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邪气凛然 > 第123章 【龅牙周的秘密】

第123章 【龅牙周的秘密】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24 22:58:08 更新时间:2022-08-08 11:10:19
这个马玉倒是也不掩饰,在开始的客套之后,直截了当的说出了自己的来意,这种言语里隐含的威胁,也不出乎我的意料。 只是……唉,为什么现在混黑道的家伙,都是越来越喜欢装文化人了?难道是一种流行么? 龅牙周似乎准备开口拒绝,我却看了看时间,然后盯着马玉看了两眼,忽然道:“马玉,我问你一个问题。现在国内混黑道,很好赚么?” “……嗯?”马玉愣了一下。 我最懒得兜圈子……如果是政客之间,兜圈子,说上几个小时都在打马虎眼,这还算正常……可是,拜托,我们是黑社会耶!如果连混黑道的都要用这种打太极的方式来说话,烦不烦啊。 “我的意思是,马玉,你觉得你有多少筹码,够不够资格来和我谈?”我面色平静,直接把这句话扔了出去。 马玉顿时微微变色,随即看了我一眼,略微有些不屑:“陈先生,我猜你恐怕是对国内的市场规则不太了解吧?” 他露出几分傲气来:“这些年来,有不少国外的大公司来这里做生意,但是在这块土地上,自然有这里的规矩!不是什么都是按照你们想的那样。比如去年,一个国外的运输公司来这里设立分公司!就是因为,嗯,有些关节没有弄好,以为自己仗着是财大气粗。和官方关系好,就不把我们这些在街头混饭吃的人看在眼里……结果你知道么?” “不知道。”我耸耸肩膀。 “结果,一个月时间,他连一个本地的司机都招聘不到!他们设立在这里的仓库。连一个搬运工都招聘不到!!”马玉脸上掩饰不住傲慢地神色:“他们有官方路子又怎么样?他们是大公司又怎么样?我还是有办法让他们乖乖就范。” 我没说话。 我也毫不怀疑他有这种本事……任何一个地方黑帮性质的势力的地头蛇,都可能做到这一点……不过…… 这种法子,对付那些在当地没有根基的外来合法商人,或者有效果,但是如果用来对付同样地属于黑道性质,而且势力远远超过他的我……就有些太BC了。 我从龅牙周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笑意。 “马玉。”我直接喊他的名字,连至少的一声“马玉先生”都懒得称呼,我很平静,对于他的挑衅和威胁,丝毫没有动怒的意思。这很正常……一只狮子面对一只对自己张牙舞爪的蚂蚁的时候。会动怒么? ………马玉。”我淡淡道:“其实我觉得你很不错。看得出来你应该有些头脑。不过和你估计得恰恰相反,我并不是对国内得情况不了解……事实上,我就是从国内出去没几年时间。我毫不怀疑你刚才说的这些。你能做到,我相信。” “哦?这么说你是愿意接受我地提议了?”马玉有些得意,大概在他看来,我这种外来的商人是很容易妥协的吧,他之所以先礼后兵。恐怕完全是因为从某些渠道得知了我现在和官方地关系不错,所以才没有硬来。随即他笑道:“这样吧,我现在手里控制的最大的盘子。就是物流运输。你看,云南是一个多山区的地方,物流运输可以很重要的一个环节,不管你在这里投资做任何生意,都要依靠运输地。我说的没错吧?我想这方面,我们会有很多合作的机会……你看,我是一个很愿意交朋友地人,之前我侄子和你们的误会,就一笔勾销了。不是么?” 哼,我笑了笑,直接看着他:“如果说完了的话,你可以走了。”顿了一下,我又道:“顺便麻烦你在外面帮我把房门关上。” 这话一说出来,马玉顿时就变色了!他似乎强忍着才没有站起来,只是坐在沙发上,强迫自己变化了一下坐的姿势。这个举动更让我对他高看了一层。 这个人看来还懂得克制和调节自己的情绪,这更是远远比那些黑帮大老粗要厉害多了。 “欧洲中世纪的时候,罗马教皇统治下的军队,在对于敌人谈判的时候,通常都会带来一句话。”马玉这时候已经撕破了脸上的伪装,毫不掩饰地威胁了:“我一手拿着剑,一手拿着鲜花。就看你怎么选择了!” 我忍不住喝彩,笑道:“好!想不到马玉先生虽然屈身草莽,倒是胸中很有丘壑啊,对于国外的古典文学也有涉猎。” “既然如此,就没什么好谈的了。”马玉站了起来,依然傲然道:“我想,不久的将来,你们还会来找我的,不过那个时候,我开出的条件,恐怕就和现在不同了。” 说完之后,他正要起身告辞,龅牙周却忽然插口道:“……自等等。” “怎么了?改变主意了?”马玉浮现出一丝得逞的微笑。 我看了龅牙周一眼,他和我对了一个眼神,然后沉吟了一下,道:“马玉先生,其实我对你做了一些了解,就在晚上我们和你的侄子冲突之后。你看,你在本地很有名气……而我们,和因为和官方关系不错,所以警方那里也乐于提供一些消息。” 龅牙周语气很轻松:“其实云南这里,处于边境的省份,龙蛇混杂,这些情况我们都了解……大部分这里的具有一定规模的黑道组织,都有一些境外势力的支持。比如说,如果把人逼急了,随时可以从境外召集一批人手过来,在这里干一票狠的买卖。而这里的警方调查的时候,大不了把人撤到境外去,天王老子都抓不到!就算没有境外的势力,这里山区那么多,随便找几个山里出来的狠小子当杀手枪手,做掉一两个人,然后跑回山里某个山沟小村子里一躲,也多半是抓不到的。而主使的人,也不会留下什么把柄。所以,本地的不少黑帮组织在撕破脸的时候,常常会采取一些极端的措施……我说的这些情况,没错吧?” 马玉笑了笑,此刻他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凌厉,缓缓道:“看来周律师倒是了解的不少啊。” “嗯,这……大概就是你有恃无恐的资本了……这种手段的确很犀利,而且也很能威慑住人。马玉,你靠这种手段一定曾经得逞过很多次吧。”龅牙周一面笑,一面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然后仿佛忽然想起来了一样,道:“哦,对了,我不知道你们这里把这种极端的手段叫做什么,不过我们通常给这种行动加以一个称呼……叫做……‘空降兵’。” 空降兵? 我也不禁笑了。 世界上所有的黑帮,玩儿空降兵这种游戏,有谁能玩儿得过我们大圈?笑话!空降兵系统是大圈的看家本事啊!和大圈玩儿空降兵?简直就是黄河边上卖水,鲁班门前使大斧! “其实我很欣赏你。”龅牙周笑得更愉快:“我想,我的老板,这位陈先生一定也挺欣赏你的。老实说,你是我们这次来到云南昆明,所见过的黑帮人物里,最具有气度和枭雄气质的人,你很聪明,有头脑,有手段。从某种程度上说,你是一个很出色的人。”龅牙周最后叹了口气:“不过,我还是给你一个建议……” 他已经站了起来,做了一个送客的手势:“有些人,你可以惹……但是有些人,你惹不起。明白了么?” 马玉脸色微微一变……他仔细盯着我们看了几眼,终于从我们的眼神里看到了让他担心的东西了。 我们很镇定,甚至说……很从容,从头到尾,一点紧张的样子都没有。 而且,这种镇定还不是装出来的,马玉见过很多人,有的人在他的威胁面前能保持镇定,但是大多都是装出来的镇定……而我们不是。 从我们的反应看来……我们似乎……不,不是似乎了。而是肯定!我们根本就没有把他的威胁当回事。 马玉不是傻瓜,他应该明白,对方能有这种态度,那除非对方是白痴,否则的话,那么就肯定是有所倚仗了。 他脸色瞬间变了几次,似乎想说什么,但是终于咬了咬牙没说,默默的站了起来,走到了门口。 龅牙周送他出门的,不过终于,马玉忍不住了,想了一下,还是低声问了一句:“好吧,我多问一句,贵方到底是……” 他已经有些软了。 龅牙周在他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马玉身子一震,然后眼睛里露出了几分恐惧。他似乎想说什么,不过龅牙周已经拦住了他,淡淡道:“你不用担心,我们没打算对付你,我们来这里的做的事情也和你没关系……只不过我觉得你是一个聪明人,不想看着你找死而已。说不定以后我们还有用得着你的地方。老老实实回去吧……不过你最好记住,今天,我们没有见过面。” 马玉的态度已经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眼神也恭敬了很多,低声道:“嗯……好,我明白了。” 就这样,他灰溜溜的走了。 龅牙周回到房间里,我坐在沙发上吸烟,看着他,悠悠道:“你刚才最后和他说了什么?你告诉他我的身份了?” “没有。”龅牙周淡淡道:“就算告诉他你是温哥华的五爷……不过他多半没听说过你的名气。这里是云南!你的身份在这里吓不住人。” “那你说了什么?” 龅牙周想了想,笑道:“嗯,我告诉他,我和金三角的旺罗将军是好朋友。” 旺罗将军? 我皱眉,我听说过这个人的名字,似乎他是金三角的一个很大的枭雄,手下控制了数千武装力量,大片的毒品圆地……连政府军都不敢和他硬碰硬。这样一个人,距离云南不算太远,这里的黑道应该都知道这个名字吧。 龅牙周这些话的意思其实很简单:你不过是个小渣子而已,别想用那种手段来吓唬我们,弄火了我们,不用什么空降兵,直接从金三角哪里调一队雇佣兵过来,灭你满门都没多大困难的。 我看着龅牙周,看着这个已经跟在我身边大半年的家伙。 “周大律师……我似乎从来没听说你认识金三角的人物吧……嗯,难道是八爷时代,你除了担任他的律师,还担任了一些其他地工作内容么?”我盯着这个狡猾的家伙:“看来。你还有很多事情没告诉过我啊。” 龅牙周很轻松,只是看着微笑:“我的五爷,有些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至少现在,你是我的老板。我对你也是忠心耿耿地……对吧。” 这家伙……相当的不老实啊! 其实在我手下,龅牙周一直都是一个特殊的角色……和西罗等人不同,龅牙周他不是我的嫡系,不是我那些一起同生共死过的兄弟。这个人很聪明,是高智商的那种类型。 这点,从他当初决定顺从我的那番谈话就能看出来了。 这家伙可不会盲目的忠心于我……只是现在我的体现出来的实力,能让他服气,让他觉得跟着我这样地老板,是很有前途的,所以他才会这么跟着我混。而这些。纯粹的是利益上地考虑,并没有我其他手下兄弟的那种深厚的感情。 而这点,也是我心里很明白的。 我甚至猜测:假如有一点。我要完蛋了的时候……嗯,那个时候,我身边地人,颜迪他们几个女人肯定是会愿意陪着我同生共死的,西罗和锤子他们肯定是毫不犹豫的。而大师兄应该也会……嗯,威克船长先生多半是不会地。而这个龅牙周……那是连想都不用想,肯定是老早就想了办法躲得远远的了。 这点。从他当初一看八爷完蛋了之后,就立刻投靠了我就能看出了,在他心里是没有什么那种传统的忠心不忠心的东西存在的。 他这种人,只会忠于一种规则:强者的规则。谁能达到他心中的强者的标准,他就会为谁服务。 我也从来没有试图想得到他真正的忠心……在我看来这是完全不可能地! 他跟着八爷都那么多年了,以八爷的那种手段,都没有真正的收复住他。我才当了他老板不过大半年,我也不指望能做到那一点。 而我常常也觉得……龅牙周这个人的本事,似乎也太大了一些。似乎他远远不止是一个律师的人才。而且。他应该是那种深受八爷信任,同时一直都躲在幕后的那种人。 现在看来,他曾经在八爷的手下,恐怕还担任了一些其他的工作! 其实这也难怪,八爷能把自己的全部家当交给他来管理,这本身代表的是何种的信任?! 杨微在我统合了大圈之后,就告诉过我:当领导的人,不要指望手下人全部都对你绝对忠心。那是不可能的,除非你是上帝。你要做到的,只是充分利用他们的才能为你创造最大的价值,就可以了。 显然,龅牙周就属于这种类型的。 对于他隐瞒的这些事情……我甚至怀疑,他今天故意流露出的这些,也是故意告诉我的。至于他的用意,我暂时猜测不出来……或者是对我的一种试探?还是我现在已经可以得到他更深一步的忠心了? 而那天,当七叔去世的时候,龅牙周一时感慨,说出的那句“一个时代终结”的感叹的言语,更是流露出了他心里的几分复杂的东西。这样的人,绝对不是一个纯粹的律师这么简单的吧。 我想了想,看着龅牙周:“周律师,我想,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你还有多少关于八爷时代的事情是没告诉我的?” “哦,我亲爱的老板。”龅牙周嘻嘻一笑,他依然是那种阴阳怪气的腔调:“你放心,有些事情,我该说的时候就会说的。而那些没必要说的事情,说出来也是浪费口水。不过至少现在,我拿你的薪水,你就是我的老板啊。” 我看着这个家伙……忽然想起了八爷来。 嗯,八爷能忍受这么一个古怪的人在手下,还能给予他那么大的信任。 难道我还不如八爷么? 想到这里,我重新笑了笑,挥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等他离开前,我补充了一句:“狠得今晚别弄得太晚了,明天你去走动一下。想办法能从警方那里把人弄出来好了。” “哦?你是打定主意帮那个小丫头了?”龅牙周想了想:“这事情不难处理……而且就算警方不放人,现在马玉已经对我们有所忌惮了,他知道那个小丫头现在和我们在一起,也不敢把爪子乱伸的。” 龅牙周离开之后。我忽然觉得有些疲惫。 手下有着这么一个人,还真不是普通人能受得了的。这个家伙聪明,甚至比我聪明,而且能力还这么强,同时并不是对我绝对忠心……这原本也没什么……重要的是,我身边甚至连一个能制约平衡他地人选都没有。 西罗太嫩了,而且从智商上,两个西罗都不如一个龅牙周。我需要一个同样聪明绝顶的人,在我身边,才能平衡我目前手下人权力分配的局面。否则。龅牙周这么一个人,我可以充分的任用他,但是却绝对不能完全依赖他。 不由自主地。我想到了那个永远带着睿智冷静笑容的美丽的脸庞……嗯,杨微…… 唉,我揉了揉脑袋,苦笑了一下,自己又做白日梦了。杨微那种人。怎么可能跑来辅佐我呢。 第二天,马玉没有再来烦我。不过这个人给我留下的印象其实不错……一个聪明的家伙,还有些头脑。 龅牙周倒是动作极快。居然很快就调来了一份马玉的资料,让我惊讶的是,这个马玉果然不是普通人……他居然是拥有大学本科的学历! “这个人我们可以留意一下。”龅牙周对我眨了眨眼:“将来或许能用到。” 至于警方那里,龅牙周代表我去跑了一趟,事情也没花费太大的力气。 小丫头倒是跟定了我了,我也不介意“领养”这么一个小女孩。收徒不收徒的,这些我是没考虑地,不过她很对我的脾气,而且我总觉得她很像我。又有些像当年的倪朵朵。 或者这样说有些奇怪……但是别忘记了,当年我肯全力地去帮助倪朵朵,其中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倪朵朵很像年轻时候的我。 关于七叔的资料,我们终于查出了眉目了。 根据从官方档案里的残留的痕迹,我们从十几个叫做“小王沟”地地方,最终锁定了一个,相信应该就是七叔所在的地方了。 离开昆明的时候,我带上地小丫头,那个小王沟距离丽江不算太远,要乘坐飞机去丽江,然后再做六个小时的汽车。 临走的时候,让我意外的是,来到机场送我的,居然马玉也跑来了。这家伙果然是我和龅牙周都很欣赏的人物,很懂得进退,丝毫绝口不提那天酒店里谈话的事情,只是很客气的说了一些场面话,同时欢迎我们下次来到昆明的时候一起合作……当然,这次他说地合作,里面可就没有什么威胁的意思了,反而隐隐的有几分请求我们提携他的味道。 更让我意外的是,来到机场送我们的,居然还有一名警察! 而且就是那天我遇到的那一男一女两个警察里的那位女警!我隐约记得她的名字,好像叫许丽秋,一名普通的警察。不过她却似乎不是来送我的。 小丫头和她好像很熟悉,看见了她来,跑过去和她走到一边低声交谈了好久,回来的时候眼睛也有些红红的。那名女警对我依然很没好感,看了我们一眼之后,就离开了。 我忽然想起来,那天小丫头说过,她是受人指才来求我的。难道就是这名女警? 果然,飞机上,小丫头告诉我,她的确是认识这位许警官的。原来这个家伙被警察抓住过好几次了,其中有两次都是被按照法规遣送回原籍……而小丫头是未成年人,又没有监护人,两次负责遣送她回原籍的,都是这位女警官送她回家乡的。 只是小丫头这种人,被送回去,没几天就会再跑出来混江湖罢了。倒是那两次遣送的经历了,或许是出于同情,总是女警官对这个小女孩很是照顾。 一个很聪明的警察。从那些天的情况上看,小丫头一个人漏网,多半在外面是活不下去的,而那个女警察通过我在警察局的一些细微的表现,判断出我并没什么恶意,才悄悄的暗示这个小丫头来求我,或许有一线转机吧。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