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邪气凛然 > 第127章 【情圣是怎样炼成的】

第127章 【情圣是怎样炼成的】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24 22:58:32 更新时间:2022-08-08 11:10:19
在丽江古镇这种地方,找一个喝酒的地方,简直是再容易不过了。 我们很轻易的就找到拉一家当地纳西族人开的小酒馆。这个时间并不是吃饭的时间,而我们走进酒馆的时候,这里的老板,一个留着长头发的皮肤黝黑的男人,正趴在柜台上打瞌睡。 “两瓶青稞酒。”阿泽很是熟络的招呼了一声,显然他并不是第一次来这家地方喝酒了。 纳西族民自己家里酿造的青稞酒很醉人,两杯下肚子,就让我胸腹里浮出了一团热气来。而我这两天奔波,也挺疲劳,使得我的酒量大打了一个折扣。 阿泽面不改色的一点点的往嘴巴里灌酒,我们开始都有些沉默。 “其实方楠很不错的。”这是他开口对我说的第一句话:“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你知道我现在的情况。”我简单的回答。 “切……”阿泽对我的这种说法嗤之以鼻:“像你我这样的男人,是绝对不可能只拥有一个女人的……” “好了,打住。”我笑了笑,看着阿泽:“你不会是从乔乔的老爸那里听来了他的那套关于男人的理论,然后打算转述给我听吧?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免了,因为我已经在你之前听过了。” “好吧,那么。方楠其实很可怜,这点你想过没有?”阿泽换了一个方式,却依然还在纠缠这个问题。 “靠,你这个花花公子。没资格说这些话。”我对他做了一个鄙视的动作:“被你这个情场杀手骗过的女孩们,才更可怜。” “不同地。”阿泽冷冷道:“我和你不同……我只**那些女孩的身体,大家各取所需,那些女孩喜欢虚荣,喜欢我英俊,喜欢我的钱包够丰厚……而我,喜欢她们年轻美丽的身体,仅此而已。但是有一点……我绝对不**别人地感情,在我和那些女孩子们玩儿的那些游戏你……都完全没有真正的感情存在的。” “可我也没**谁的感情。”我有些恼火。 “你能说方楠对你没动真感情么?”阿泽很悠然的看着我。 我语塞,用力灌了一大口酒。然后往嘴巴里塞了两粒花生米。 “其实我不该说这些话……总感觉我好像是在撺掇你去和方楠相好一样……如果让乔乔知道的,恐怕她会拿刀子直接阉了我,哈哈!”阿泽依然是一副没心没肺的笑脸模样:“即使是颜迪。和我也算是朋友,这么看来,在背后挑拨人家的男人出去偷情,是一种很不道德的行为啊。” 我瞪了他一眼:“那你还和我说这些话!” “因为……”阿泽挺直了笑,看着我:“方楠真地是一个可怜的女人。你听说过她的故事么?” “……隐约知道一点。但不完全。” “嗯。”阿泽想了想,对我露齿一笑:“那我还是不告诉你好了,将来还是让她自己和说吧。” 我刚点了点头。就意识到我还是上了阿泽地当了。 我点头,岂不是就是承认了自己内心里还是认为我和方楠是有“将来”的么? 看着阿泽一脸的鬼鬼祟祟的笑意,我直接把一粒花生米丢了过去,正扔在他的嘴巴里,呛得他连连咳嗽,指着我大骂道:“靠!你知道不知道这样会死人地!!” 看着好朋友熟悉的语气熟悉的互相笑骂,我忽然心里有些怀旧地感觉。 “阿泽,你……你想过你的将来么?”我看着他。 “什么?” “将来。未来……你的生活,女人。爱情。”我叹了口气,和老朋友说话,我是不用掩饰什么的,我举手做投降状:“好,我承认,我和乔乔的关系已经变了,我们不可能再回到好朋友的立场上。我们四个人里面,我和乔乔成了一对……木头那个家伙估计距离开窍还远着呢。我甚至怀疑他现在还是处男!”我们两人同时恶意的大笑,然后我看着他:“那你呢?你已经有过了那么多的女人,为什么不找一个你真心喜欢的女孩子,好好地安定下来?” “切……我怎么会了一颗树而放弃一整片森林!”阿泽做意气风发状。 “老掉牙的台词了。”我撇撇嘴巴:“难道你真的不打算找一段感情了?”我看着他,故意打击他笑道:“拜托,你年纪也不小了……现在你还能出去牛逼一下,再过两年,就会有新一代的年轻的情圣成长起来,和你抢饭吃了。到时候,你已经老了,男人,尤其是你这种酒色过度的男人,一到三十岁之后,身体就不行了,就会有大肚腩,甚至连性功能都会开始呈现出下降趋势的。而你经常过夜生活,熬夜多了,恐怕你四十岁开始就会秃头了……你以为美女们会喜欢一个有着大肚腩,秃顶,并且性功能衰退的‘老帅哥’么?” ……”阿泽瞪着我看了半天,就好像我忽然鼻子上长出了一朵花来了一样。 “看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我笑道。 “你……你真的是小五么?”阿泽甚至好像试图要过来捏我脸上的皮肉:“你真的不是乔乔化妆易容改扮的么?刚才这么恶毒的话,只有乔乔那种女土匪才能说的出来才对!” 我摇摇头,不理会他的胡搅蛮缠,继续道:“少废话,大概是我说到你的心里的痛楚了吧?” “切!”他直接对我比划了一个中指。然后带着不屑的表情:“如果说别的,我或许说不过你……和我谈论女人……你还未够班!虽然你连乔乔这种高难度也搞定了……但是基础理论,你就差的太远太远了。” 我们两人仿佛又恢复了当年混迹在南京,一帮狐朋狗友一起喝酒鬼混胡说八道的日子,他已经趴在了桌子上,一手捏着酒瓶子,然后笑道:“首先问你一个问题……现在的这个年代,女人到底有什么可爱的?” 说完这些,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老实说吧,我一直很佩服你的狗屎运……真的,你身边遇到的女人,几乎都是极品!颜迪小美人这种真正的纯洁善良的女孩,简直就是完美的古典主义的贤妻良母!这样的女孩,现在已经绝种了!却偏偏被你撞上了!靠!乔乔就不用说了,现在的女孩大多都很虚伪,虚荣,但是这些劣质,在乔乔的身上就完全看不见。虽然那个女人有的时候有些傻大胆,但是却够率真,也是属于熊猫那种级别的保护动物了。而方楠……” “打住,方楠就不用说了吧。”我摇头。 “好!不说方楠。”阿泽:“那我们说现在的这个世界上的那些年轻的女孩们。”他指着窗外,外面就是阳光明媚的古镇小街,这里有不少来自各地的游客,男男女女都有,自然也不会缺乏一些妙龄女郎了。 “现在的女孩子,总的来说,大部分的群体都拥有两个致命的缺陷:浅薄,虚荣。”阿泽淡淡道:“浅薄就不用说了,这些女孩只会关心星座算命,关心血型,她们上网只会看那些明星的绯闻,漂亮点的整天想着怎么吊凯子或者找个老公来当长期饭票。她们对于那些各种品牌的化妆品背的娴熟无比,但是多半却连中学生的化学元素周期表都背不下来了,更不知道女人用的唇膏其实很多都是用猪油做出来的。她们至少能背出几十个世界知名的服装名牌来!但是如果你问她国家领导人是谁……嘿嘿,如果你问十个女孩让她说出美国中国英国俄罗斯这四个国家的现任元首是谁……我敢打赌,能回答出来的不到百分之零点五。好吧,你说那些号称很有品味的小资女人?更是让我觉得可笑啊……不过是看了几篇酸文章,悲悲秋怀怀春,就以为很小资了。没事就说什么村上春树或者米兰昆德拉……可是我保证,这些号称小资的白领女孩,一年恐怕都难得认真的能看一本书来给自己充电……可笑她们还总是认为自己很有品味。现代世界最著名的作家,她们能报出十个名字来就不错了。而虚荣,就更可怕了……女人都号称是感情动物,喜欢浪漫更胜过世俗的利益……但这才叫虚荣。事实上是,女人希望的男人不但要懂得浪漫,还一定得有钱……为什么女人都会把心中得理想对象称为‘白马王子’?白马,代表了品味和风度,代表了浪漫……固然是重要的!而事实上,‘王子’两个字,才是最最关键的!王子是身份的象征,是有钱有势的象征!所以你有没有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即使偶尔的时候,女人的浪漫的标准会发生一些微妙的口味变化,比如白马王子变成了黑马王子,又或者变成了青蛙王子……但是不论白马黑马还是青蛙……但是女人要求他一定得是‘王子’!看看,还是经济利益当头啊!!也就是说,不管怎么变,有钱有势,才是第一标准!” 阿泽说完这些,很随意得弹了弹落在自己肩膀上的一点灰尘,仿佛很洒落的样子。然后微笑补充道:“当然,我不是说所有的女人都如此,但是目前看来,大多数女人都是这样的。那么,女人是这样的一种奇怪的群体,你认为我会真心爱上这样的女人么?” 我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让我很惊讶的是,号称情圣的阿泽,居然是一个骨子里歧视女性的,甚至是仇视女性的一个人?! “怎么?惊讶了?说不出话来了?”阿泽叹了口气,他又饮了口酒,笑道:”我说了,谈起女人,你实在太外行了。, “可是,既然你这么看不起女人,不喜欢女人,为什么又偏偏找那么多女人?” “很简单……因为我喜欢女孩子们美丽的身体。”阿泽淡淡道:“这是一种等价交换而已,她们浅薄,我就可以容忍她们的浅薄,她们要虚荣,我可以满足她们的虚荣。而她们付出的是她们的美丽的身体……你看,事实就是这么简单。” “天啊!”我摇摇头:“你这话千万别让乔乔知道。否则的话,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乔乔一定活活劈了你。” “哈哈,你放心,我不会说的。”阿泽笑了:“不过,除了我说的那大部分之外,当然也有出色的女人,只是很难遇到罢了。” “是了。既然你也承认有出色的好女人,那你为什么不找一个?”我看着阿泽:“难道你从来没有爱上过什么女人?” 阿泽脸色微微变了变,他盯着我看了好几秒钟,然后忽然扬起脸来。猛地灌了一口酒下去:“靠!你这人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八婆!不错,小爷我当然也有爱过!只是不想告诉你罢了!” 看着他古怪的脸色,我忽然忍不住脱口道:“我靠!你这么瞪着我干什么?难道……我日,你不会是爱上了乔乔,所以很恨我吧?” “卜!!”阿泽一口酒就喷了出来,然后指着我大叫道:“靠,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么喜欢高难度么?乔乔那种极品货色,你留着慢慢享受吧!哼哼!” “那,你爱过的女人,我见过么?”我皱眉。 出乎我意料的。阿泽忽然低声说了一句:“你……见过吧,嗯,见过。” “哦?是谁?”我倒是真地起了好奇心了。连连追问他。我真的很奇怪……我见过的女孩子之中,有谁能让情场浪子阿泽都陷入爱情之中? 我一连猜测了好几个人,都被他否决了。 “你……唉,还是这么喜欢听故事吗?”阿泽似乎在苦笑,然后他沉思了会儿。语气很平静:“你知道我和我父亲关系一向不好,对吧?” “嗯,知道一点。”我点头。好像阿泽对他的父亲几乎就是一种完全的躲避冷淡的表现。冷漠到了极点,甚至都不肯和他的父亲见面。 “那是好几年前,当时我们还不认识的时候。”阿泽淡淡道:“那年,我父亲和母亲离婚了,而我母亲离婚之后很快就去世了,我一直认为那是因为被我父亲气的!所以我非常的痛恨这个家伙。那段时间,我还在上大学,我拒绝了父亲给我地所有生活费!我不要他的一分钱!我一度日子过得很艰苦,而当年。我和现在也是完全不同的……你明白么?哼,当年我纯洁地就好像个傻瓜天使一样。直到我后来爱上了一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就是我学校里的学姐,我在一次绘画比赛上认识的她。她是一个……嗯,很漂亮的女人,艳光四射。我当时还是一个小处男,一看见她就无法自拔了。我几乎是拼了命一样的,施展出了我能想到地各种手段,最后虽然她比我大三岁,我还是成功追到了她。” 这我相信,虽然他说他当年还很纯洁,那就是还没有正式变身成为“情圣阿泽”,但是我毫不怀疑他泡妞的天赋是与生俱来的! “可是渐渐地,我发现,这个女孩虽然美丽,很吸引我……可是她拥有我刚才说的大部分女孩的所有的缺点,浅薄还好,而虚荣心却是无比的强烈!可笑当年的我,还是一个毛头小子,陷入爱情的盲目之中,让我几乎忽视了她所有的弱点。我记得她很虚荣,喜欢漂亮的昂贵地衣服,昂贵的化妆品,羡慕那些傍大款的开名车的女孩的富裕生活……”阿泽笑了一下,淡淡道:“可惜,当时我的生活来源断了,我养不起她,只能让她陪着我受穷苦……而且,时间一长,她就变心了。更让我无法容忍的是,她是一个很有心机的女孩,她在和我好的同时,并没有拒绝其他的追求她的一些有钱人,总是在观望,犹豫,选择。虽然我确信她真的对我有了一些感情,但是总的来说,她还是很现实的。开始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但是后来,我察觉到了她的不安分。当年的我,哪里懂这么多?我很慌张,很害怕会失去她。” 我皱眉:“难道她另外找了个大款,然后抛弃了你?不会吧?她不就是喜欢钱么?你有个那么有钱的老爸啊!你可以告诉她,你的老爸非常非常有钱啊!!难道你没说?” 阿泽忽然惨然一笑,然后看着我,平静道:“哦,我说了。” “哦?那结果呢?” “结果……”阿泽的语气平静的几乎已经不像是人类的声音了: ……秀结果,她现在是我的后妈。” 阿泽的回答几乎噎得我五分钟没说出一个字来! 从那平静得连一点波动都没有地眼神,我反而看出了一种透彻心肺的,深深的伤害!! 平静到了极制。就是一种疯狂!! 看着阿泽说出了他心里最大的秘密,然后一口气喝完了瓶子里剩下地酒…… 我忽然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不该要求他说出这段痛苦的往事。 我完全可以想想发生这种……事情,会给一个刚刚接触爱情的年轻男人留下如何程度的伤害!而后来阿泽近乎是抱着一种**的态度对待身边所有的女孩。大概就是处于这种年轻时候留下的深刻的伤害吧! 而我,的确见过他的那位……后妈。不过只是照片而已。印象中地确是一个看上去很风骚艳丽的女人。 阿泽是一个奇怪的人……而每个奇怪地人,大概都有一件属于自己的往事吧。 “对不起。”我叹了口气:“我不该让你说出来这件事情的。” “没关系,这件事情我早已经不再介意了。”阿泽淡淡道:“其实我们每个人大概都有自己的心事吧。比如你为什么会空有一身本事,当时却宁可在一个夜总会里厮混。而乔乔那种顶级的辣妹,怎么会只喜欢女人!再加上木头那个家伙,一天到晚就好像舌头被人割掉了一样地,简直就是一个自闭症的患者!靠!我们四个人,都不是正常人啊。” 阿泽说到这里,他忽然故意压低了声音。然后对我挤眉弄眼笑道:“告诉你一个秘密哦。嗯,你应该记得方楠的深蓝娱乐公司里面,有一个前台小姐。身材超辣!胸围伟大地暴乳女郎吧!” 我想了想,苦笑道:“好像记得,我当时去方楠公司上班的第一天,进了公司前台,还是她接待我的。” “我告诉你哦。”阿泽嘻嘻笑了笑。一脸肆无忌惮的样子:“当时我们所有人都以为她是一个荡妇,但后来我才知道,。她还是一个处女。” “你怎么知道的?” “我亲身检验的。当然,所以她现在已经不是了。哈哈哈哈哈……”阿泽笑得带着几分压抑的张狂,然后他忽然啪的一声,倒在了桌子台面上,终于醉倒呼呼睡了过去。 我叹了口气,看着趴在桌上的阿泽,然后端起酒瓶,对着已经熟睡地他,默默道:“敬你。兄弟。为你内心的那么多痛苦,干杯。” 我大大的喝的一口,辛辣的酒液顺着食道滚落下去,刺激得我忍不住有些烧得难受。 随后我掏出了钱来给老板结帐,然后正准备过去背起阿泽回去……就在这时候,外面店门被推开了,随即就听见有人走了进来,然后就听见一个带着几分沙哑磁性的娇柔女人声音:“老板,老规矩来一份。” 听见这个声音,我身子一震! 而更快的,身后的人似乎……大嘎……也看见了我了!我听见了一声惊呼,然后砰的一声,尽管我还没回头,却从声音上判断出来,大概是身后的桌子上的筷筒被人惊慌之中撞掉在地上了! “你你……你你……”那个声音结结巴巴的在颤抖。 我叹了口气,放下了阿泽,然后抓过身来,面对着来人。 嗯,明艳得有些过于妖媚的脸庞,正是通常所谓的那种“情妇脸”,妩媚的仿佛狐狸精一样,偏偏眼森却很干净! 岁月似乎没有给她留下什么痕迹,仿佛上天都在眷恋着她一样,只是眉宇间藏不住的疲惫和惆怅…… 看着她已经似乎站立不稳,身手扶住了墙壁,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我,我才终于叹息,笑了一下,开口:“方楠……你好,好久不见。”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