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邪气凛然 > 第172章 【振聋发聩】

第172章 【振聋发聩】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24 23:03:40 更新时间:2022-08-03 01:49:31
是的!或许我对李文景的帮助而火成这样,的确是有些小题大做了! 但是,杨微并不知道的……甚至连我自己此刻恐怕都不知道的。我现在忽然爆发出来的愤怒,已经是在我内心压抑了很久很久的! 自从那天从高奇的庄园出来,我内心的这股愤怒就一直在压抑着!就像一团火焰,在我的心中越烧越旺!! 而今天,杨微自作主张的,请来了李文景帮我在中间斡旋,虽然是帮我的好心…… 但是,却正是这件事情,成为了我内心的导火索!! 我的愤火,来源于两点:第一自然是男人的自尊心,让我无法接受来自于情敌的帮助! 而更多的,是对于高奇的仇恨! 那天从高奇的庄园出来,我就发誓,绝对不会妥协!而且,高奇给我的屈辱,我一定会偿还给他!我永远都无法忘记,那天在高奇的庄园里,被人用枪指着,并且在众目睽睽之下被逼迫表演“口爆”! 可是现在,杨微却自作主张,让李文景去帮我调和……那岂不是表明了我对高奇低头了? 不行!绝对不行!! 我冲上楼梯之后,直接拿了一副拳套然后下来跑进了宅子里的健身房。 我在健身房里一口气脱掉了自己的上衣,然后抱着沙袋一阵猛击,尽管带着拳套,最后却居然打得我手指骨节都隐隐发疼了。可想而知我发泄得有多猛烈! 我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这时候,却发现健身房里房门被推开,杨微从外面走了进来。 她脸色有些苍白,眼神阴郁的看着我,走到我的身边。我此刻心里还带着火气,故意不去看她,然后跳了起来,继续两拳轰在沙袋上,把沙袋打得左右剧烈摇摆。 “陈阳!”杨微的声音很深沉:“你疯够了没有?” 我哼了一声,转过身去盯着她:“疯?哈哈!再过两天,我会让你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疯!” 毫无征兆的,杨微忽然就朝着我一头撞了过来!她仿佛一只发怒的雌豹一样冲进了我的怀里,她的脑袋顶在了我的肩膀上,然后双手在我胸口用力一推,对着我怒喝道:“你还以为自己很勇敢是不是!!” 随即她似乎要冲上来对我又抓又咬一样,我一把推开她,同时喝道:“你疯了!” 杨微满脸怒气:“你才是疯了!!你这个混蛋,脑袋简单的蠢货!!你就不会用一点点脑子想想问题吗!!”她气得呼吸急促,满脸通红:“不错!我的确是找了李文景来帮忙!我也猜到你会因此而不快……但是你也没必要发作得这样猛烈吧!陈阳,这事情或许会让你不爽,我当然不会不知道!但是你有必要闹得这么大吗!难道就为了你的面子上无法接受。你就要……” “我已经说了,你不明白的!”我昂然道:“我告诉你,李文景的事情。我或许可以忍了!但是对于甘比诺家族,对于高奇,我绝对不会忍下去!我也绝对不会向他们低头!!!”我捏紧拳头,咬牙道:“我早就发过誓!现在的我,绝对不会再让人给我受那些屈辱!!” 杨微愣了一下,她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忽然无力的一笑:“所以……所以你才会这样,才会……” “我告诉你!杨微!”我怒道:“我是男人,男人的很多事情。你们女人永远不懂!我受气受的已经够了!下面我不会再继续忍气吞声了!让我向高奇低头!办不到!无论如何,这次我会挺到底!!!” ……”杨微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她那双美丽的眼睛里,一点点的露出失望的目光来。那是一种毫不掩饰的,恨铁不成钢的失望。 她这样的目光更是刺痛了我的心,让我心中更是愤怒。 果然,杨微忽然伸出手来指着我,脸上露出轻蔑的笑容来:“陈阳!我看你是昏了头了!” 我毫不示弱:“昏头?我哪里昏头了?我只是不想再被那个高奇骑在头上!这次我一定会挺到底!” 就在这时,杨微忽然靠近了我,然后眼神里闪过一丝复杂的目光……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只见杨微忽然扬起纤手,一个耳光就打在了我的脸上! 啪! 这忽然突兀而来的耳光,一下就让我愣住了! 原本我们两人距离就近,我万万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会忽然动手打我,以我的身手,就算杨微距离我再近,也是打不中我的,可偏偏我对她毫无防备,也没想到这个我心爱的女人会在这时候忽然采取这样的举动! 我左边脸颊火辣辣的一丝疼痛,杨微这一巴掌虽然打得不重,也并不如何疼痛,但是这样的打击却不是**上的,更重要的对我的自尊心的打击! 我愣了一下,几秒钟的茫然之后,随即我就仿佛一团火药一般被点燃了! “你……你居然?!”我勃然大火!我这辈子还从来没有被一个女人如此当面辱过!更何况,面前这人是我一向信任之极更是心爱之极的杨微?! 杨微却再次扬手,可这次我有了准备,哪里还能让她打中?我一伸手就捉住了她的手腕,稍微一用力,就把她顶在了墙壁边上,把她的手按在墙上。 杨微面色倔强,毫不位居的瞪着我:“陈阳,你真的是一个狂妄愚蠢的混蛋!!”这个女人满脸狂火,却依然露出不屑和鄙意的目光,然后瞪着我的眼睛喝道:“挺到底?哼!笑话!你,你挺得起吗!!!” “我原本以为你是一个敢作敢为的男子汉,以为你是一个对兄弟义气,千金一诺的好汉子!现在没想到你却是一个愚昧狂妄的傻瓜!!”杨微越说越怒,干脆就直接指着我鼻子骂道:“你挺?你拿什么挺?拿兄弟的命么?就为了你一己之私?就为了你这个‘五哥’,为了你这个‘五爷’的自尊心,为了你的面子!就要让你的兄弟去为你流血,为你去拼,去杀,去牺牲?原来在你心中,你手下那些兄弟的命,都远不如你的面子值钱?!挺?你也好意思说一个‘挺’字!什么叫‘挺’字?如果你为了兄弟两肋插刀,我杨微还对你竖一个大拇指!可是现在,你为了自己的不爽。就要一帮兄弟为你去卖命,为你去流血!你他妈还算是男人吗!挺?你挺个屁!你不是自己挺,你是拿兄弟的命去挺?你也好意思说一个‘挺’字!!” 我被杨微骂愣住了。 印象中,这个女人,好像从来没有情绪如此激动过,更加从来没有如此失控过!杨微此刻表情愤怒,眼神之中带着无尽的失望和恼火,身子颤抖。就连刚才近在咫尺对我的喝骂,吐沫喷在了我的脸上,都没有察觉。 拿兄弟的命去挺…… 这句话,就仿佛一把锥子,深深地扎进了我的心里!仿佛一下就刺破了一个漏洞,然后我满心的热血和愤怒,都随着这个漏洞,渐渐的流淌掉了…… 我捏着杨微的手,也不自觉地放松了几分。 杨微察觉到了我手上力道的变化,忽然就一把甩开了我的手,反而逼近了一步,指着我的鼻子喝道:“我看你现在是有些忘乎所以了!你以为你现在很厉害了么?哼!温哥华的五爷!加拿大西海岸的走私的掌控者!身价上亿美元……嘿嘿!你以为这就很厉害了?就可以让你忘乎所以了?就可以让你不把这个世界放在眼里了?陈阳!我告诉你!你还差得远呢!!!” “甘比诺家族是什么身份?你到底清楚不清楚这个名字对于全美国黑道的意义?哼!你根本就一无所知!!血洗洛山矶?哈哈!好大的口气!好嚣张的态度!好强硬的手腕!!陈阳。我他妈现在真看不起你!!血洗洛山矶?你以为你是谁?你准备怎么血洗洛山矶?靠谁?靠你手下那百十个人?百十把枪?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你凭什么有这么大的口气?你凭什么敢这么狂?你以为这里是哪里?是温哥华么?哼,你又以为甘比诺家族是什么?是那些越南猴子,可以随便你揉捏地么?哼!!”杨微咬牙切齿的样子,仿佛恨不得咬我一口一般:“在温哥华,你靠的是什么?靠的是韬光养晦,靠的是阴谋算计,靠的是有道格在警方帮你当保护伞!你在勉强收拾掉了越南人!和甘比诺家族叫板?你有什么资格叫板?索林的势力比你大了多少?他在好莱坞都被乖乖的赶走了!你以为你可以比索林做的更好嘛!!” 我被杨微的一番责骂之下,渐渐冷静下来,可心中毕竟不甘,忍不住反击道:“话不是你这么说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们大圈何曾怕过谁!大不了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你……”杨微指着我,食指颤抖,忽然身子一颤:“你简直就是朽木不可雕!” 随后她看着我,惨然一笑:“舍得一身剐?剐的是谁?真的打起来,你以为就是你陈阳一个人的事情了么?这是你手下几百个兄弟,几百条人命!!你陈阳现在倒是意气风发,你枪口一指,就有多少兄弟去为你卖命!但是兄弟的命就不是命了吗?!舍得一身剐……你,你他妈剐得起吗?!你一时冲动,图的是自己的痛快,可卖的是兄弟的命!!你算什么男人!!” 一向沉稳冷静的杨微,居然几次暴出了粗口,显然她的情绪也已经失控到极点了。 说完这些,杨微不再看我,她忽然一低头,从我的旁边走开。然后走到一边去,背对着我,她的肩膀起伏,显然是在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然后她转过身来,用冷漠的表情对着我:“我告诉你,别以为你现在手下有了点人,有了点钱,就真的以为世界上你可以横行霸道了!陈阳!我也告诉你,你那点钱,那点人马,在美国,根本就不算什么!随便一个二流的家族拉出来,都是你比不了的!哼……向甘比诺家族叫板?你倒是说说你有什么本事叫板?” “……”我语塞。 杨微却不管我的样子,飞快的质问道:“你知道不知道甘比诺家族手下有多少人?有多少枪手?有多少随时可以去拼杀的死党?你又知道不知道甘比诺家族和警方的多少高层有关系?你以为在洛山矶,你凭借上次的事情和洛山矶警方关系良好就可以不把甘比诺家族放在眼里了?笑话!他们在好莱坞经营了几十年了!这样的关系。是你一个新来的人能比的么?到时候自,光是警方找你麻烦,就足够你受的了!至于更高层的关系……陈阳,你有吗!你有吗!!!你知道不知道,在加州的州议员里。有哪些是和甘比诺家族为敌的?有哪些是对甘比诺家族马首是瞻的?甚至有哪几个议员,根本就是高奇的教子!!好,那么联邦议员呢?你知道不知道里面有多少席位,每年是靠着黑手党的政治献金支援的?” 我继续无言。 杨微冷笑,看着我:“再说财力!你手里有多少钱?一亿?还是两亿?这是你全部家当了吧?可是你知道甘比诺家族每年光是在纽约的市政建设上,就投资多少钱么?你又知道不知道,甘比诺家族在整个大洛山矶区,光是背后支持那些政府里的代言人,每年就开销多少!!” 我还是无言。 “你钱没有人家多!人马没有人家多!枪没有人家多!警方的关系没有人家深!政府的背景上你更是一片空白!你拿什么去和人家拼?还大言不惭的,说什么血洗洛山矶?!”杨微地话就仿佛一根一根的尖针,一下一下的直接刺在我的心头,让我心中又疼又恨…… 这些话,简直比刚才杨微打我的那个耳光还让我难受! “陈阳,你变了!”杨微毫不掩饰的指出:“或许你真的窜起来的太快了!你只花了两年多时间,就走到了别人十几年甚至几十年都走不到的地位……但是现在你有些太忘乎所以了!你要记住,这个世界好不是你说了算的!在你的实力没有达到程度之前,你还没有资格那么猖狂。如果你真的要一意孤行的话……就算你真的不心疼你那些兄弟的血和命,那么最后你也最多只能拼光你这几年好不容易挣来的本钱!然后重新落得一无所有!” 说到这里,杨微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或许你不在乎这些,你不在乎拼光你的本钱,或许你认为这是一种血性的表现……但是别忘记了,你不是一个人!你是大圈的首领!手下几百个兄弟看着你!几千人跟着你吃饭!你可以不在乎你自己的命,但是你没资格不在乎他们的命!否则的话,你又什么资格当他们的老大?!” 看着我默默无言的样子,杨微叹了口气,她的怒火也发泄得差不多了,咬牙道:“我今天说了这么多,你一定会很恨我……我只是不想看见你自取灭亡而已。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杨微一拉门,就走出了健身房。 砰的一声,房门被她紧紧的关上,只留下我一个人在偌大的房间里,默默的站在那里。 忽然,我苦笑了一下,缓缓除下自己的拳套,然后揉了揉被杨微打过的脸颊。 刚才这一巴掌,真的打的好疼,好疼…… 我把自己关在健身房里很久,我就坐在地上,仔细回想刚才杨微盛怒之下说出的那番话。 的确,杨微毫不掩饰的责骂让我很是不爽,换做任何一个男人,被自己的女人用如此轻蔑和毫不留情的一顿大骂,也是会忍不住的。 但是偏偏,在怒火消散,冷静下来之后,我还是不得不承认,杨微说的每句话,都是对的。 她骂得是毫不留情,可是偏偏一言一句,都直指我的弱点!一针见血,振聋发聩…… 或许杨微说的对,我的确是最近一段时间来太顺利了。我窜起的太快,年纪轻轻就已经成为了一方人物,两三年内走完了别人十几年甚至一辈子的路!爬到了别人一辈子都得不到的地位。 而在这一切之后,我内心的那种傲气,还有所谓的自尊心,已经成倍的在滋长……已经到了一个危险的地步了。 近来我似乎是越来越无法容忍别人与我作对,越来越无法容忍别人违背我的意思了。 而在怒火之下。就脑子发热的对甘比诺家族宣战……实在是一种愚蠢到极点的动作了。大圈目前正在一个高速发展期,走私的生意上赚了大笔的钱,电影也能给我们带来一大笔进帐。而有了足够的资金,今后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大圈的整体实力就能飞生一个档次! 但是目前看来,我们的力量还是偏弱了一些。我的确是温哥华的五爷……但是不得不承认,我的势力范围,还紧紧是一方的豪杰……“一方”而已! 而对于甘比诺家族这种全美都闻名的传奇家族,对于这种登高一呼,就能号令全美黑手党的家族……我的那点家当,实在是不够看的。 如果贸然宣战,结局只能是鸡蛋碰石头! 或许我不怕死,我不怕拼光家当,不怕再次一无所有……但是,我没有权力让我的那些兄弟陪着我一起送死!我没有权力让他们为了我去白白送命! 怒气消散干净之后,我忽然觉得自己今天的那种发泄,真的很可笑。 至于“血洗洛山矶”,更是一种近乎于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可笑叫嚣了。 我就坐在地上,盘膝而作,沉思了几乎整整一下午。等我再次苦笑,心中想通的时候,抬头看看窗外,已经是日暮时分了。 坐了一个下午,身子已经发木了,膝盖酸疼,我站了起来,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几圈。这才叹了口气。 虽然是想通了,但是现在出去面对杨微,实在是让我有些为难。尽管我明白了她是对的,我是错的。可是男人和女人之间刚刚经过激烈的争吵,而且她还情急之下对我动了手……虽然她的意思是打醒我。可是这样的举动,还是身为男人的我无法忍受的。 本质上,我还是有些大男子主义的。 所以,尽管我心里明白是自己错了。但是内心里,我还是对杨微的举动有些芥蒂。 推开房门,我走回客厅里,就看见锤子面色古怪的坐在沙发上。 我走近一看,却看见锤子满脸尴尬,只因为他的手足都被绳子绑住了。双手背在身后,而双脚就铐在了沙发脚上。 “怎么回事!”我皱眉走过去,锤子一脸古怪,低声道:“是……是杨小姐。” 我脸色更是难看。 随后锤子才支支吾吾的说出了一切。 原来白天的时候,我盛怒之下让锤子出去打电话给西罗召集人马,准备要和甘比诺家族火拼。然后我自己不远和杨微说话,转身上楼之后。 杨微居然就直接跑了出去追锤子。原本汉森也就和锤子一起守在门外的,杨微追上去,居然不由分说,立刻就命令汉森动手,一下就制住了锤子。 原本,以锤子现在的身手,如果真的打起来,未必就输给汉森。但是一来锤子这人脑子比较直,没有太多心思,知道杨微和我关系亲密,平日里大家几乎就是一家人了,毫无防备。二来,杨微亲口让汉森动手,汉森却是一个军人作风,收到命令动手就毫无半点犹豫。而且匆忙之下,锤子就被打倒了。 然后杨微告诉锤子不要反抗,直接把锤子绑了起来。 杨微的目的就是不让锤子打电话回去给西罗召集人马罢了。做完了这些,杨微就让汉森看住锤子,她自己则回到房子里来劝我。 只是锤子对我忠心耿耿,又知道杨微和我关系非常,虽然被制住了,也并不着急气恼,只是他脑子一时想不明白到底为什么。 而杨微对着我一番大骂之后出了房间来,就交待锤子不要着急,只是安静坐在这里等着我出来就行了。锤子对杨微也是一向言听计从的,换句话说,杨微在他的心目中早已经是“老板娘”之一了,老板娘发话,哪里又不听的道理?至于被绑一会儿,锤子是不在乎的。 我心中又气又笑,过去几下给锤子松了绑??手铐的钥匙倒是不难找,杨微就放在了远处窗台上了。 “五哥……现在怎么办?”锤子揉了揉酸麻的双手,我在里面想了一下午,他则在这里被绑了一下午,也算是小小的吃了点苦头了。他看着我:“还用打电话给西罗么?” ………不打了。”我叹了口气,摇摇头:“好了,今天没什么事情了。你吃了饭早点休息吧……嗯,杨微呢?” “不知道。” 我想了想:“没事了。” 随后我换了一身衣服出门去,打了杨微的电话,对方却已经关机了。随后我开车去了电影公司一趟,杨微也不在那里。 又打了电话给雷小虎,雷小虎还在片场里拍戏,告诉我杨微今天也没有去片场。 我闷闷回家。其实我也没想好现在如何面对杨微。毕竟今天一番争吵,两人也算是撕破了脸了,说的那么多难听的话……尤其是杨微对我毫不留情的指责,实在是让我一个大男人很难放下心里的芥蒂。 只是想通了之后,就要面对接下来怎么办的问题了。而我,则习惯性的,就要找杨微商量……一直以来,她都是充当我身边的智囊的。 我到处寻杨微不到,心中不免有些郁闷。等回到家里,忽然想起…… 李文景那个家伙也在洛山矶,杨微不会去见他了吧? 这个念头生了出来,更是怎么压都压不住了。想到杨微居然去见了李文景……想到这里,心中不由得生出一股无名之火来。 当下也不找杨微了,直接回了住处,饭也没吃,直接洗澡回房闷头睡了。 只是我心中烦闷,睡到半夜醒来,就瞪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再也睡不着了。不由得一个翻身跳了起来,重新拿了件光鲜的衣服穿了,到车库里开了自己的那辆梅赛德斯,一踩油门,就跑出去兜风了。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