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邪气凛然 > 第174章 【原则问题】

第174章 【原则问题】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24 23:03:46 更新时间:2022-08-08 11:10:24
罗斯柴尔德家族,这个名字或许对绝大多数普通人都是陌生的。因为在大众传媒时代,人们的目光或许只会关注到类似“洛克菲勒”或者“摩根家族”这些声明显赫的名字上。 而是事实上,在所有民众的视线范围之外,这个拥有传奇般色彩的家族名字,才是控制了这个星球近两个世纪经济命脉的可怕的巨手! 不用说太多,仅仅举两个例子就足以说明这个家族的可怕: 第一……十九世纪,欧洲有六大强国!分别是大英帝国、普鲁士(后来的德意志)、奥匈帝国、法兰西,俄国……还有……罗斯柴尔德家族!而罗斯柴尔德家族还有一个显赫的外号,就是“第六帝国’。 第二……二十世纪二战前的美国,曾经有一句经典的话来形容当时的美国“民主党是属于摩根家族的,而共和党是属于洛克菲勒家族的……”其实在这句话后面还应该跟一句“而洛克菲勒和摩根,都是属于罗斯柴尔德的!” 问题是,很少有民众知道的真相是:开始的时候,洛克菲勒是受到了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支持才崛起的,而后来洛克菲勒家族经渐渐有些翅膀长硬了有些不听话了,罗斯柴尔德家族才又捧起了摩根家族用来制约洛克菲勒!!从最开始的本质上说,这两个被民众所熟悉的举世闻名的家族,其实都是罗斯柴尔德立出来的代言人而已! 罗斯柴尔德,一个辉煌得近乎可怕的家族!却一直是隐藏在这个世界的背面…… 而且同时……他们也是犹太人!从以色列的建国运动,再到数十年来美国政府对以色列的支持态度……所有的一切都有着这个家族参与的痕迹! 如果说全美或者全世界最强大的家族,那么绝对不是洛克菲勒或者摩根,至于什么肯尼迪家族之类的,更是傀儡中的傀儡,旁支下的旁支了。 (作者按:有关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背景,这里不多说了,免得有人又说我凑字数,相关资料大家可以自己去查,我也会在本书的公众版外篇贴一些东西出来。) 虽然我还不敢确认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是不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人,但是至少在面对这么一个看上去举手投足充满世家风范的男人面前,保持几分敬意绝对是有必要的! 而两分钟之后,我的猜测得到了答案! “哦,马丁,你可真的是会开玩笑……不过你花钱的速度比你赚钱的速度要快多了。”这是李文景的随意的一句玩笑话。 那个马丁淡淡一笑:“不错,其实,我恐怕怕是家族里赚钱本领和花钱的速度相差最大的一个‘罗斯柴尔德’了。你看,为了运转这个俱乐部。近一年来我可都是在往里面倒贴钱。” 我心里一动!果然,他的确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人! 这个对于民众都还很陌生的名字,其实在上流圈子里却是大名鼎鼎的!只不过,控制了传媒的他们,很聪明的选择不把自己暴露在任何传媒之下! 派对很快就开始了。一些得到特殊邀请的,全好莱坞最漂亮的一批顶尖的超级名模,其中不少都是经常上时尚类杂志封面地全球的时尚宠儿,还有一些好莱坞的女明星,再加上一些喜欢派对生活的名流……这些就是乔治克鲁尼今晚举办的派对了。 其实以乔治克鲁尼的事业,他并不能算是一线巨星,但是他却是一个天生的社交高手,一个派对组织专家。 很显然,今晚在这个地方,那些好莱坞的大人物都成为了被名媛美女名模追逐的焦点,不到半个小时,我就看见乔治已经一手抱着一个美女的肩膀走到我的面前来。他手里依然夹着雪茄,看着我还是一个人,不由得皱眉,然后笑道:“嘿,亲爱的陈,你今晚怎么了?我可是从来没有看见过你这么孤单……哦,让我想想,杰西卡今晚怎么没有和你在一起?嗯……对了,还有你身边的那位美丽的杨小姐呢?”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乔治的最后一句话,让我和坐在旁边不远的李文景,同时脸色都是微微一变。乔治又说了两句,然后忽然一拍脑门,仿佛想起了什么一样,搂着两个美女嘻嘻哈哈的离开了,然后就看见他指挥人搬出来了一架老式唱片机来,放了一段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好莱坞流行的经典乐曲,领头拉着两个美女开始在大厅的中间空地上跳起了舞来。 有这个人领头,旁边的众多帅哥美女们也纷纷的捧场下去回味一下上个世界好莱坞的经典舞步。 而坐在周围沙发上的,似乎就剩下了我,李文景,还有马丁三个人。 我和李文景都有些尴尬,尤其是刚才乔治提到了杨微的时候。马丁带着笑意看了我们两眼,不过他随后就开口道:“好了,我的两位先生,今晚你们已经够沉闷的了,如果你们再这样下去,会让周围的那些姑娘们很失望的。尤其是你,陈,你知道就在刚才过去的这几分钟里,有多少姑娘在偷偷打量你吗?” 这时候,一个穿着侍者服侍的人走了过来,在马丁的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马丁点点头,对着我们抱歉一笑:“失陪一下。” 随着他离开,我和李文景之间的气氛陡然尴尬了起来。 我们两人坐了会儿,忍不住同时身手去端面前的酒杯,然后看了一眼对方的举动,又就会是同时放下了酒杯……这样的尴尬举动。最后却反而让我们两人同时笑了出来。 “陈阳……我可没想到我们会有一天在这样地情况下见面。”到底是世家子弟,李文景最先恢复了常态,他耸耸肩膀,看着我:“告诉我。你和杨微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记得你应该是和乔乔在一起了,不是么?”他的眼神里带着几分火气,这点我看出来了。 这世界上还有比情敌的质问更能挑起男人怒火的了么? 我看着他,虽然心里有些不爽,但脸上依然做出很平静地表情:“抱歉,我没有把私人感情向外人做出交待的习惯。” 李文景这个在我印象里一直都是风度翩翩的男子,终于露出了他的锋芒了!他身子微微的朝后靠了一点,手里把玩着水晶高脚杯,同时眯着眼睛看着我:“陈阳,我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对你还是很有好感的。不过我也承认,我没有想到短短两三年的时间,你可以爬到你现在的这个位置……我真的没有想到过。即使从我第一眼看见乔乔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我的那位第一个未婚妻心里爱的是你。但是我却从来没有想到过,我的第二个未婚妻,居然也会被你抢走。” 我没说话。 “原来我一直很欣赏你。”李文景略微抬着下巴:“你是个优秀的人……而且我现在也还是这样认为的。但是,我不得不说,你根本不适合杨微。不,应该说,你和她并不合适。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我冷笑,没说什么。 “我这么说并不是出于无聊的嫉妒心理。”李文景忽然叹了口气。他的声音里带着几分真诚,虽然依然有些敌意:“你和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们最终很难走到一起的。而且……杨微是一个太过于聪明地女人,她需要的男人是一个能让她尽情施展才华的男人!而你,不具备这种实力!她太聪明了,也太强势了。所以有的时候,尽管有时她并没有察觉,但是却不由自主的习惯于对一切都采取操控的姿态。而你……陈阳,我研究过你在大圈的发展轨迹,你也是一个强力手腕的人物。你不习惯做出妥协,不喜欢听命于人……这样一来,你和杨微之间的关系就很难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看着李文景,皱眉道。 “我想说的是……杨微需要的是一个能让她尽情施展的平台。”李文景仿佛自嘲一样,然后他举起杯子来,对我示意了一下,我也不想做得太没风度,也很干脆的和他轻轻碰了一下酒杯。随后李文景幽幽道:“我出生的家族,注定了我这辈子都要背负一个责任。我从小受到的教育、培训,都是为着将来我能继承家族的事业而做的准备。甚至连我的娱乐活动,比如打牌,骑马,网球,音乐,品酒,等等……这些都是为了将来的社交活动而培训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围绕着家族未来的利益进行的。这样的生活,在外人看来或许很风光,但是如果你自己经历了,你就会觉得实在是无趣极了。” 我抿了口酒,尽管不知道李文景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但是我也没打断他,任凭他说下去。 “我学了一个又一个学位,然后开始接手家族的一些事业,做一些简单的事情,这些都是培训的过程。但对于我来说,这些都是枯燥无味的,甚至于让我讨厌的。”李文景耸耸肩膀,他的脸上露出一种复杂的表情来:“你知道么?我原本是最讨厌骑马的。因为我从小很害怕靠近任何体格大的动物。但是负责培养我的人告诉我,为了将来家族在欧洲的事业,为了和那些喜欢骑马运动的欧洲贵族打交道,我必须学会并且精通这项运动!而有一次,为了让我克服对马匹的害怕,他们居然把我关在马房里让我和马在一起睡了一夜!” 我心里一动,看着李文景的表情,没有作伪的痕迹。只是不明白他和我说这些干什么? “我遇到杨微的时候,当时我们都还算年轻。其实,杨微这样的女孩,在她的家族里。从小都是被当作将来利益联姻地棋子来培养的。但是偏偏杨微却是一个异数!你明白我的意思么?那些礼仪老师,舞蹈老师,还有教她插花,艺术。文学,绘画,音乐等等等等这些东西的时候,这个女孩从小就学会了反抗!而相反地是,她对商业表现出了难得的天赋!自从我第一次认识她之后,我就对她彻底着迷了!你知道为什么吗?”不等我说话,李文景就自己说出了答案:“因为我和她都是从小被家族强行灌输接受那些被安排好的教育。而不同的是,我没有反抗,成为了一个家族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产品……虽然我自问比其他产品要优秀得多。但是她就完全不同!她反抗了,并且反抗成功了!!她没有按照家族里给她做好的原有的安排去走,和杨家的别的女孩不同。她成为了一个商业的天才,一个策略高手!这点是让我非常佩服她的!同时我也深深的羡慕她。” 李文景眯着眼睛,仿佛是在回忆一般:“你知道我第一次和她认识的时候。她问我从小最大的兴趣是什么,我怎么回答的么?我告诉她,我从小就喜欢橄榄球。不过那种靠身体强烈碰撞的,近乎野蛮的运动,是不符合我们这种人的身份的。所以尽管我非常喜欢,但是家族里的人严格禁止我从事那项运动!最后,我被成功的扭转了。而当时杨微听了我的回答之后,毫不掩饰的用一种近乎怜悯的目光看着我。那样的目光真的很刺激人。因为我一向自问非常出色!我不认为这么一个女孩有资格轻蔑我,然后我就问她同样的问题……我问她:你从小最大的兴趣是什么。她回答是:把别人**于股掌之间!” 说到这里,李文景看着我,笑道:“现在,你看到了,她的确是一直在这么做的!可以说,我对她的爱,是一种参杂了同病相怜……但是却对她的反抗成功而羡慕惊叹的一种敬意,一种仰视一样的爱慕。正因为这样的感情,使得我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对别的女人动心过。即使是乔乔这样出色的女孩,我也不会有什么心思。” 说到这里,李文景看了我一眼:“而你,毁了这一切。”他在苦笑。[天堂之吻手打] 我默默无语,李文景却摇摇头:“我的确现在对你很恼火。但是我不会像那种心胸狭窄的人那样对你报复,或者诅咒你之类的。那样的事情没有意义。我唯一的想对你说的话是:好好对待她,至少在你们分手之前,好好对待她。否则的话,我一定会用我所有的力量来报复你的。” 这下我才真的意外了。 这个李文景,难道有如此豁达的心么? 发觉了我奇怪的表情,李文景没说什么,随后他站了起来,似乎准备走开。我忍不住叫住了他:“请等一下。” 他看着我,我想了想,然后很认真的对他说道:“李文景,其实我一直以来对你也很有好感,或许这话说起来很矫情。但是至少在这之前,我一直很感激你,因为你一直很欣赏我,而且好几次都试图帮助我--话说回来,幸好我之前没有受过你的帮助,否则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了。我想说的是,在我和杨微有关系之前,我心里一直认为我们可以当朋友的。当然,现在不可能了。我不认为像我们现在这样的关系,还能成为朋友。那样就太虚伪了。” 然后,我盯着他:“我和杨微谈过了,你也知道了,我最近遇到了一些麻烦。我也知道了杨微去找过了你,对吧?她试图请你出面来帮助我。我也知道,今天你会出现在洛山矶,就是答应了她的请求,是么?” “……是的。”李文景点头。 “哼,还真是难堪啊……”我仿佛自嘲一般的轻轻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然后若无其事的微笑着看着李文景:“你我现在都爱着同一个女人,关系已经从朋友变成了情敌了。而这样的情况下,我却差点接受了你的一个巨大的帮忙……当然,也幸好是‘差点’。” 李文景皱眉,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你……难道你?” “是的!”我点头,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节省力气,我的意思李文景应该是已经明白了。不过为了避免麻烦,我还是很明白的说了出来! 我站了起来,面对着李文景,缓缓道:“我这个人,是一个原则性很强地人。有些事情,我绝对是无法接受的!哪怕是任何情况下!所以,我认为,在我们现在的这种关系下,我不认为自己能心安理得的接受你的任何帮助……哪怕是一丁点。所以,李文景,我现在就很明确的想对你说:我不知道之前杨微是如何对你说的,也不知道杨微请你帮我具体的是要做些什么,更加不知道你是如何答应她的……但是现在,我想亲口对你说的是:很抱歉,这一切都取消了!很抱歉让你跑来洛山矶一趟,但是我真的不需要你为我做任何事情,而且我也绝对不愿意接受任何来自你这里的帮助。我想,聪明的你,应该是能明白的。对吧?” 李文景愣住了,他盯着我好半天,才忽然笑了出来:“你的意思是,你单方面的要求解除杨微对我的请求?我可以这样理解么?” “没错!”我很干脆地回答他。 “陈阳……”李文景皱眉:“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次惹的麻烦有多大?甘比诺家族可不是好惹的,你现在需要帮助。” “但绝对不会是来自于你的。”我补充了一句,很坚决的拒绝了他。 李文景盯着我看了会儿:“杨微知道么?” “知道不知道都没所谓。”我淡淡道:“这是我的事情。我想我至少有权力决定我自己的事情。而且,有些事情,是女人不懂的。” 李文景没有再多说什么。丢给了我一个复杂的眼神,然后离开。 我重新坐回沙发,忽然觉得心里一阵轻松! 我承认杨微今天和我争吵的时候说的是对了。 所以,我可以不会头脑发热的去找甘比诺家族火拼。 但是,是否接受李文景的帮助,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大不了我退出好莱坞!大不了我不赚这个钱了!!但是,接受来自于情敌的帮助,如果我真的这么做了,那,我就不是我了! 其实今天的争吵里,我的有些话也没错。 有些事情,是男人的事情,女人永远都不会懂! 我想到这里,忍不住对着自己笑骂了一句,自言自语道:“妈的,老子这是从善如流,同时也坚持原则!嘿嘿,她说的有道理的,我可以听。但是原则问题,还是要把握住了。” 我一仰脖子把面前的杯子里的酒吞了下去,看了看左右,忽然觉得也没什么事情了。而且今晚在这里遇到了李文景,意外之中解决了我心里的一个压抑了一天的石头,忽然觉得轻松了很多,就此也准备告辞离开。 就在这时候,身后一只手按住了我的肩膀。我侧头看去,马丁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回来。 他依然笑得好像一个好客的主人:“嘿,陈,怎么了,难道你这么早就要离开么?” 然后这个姓罗斯柴尔德的男人,忽然露出一丝奇异的微笑,他看了看左右:“李呢?难道他先离开了么?你们之间不会是有什么误会吧?” “没有。”我摇头。的确不是误会,而是摆在明处的矛盾而已。 “好吧,正好现在就我们两人,不如我们聊一些彼此都感兴趣的话题,如何?”马丁微笑着,他从身后拿出了一个小小的酒瓶:“你看,这是我珍藏的一瓶杜松子酒,别看它不起眼,但是味道却非常棒!” 我鬼使神差的接了一句:“就像罗斯柴尔德家族一样?” 马丁神秘的笑了笑,他摇摇头:“不不,我的家族的低调是我们的传统。不过我却是一个另类,我的长辈就曾经说过了,我恐怕是两百多年来,最另类的一个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人了。因为我喜欢整天和这些好莱坞的明星靠在一起,我也是距离传媒的聚光灯最近的一个人。” 他给我倒了酒,然后仿佛无意的口吻,很随意的道:“对了,听说你最近好像遇到一些麻烦……” *********************** (两万一千字的爆发完成了!这样的爆发力度,再不投月票,就实在让我太郁闷了!所以,请把你们的月票投给我吧!多谢了!)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