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邪气凛然 > 第118章 【意外的麻烦】

第118章 【意外的麻烦】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24 22:57:44 更新时间:2022-08-08 11:10:19
我有些皱眉,看着面前这些穿着制服的“联防”。 地球人都知道咱们国家很多地方的这些所谓的“联防”是什么鸟样。很多地方,这些所谓的“联防”或者“城管”之类的人,根本就是穿着制服的流氓渣滓,一帮子垃圾而已。总的来说,就是为非作歹,拿着政府发的薪水,却实际上拼命的在破坏政府的形象。所谓的联防和城管人员,可以说是国内的很多地方的百姓民愤最大的一个奇怪的阶层组织了。 他们莫名其妙的拥有执法权……尽管这本身是违背法律的。同时这帮人里,大多都是一些文盲,大多数人连基本的治安管理条例都不清楚,更不用说其他的法律了……一帮法盲来执法,这本身就是一种天大的笑话了! 他们是一个奇怪的群体,是一个警方为了压缩人员成本,而低价聘用的一些廉价劳动力。他们可以配合警察巡逻,甚至维护一些治安。 这想法原本是好的,但是可惜的是,低劣的人源素质,使得这个群体常常本身滋生了对社会的危害。 在很多地方,“联防”和“城关”根本就变成了骂人的话。 所以。看着这帮穿着制服,却一脸匪气地家伙,又看着被我们打翻在地上的那几个流氓扒手反而露出了得意的表情……我立刻就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 如果是在温哥华……别说是这些“二狗子”)国内很多地方对这种联防性质的穿制服地人的戏称),就算是警察。也得客客气气的对我说话,那个警察敢惹到我的头上? 可这里是国内,我更清楚国内的所谓的这些穿着制服的联防的习气--他们虽然民愤那么大,作风恶劣,但是被人骂了这么多年,还不是照样存在?偶尔老百姓骂得厉害了,整顿一下,也就是装装样子而已。天知道这种系统组成里面有什么猫腻。所以这种人虽然不是警察,但是往往比真的警察都横! 我用眼神示意了让锤子他们退后,不要和这些人冲突。锤子和西罗很听我的话。倒是雷小虎,一脸好奇地看着面前这些穿着制服的人,他甚至还大声问我:“刚师叔。这些人是警察么?怎么他们的制服好奇怪?天啊,这个人居然连扣子都不扣,在加拿大,敢这样穿警服在街上出现,肯定会被开除地!” 我笑着把他拉到身后:“别多嘴。这些不是警察,只是一些穿着制服的土匪而已……嗯,这就是所谓的‘中国国情’了。” 我们两人说话很快。但是那个联防还是听到了,他脸色上露出几分恼怒,随手把腰间的警棍解了下来拿在手里,对着我喝道:“说你呢!装聋作哑是不是?你们几个是不是在这里打架伤人?都跟我回去!” 说完,上来就要抓我的胳膊。我哪里能被他抓住?随手一抖,就把他地爪子弹开了,我斜着眼睛,毫不掩饰脸上的不屑:“你凭什么抓我?” “凭什么?就凭老子身上的这身制服!”这家伙听出了我地口音肯定不是本地人了,所以倒是有恃无恐。看我们一行人。穿得也算普通,有男有女,大概以为我们是普通的游客吧。 我指着地上刚爬起来的两个人:“你只抓我们,不抓他们么?” 这个人有些恼羞成怒了,大概是没想到我这么一个外地人敢这么嚣张吧……活学在他的印象里,一般的外地游客,都不太愿意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惹事,遇到了事情一般都会选择忍气吞声,甘心付点罚款息事宁人。 “废话什么!我抓谁不抓谁,你管那么多!” 他说完,再次伸手来想拧我的胳膊…… 我叹了口气……毕竟是联防……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我们国家的政府会建立这么一枝不伦不类地队伍来……就好像他伸手来拧我胳膊的这两下,毛手毛脚,完全就是一个普通老百姓的模样。 至少警察还受过一些擒拿格斗的粗浅训练,还拥有一点特殊的技能。而这种“联防”,根本就是让一个普通百姓穿上制服,什么都不懂,他能做什么? 心肠坏的,干脆就聚集起来鱼肉地方。敲诈勒索,赚点小钱,甚至和黑道勾结。比如眼前的这帮人。 当然,我不否认也有好人存在……但是问题是,即使是那些好人,能干什么?能起到什么作用?警察最大的职责是维护治安,是抓坏人…… 可真的遇到歹徒了……这些什么都不懂的联防,能起到什么作用? (笔者按(免费):我曾经和不少有良心的好联防人员打过交道,他们很老实的告诉我“真遇到歹徒,我和你一样,最多能喊几句救命而已。真的擒拿格斗去和歹徒打……我们不懂。而且,要我去拼命,我也不会干的,一个月就这么几百块,我又不是警察,只是拿薪水的临时工而已,没必要拿命去拼吧。”,敢问,这样的人,能起到多少作用?而且这还是好的!那些穿着制服为非作歹的,大有人在!比如我知道的我身边出过很多这种事情,有人在警察局里干联防,同时家里开赌档,生意兴隆,每次警方大检查。他都有内部得到的消息,无惊无险的渡过……至于那些和联防性质接近的“城管”地素质,更是不用我说了,地球人都知道。上网随便查查这两个关键词语,出来的全是副面新闻。而可悲的是,很多地方设置所谓的“联防”“城管”甚至成为了一种给下岗职工再就业,或者安置一些社会闲散无业人员地分流渠道……拜托!这不是普通工作,这是拥有执法权力的工作!不是可以这么随便分配!不是可以随便让什么都都来做的!!阿猫阿狗的混进来之后,披了一身制服就敢出去横行霸道欺负普通老百姓了!真是让人无奈的“国情”--以上括号内的字数是不算收费的,算是作者本人的一些无聊的口水吧。) 这次我没有客气了,随手捏住他的手腕,轻轻往前一松,这个人连连倒退。险险站住。在众多众目睽睽之下,他估计是有些放不下脸面了,一张脸顿时惩红。瞪着我大骂道:“反了天啊!联防你也敢打!!” 我冷冷瞧着他:“真是垃圾,明告诉你吧,你没资格抓我,甚至没资格对我执法,懂么?” 就在这时候。拖了这么半天了,我才终于看见了外面走进来两个穿着黑色制服地人。 嗯,可算有真的警察来了。 这两个警察很年轻。其中一个还是女警,从人群里挤进来之后,就大声道:“怎么回事?是谁报警的?” “是我。”我笑了一下,走上前一步,刚才一直背在身后地手里亮出一个手机来。 嗯,有困难,找警察啊。我现在可是标准的良民……嗯,至少在国内是如此。 那个联防脸色就很难看了,旁边的那些联防也都有些不知所措。两个警察互相看了一眼。又看了看那个联防头目,不由得皱眉。那个男警察似乎脾气有些暴,瞪了联防头子一眼:“许二,你搞什么鬼?” 那个叫许二的联防头子立刻矮了一截,气焰也全无了,陪着笑道:“没有!这几个家伙想暴力抗法!他们在这里打架伤了人,我要带他们回去,可是你看,他刚才还把我推了一个跟头。” “谁说我们打架了!”一直在我身后的颜迪忽然开口说了一声:“是这几个人想偷我们钱包被我们发现了,还想动刀伤人呢。” 原本她一直躲在我身后,此刻忽然开口说了一句,自然是在我地暗示之下的。不过她一个这么漂亮柔弱的女孩子忽然开口说话,自然就能赢得不少人地信任了。 是啊,谁没事带着一个这漂亮娇弱的好像花朵的一样的女孩上街来找人打架? 两个警察是明白人,既然都认得这个许二,那么对他的为人也不会不知道。那个女警察更是看了我一眼,皱着眉道:“好了,有什么问题,跟我们回去一趟吧,说清楚就没事了,现在这么多人受伤在地上,你总要和我们回去一趟的。”说完,她看着地上的那些人,有些吃惊。 地上还有几个人没爬起来……虽然我已经要锤子出手别太重了,但是锤子这个愣头青出手,再他看来,只要不把人打残废就算是“轻”了,结果说话到现在,地上还有几个人半天都爬不起来。 这两个警察应该都不是坏人,至少我从他们对那个许二的不冷不热,甚至还多带了一丝厌恶的态度上就能看出来了。但是我却依然拒绝了他们地要求:“抱歉,我没时间和你们回去,是我打电话报警的,是因为我在这里被这些穿着制服的人无理的强行扣留,请问他们是警察么?他们有权力扣留我们么?我只是不想和他们起冲突而已。既然两位警察来了,那么我想我还有事情,先走了。” 这话出来,两个警察也不禁变色了!那个女警察更是露出了一种“不知好歹”的表情,在她看来,他们的举动应该是帮了我一把吧。换成他们来执法,肯定比那个许二要公平多了。但是我却居然敢拒绝警察? “你开什么玩笑!”女警察怒道:“你……” 我不等她说完,很随意的从怀里掏出了护照,给她看了一眼。 “你是外国人?”女警察皱眉,旁边的男警察脸色也有些难看。 “不。我是中国人。”我淡淡道:“只是我现在取得了国外的护照而已。我想我地意思你们应该明白。我不是用国外护照来显摆什么,只是如果我是一个普通的国内老百姓的话,现在恐怕已经被这个联防带到什么见鬼的办公室里,然后经历一场恐吓。再乖乖交上一笔所谓地‘罚款’,如果运气不好还会被拳打脚踢几下……我说的没错吧?” 说完,我飞快的拿着手机对准了那个许二,喀嚓一声,照了一张照片下来。 “你干什么!”男警察看着我喝道。 “留做证据。稍晚一点我的律师会做出投诉的。”我淡淡道:“这位联防先生居然随身挟带警棍……我记得在国内,这种类似的武器是属于管制的,非警务人员是不得挟带这种东西在公共场合……嗯,而且他现在还拿在手里,如果不是两位的到来,恐怕就要对我身上招呼了。我记得。联防是没有权力挟带这种级别的武器的吧。很好,这张照片会作为我投诉地证据的。” 然后我看了两个警察一眼:“按照法律,我没有义务一定跟你们回去。你们是执法人员。但是请记住法律的最基本地规则!如果两位警察还是用这种近乎‘抓捕’一样的态度想带我回去,我只能表示遗憾了。” 那个男警察瞪着我,大概是有火发不出来吧。 的确,国内的警察普遍的执法态度都很粗暴……这是国情造成地。普通老百姓一般来说对这些穿制服的警察都带着一种敬畏心理,一般来说。如果警察对一个老百姓说“跟我走一趟”,那个老百姓多半就乖乖就范了,哪里还会想到警察带走自己是不是合法?所以。我的这种很出格地作法,大概是让这个警察很恼火吧。 “好吧。”女警察咬了咬牙,看了我一眼:“陈先生……,刚才她看见了我护照上的名字了:“陈先生……我代表警方请您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这次,我才真的笑了,我看了她两眼,微笑道:“我很乐意同警方合作。” 而这个女警察,则气得脸都红了。 来到附近的警察局,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之后了。再我的强烈要求下,在场的那些流氓扒手也被全部带了回来。那十几个联防也一个不少的全部跟回警察局了。 说来有些可悲……真的很可悲。因为我的外籍身份,我得到了完全不同地优厚待遇。我虽然很满意这种公平合理的待遇,但是也忍不住想:假如是一个普通的国内青民,会在警察局里得到这种最起码的客气的公平的对待态度么? 笑话!谁不知道,警察局里的那些警察,平时对普通百姓,都是摆着一张扑克脸?好像不如此就不能显出警务人员的威严一样。为什么?因为大多数老百姓不懂法。所以怀着敬畏的心理,认为他们高高在上的态度是理所当然的!而大多数人没有这种意识:这些穿着制服的人,是靠我们的纳税供养的执法公仆!! 我们一行六人被单独安排在了一个办公室里,还有人给我们倒了水喝……至于那些扒手流氓,我猜都不用猜,他们多半是被关在某些房间里,说不定就是享受了我当年的那些待遇:用手铐铐在暖气片上…… 而警方对我客气的另外一个原因,我表现出来的嚣张的态度让他们有些头疼,因为到了这里之后,我拒绝做任何笔录,拒绝回答任何问题。我们几个人就坐在房间的椅子里,喝着茶聊天等着。 “在我的律师没有到来之前,我不会回答任何问题。” 就在我说出这些话之后,终于有个警察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妈的,假洋鬼摆谱。” 我立刻盯着他,毫不客气道:“是摆谱么?你错了!我只是在维护自己最基本的合法权力!难道非要像普通老百姓那样到了这里,乖乖的让他们干什么就干什么,对你们充满了敬畏和仰视,同时战战兢兢的……那才应该么!我这不是摆谱!如果你认为我这是摆谱。那么你不配当一个警察!请告诉我你地警号,我会保留对你的投诉!还有,我是被请回来协助调查的!不是被你们抓捕的犯人!请你对我说话地时候保持应有的礼貌和客气!你的确穿着警察的制服,但是这不代表你就比别人高人一等!!” 我的话把那个警察噎得直翻眼睛。却不好和我争辩,因为在场的一个级别比较高的警察把他拉出去了。 我的这番发火,让这些警察很头疼。在国内,哪里有老百姓到了警察局还敢这么硬气的说这种话?可偏偏他们不敢对我“上手段”,因为我身上挂了外籍。 所以,虽然他们对我客气,但是我心里,却充满了悲哀!我是中国人,可是在这里想享受到这种基本的合法权益,却要靠一个外籍地身份才能享受到!妈的! 终于。又过了半个小时之后,龅牙周来了。他不是一个人来的,和他同行地还有一个昆明市市政府招商引资办公室的人员。油头粉面满脸红光,加上一个一看就是**出来的大肚子……这人和龅牙周一进门,他虽然没见过我,倒是很有眼色的一眼就从我们六人里看出了我是头,忙不矢的大步赶过来握住我地手一个劲的亲热寒暄。什么“招呼不周”啊,“工作失误”啊,“一场误会”啊……等等等等。道歉的话说了一箩筐。然后对我地不公平的遭遇表示了强烈的愤慨,并且表示一定会“依法办事”,给我一个“满意的交待”。 看着他对我巴结的样子,我就知道原因所在了。很简单,最近为了查七叔的档案资料,被那些政府部门踢皮球一样的踢来踢去,那些琐碎的,低下的办公效率让人发疯,我们利用了一个海外华商考察投资地名义之后。这一切才好转过来。这两天龅牙周担任了我的代理人挂着投资人的名义和这些政府机关周旋,倒很是风光。 毕竟,我们的公司资料通过合法途径传了过来之后,已经是相当的不俗了。我挂了华星公司的董事长的头衔,资料上显示华星公司是一家盈利每年超过一亿美元的公司。与此同时,我还有一个“索林集团”董事的身份,而资料上,这个索林集团就更不得了,资产就在十亿美元以上! 在昆明这里,能吸引到我这样级别的外商,已经算是相当不俗了! 这样一来,那些招商引资办公室的人,几乎把我们当成财神爷了。 显然,我连笔录都不用做了,因为警察局似乎已经接到了市领寻的电话,还有这里的所长亲自出面对我表示的道歉,同时保证我会得到公平公正的对待……那些扒手的下场,我已经不用去想了,这种情况下,就算他们有些小背景,也没有人敢保他们。至于那些联防……我已经懒得去想他们的命运了,多半是要被剥下这层虎皮了。(而我唯一没想到的是,这件事情的麻烦居然远远不止与此,当然,这是后话了)。 我没有立刻离开警察局,而是被他们无比热情的邀请一定留下吃一顿便饭……他们是那么的热情,我拒绝了几次,发现他们的确不是客气,而是似乎有什么特殊的意思坚持想留下我多在这里待一会儿。 这顿饭吃的倒是不错,饭桌上一位副所长频频对我敬酒,而那个招商引资办公室的头衔是某主任的先生,更是酒量惊人。同时饭桌上,东拉西扯,几乎消磨了一个多小时才把这顿饭吃完。对于他们套问我的一些问题,比如我投资的方向还有我公司在国外的背景……这些都被我用事先准备好的答案糊弄过去了。 投资的方向嘛……嗯,我对很多领域都有投资的意向啊,主要看这里的投资环境是不是好了。嗯,这个,那个……太极推手被我用的神乎其神。 至于我公司的背景,那就是满口鬼话了,反正我不会说真的。 靠!如果我告诉他,我的两家公司,一家是全加拿大最大的走私集团垄断公司……另外一家是全加拿大最大地黑帮漂白集团……恐怕这些人第一个反应就是联系国际刑警组织抄我的底了! 酒足饭饱之后,似乎一场尴尬就消弭于无形了。那个招商引资办公室主任先生,实在是一个妙人,我看不出他有多少对金融投资方面的才能,但是这人的公关本事倒是一流。居然已经和我自来熟了,甚至还厚着脸开了一两个我和颜迪地情侣的善意的玩笑。不得不说,这个举动很聪明,因为在座的人都看出了,我对身边这个漂亮的女孩极为照顾和亲昵。 他讨好我,我或许不在乎。可是他讨好颜迪,这个小妮子可没有什么经验,脸嫩得很呢。顿时就被他打开气氛了。 回到警察局的接待室里,又喝了一杯茶,然后我就看见外面有两个警察进来。正是今天带我回来的那一男一女两个警察,他们走大那位副所长的身边,低声在他耳边汇报了一些什么。尤其是那个女警察。似乎故意的看了我一眼,目光有些复杂。随即,这个副所长打断招商引资办公室主任的话,高声对我宣布道:“陈先生,我代表警方郑重地告诉您。就在刚才,因为得到了您的提供的情报,我们警方全力出击。捣毁了一个盗窃团伙!首先我代表警方感谢陈先生您对警方地大力合作,同时我也代表警方对包括您在内的所谓投资人做一个表态:我们警方有信心有能力维护一方治安,同时能保证给所有来这里投资的商人提供一个安定团结和谐的社会,以及一个公平公正公开的执法系统,同时我们可以尽量满足你们地合法需求……最后,尽一切努力来,给您提供一个最优厚的的投资环境!!” 我愣了一下,明白了……靠,原来如此!! 我看几人地脸色。立刻就明白了。 今天发生了这些事情,在他们的心中恐怕是得罪了我。最大的担心,恐怕就是我一怒之下,不再这里投资了。投资不投资的,可是关系到某些人的政绩的!甚至就是乌纱帽了!而如果真的因为警方对我的事件的处理不当而得罪了我,把我气跑了……虽然警方和地方政府是两个系统……但是如果因为这个而把地方政府地投资人弄跑了,那么层层压力下来,他一个小小的所长也要担责任的!弄不好,恐怕仕途就受到影响了。 所以呢,乘着强行挽留我吃饭的时间,警方快速出动了一次!那些和我起冲突的扒手是当地的一个盗窃团伙里的人,除了今天被带到警察局的,这个盗窃团伙还有不少人。警方这次是下了决心,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了一次行动一下把这个团伙给铲掉了! 用这种行动,一来是变相的讨好我,二来,也是挽回他们在我心目中的失分。也是希望我能继续在这里投资吧。 随即,在这位副所长的热情带领下,我还参观了警察局……有些荒唐,其实他只是想对我展示中午这短短的时间内他们突击行动的成果。 果然,我在刻意安排下,“刚巧”看见了中午被抓回来的那个盗窃团伙。这些人里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老的恐怕有五六十岁了,而最小的,才不过十岁左右的孩子!! 就是这些人,在农贸市场,花市,公共汽车,等等人群拥挤的地方,盗窃,掏包,做案…… 我皱眉,不过在龅牙周的暗示下,我还是立刻堆出了笑脸,表示了我的感谢和对警方的赞赏。 只是,离开了警察局回了酒店,我一路上,都脸色并不好看。 “你怎么了?”上了汽车之后,龅牙周才开口问我。 “哼,你看见那些盗窃团伙了吧。从今天我们遇到的那些人看来,这些人在当地肯定了早就危害了很久了。可是你看今天,警方稍微一动真格的,就把他们打掉了。可是既然如此,早干什么去了?”我冷笑:“人家不过是做样子给我们看的。” “哈哈哈哈”龅牙周笑了,他笑得让我有些莫名其妙,然后就看见他指着我:“亏你还是从大陆出来的……可是呢,现在就连我这么个假洋鬼子都明白里面的猫腻了,你却还不明白。” “什么明白不明白?” “唉,毕竟我是当律师的,你不明白里面的事情也不怪你,算了,我和你说明白了,免得你自己郁闷吧。”龅牙周笑了笑,随即道:“警察是执法部门,这个是不错的,但是他们只有执法权,却没有判权。明白么?也就是说,他们只负责抓人,但是不负责量刑。一个小偷在国内偷了钱包,能判多重的刑?嗯,好像是什么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吧?关十天?二十天?然后就可以出来了。他完全可以继续作案,只要保持自己只是小偷小摸,不作大案子,那么即使被抓了,也不会判太重。这还是普通的小偷。那么其他人呢?尤其是那些小孩……怎么处理?遣送回原籍?天知道这些孩子的老家在哪里!判刑么?他们是未成年人,怎么叛?少管所?好像也不够格的。真的遣送回原籍,这些人都是团伙性的,你送回去了,人家过两天再搭了火车跑来,你有什么办法?……你看,我随便说两句而已,就全是问题啊!你让警察怎么办?人家不是不打,而是说实话……大陆的法律存在很大的缺陷,政府都公开承认的,我们的法律不完善嘛。今天这些警察搞了这么个行动,纯粹是讨好你不错,可未尝也不是给他们自己找了一个大麻烦!这么多人抓了回来,我看接下来几天,这些警察有的忙了!唉,明明都知道是做无用功的,但是却因为你的存在,还得再做一遍。你看吧,接下来这几天,该关的关,该罚的罚,该放的放,该遣送回原籍的还得贴路费把人遣送回去……这些都要警察局花费成本吧?可是呢,最多十几天,关的人放出来了,罚的人罚完了,遣送回老家的人也重新跑出来了,而这些人就会重新回到大街上继续干活了。”他笑着拍拍我的肩膀:“已经很不错了!人家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这么白忙一阵子的。再说了,咱们也是混黑道的,你什么时候见过哪个国家的警方是完全的洁白无暇的忠于职守为人民服务,没有贪污没有渎职的?没有吧?要真的有,那么我们在加拿大早就混不下去了。” 我听完,笑了,想了想,道:“你这么一说,好像也不错。” 回到了当地五星级的绿洲酒店,我和颜迪回了豪华套房里,原本今天还打算带颜迪出去看看昆明的其他景色,但是现在却没有太多的兴趣了。 颜迪进去梳洗,而我在客厅里打开了电视,随手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一气灌了下去…… 就在这时,我听见外面有人按门铃的声音。 我以为可能是龅牙周或者其他人,也没多想,就随意的开了房门……可是刚打开一角,立刻就从外面闪进来了一个瘦瘦的个头不高的人影来。 这个人动作很快,就在我诧异的目光之下,对方已经迈步进了门,然后在我面前忽然一下就扑到在地上,双膝跪在地面,然后纳头就拜…… 砰砰砰……一连磕了好几个响头!! 这人一进来一声不吭跪下就用力磕头,磕得额头都一片通红了,显然是出了全力!我先是愣了一下,不过看清楚了来人的模样,我皱起了眉毛,脸色也阴沉了下去,侧开一步,让开了对方磕头的方向,冷冷道:“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