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 > 邪气凛然 > 第101章 【消除隐患】

第101章 【消除隐患】

作者:跳舞作品集 发表时间:2020-05-19 22:34:41 更新时间:2022-08-08 11:07:03
我心情的郁闷,直接导致的是龅牙周的工作量加大,我接下来的两天,没有时间再去华星公司做组建公司的事情了,招聘,挑选人才这些事情,基本上我都只是简单的过目一下,多数放给了龅牙周去做了。 我待的最多的地方,是师兄的武馆。我两天里的大部分时间都泡在了师兄的武馆里。我甚至恢复了那种以前在修车场健身房里的日子,每天练功、打拳。大师兄看我很郁闷,知道我有心事,不过大师兄不是女人,也不会追问我烦我。 他考察了一下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和我现在的功夫水准,然后没有做出过多的评价,只是叹了口气:“你这几年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看着他皱眉的样子,我知道,大师兄是对我现在的情况有些不满。他认为我现在的程度有些偏弱了。 我微微有些脸红。 原本,以我的身手,比普通人早已强了太多太多了……不说别的,当初逃亡的时候,我一个人就能在广州的街头和十几个人对砍!然后还能活着逃出来!以我现在的身手,如果让我对付七八条大汉,我也能赢。但是让我对付七八条拿着刀的大汉,那么我就多半是输了。 我是人,不是超人,即使会武功的人,也只是比普通人强了一些,但是要那种一打一百,一掌打出,飞沙走石……那是拍电影。 如果是普通的打架,我一个人对付七八条壮汉。我可以出狠手,再尽快的打倒对方两三个人,并且给对方造成重伤,主要是用来打击对方的信念……我比别人狠,比别人凶凶,这才是最关键的。只要我尽快地干掉两三个人,剩下的人就会害怕,战意瓦解并且会选择退却和逃跑。 可是,如果对方摆开架式和我搏命,在双方都拼死拼红了眼的情况下,我一个对付七八条壮汉,还是有些吃力的,即使赢了,我也要受伤。 而且,如果对方手里有刀或者其他凶器的话,我就只有边战边逃的份了。 就好像在广州的街头,我一个人对付十几个拿刀的大汉。我虽然拼命干掉了几个,但是自己也受了重伤,只能选择逃跑。 这就是真正的“功夫”了,没有那么多绚丽神奇的特效,因为这不是拍电影。 或者再说一个可能会让绝大多数人丧气的事实:即使是历史上真正的黄飞鸿,公认的一代武术强者,晚清末期的中国武术的代表人物之一。也没有那些电影里拍的那么夸张。 真正的历史上的黄飞鸿师傅,他的确精通武术,是一代名家。但是他和别人打起来,也不是那种超人……历史真实有记载的,他最多一次群战,是一个人打倒了四十七个恶霸手下的打手。 一VS四十七 这已经是记载中最强悍的一挑多的记录了。即使是现在随便拉出一个国内最顶尖的武术强人,谁敢说自己能一个人打倒四十七个人? 不过,对于电影上,那些会武功的大侠。动不动就拿把刀或者剑,即使面对几百人都能轻松的赢得胜利……那些都是假的。 做个最最简单的说明,打倒一个普通人。所谓的“打倒”,可不是简单让他摔倒。而是真正的把对方打到暂时失去了战斗能力!让对方受伤,或者直接打晕对方。 会一点搏击的人都知道。要让对方真正的暂时丧失继续作战能力,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出重拳或者重手,打中对方的要害部位,或者身体的脆弱部位。 好,我就假定,打倒一个人,要出一记重拳,注意,不是普通的拳,是重拳!!也就是类似我之前用的那种“重手”,或者是职业拳击手使用的那种“后手重拳”,这样的重力攻击,对出手的人的力量消耗是巨大的!(而且,真正的实战中,你别指望每一拳都能打倒一个对手??你以为对方几十个人都是站在那里不动让你打的活靶子啊?) 好,那么彻底打倒四十七个人,即使是理论上,最少最少,也至少要出四十七下重拳! 人的骨骼,肌肉,韧带,肌腱,所能承受的压力都是有限的!! 每一记重拳,都必须是全力发出,那么……想像一下吧…… 或者有的人不了解,那么很简单,你去找一个沙包来,然后抱着沙包,用你最大的力量对着沙包打,看看你能打几下“重拳”!我保证,你最多打七八拳,你的手臂就没力气了!! 或者七八拳之后,你说你还能打……但是你自己衡量一下,你打完七八拳重拳之后,你手臂的力量,就算还能挥拳……这样的拳,还剩下多少杀伤力? 即使你没有沙包,也很简单,你对着空气,用力的挥拳,每一拳都要全力打出……最多十几拳,你就会感觉挥出去的拳头软的好像棉花一样。 连续四十七下重拳,而且拳拳都能完全的“击倒”一个壮汉!! 这样的战斗力,简直就是恐怖了!! 而我们再做一个计算……一个优秀的拳手,一记重拳打出去,大约有一百公斤的力量。这个数字是比较保守的。学过物理的人都知道,力量的作用是相互的。也就是说,你把一百公斤的力量打到对方的身上,同时你自己的手臂也要承受一百公斤的力量! 四十七记重拳(或许要远远不止,因为在实战中,你面对几十个人的围攻,不可能保证自己每拳都准确的打到对方。毕竟敌人会躲闪,同时你还要抵挡对方几十个人的攻击)好,四十七下重拳,每拳一百公斤,一共累计起来就是……四千七百公斤!! 这是一个什么概念?! 也就是说,即使你能打四十七下重拳,那么你自己的手臂也要在很短的时间内,承担四千七百公斤的力量……你的手臂早就彻底废掉了!! 所以,一VS四十七,并且最后还能完胜。虽然比那些电影里的夸张拍摄要逊色了很多……但实际上,已经是恐怖到极点的战斗力了!! 而我,自然远远没有那种战斗力。如果在只是单纯的打架。我靠着心狠手辣,可以用重手恐吓对方的手段,把七八个壮汉打跑……注意,是打跑,不是打倒。如果是对方拼命,我也有本事能赢,但是自己肯定要受伤。 如果是双方都拿了刀子。并且对方战斗意志坚强,是抱着必杀的信念……那么我就必输了,聪明的话,就抵挡一阵子,出手杀伤对方一两个,然后在自己还没有丧失逃跑能力之前,跑掉!! 即使是我肯拼命,最好的结果,也只能是两败俱伤!干掉对方,我自己估计也凶多吉少了。 这就是我目前的真正实力了。 老实说,其实我已经很满意了。武术原本就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夸张。而且,以我现在的战斗力,我已经是大圈里公认的头号高手。即使是西罗,在我面前,在我不出重手的情况下,也不过是撑十分钟而已。 而我,也一直是以我的身手感到骄傲的。但同时,我也认为,功夫练到我这种水准,已经足够用了。 继续练下去,再强,也未必有多大的用处。 毕竟,现在不是古代。就算我练到黄飞鸿那种境界,一挑四十七还能全胜,又有什么用?一个小孩子,只要在机会恰当的时候,一把手枪就能干掉我。 我很满意我现在的水准。 但是,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人比人气死人啊!我和大师兄稍微过了一下手,我就充分体验到我和他之间的巨大差距了! 师父当年的话的确没有骗我。几年下来,我和大师兄的差距越来越大!虽然只是练手,但是几个照面下来,大师兄明显是没有用真格的,但是在我心里,却充满了一种无力感! 这感觉,几乎和当年面对师父的时候一样了!! 或者,现在的大师兄,他的功夫,已经达到了当年师父的那个境界了。 所以,大师兄在对我的水准表示不满的时候,我没有反驳。即使我之前心里还有些沾沾自喜,现在也有些沮丧了。 我原来以为,我纵然不是大师兄的对手,也至少能稍微撑一会儿,或者逼得他对我动真格的。 现在看来,我的功夫,恐怕真的只有他的三成都不到。 “你这几年都荒废了。”大师兄皱眉,他在一脚把我放翻之后,伸手把我拉起来:“你知道吗?其实你的根骨很不错,甚至我觉得,如果你这几年肯苦下功夫的话,你就算打不过我,但是遇到老二老三,应该能赢的,但是现在看来,你连比他们都差远了。” “不会吧。”我苦笑。 “练武,要懂得修身!”大师兄叹了口气,他皱眉,板着脸:“吸烟,喝酒,还有其他的那些东西……都会毁掉你的身子。我不是让你去当和尚,也不是让你不喝酒不吸烟。但是说实话,那些东西,还是少沾为妙。最简单的道理,吸烟会对你的肺造成损伤,虽然这样的损伤是日久积累起来的,但是你的肺活量肯定就会有损伤……虽然你平日也不算懈怠,但是时间长了,总是不好的。还有酒……” 我苦笑摇摇头:“师兄,好了,我都知道的。只是我毕竟不是立志要当一个武术大师。我现在的这点功夫,安身立命是足够了。” 可是师兄却板着脸,训斥道:“胡说八道!练武的事情,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你现在几乎就等于是吃老本!你再不努力,等将来你的身体机能开始退化的时候,你后悔也没用了!!!”他顿一下。用一种不容抗拒的语气道:“不许废话,明天开始,你每天下午到我这里来练三个小时!!这样两个月时间,我可以把你的功夫调教到你现在的水准的最佳状态。之后,如果你想继续练,我可以考虑教你其他的功夫,如果你不想练的话,我会给你一个练功的计划,强度稍微轻一些,你按照这个办法练下去。即使将来你老了,也能把你的状态多维持几年。” 他看着我,虽然板着脸,但是眼神里明显是很有深意的,他拍着我的肩膀:“陈阳,你身上受了太多伤了!!你看看你,身上这么多刀疤、枪伤。你别以为现在你治好了就没事了!西医不过是治标!但是实际上,这些伤才会真正的要了你的命!!用一句通俗的话说,你受伤太多了,已经伤了你的元气!!你现在只不过是年轻,身体好,底子好,还能扛得住罢了。可是将来老了……哼,难道你想变成那种一到阴雨天气,就全身伤口疼的样子吗?” 他瞥了我一眼:“你看看你现在的身体,哼,你现在能蹦能跳,可是我告诉你,你最多到五十岁,就要靠轮椅生活了!” 我心里一寒,脸色都变了! “有……那么夸张吗?”我觉得自己连**都很勉强。但是我知道,师兄是一个从来都不喜欢开玩笑的人,他既然这么说,就肯定不是吓唬我! “哼,你看看那些退役的拳手,那些受过伤而退役的军人,当他们年老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师兄看着我,缓缓道:“听我的吧,明天开始,你要好好锻炼,你这身子,再不练的话,就没机会了。你按照我说的作,至少以后你老了,也不会吃苦头。还能保持像正常人一样。” 想像一下我五十岁开始就要坐轮椅……我不由得心里一寒,浑身哆嗦了一下,赶紧答应道:“好,明天我开始在你这里练。” 第二天,我如约来到师兄的武馆来见他。不仅仅我来了,我还把锤子也带来了。我还是有些私心的。虽然大师兄不喜欢我现在做的事情,但是放着这么一个武功几乎可以媲美师父的高人,如果他肯教我的手下一招半式,那么我身边的嫡系兄弟,能力就能大大的提高了! 乔乔的离去,虽然让我伤心,但是却让我心里多了一股郁闷……我正好把这股郁闷全部发泄到练武上,所以显得格外的卖力。 师兄对于我带来的锤子,也没多说什么,只是随意的让他的那个徒弟带着锤子下去换了衣服,然后让锤子去扎马步。 看着锤子还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我心里叹了口气:小子,你就等着吃苦吧。 哼,你以为扎马步容易么! 果然,我还在一旁跟着师兄做活动,打了两趟拳下来,远处的锤子就已经有些受不了了。 “你的这个手下,身体很好,很强,但是缺乏柔韧性。”师兄看了我一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你别想让我教你手下人什么功夫。” 我听了不禁略微失望,不过随即师兄道:“功夫我是不会教的,但是我可以帮你稍微调教他一下……哼,他这个大块头,肌肉都练得僵化了,架子漂亮,可是没多大用处。以后让他每天跟着你来吧,让他变得灵敏一些,还是可以的。” 我这才松了口气。 三个小时的训练其实很快就过去了,师兄和我练了两趟拳,然后他把我带到了后面的房子里,让我躺在床上,然后就好像当年我小时候那样,师兄拿出了一个陶瓷罐子,从里面倒出药膏,在双手上抹了一大块,然后双手摩擦了半天。他的掌心都呈现出了一片红色! 随即师兄用他那特殊的手法,给我做了一个小时的按摩! 师兄的按摩手法非常奇特,我从前小时候,他给我按摩的时候,我并没在意这些细节,但是现在再次享受他按摩的时候,我却体会出了其中的一丝独特。 他的双手,忽拍忽抓忽捏忽点忽按,手法变化多样,迅捷异常,而且一路下来,丝毫没有停顿。 我的全身衣服都脱了,只穿了一条短裤。师兄的双手在我后背的肌肉上经过的时候。我似乎隐约就能感觉到一丝热气!当然,我知道这是药力起作用了,但是却也忍不住有种好像武侠小说里的内功的体验…… 而且时常,他手指似乎只是轻轻一甩,我的某处骨骼就咔咔作响……一个小时的按摩时间结束后,我只感觉到全身清爽,说不出的轻松畅快!!就连身子都好像轻了几分一样。 而再看师兄,他额头已经见汗了,眉宇里带着几分疲惫,呼吸也略微有些粗重。 “好了,你先别乱动,躺着。”师兄按住了我,然后他走出房间去,不多片刻,他端来一碗中药,我闻着那浓重的味道,不由得心里一颤。 药是热的。很明显,师兄给我做了很多的准备! “喝下去,对你的身体有好处的。”师兄把碗递到我面前。我心里一热,看着师兄满头大汗的样子,只觉得眼睛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流出来了一样,赶紧接过来,低下头去,咕嘟咕嘟几口喝光。 “以后每天来喝一碗,固本培元。”师兄笑了笑,他看着我喝完了药从床上坐起来,眼神里带着一丝安慰。 这样的感觉,大概就是亲情吧。 我心里只觉得激动得难以压抑,忍不住道:“师兄,今天我不走了,就住在你这里吧。晚上我想吃你做的冬瓜排骨汤……今晚我们两兄弟一起喝酒,聊个通宵。” 师兄愣了一下,随即哈哈一笑,用力把我从床上拖了起来:“你想喝冬瓜排骨汤,我这就叫人去买来,晚上我做给你吃就是了……不过住在这里么,还是算了吧。嗯,我听说,你现在有女朋友了,你还是回去住吧,哈哈,免得我弟妹不高兴。” 顿了一下,他又笑道:“改天,把你女朋友带来让师兄看看、” 我赶紧点头答应了。 当晚,我留在了师兄这里吃饭,终于喝到了我熟悉的冬瓜排骨汤,甚至还多了一碗饭。倒是锤子这家伙,先是扎一个小时的马步,然会又让师兄在手臂上挂了两块红砖,举着手臂继续扎马步…… 结果,这小子晚上吃饭的时候,手臂抖得连筷子都捏不住了。 晚上我还是听了师兄的话,回家去住了。乔乔走了,家里就剩下了颜迪一个,而且我知道她现在虽然看着平静,但是心里一定也是很难过的,这种时候,也不好把她一个人丢在家里。 我回去的时候,颜迪正一个人坐在大厅的沙发里发呆。房间里甚至没有开灯,安安静静的。我进来的时候,她好像才从愣神之中反应了过来,忽然就从沙发上跳了下来,光着脚几步扑进了我的怀里。 黑暗的房间里,我就听见她轻柔的喘息,她柔软的身子,还在隐隐颤抖,好像鸽子一样柔软。 她好像是在害怕恐惧什么。“怎么了?”我抱着她:“怎么不开灯?你可以在家里看看电视啊。” “我以为你不回来了。”颜迪似乎迟疑了一会儿,才在我怀里低声回答了我这么一句。 我立刻语塞,然后赶紧用力抱住她,把她抱着坐在了沙发上:“别乱想这些念头,不可能的事。” “可是这么晚了,天也黑了。”颜迪幽幽道:“你昨晚就没有和我说话,今天走了以后,一天都没有和我联系,我在家里一个人,心里总会害怕。晚上,到了现在,外面天黑了,你还是没回来。电话也没有……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说到这里,她忽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纵身重新投入我怀里。 我慌了一下,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心里暗暗骂了自己一声混蛋,赶紧抱住了她,连连安慰。 是的,乔乔走了以后,我和颜迪之间似乎都有些尴尬。颜迪自然是察觉到了一些什么。而我的情绪低落……也忽视了颜迪的感觉。毕竟,她一个女孩子,人在异国他乡,唯一的依靠就只有我了! 我用力抱着她,在她脸上亲了几下,柔声道:“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嗯,明天我一定早点回来……嗯,不,明天你跟着我一起出去。你就跟在我身边,好不好?” 颜迪在我怀里扭了几下。稍微安静了下来,只是想了想,却摇头轻轻道:“还是不要了,我知道我没什么用,跟在你身边也不好……你们男人在外面是要做事的,你带着我,只会是累赘……我,还是在家里等着你吧。” 说完,她似乎低声叹了口气。 我感动了,真的感动了,但同时内心深处还有深深的自责!! 这么一个善良温柔的女孩,我却让她如此的痛苦……唉!! 这一晚上,我抱住颜迪睡在了一张床上。可是我却并没有侵犯她……我知道,如果要做什么的话,她一定不会拒绝。只是,这种时候,两人之间似乎还有一些尴尬,我不希望在这种情况下做出什么。 紧紧抱着她,我却感觉到了一份内心深处的平静安乐,这样的感觉,是别人所无法给我的!颜迪就好像一条猫儿一般蜷缩在我怀里。轻柔的呼吸,恬静的脸庞,她看上去是那么的柔弱,忍不住就会让男人激发心中对她的保护**来。 这一夜,我睡得出奇的安稳,仿佛她就是我最好的镇定剂。 嗯,这不是**,而是一种真正的,让我的灵魂都能得到安静、平静、平安的那种温情。 这是家的感觉吧……我心里对自己说。 第二天,尽管颜迪谢绝了我带着她出去的建议,但是我还是坚持把她带到了师兄那里。 我在师兄那里练功夫,颜迪则在一旁看着。 大师兄似乎很满意这个看上去温柔善良的女孩,尤其是他知道了颜迪曾经是学护理的,也对医学有些了解,更是在我练功的时候,干脆就把颜迪喊到了药堂那里,开始教颜迪做一些基本的事情。 等我练了一个小时的功,跑出来看的时候,却看见颜迪正对着桌子上的一杆小小的筒秤在小心翼翼的分辨药物的分量…… 嗯,师兄在教她抓药。后来干脆拿了一本册子出来让颜迪自己去看。那是一本基础的中医的东西。“这女孩不错,反正她现在在你那里每天就只是待在家里,这样也不是办法,人如果总是在家里待着不出门,会憋坏的。以后你每天让她来我这里吧,我教她一些东西,正好我这药堂里,也缺两个做事细心的人。我那帮徒弟,一个个都是毛手毛脚的小子。嘿!”师兄拍了拍我的肩膀,看样子,他对我的这个女朋友,很是满意。 我想都没想,立刻就答应了。的确,现在每天把颜迪一个人放在家里,也不是办法。她是学护理专业的,对医学的基础知识还是有的。来帮大师兄做一些药堂里的工作,也不错。 我和颜迪说了一下,看得出来,她很开心。的确,我之前对她也忽略了一些。从前有乔乔陪着她,我还可以不担心她一个人孤单寂寞,但是现在乔乔走了,我总不能把她好像养金丝雀一样的每天关在笼子里啊。她能到师兄这里来,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除此之外,更高兴就是师兄手下的那帮徒弟了,这帮小子,看见我今天带来这么一个漂亮温柔的女孩,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更有人练功的时候,就忍不住眼睛老是往外瞟…… 不过在知道了这是他们的“师叔”的女朋友之后,这帮小子,也只有叹息羡慕的份儿了。 今天练功完毕之后,我又和颜迪留在了师兄那里蹭了一顿饭。不过晚饭的时候,我接到了电话。 “陈阳,我是杨薇。”电话里,杨薇的声音很轻快:“明天早上我会来温哥华,嗯,这次我代表我叔叔,和你来完成我们之间的合作交易……” 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邪气凛然】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https://www.russia.org.cn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