦笑道:“所以,你帮我对她说一句谢谢吧。如果不是她的建议,恐怕那天我们就真的闹翻了。说实话……我觉得,她才是真正的最最了解你的人。” 我和杨微互相看着对方良久,然后她轻轻地叹了口气,似乎有些复杂,但是却用力的握了握我的手,让我捏紧了她给我的那个小小的盒子。 “这个,是你们的贺礼。” ***************** 飞机降落在了温哥华的机场。杨微却并没有随我走出机场,她忽然拿出了一张转机的机票来,这是我事先完全没有想到的。 “你……这是?” 杨微嘴角带着一丝苦涩,不过她的眼睛依然明亮:“我从这里转机再去拉斯维加斯。对不起,陈阳。”在机场里,她用力的拥抱我:“我不能和你出去了……更不能参加你的婚礼。亲爱的,我爱你,而且我也知道你应该娶她。我也想通了……但是我真的没法让自己平静的目睹这一切,所以我只能暂时离开了。” “……”我默默无语,只是紧紧的抱着杨微。我很明白她现在的心情……而她的举动也就并不奇怪了。 “对不起这句话应该是我说。”我拉开杨微看着她的眼睛:“我是一个混蛋,是一个花心的混蛋,是我对不起你。” 杨微轻轻笑了笑:“这个世界上,有几个男人不花心?至少,你还算真诚……而爱上你,是我自己愿意的。” 说完,杨微离开了我的怀抱,她咬了咬嘴唇。低声道:“其实,你知道么?我原本可以直接坐飞机回拉斯维加斯的。我之所以故意陪你来到温哥华,是因为……我原来想了一个办法,准备在路上拦住你,找了个很好的借口,可以阻止你回温哥华的。但是就在刚才,在飞机上,我改变了主意。真的,亲爱的,我真的觉得,她最适合担任你的妻子。” 说完这些,杨微忽然在我的嘴上吻了一下,然后用力咬了我一下,这才退开两步:“亲爱的,我爱你!我……回家之后,然后我在洛山矶我们的公司等着你。” 杨微转身重新走进了候机厅,而我则走出了海关的通道。 其实就在我和杨微告别的时候,锤子一直远远的站在一旁。等杨微离开之后,他才走了过来,低声道:“五哥,杨小姐……” 我摇摇头,示意他不要说了。 随后,我们一先一后走出海关通道,在机场出口的地方,我看见了大师兄魁梧的身躯,还有西罗,这小子看上去更稳重了。 而颜迪……哦,我的颜迪!她就站在后面,一只小手带着紧张和期待,不停的轻轻的揉拉着自己的一缕秀发,她眉目如画,清丽如昔,只是下巴似乎尖了不少,看来略微有些消瘦了。 我刚才在飞机上得知的那一切,此刻在我内心的震撼还没有过去。看见颜迪,我放下了手里的拉杆箱,然后大步走了过去。 我戴着墨镜,低着头,因为现在我的知名度,随时会被人认出来,会引起麻烦。所以当我大步朝着他们走过去的时候,过了好一会儿,别人都没有认出我。 只有颜迪例外,她只看了我一眼,就认出了我,然后毫不犹豫的朝着我跑了过来,用力的扑进我的怀里。 她的身子好轻好轻,而那熟悉的体香,更是让我心里激荡。 我忽然抬起她的下巴,看着她清澈的眼睛:“我爱你。” “……?”颜迪明显有些意外我会忽然说这么一句话。 我微微一笑,语气坚定而从容:“我曾经听过一句话:当你决定和一个女孩结婚的时候,一定要对她说我爱你。” ***************** (如果还有月票并且愿意支持本书的,就请帮忙砸吧,其他话的不想多说了。)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